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少妇做爰(耽美高h文)最新章节列表

萧镇山脚踏七星罡步,围着巫祖血僵越转越快,到最后快得几乎看不清身影,一时间场中虚影叠叠,人影交错。

        

赵青河眯缝着双眼,眼中带出一丝惊讶之色,不过很快便被他掩饰了下去。

        

段虎在旁观敌瞭阵,但是越看脸色越差,眉宇间浮现出了焦急之色。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段虎不是才出道的毛头小伙,眼力自然不俗,他发现萧镇山的身法虽快,但巫祖血僵却不为之所动,视若无睹的样子带着桀骜和冷漠之色。

        

如此状况只能说明,要么是巫祖血僵过于高傲,这种傲气是与生俱来的,身为王者,一国的君主,即便沦为邪魔,但骨子里的天性依旧无法抹除。

        

又或是巫祖血僵的实力更为强横,在它眼里,萧镇山根本不足为惧。

        

除此之外,二者兼具,故而才会如此不屑一顾。

        

“但愿是我看错了……”段虎心里暗暗想到,就在这时,游走着的的萧镇山断喝一声。

        

“赤龙追月!”

        

喝声落下,手中昊天大蛋化为两道赤龙,金光一抹,以无匹的攻势砸向了巫祖血僵。

        

轰……

        

巨震冲泄,在场众人就觉得四周的空气都震荡了起来,鼓动的气劲仿若波纹般快速散开。

        

一直视萧镇山如无物的巫祖血僵第一次吃了亏,抵挡昊天大蛋的那只巨镰尸爪突然变得火红了起来,就好像抓在手中的并非是一对双锤,而是一对被烧好的烙铁。

        

触电般,巫祖血僵快速收回了尸爪,赤红的手掌冒着丝丝的黑气,发出了滋滋的油脂炙烤声响。

        

“哈哈哈!老怪,知道你家祖公的厉害了吧?”萧镇山笑声大起,举起双锤就想乘胜追击。

        

吼……

        

一声惊天动地的尸吼声突兀炸响,带着凌冽的风啸正正迎上了举锤欲砸的萧镇山。

        

鼓噪的吼声堪比旱地惊雷,等萧镇山反应过来的时候,顿感骨膜刺痛,体内气血翻腾,脑袋嗡的一下,身子晃悠了起来。

        

一连退出三步,萧镇山单脚重重一跺地面,这才站稳身形,再看脚下,出现了一个浅浅的石坑。

        

牛喘几口,萧镇山运气凝神,泛红的脸色慢慢恢复了正常,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

        

老头的神色差得难看,整张黑脸都气得抖动了起来。

        

也难怪,萧镇山的绝技之一便是虎啸乾坤,一声吼出牛翻马趴,对付一般的宵小之辈,绝对是无往而不利。

        

谁知终年打鹰,今儿个却被鹰啄了眼,居然被巫祖血僵一招尸吼震得脑昏人颠身儿颤,尼玛,这是光溜溜的打脸,打得啪啪响震天!

        

萧镇山火了,比刚才还火。

        

用自己最拿手的绝技对付自己,比吃了苍蝇还恶心,比哔了狗还日气。

        

“哇呀呀!好你个老僵僵,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祖公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吼功!”

        

“虎啸乾坤!”

        

萧镇山鼓气狂啸,可怕的音啸排山倒海般涌向了老怪。

        

声波鼓噪中,巫祖血僵屹立不动,任凭狂涛般的吼声充斥双耳,却无任何的变化。

        

虎啸乾坤,啸声绵长高昂,足足维持了十息的时间才渐渐停息。

        

萧镇山白胡翘起,不由得牛喘几声,胸口起伏不定,有道是人老不以筋骨为能,他这么大的岁数还蛮干,真够拼的,可问题是……

        

看着身前的巫祖血僵,大爷的,屁事没有,之前啥样,现在还啥样。

        

萧镇山一阵扎心,敢情刚才这顿猛吼,别说见效,连个泡都没冒,白白浪费表情和体力。

        

吼…..

        

正当萧镇山气憋胸闷之际,对面巫祖血僵突然发难,尸吼再次响起,不但声噪更盛此前,维持的时间也长的吓人,比萧镇山的吼声多出了起码一倍有余。

        

待尸吼声停下,早已气得脸红脖粗的萧镇山气贯丹田,大嘴张开,一招虎啸乾坤还以颜色。

        

谁知啸声刚落,老怪的尸吼响起,随即萧镇山又放虎啸乾坤……

        

这下热闹了,场地上,一老头加一老怪,玩似的你一声我一声吼了个没完没了,看俩货的兴头,根本没考虑到周围众人的心情,自顾自的该吼吼,该叫叫。

        

段虎和赵青河还好点,一个能耐了得,一个刚猛生威,尽管脸色有些不好,但受到的影响有限,无伤什么大雅,可那六名人傀却有些受不了了。

        

不大工夫,六名人傀被震得东倒西歪,本就虚弱的身体颤抖了起来,更有甚者,耳根鼻孔渗出了血迹,照这么下去,恐怕再来几声,非当场玩完不可。

        

赵青河气得嘴角直抽,几次出声制止,奈何音量不够,像啾啾叫的老鹌鹑,一出声就被淹没在了声浪的洪流中,水花都溅不起一滴。

        

段虎一阵无语,心里不免又好笑又好气,回头想想,都不知道自己是干嘛来了?

        

难道是看老头老怪玩吼吼来了?

        

有比这更狗血的吗?

        

有,再加一盆,就更狗血……

        

“糟了,师父的气息……”

        

当萧镇山再次发声,敏锐的段虎立刻听出了吼声中带出的虚弱和无力感,显然,老头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反观巫祖血僵,眼中寒光烁烁,戾色浓郁,对于萧镇山死缠烂打,也快到了忍耐的极限。

        

“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出手。”想到这,段虎就打算出手相助,不料此时场中再起波澜。

        

原本气息不足的萧镇山,突然止住啸声,身形猛的一窜,直奔到了巫祖血僵的身前,紧接着老头将张开的双臂用力一合,手中昊天大蛋猛烈的撞击在了一起。

        

“龙威昊天!”

        

铛……

        

重锤撞击间产生的威力响若洪钟,声波荡漾,音噪骇然。

        

不仅声响惊人,撞击间,一道灼眼的金芒乍现而出,直刺向巫祖血僵双瞳,刺痛的感觉使得老怪不得不闭合了眼瞳。

        

龙威昊天,此乃萧镇山施展锤法的又一绝技,双锤碰撞时的震响不仅更强,还能释放出灼眼的金芒,可谓是突袭强攻的一大利器。

        

一般情况下,萧镇山不会使用此招,也只有到了关键的时刻才会动用。

        

震耳的轰鸣声如同波纹般震荡出去,刺眼的金芒穿破暗浊的阴霾,光芒闪动,直接将观战着的众人席卷入内。

        

赵青河抬手遮挡面部,眉头微微跳动着,阴沉的脸色似乎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在他身旁,六名人傀东倒西歪,没能坚持多久,便一个个扑通跌坐在地,面色苍白,气息孱弱,丝丝血水顺着七窍流出。

        

“一群废物!”赵青河发恨的骂道,随即掏出几颗药丸,抖手扔在了地上。

        

药丸通体乌黑,散发着浓浓的腥气,掉落在地后滴溜溜滚了几圈,沾满了土灰泥沙。

        

六名人傀一见,眼中不由得冒出了欣喜的颜色,不顾药丸上的泥土,一把抄起便吞咽进了肚腹。

        

不大工夫药效发作,刚才还苍白的脸色,渐渐浮现出了病态的潮红,当六名人傀再次睁眼后,不仅变得精神矍铄,目光中还充满了兴奋和疯狂之色。

        

段虎暗皱眉头,刚才的一幕没有逃出他的眼睛,尽管不知道赵青河掏出的黑色药丸是什么东西,但是一见人傀亢奋的神色,不由得心生厌恶。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黑色的药丸并非什么疗伤的药物,而是一种秘制的禁药,这种禁药可以短时间内激发人的潜能,不论体魄或是力量,都可以催发到巅峰的状态,然而换取的代价……

        

却是无比的惨重,更有甚者,药效失去之后,彻底沦为一个废人。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厌恶的目光,赵青河侧转过了脑袋,目光阴寒,段虎冷哼一声,收回目光,再次投向了战场。

        

此时的战场有了新的变化,当萧镇山施展龙威昊天后,碍于双瞳的受限,巫祖血僵略显被动,双臂收拢呈现出了防守的姿态。

        

至于萧镇山,终于到了扬眉吐气的时候了,老头轮开昊天大蛋打了个不亦乐乎,一边抡锤猛砸,嘴里还喋喋不休的喊叫着。

        

“哈哈哈,吃祖公一记赤龙碎蛋,砸碎你的狗蛋,让你变太监!”

        

其实这招本为赤龙碎星,只是萧镇山恶趣浓浓,改成了赤龙碎蛋,专碎老僵的蛋蛋,人的蛋蛋也一样。

        

“再来,巨蛋开窍,龙游四海,祖公让你脑瓜开瓤!”

        

这招叫做巨龙擒首,现在成了巨蛋开窍。

        

“嚯!身板够硬的,这样都能扛下来,哼哼,再试试祖公的老龙撒尿,一泡火尿保你灰飞烟灭!”

        

呃,这咋说来着?

        

游龙赤焰变成了老龙撒尿,足见萧镇山恶趣十足,人粗话糙。

        

……

        

段虎汗颜,虽然早已习惯,但不免一阵尴尬,特别是赵青河有一眼没一眼的朝他瞟着,虽然没说话,但看得出,对方是有多么的鄙视和嘲弄。

        

段虎无奈的叹口气,贪着这么个师父能咋办?时矣命矣运矣。

        

想当初自个儿的脸皮挺薄,遇到尴尬事会脸红,好么,在萧镇山的精心调教下,都成了老脸厚皮了,遇事脸不红心不跳,还能喘两声。

        

只是想要练成师父的没脸没皮,段虎自认功力还不够,有时候他在想,自己的这位师父究竟是遇到了何种的经历?咋能把脸皮功练到这么高深莫测的地步呢?

        

看来非凡之人必有非凡之处,管中窥豹,足见一斑。

        

战场上,昊天大蛋赤芒闪耀、金光游走,配合着萧镇山的锤法,尽显神威。

        

两把大锤舞动得跟两条赤龙相仿,锋利的龙牙撕咬着老怪的尸躯。

        

不多时,玄火蒸腾,猛烈的火焰燃烧着巫祖血僵,连续的重击下,强如钢铁之躯的老怪也渐感不支,身上到处都是焦黑的伤痕,满身暗红色的鳞片已然脱落些许,护在脸部的双臂也开始垂落下去。

        

“段虎,难道你还不打算出手吗?”忽然,赵青河阴冷的话声传了过来。

        

段虎自然能听懂对方的言下之意,别看此时战场上萧镇山占尽上风,压着老怪狂轰乱炸,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老头的气息已经开始紊乱,黑秃秃的大脑门汗水淋漓。

        

说实话,段虎早就想出手相助,可萧镇山却有着严令,禁止他插手,故而他才一直隐忍。

        

师命如山,除非到了必要的时候,否则段虎也无计可施。

        

“赵青河,既然你看出我师父后力不继,为何你不出手相助呢?莫非是没胆动手不成?”心里郁闷的段虎反问道。

        

“呵呵,你不必用话激老夫,我和你师父可是有着约定,除非他退下阵来,否则老夫要是出手的话,堂堂九锡虎贲丁甲门门主的颜面何在,你说是吗?”赵青河阴恻恻的笑道。

        

“但你不同,你是萧门主的徒弟,师恩如父,出手也在情理之中。”

        

“哼……”

        

段虎闷哼一声,没有继续接话,他能怎么说?说师父不许他出手?

        

笑话,旁人听了只会认为这是他的借口,懦弱的推辞,不如不说,免得说多错多,惹人嘲讽。

        

见段虎不理不睬,赵青河冷冷的说道:“真是个孽徒,对自己的师父都见死不救,好在你不是我徒弟,否则我非挑断筋骨逐出师门不可。”

        

“你!”段虎怒瞪双目。

        

赵青河得意的一笑,“原话奉还,别你你我我的,又不是死拉拉,说话像个婆娘。”

        

段虎咬紧钢牙,恨不得活劈了老狗,可就在这时,场中萧镇山洪亮的喊声再次响起。

        

“祖公绝招,大蛋定山河,老怪,给我灭!”

        

闻听,段虎转怒为喜,俩蛋定山河原名锤定江山,是赤龙昊天锤法中最具威力的杀招,配合着萧镇山雄厚的玄力,力贯双锤,威力无与伦比。

        

只要这招能拿下老怪,不,只要能重创对方,也许还有战斗还有转机。

        

段虎目光灼热的看向战场,但见萧镇山高高跃起,以居高临下之姿俯冲而下,双锤回旋蓄力,化为两道赤龙直袭老怪的头顶。

        

对此,就连不看好的赵青河也摩挲着下巴,露出了些许期待之色。

        

然而……

        

当昊天大蛋即将砸中巫祖血僵的头顶时,突兀间,一直未曾移动过的老怪,脚下猛的一动,唰……

        

身影如同疾走电光,转眼消失在了原地。

        

轰……

        

双锤重砸在地,无匹的力道把坚硬的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坑,溅起的碎石像雨点般弹射向四周。

        

萧镇山气结难抒,眼看就能成功,谁知节骨眼上却被对方给逃走,双锤落空后的空虚感,足足能把他的闷火烧成焚天怒焰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