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乡下黄花小处雏女(奸情进行时)最新章节列表

     

春回大明朝正文卷第一五九章朕到底是不是朕?打完手炮的杨丰,大吼一声瞬间撞进了敌军中。

        

他最爱这种战斗了。

        

连武器都不用的开原伯,恍如狂暴的野牛般,先是一头撞飞了俩,就在同时右手扯过一个,在后者的惊恐尖叫中抡着他就砸倒了一圈,然后抬脚把这个已经面目全非的家伙踢出去。在对面的一片人仰马翻中,他跟在后面踏着遍地哀嚎的杂鱼们腾空而起,直接凌空撞上了一名骑兵,把后者撞得惨叫着从马背上飞了出去。

        

紧接着落地的杨丰到了马肚子下面。

        

然后……

        

“啊……”

        

他大吼一声仿佛举重运动员般双手托起了这匹马。

        

四百来斤而已。

        

对他这种双持弗朗机的猛将来说不值一提。

        

“快跑啊,他会妖法!”

        

然后对面敌军立刻崩溃了。 

        

很显然他这种双手举起一匹战马的画风,明显超出正常人类范畴,看着那匹在半空中挣扎的战马,他们的士气荡然无存,不过就在他们掉头逃跑的瞬间,那匹战马也悲鸣着飞出,然后直接砸在另外几个骑兵当中……

        

“快上,杀了这妖人,赏银万两!”

        

复社四公子之一陈贞慧他爹惊慌的吼叫着。

        

好吧,陈知府的确没有自己的儿子名气大。

        

他的确就是监军。

        

他不但和高攀龙等人是好友,而且和孙慎行等人同年,可以说是这个少壮派小圈子的核心人物之一,在弘光被迎到南京后,他立刻就被高攀龙等人推举由光山知县升任凤阳知府。

        

他就是作为这个小圈子的监军来盯着李日茂,朱文达这些人的。

        

之前在留守衙门里他迫于形势只能装臣服。

        

但他一出来立刻直接就找到李日茂亲信的王好贤等人,后者是李日茂的抚标中军,而且此时的凤阳城内,最主要兵力就是这支抚标,总共五千跟着李日茂南下的闻香教徒。这也是李日茂手下类似亲兵的,而与杨丰有着可以说灭门之仇的王好贤,也立刻带领部下赶到设伏,他们的伏击倒是很成功,可就是没想到用张渔网网住了头恶龙……

        

完全就是个笑话啊!

        

“快上啊,这妖人是邪魔,就是来阻挡咱们建地上极乐世界的!”

        

他身旁王好贤同样惊慌地吼叫着。

        

下一刻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瞬间将他俩打倒在地,当他们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眼前已经多出了一个伟岸的身影,紧接着两只手分别出现在他们的脖子上。

        

他们挣扎着被举起。

        

“邪魔?那么你又是什么?弥勒转世的三太子,这个称呼真好笑,难道你真以为自己是神灵?”

        

杨丰举着这位闻香教的弥勒转世三太子饶有兴趣地说道。

        

紧接着他环顾四周。

        

那些闻香教徒还在逡巡不前,不少人用茫然的目光,看着他手中被单手举起的王好贤,后者此刻只能无助的挣扎着,竭尽全力试图用双手掰开杨丰的手,但可惜他那点力气连这都做不到……

        

“看看吧,这就是你们的神仙。

        

在我手中他就像条狗。

        

我真很好奇,你们应该都是穷人吧?你们为什么相信这种需要你们用血汗钱来供养,需要你们献上自己仅有的那点钱财,供养他们花天酒地的所谓神仙?神仙会要你们的供养吗?神仙不是无所不能吗?既然无所不能为何还要你们供养?

        

记住了,但凡需要你们供养的都不是神仙。

        

都是骗子。

        

他就是骗子,他们一家都是骗子,他爹已经承认,自己就是为了骗钱,编了个狐仙赠香的谎话,哄骗那些信徒给他们钱财,让他们享福的,他们石佛口王家靠着骗你们这些信徒,聚敛上百万的银子。

        

不仅仅是他们王家,所有要你们供养的都不是神仙。

        

他们都是骗子。”

        

杨丰说道。

        

然后他掐着王好贤的那只手开始缓缓收紧。

        

倒霉的三太子无助的挣扎着,竭尽全力张大嘴,伸着舌头,双腿在空气中不停的蹬着,甚至很快就已经失禁了,而那些闻香教徒只是默默看着他们曾经的信仰,看着他就这样带着满身恶臭,逐渐停止了挣扎。

        

“真恶心!”

        

突然杨丰把他狠狠摔在了地上。

        

紧接着这家伙抬起脚,就在王好贤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的瞬间,猛然一脚跺在他脸上,恐怖片一样的画面瞬间出现。

        

“我其实更喜欢这样。”

        

在周围惊恐的尖叫声中,杨丰一脸邪恶的笑容说道。

        

紧接着他把另一只手里的陈知府也扔在了地上,然后踩住脖子,后者的脸被迫始终面朝王好贤,然后看着没了脑袋的王好贤,还有他原本脑袋位置的那片放射状分布的乱七八糟,陈知府吓得发疯一样尖叫着。

        

“陛下,您不想当着这里所有军民问他几个问题吗?”

        

杨丰朝万历的马车喊道。

        

马车旁一名护驾的士兵,立刻摘下了挂在车前的钢板,然后杜用赶紧掀开里面的帘子……

        

“万岁爷驾到,凤阳臣民跪迎圣驾!”

        

杜用喊道。

        

那些军民们惊愕地看着里面端坐着的万历。

        

皇帝陛下已经换上了随身携带的十二团龙加十二纹章赭黄袍,头戴着翼善冠腰间玉带……

        

“陈于廷,你是上一科的进士,朕亲自为你做的殿试,算起来你也是朕的门生,朕此刻很想知道,是什么让你们这些人如此胆大,竟敢试图把朕烧死,又在南都造谣说朕已死?今日朕就在此处,你来说说,朕到底是不是朕?”

        

皇帝陛下怒喝道。

        

周围的军民吓得赶紧跪倒,就连那些闻香教徒也本能的跪倒。

        

杨丰抬起了脚。

        

陈知府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紧接着他颇有些艰难的站起身,重新向着万历行礼,算是以这种方式承认了皇帝是真的,这样算他倒也颇有几分气度,没有跟泼妇般纠缠不清,只不过他脸上却带着一丝冷笑……

        

“陛下,这位是何人?”

        

他指着杨丰说道。

        

“此乃开原伯。”

        

万历说道。

        

“可是率领兵变士兵攻破皇城,逼迫陛下出宫,在陛下面前摔死蓟辽总督孙矿,当众殴打兵科给事中,又逼迫陛下封官赐银者?”

        

“呃?”

        

万历看着杨丰。

        

“对,都是我做的。”

        

杨丰丝毫不以为耻的说道。

        

紧接着他看了看那些惊愕中的军民们。

        

“当官的欠饷不发,还想杀人灭口,咱们兄弟们是不是应该绑送进京?这凤阳乃是太祖龙兴之地,太祖的旧制都还没忘了吧?这大明是太祖的天下,咱们照着太祖大诰做,难道还有错?既然太祖大诰准许的,那咱们兄弟绑送总兵王保进京伸冤是不是应该?”

        

他说道。

        

“是!”

        

“对,就得这样!”

        

……

        

周围的士兵们,无论之前属于哪一方的,立刻都同仇敌忾了。

        

这种事情必须同仇敌忾,说到底当兵的最恨这个,此刻一看开原伯立时就光辉了许多。

        

“那这些狗官官官相护,不但不帮咱们伸冤,还设计伏击,试图同样杀人灭口掩盖他们收王保贿赂,甚至调动大军试图剿灭,把我们三千多兄弟全杀了,这样的狗官该死不该死?咱们无处伸冤,是不是该进京敲登闻鼓?那些狗官调动兵马阻拦,不让咱们进京,咱们是不是该和他们打?”

        

杨丰喊道。

        

“应该!”

        

所有士兵异口同声的回答。

        

这下子看开原伯,真就是无比高大的英雄了。

        

杨丰笑着看了看陈于廷……

        

“陈知府,你继续!”

        

他说道。

        

跟他玩煽动情绪?

        

简直是自不量力!

        

“陛下,臣想知道,在京城以夹棍拷掠勋贵,甚至夹死武清伯者,是否此人?”

        

陈于廷冷笑一声,然后继续质问万历。

        

万历示意杨丰回答。

        

“对,是我干的,兄弟们都知道武清伯家多少银子吗?

        

四百万两,这光是金子和银子,还不算他家的房产,田产,他家一座园子就赶上半个凤阳城,身为陛下的亲舅舅,才不过二十多年,就从一个平民百姓有了这般家业,还不是陛下给的?可陛下缺银子时候,才找他借五十万两,他都宁死不借。

        

兄弟们是夹他了,也的确一时失手把他夹死了。

        

圣母皇太后都说了,这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兄弟们,圣母皇太后,他亲姐姐都原谅我们了,你又算个屁啊!

        

至于勋贵我也夹了,只是一个也没夹死!

        

大明朝养了他们两百多年了,如今陛下缺钱,找他们帮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他们的一切不是大明皇帝给的吗?

        

大明皇帝从天下百姓手中收税,养活着他们这些勋贵,如今朝廷要养兵对付胡虏,没钱了,陛下爱民如子,又不想给百姓加税,故此找他们暂借些,他们一个个家产几百万,拿出三十万两帮陛下,难道不是应该的?如果不找他们借,难道要陛下给百姓们加税?”

        

杨丰喊道。

        

“对,就得找他们借!”

        

“简直都是一群守财奴,这些狗东西就该夹死他们!”

        

……

        

然后连看热闹的百姓们都忍不住了,一个个怒不可遏的声讨那些勋贵。

        

“你继续。”

        

杨丰笑看着陈于廷。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