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睡过的女孩(黄蓉后传)最新章节列表

    

全吸收、全释放,招数如名,却是吴克为了对付密集的能量水刃,所预想构建出来的一种应付招数。

        

听起来好像很美好,全力地吸收庞大的能量,又在一瞬间,全力地释放吸收到的庞大能量。

        

让自己就如同一个大型炸药桶,有着强悍扰乱其他能量的本事,在规模性破坏的力量上,也有足以称道的地方。

        

然而,这一招,就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可以评价为有些新意,但真的是有点蠢。

        

却是一招典型的想伤敌、先伤己的招数,并且在先伤了自己后,还不能保证能不能伤害自己的敌人。

        

至少,吴克现在是根本伤不了阿琪莎,而对于那些想要对付的水刃,如果是在今晚之前的那种强度和飞行速度,这一招也根本没必要使出来。

        

至于原因,很简单,若是把全释放的自爆伤害比作是一千点的伤害数值,那么抵挡之前一定数量的水刃,可能受到的伤害就只有更少的伤害。

        

要不是今晚,阿琪莎的水刃伤害值突然暴增到比自伤值搞,吴克抱着宁愿自爆伤自己,也不让水刃割一刀的想法,说不定也不会把这没用过、只是想过、非常不熟练的招数给用出来。

        

“轰、轰、轰……”

        

随着一道道能让大地震颤的爆鸣声响起,被席卷吸收的混乱能量越来越多,全释放的招数造成的破坏力,也像是滚雪球一样地增长。

        

月球,背向太阳的一面,陨石坑都快被重新犁了一遍,翘起的部分被夷平,塌下的部分,则是被轰下的沙土给填埋。

        

与此同时,作为中转站的身躯,吴克体内的细胞所承载的压力和痛苦也越来越大,自伤值在疯狂地增长着。

        

“停!”

        

随着一声叫停从阿琪莎的口中喊出,正在轰炸全场、已经控制不住滚起雪球后,现在变得异常庞大的混乱能量的吴克,那在一次次自爆中变得残破起来、伤痕累累的身体,就是一个缩小,像是一块大号的橡皮泥被揉圆搓扁了般,竟是变成了一只小黑羊。

        

绚丽的尾气、那些本应该爆发出来的混乱能量,则是从吴克变成的小黑羊屁股后面喷出来,推着小黑羊,黑黑的、小小的身体,就开始在月球上空,飞速做起变速的圆周运动。

        

一圈圈水蓝色波纹,时不时出现在飞行小黑羊的前面,却是在加速消耗着他体内的混乱能量。

        

直到混乱能量被消耗干净,小黑羊从天空掉下来,在彻底摔落地面之前,便被伸过来的一只手,给抓住了短小的尾巴。

        

阿琪莎把小黑羊抱进了怀中,抬手拍了拍瞪着眼睛瞧着自己的小黑羊。

        

“你做得不错,特性已经掌握、到了入门的程度,也真正地把实战课,当成了生死战,但现在的你同样也到达了极限,再炸下去只会是粉身碎骨的结果,今晚的实战课就到这里,你累了,该睡了……”

        

有着催眠效果的声音,传入吴克的意识里,还没能彻底搞清楚自己是什么情况的少年,就被浓厚的疲倦感包围,连身体内部的神格都为之一暗。

        

很快,他就陷入了深沉的黑暗中,进入了已经很久没进入过的睡眠、沉睡的状态。

        

看着地表模样大变、像是被做了一套整容手术般的月球,抱着小黑羊的女巫师揉了揉发胀的眉头,从恢复成巫师服打扮的怀中拉入一条、顶头绑着一个小沙漏的项坠。

        

只见,巫师少女模样的阿琪莎,把上面的沙漏轻轻一拨,倒转了个方向。

        

在沙漏上面的沙子,第一颗滴落到沙漏的下面后,一股神奇的力量,就笼罩了整颗月球卫星。

        

月球被破坏、填埋的地表景象,像是被点了回放键一般,就跟恢复吴克残破身躯时,巫师小姐使用的时间手段类似,只是生效的范围、作用的对象,不可以与单人相提并论,却是作用在整个月球卫星上。

        

倒带回放的速度很快,在沙漏往底下滴完沙子后,没被能量轰炸改变模样、之前的月球,就重新回来了。

        

如此还不算完,恢复好月球原来模样的阿琪莎,又抬手在虚空中划拉开一条空间裂隙,一扇很是古典、有些欧式模样的门就被她抓了出来,像是哆啦A梦的任意门一样,但比任意门多出一道隔绝光膜。

        

门打开后,阿琪莎就抱着小黑羊走入,下一刻,巫师小姐就回到了地球,吴克如今睡的杂物房间里。

        

杂物房间里面,并没有出现地球的空气,被倒吸到月球上,从而导致杂物被风刮了乱七八糟的情况。

        

门消失了,小黑羊被提溜着不客气地丢到了床上,但睡得很死、压根没有被弄醒。

        

阿琪莎身上的巫师气质,同时也在迅速缩减、直至消失,她抬起手打了个哈欠。

        

一晚上的折腾,在把精神体的感官纬度,缩减到这个世界正常人的程度,巫师小姐也感觉到了困倦。

        

回吴克原来的房间,阿琪莎像是普通人一样地洗了个澡、换了身这个世界正常女孩的打扮,也就躺回床铺上,睡了起来。

        

。。。。

        

一觉睡到大中午,这种体验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时不时就会有那么一两次,但对于已经成为SB的吴克,在成为SB之后,就绝对没有这种体验。

        

拖拉着沉重的身体起床、脑袋晕乎乎的,似乎忘记了很多东西,直到在迷糊走回自己的房间刷完牙,重新倒回自己原来的床上,枕到奇怪的东西,伸手摸起一副有些熟悉的黑蕾丝胸罩的时候……

        

记忆如同潮水一样地回归,身体犹如被压缩的弹簧,直接就从已经易主多天的床上,弹了起来。

        

哒哒哒地跑下楼,虚弱的身体就像是真正的凡人一样,并没有把铺了木地板的楼梯给踩塌陷。

        

等吴克再次见到阿琪莎的时候,这位巫师小姐正在和他的老妈坐在沙发上,一起看周末才会播放的爱情电视剧,两人却是在对里面的角色所演的剧情,无比和谐地在讨论着。

        

在他下来走入客厅后,阿琪莎就恰如其分地瞧过来,跟他友好地挥挥手。

        

而同样看过来的吴妈妈,脸色一下子就涨红,拍起了桌子。

        

像是过去教训他内裤外穿的时候,有些类似、但似乎又有点不同的态度:“天啊,你怎么能把这东西拿下来?”

        

从厨房里拿着水果拼盘走出来的妹妹,吴莉莉瞧见自家哥哥的情况,眼神顿时也变得嫌弃起来,仿佛就像是在看乐色、变态的目光。

        

当然,还有浓浓的怨气。

        

而这时候,吴克才发现,自己跑下来的时候,手里的黑蕾丝并没有放下,就这样提在手上,直接走进了客厅里。

        

一阵小小的家庭风波,很快就平息下去,像是过去他红内裤外穿,然后上楼穿进去就解决的情况差不多。

        

只是把胸罩丢给家里的老妈后,吴克就顺利地拉着此时跟普通少女差不多的阿琪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阿琪莎老师,你昨晚都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突然就没有了力气,还失去了在最后自爆后的那一部分记忆?”

        

“没做什么,我只是用巫术把你变成了一只小羊羔,中止了昨晚的实战课程而已。”

        

阿琪莎很坦白地回答。

        

“至于失忆什么的,应该是你在被巫术变成小羊羔之后,智力下降没能记住造成的结果。”

        

听着阿琪莎的描述,吴克的眼角在抽搐:“实战课程还能这样的么,您不是答应不会使用超出我极限的力量吗?”

        

“这并没有超过你的极限,变形术对于女巫师来说,就跟你这个世界的女性化妆打扮的技能差不多。

        

而能对神祗都起效果的变形术,其实一般的第六位阶女巫师就能做到,何况是我。

        

昨晚,你用了新招数,我也用了新招数,这互相扯平,算是没有错吧,而你之所以觉得我使用了超过你极限的力量,只是你对这种变形术没有多少抗性,这一招又刚好十分克制体魄强大、到处乱炸能量的你。

        

你给我记住了,能在多元宇宙混得风生水起的穿越者,大多并非是力量足够强大,而是拥有针对、应付各种情况问题的多样手段。

        

如今,你身体内部的特性主导权已经稳固,接下来,就只剩下用时间去磨合。

        

下一阶段,我对你的实战课程,将会发生一些改变,不会是单纯地压榨你的身体潜力,而是会让你感受不同的环境变化,让你体悟这些对你造成的影响。

        

你的实战训练,却是要从适应自身的特性,变为适应外界不断变化的特性……”

        

阿琪莎在这个下午,跟他说了不少东西,但话里话外,吴克只听出了一个意思,那就是他被虐的方式,要从单一的切、斩、削等水刃攻击,变成未知的、但应该会是多样性的方式来。

        

总结一下,那就是他依旧要被虐,且是花样的。

        

“另外,建造神国的多种方式,以及附赠的怨灵塔铸造知识,我也得开始教你了。”

        

很好,除了加重课业的实战课程外,之前没讲完的理论课程,也得接着补上,这却是因为怨灵塔的建造,需要他对负面或者说是恶念的特性,有足够的了解和掌控的能力,而刚好,他昨晚就达到了最低要求。

        

。。。。

        

另一边,江州临近的省份湖州。

        

“查清楚了么?”

        

“查清楚了。”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人鬼王突然转移到这边来?”

        

“据我们在阴行那边资深的探员,暗中传递过来的消息,人鬼王却是打算借助湖州这边临近的月球勘探计划,准备乘坐地下航天指挥局的最近会发射的航空火箭飞船……上月球!”

        

此言一出,湖州与江州中情局守夜人的临时会议,顿时就变得有些针落可闻的安静。

        

过了一会儿,坐在主位上湖州中情分局的局长,一名带着黑框眼镜的楚姓青年少校,才推了推有些脱落、滑到鼻头的眼镜,以一种尽量稳重、不说出‘你他娘的是在逗我’的语气,追问起来。

        

“为何?”

        

为何一名被鬼域核心吸引而来,都快一脚踏入早有准备江州那边的中情局守夜人布局的陷阱中去的人鬼王,突然就一脚缩回去,然后产生要去登月的想法?

        

“总不成,对方是想为国家的外太空航天事业做做贡献吧?”

        

有人说了个冷笑话,会议室里所有的人,就都扭头看向了说冷笑话的人。

        

顿时,那人的额头就冒出了汗来,然后低下了脑袋。

        

“原因不复杂,你们应该都有听说过福州那位、挺有名气的算半仙吧,没错,就是对方去到了人鬼王那边,给对方算了一卦,就说江州神秘消失的鬼域,其核心如今就在外太空的月亮上……”

        

汇报消息的人一脸苦色,他是江州中情局的副局长,之前听卧底传来这消息的时候就觉得离谱。

        

原本江州那边,在最先察觉江州鬼域消失后,就预判了那些得知这个消息的阴行人,可能会因此被吸引继而做出行动。

        

江州那边都布置下了精妙陷阱,甚至都顺水推舟弄出来一个假的鬼域核心准备当诱饵,就等着有什么阴间的大鱼上钩。

        

结果,人鬼王这条阴间大鱼的确是来了,就是还没进包围网被包围、还没咬饵被钓上来,人家就先被一个神棍给忽悠跑了,还他妈脑子跟进了水一样,要上天、去宇宙、登月亮?!

        

愣是让他们江州那边,做好捕鱼准备的人员,一路跟着跑到了湖州这边。

        

“我说,神秘消失的江州鬼域,其鬼域核心现在就在月亮上的这消息准么?”

        

“准不准不好说,兴许事情是真的,也兴许是那个算半仙跟人鬼王有仇,正忽悠他上天。

        

但毫无疑问,人鬼王信了那神棍的话,而且还真联系了自身的一些人脉,已经把自己弄进了航天局里,甚至运送无人机去勘探月球的计划,都已经变成了载人登月的情况。”

        

“怎么办,要阻止吗?”

        

“江州的网,不能再湖州套,打起来,出问题的是我们湖州……”

        

“鬼域核心不能落入人鬼王的手中,被人鬼王得到了就等于是如虎添翼,阴行的那些家伙,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则会更加肆无忌惮……”

        

会议室里乱糟糟的,因为所处的立场,吵成了一片。

        

“话说,人鬼王若是上天了,还能回来了么?”

        

忽然,有人这么问道。

        

参加会议讨论的众人停下,被这个话题吸引。

        

“按理说,应该是能回来的,毕竟这次勘探月球的计划,是有准备回收无人机设备的。”

        

有专业的人士回答。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