青春之放纵/白花花的肉体在我胯下

“顾客进店,就看上面的大字“苏记”,咱们自己记账的时候要分开记,嗯,这样吧,两个账本分开写,城南的就写“城南分店”,城北的“城北分店”就好了啊。”

        

苏常英闻言便觉得苏蕊的办法好,听着特别气派,他好似已经看到了未来,他们的“苏记”要开向全国各地了一样,当下鼓掌赞道;“这个法子好,蕊丫头真不错,太聪明了。”

        

苏蕊听闻苏常英的夸奖,当下也是毫不谦虚的接受了,对着苏常英就是展颜一笑。

        

苏常乐听闻也觉得不错,便也就不再反对。

        

只有孟明洲听完,内心里惊涛骇浪了起来,当下看苏蕊的眼光就不一样了,孟明洲心想,能把铺子名和账本名分开,看似简单,但是自家以前的账房都是干了几十年的账房了,那么多年来,竟然都没有一个能想到。

        

想到自家以前那许多的铺子,每个铺子的名字都是五花八门的,每月报账,都把他们搞的晕头转向,生不如死。

        

他们每每算错了帐,被德叔发现了,挨了教训,回头就拿下面铺子里的掌柜撒气,却也是从没想到把账本的名字区分开来。

        

孟明洲正想的出神,忽然感觉到旁边的人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抬头,见苏蕊对着他笑着道;“明州表哥,铺子看完了,咱们就走吧,我看宸楠他们也待不住了。”

        

孟明洲转头看向院子里被苏宸楠和苏碗缠的没办法了的刘德,便站了起来,对着苏蕊笑了笑,低声说,“好,听你的。”

        

牌匾很快就做好了,红底金漆,很是气派,苏蕊看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常乐叔,您请人看好日子了吗?”

        

苏常乐点头,“好了,二月初二,龙抬头,宜搬家,宜开铺,宜婚嫁,是个万事皆宜的日子,后面十几天都不太好,再要等个好日子就要到二月十五了!”

        

苏蕊了然的点了点头,她虽然不迷信,但是在现代经常看亲朋好友搬家,婚嫁,都是要挑个好日子,便理解了。

        

“行,看好了就成,二月初二还有几日,咱们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准备准备,也可以在仔细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缺少的。”

        

苏常乐对此也比较认同,所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几人又回到城南铺子的后院,此时已经是午时了,铺子里已经不忙了,苏常勇听闻苏蕊几人回来了,便留了林松,苏城和王氏的外甥王兴礼看铺子,他来到了后院的堂屋。

        

孟明洲见苏常勇来了,站起身主动招呼,“常勇伯伯,您忙完了啊,快请坐。”

        

苏常勇找个了个靠近苏常乐和苏常英的位置坐下,忙才摆手,“明洲小子,你坐你的,我坐这就好了。”

        

苏常勇的媳妇杨氏,也忙说,“对啊,明洲小子你快点坐下来。”

        

孟明洲只是笑了笑,没有言语,还是坐在了他的位置上。

        

苏蕊看着他们客气了一番后,方才直接了当的说,“常勇伯伯,这个铺子,现在你离开可不可以?”

        

苏常勇一愣,想到新开的铺子,然后坚定的点了点头,“可以,我不在他们也可以接待下来了。”

        

他刚开始以为,苏蕊是打算在招个掌柜,现在看,苏蕊是打算让他去城北的新铺子了…………

        

苏蕊点头,看向苏常乐和苏常英,“常乐叔,常英叔,我打算让常勇伯伯去城北的铺子,你们觉得可以吗?”

        

苏常乐和苏常英对视一眼,均点点头。

        

“可以。”

        

“可以。”

        

苏常乐是觉得这一年多以来,苏常勇在城南的这个铺子,都经营的不错,那么去城北铺子,相比不会比城南差。

        

而苏常英则是觉得,苏常勇是他亲大哥,他自己发财的时候,他也希望自家大哥也能过个好日子,而且在孟明洲这几日的讲解中得知,城北铺子所在的街道,虽说看着没什么人,但是在城北却是寸土寸金的,铺子开到哪里,绝对生意好,肯定比城南的铺子生意还好!

        

想到生意好的时候,苏蕊每每都会给铺子里的人发红包,就觉得苏蕊让他大哥去城北的铺子当掌柜,还是很不错的。

        

苏蕊见他们都不反对,想了想还是要问苏常勇本人的意愿,便又转向苏常勇询问。

        

“嗯,常勇伯伯那您同意吗?”

        

苏常英见苏蕊问自家大哥,他忙向苏常勇使眼色,苏常勇见状对着自家弟弟笑了笑,便对苏蕊道。

        

“蕊丫头,我当然愿意去了。”

        

苏蕊笑着点头,便又问,“杨伯娘呢?您愿意去么?”

        

杨氏闻言,自是同意。

        

苏蕊,“嗯,这样城北铺子的前院掌柜和后院管事就还是由常勇伯伯和杨伯娘管着了。”

        

苏常乐思索了片刻,这时问,“那咱们这个铺子呢?掌柜和后院管事,怎么办?”

        

苏蕊笑了笑,看着苏常乐道,“常乐叔,这个要问常勇伯伯和杨伯娘了。”

        

“毕竟,他们经常接触他们,知道谁做的更好,更适合。”

        

苏蕊说完,在场的几人都看向苏常勇和杨氏,苏常勇毕竟是个男人,年岁又是在场最大的,被这些人盯着也不紧张,当下便思索了起来。

        

而杨氏就紧张了,她被几人盯着瞬间紧张的抓紧了手帕。

        

花氏坐在她旁边,见状,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常勇嫂子,你别紧张,你就给我们说说,谁表现的好,最适合就可以了。”

        

杨氏见状,便也就放下了心,缓缓开口道,“那,那我就说了?”

        

林氏也笑了,“嫂子,您就说吧!说错了也没啥。”

        

杨氏点点头,看向苏蕊,见她也是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便鼓足了勇气说道:“我觉得杨红就不错,她既细心,又有耐心,而且她是咱们铺子里现在唯一一个,能把所以糕点,包括馅料,都能准确无误做出来的人。”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