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下去不许吐插花心好大/惹男朋友生气被男朋友打

    

“不管是什么,反正绝不可能是因为被三大家势力施压之后的妥协,我相信殿主一定有他的考量和目的。”竹篱说道:“我们对殿主,要有万分之万的信任,对殿主的指令,我们要做的不是揣测,而是执行!”

        

“可是,照现在这样的情况,怕是很难执行啊,奴修的态度你们也看到的,他绝不会同意此举。”季云丛愁绪满脸的说道。

        

“这不是我们应该操心的事情了,殿主既然会下达这样的指令,他就应该把所有情况都想到了,我们只需要把事情说出来,至于后续发展,我相信殿主的手腕。”竹篱说道。

        

几人都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一个个沉闷的坐在那里,没有人再说什么…….

        

离开了议事厅后,陈六合被奴修拽着回到了卧房。

        

“小子,你安心在这里歇着,放心,只要有老夫在,老夫就不会让你有事!黑天城都来了,还想整死你,我决不允许。”奴修目光凛凛的说道,里面盛满了肃杀与坚毅。

        

陈六合苦笑了一声,道:“老头,你也别这么激动,咱们总要把事情搞清楚来不是吗?斗战殿不像是要放弃我的样子,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这样全力保我了。”

        

“我们也应该体谅一下斗战殿,他们现在的确在承受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陈六合道。

        

“这不是他们要把你推上生杀台的理由!生杀台远比你想像的可怕太多,一旦上了台,再想要下来就困难了,必有一死!你的实力虽然还不错,可相比起你的对手来说,显然还是不够看的。”奴修说道。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眼神闪烁了起来,道:“可是现在,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吧?说实话,我倒是挺赞同他们的提议,启动生杀台,至少不会再连累更多的人,我自己的事情,应当有我自己来扛。” 

        

“扛个屁,扛什么扛?你扛得住吗?你要是能扛得住,就不需要我们这些人为你出生入死了。”

        

奴修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又道:“总之,这件事情你不用多想了,我会去处理妥当的,那帮人想用这样的方式把你给逼到绝境上,没那么简单。我看看他们能够翻腾起多大的浪来。”

        

说罢,奴修转身就走。

        

陈六合赶忙问道:“老头,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奴修头也没回的摆摆手道:“老夫出去一下,不去做些什么,那帮人还真当我奴修是软柿子了。”

        

陈六合急了,道:“这种时刻你要走出斗战殿?不行,那太危险了,绝对不行!”陈六合快步上前拽住了奴修。

        

奴修回头看着陈六合,道:“放心,我不会有什么事的,佬子现在虽然不强了,可身后终究是站着整个梁王府,那些人想动我,还真要掂量掂量才行。”

        

“还是冒险。”陈六合摇头。

        

“没事的,老夫去去就回,老夫要去梁王府坐坐,去问问那个狗曰的梁振龙是不是也要当缩头乌龟。”奴修说道。

        

最后,陈六合还是没能拦住奴修,奴修独自一人,大步走出了梁王府,登时间,暗藏在周围的上百双眼睛,都在注视着奴修的一举一动。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真的敢动奴修一根毫毛。

        

如奴修所说的那样,他的身后是梁王府,这一件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没人敢轻举妄动!

        

也是在奴修离开的第一时间,竹篱等人就收到了下面传来的禀报,得知了奴修的离开。

        

“这个时候离开?这老家伙想干什么?”惊月凝声。

        

“他应该是去梁王府求助了。”竹篱说道:“任他去吧。”

        

“那个老头不需要我们担心,有梁王府为他撑腰,没人会动他的,至少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没人动他。”枪花言简意赅的说道。

        

“可是他现在去寻求梁王的帮助怕是也没太大的作用啊……”惊月道。

        

“这不是我们应该去想的问题,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竹篱凝声道:“我们的眼光,必定没有殿主长远,殿主既然已经在关注这件事情了,我们就不必太过担忧什么,头上有片天!”

        

此话一出,枪花、惊月、季云丛三人的心绪没来由的都沉稳了下来。

        

是啊,他们头顶可是有一片天呢,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这种时刻,他们才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呢。

        

那是一个神一般的男人,只要有他在,天想塌下来,都难如登天!

        

夜深,乌云密布,星辰隐去,整个天地都显得沉闷压抑。

        

梁王府中,一座大厅之内,灯火通明。

        

奴修跟着一名仆人,大步走进了大厅。

        

在大厅的主坐上,正坐着一名男子,男子身材魁梧容貌俊逸,虽不言语,可身上有着一股子浩然之气,磅礴且浑厚,颜面如大海一般,给人一种非常雄武的感觉。

        

这便是一种无形的气势,这仿佛是超越了人类极限的气势。

        

他便是梁王,梁振龙!

        

整个黑狱中,都举足轻重的存在,是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人物,他可伫立云端,俯瞰众生,在他眼中,众人皆渺小!

        

“浑账东西,老夫亲自登门,你不亲自出门迎接也就罢了,还敢坐在那里不动分毫,你这个不孝不义的东西。”奴修一进大厅,就对着梁王怒声呵斥。

        

这一幕,简直吓的人肝胆欲裂。

        

在整个黑狱中,居然还有人敢这样跟梁王说话?这简直是惊世骇俗。

        

为奴修带路的那名老者更是吓的差点没有跌坐在地下。

        

不孝不义?这四个字又是什么意思?

        

“放肆,敢这样跟梁王说话,你活腻了吗?”那老者赶忙怒声斥责,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奴修一脸冷笑,道:“老夫想死,你问问你的主子敢动我分毫吗?”

        

老者还想再说什么,谁知道,主坐上的梁王却直接摆手打断,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退下吧。”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