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顶一下les磨豆腐太舒服了/bl唔,轻点,嗯,唔,哈嗯面瘫受

     

江暖挂断电话,起身穿鞋。

        

“有事儿?”

        

阿城也跟着起身,没人去管茶几上超级甜的红壤西瓜。

        

江暖低头,背好自己的包。

        

“家里的事儿,你不用管,我自己能解决。”

        

“你能解决什么?”阿城挡在她面前,“不是看不起你的意思,我知道你聪明,胆子大,但对方是一群人,还都是大男人,要是他们不讲道理呢,你打得过谁?”

        

要是对方一上来就动粗,再能言善辩也白搭,当下的亏是吃定了。

        

江暖也明白这个道理,她看着阿城,“那你的意思?”

        

“带着我。”

        

“行。”

        

她点点头,两人前后脚下楼。

        

让她没想到的是,阿城从杂物间里推出一辆摩托车,给她戴上安全帽。

        

“走吧,摩托车更快。”

        

他跨上车,发动引擎,轰隆隆的。

        

车子看起来不错,非常的威风,泡妞利器。

        

江暖也不说话,一抬腿坐了上去。

        

风渐渐的大了,吹的她发丝凌乱,她抓着阿城腰间两侧的衣服,随便穿的衬衫被吹的飞扬起来,不停的拍打在她的手背上。

        

云层渐渐厚了,有乌云遮蔽天空。

        

风也带了些凉意,马上就放暑假了,这座城市的雨季也要到了。

        

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江家目前租住的地方,还没上楼,就听见吵嚷声。

        

楼下的房东拉着江暖,神色焦急的问。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家,本来我租给你们就不赚几个钱,后来看你爸出事躺在医院里,大家都涨房租我也没涨你家的,江暖你自己说说看,我自己仁至义尽了啊!现在有一帮子人又打又吵的上门……你和我说说到底惹上什么事了呀?”

        

房东的顾虑非常真实,万一出了什么案子,或者出租屋里死了人,他的房子要贬值的呀!

        

租也不好租,卖也不好卖,亏大了!

        

江暖完全理解,冲他摆摆手,“叔,我知道,就是一帮子欠了我家钱的人不想还来闹事,我爸这不是躺医院了嘛,他们不还钱我妈就找律师起诉了。”

        

“哦,欠你家钱啊,不是你家欠钱就行。”

        

房东松了口气,“这个是得告,这年头欠债的比债主都横,就该治治他们!”

        

“好的叔,我马上上去解决这件事,以后保证不闹到家里来。”

        

江暖带着阿城上了楼,只见江家的门大开着,里面传来江母的哭叫声。

        

她阴着脸,走过去,几个大汉堵着门,有的坐在门口,有的坐在沙发上,还吃着西瓜喝着啤酒饮料。

        

江母搂着江小帅坐在里面的地板上,不停的哭诉,哀求说好话。

        

“不是我们的主意呀,三叔五叔,我们两口子什么为人你们还不知道吗,当初都说好的,给都给了,怎么还能往回要呢?”

        

“那是我们家的钱,为什么不能要?”

        

江小帅挣开他妈的胳膊,不忿的说了句。

        

看着一群人把他家搞得乱七八糟,快气死了。

        

他刚刚收拾个七七八八,人又来了,还吃喝抽烟,艹,知不知道这一切带来的卫生问题都要他来收拾的?

        

江母赶回家打算带儿子走,就这么被堵了个正着。

        

“瞧瞧,”沙发上坐着的大约五十岁的男人开口了,“治国家的,不是我们欺负人啊,你嘴上说的好听,那什么法院传票我们可是收着了,你把我们都给告了!咱们江家一门,一辈子行的端做得正,还没有人犯过事儿吃过牢饭!你这是想干什么,这小兔崽子的话你也听见了,什么为人,治国往床上一躺,家里还不是你说了算,丈夫不行了听你儿子的呗,使劲闹!”

        

他边说边重重的把啤酒瓶放在茶几上,吓得江母一哆嗦,正要说什么抬眼看到了女儿。

        

“小暖!”

        

她一喊,大家都看到了江暖。

        

“大侄女儿,听说是你非要把钱要回来的?你搞清楚啊,这钱当初是你爸妈亲口答应分给大家的辛苦费,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插嘴!”

        

“就是,一个丫头片子,反了天了。”

        

“要我说嫂子,你就是惯孩子,打两顿就好了。欠收拾!”

        

这些话听得江小帅怒火攻心,江母死死的按着他不让他起来。

        

“还有这个小崽子,你瞪什么瞪,你老子也不敢在我面前瞪眼耍横!”

        

江小帅猛地一下站起来,推开江母,就要冲上去。

        

只见江暖走到茶几前,顺手拎起啤酒瓶,“砰”的一声,沙发上那位倚老卖老的叔叔被爆了头。

        

血顺着额头往下流,一群人都被镇住了。

        

“请问各位叔叔伯伯,我现在能插嘴了吗?”

        

这些人没多大见识,在外面遇到事情只有抱团一条出路,他们也没想要怎么样,就是来威胁一番,在拿村里那些事来要挟江家撤诉。

        

拿到手的钱谁也不愿意吐出来,江父江母越怂,他们就越觉得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否则以后都有样学样,在村里还怎么树立权威,在外面工地上还怎么闹事要钱。

        

被这个瘦瘦的小侄女儿用啤酒瓶爆头,一时之间没人出声。

        

反倒是江母叫嚷了起来,连滚带爬过来拉扯江暖。

        

“……你疯啦,你这个贱丫头,还不快赔罪,跪下,你跪下!”

        

江暖一把甩开她,一双清凌凌的眼睛看向她。

        

缓缓地告诉她,“你想跪,你就跪。别拉着我和江小帅,这钱我要定了,谁也别拿辈分人伦来压我,没用。明明错的是他们,不讲道理的是他们,看着爸爸躺在床上一辈子起不来,还要强势分钱的是他们!你为什么要我道歉,为什么要我跪?你自己犯贱随便,别以为你生了我就可以拉着我和你一起犯贱!”

        

她的声音十分清楚,这是她第一次对着江母这么说话。

        

直接把江母给骂傻了,江暖冲着江小帅使了个眼神,“把她看好了,我不管你怎么办,别再让她做搅屎棍!”

        

“你这个不孝女!”江母嗷的一声哭了,捶胸顿足,“我做了什么孽生了你,我的老天爷啊……”

        

“妈!”江小帅把人拉回来,“你再捣乱我、我以后就不给你养老!”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