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那些事情的描写(校花门)最新章节列表

时倾轻声提醒道:“主子,时间差不多了,你的骨头应该差不多愈合好了。”

        

我点头对晾儿道:“我要回归本体了,你随娘回营帐啊?”

        

晾儿瞥了我一眼,笑道:“晾儿还是不去了,爹在床边寸步不离的守着娘,营帐内哪有晾儿待的地方?”

        

我失笑,做了一个打他的姿势,随后转身离去,与时倾慢慢飘回了营帐。

        

魂归本体那一下还真蛮痛的,我疼的一头冷汗,豁然睁开眼。

        

无逾守在我床边,大喜道:“柔儿,你醒了。”

        

我转过头,望着无逾乌青的左眼,一阵心疼,抬起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轻抚上他乌青的眼窝,心疼道:“这是怎么弄的?”

        

无逾低头笑道:“不小心磕了一下,不打紧的,敷一敷过几天就消了,柔儿别担心。”

        

我眼神复杂的望着无逾,满眼心疼道:“你一直守着我,都没吃过东西?饿不饿?先去吃点东西吧。”

        

无逾心疼道:“不饿,我知道这针扎在手臂上,长骨头会很疼,柔儿这一遭受了大委屈。”

        

话音落,营帐外,魏奉先的声音略带焦急道:“定国侯,皇上传您过去一趟,方才有信兵来报,鸿国边境战事告急。” 

        

无逾闻言,一双温雅的眸子瞬间冷冽起来,他寒声道:“鸿国军有异动?”

        

奉先低声道:“鸿国密探组的消息,鸿国大军已经越过荣耀石了。”

        

无逾眯起眼,轻拍拍我的手,轻声道:“柔儿,你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

        

“嗯,寻空时,用鸡蛋敷一敷眼睛,消肿快些。”

        

“好,我知道了,你别担心。”

        

“嗯。”

        

无逾心疼的握了握我的手,在我额间吻了一下:“那我出去了。”

        

“嗯。”

        

说罢,无逾转身出了营帐,服袍冽冽,脚步生风。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由得在心中一叹,终是将门虎子,就算性子文雅如无逾,骨子里也是刚烈的卫国之心。

        

这护卫大辽百姓安危的心,是从小就刻在他沈家人脑子里的。

        

难受的侧了侧身,只感觉自己身心疲惫,这以后嫁给无逾,也没我想的那么安逸,他要是一出去打仗,我在家里还睡得着吗?

        

害,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先闭眼睡一会,趁现在还能睡得着,就多睡会吧。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胳膊终于没那么疼了,缓缓睁开眼,感觉自己身后软软的。

        

我眨眨眼,目光落在自己脖颈下枕着的手臂上,慢慢向上看去,是那只无比熟悉的大手……

        

无奈的朝天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言则璧,谁准你碰我?”

        

言则璧亲昵的吻着我的耳畔,低喃道:“别吵,再睡一会,我就爱这样抱着你,这六年我都没睡过几个踏实觉,睡一会,我就起来陪你吵架。”

        

“谁爱跟你吵架?言则璧,我们已经分手了,我跟你没关系了,你趁我睡着,爬上我的床,你还要不要点脸?”

        

言则璧收紧手臂道:“我不要脸。我女人都要跟人跑了,我头顶一片绿,我还要什么脸?”

        

“你……”

        

我闭了闭眼,被他气得胸口一起一伏,脑袋有些缺氧,言则璧瞧见我难受的模样,吓的一个翻身,将我抱起来面朝下,轻拍我的背,急道:“柔儿,深呼吸。”

        

我长出了两口气,终于觉得自己稍微好受一点了,便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推他,淡淡道:“言则璧,我知道你个混蛋怎么想的,自从我跟了你那天起,不管你怎么欺负我,只要你一不讲理耍无赖,我最后都会原谅你,所以你就以为我这次也会原谅你。言则璧,我告诉你,这次,我绝不会原谅你,不管你怎么耍无赖都没有用。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无逾在一起了。”

        

言则璧冷下脸,眯起眼盯着我,抿唇不语。

        

我望着言则璧那双阴郁的眸子,一时间只觉得自己无比委屈,这个言则璧真是烦死我了,我还没见过哪个男的像他这么难缠,整日里围着我没完没了,没皮没脸到连84消毒液都洗不掉。

        

无逾为了我,处处忍让他已经很委屈了,我绝不会再让无逾受委屈,我决不能再纵容言则璧了,我一定要跟这个混蛋说清楚。

        

我下定决心瞪着言则璧,本想跟他好好说,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这个混蛋的脸,我就心里一阵阵的难受委屈,憋了好一会,终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哽咽道:“言则璧,自从认识你,我满心满眼就都是你,我爱你爱到,都把我自己给丢了,我为了你,整日里,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觉得自己拥有全宇宙最强大的能力,可以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结果呢?我得到什么了?你知道我被你气死的这些年,我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才能重新活下来吗?”

        

说到这,我想起熔炉之苦,想起因为他,故而这一遭遭,我被气得死去活来的所有事,只觉得胸口堵着一块大石头,压得我喘不过气,就快要难受死我了。

        

我擦了擦脸颊边的泪,哽咽道:“言则璧,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我儿子,要不是放心不下我儿子,这一遭人世,我根本就不想回来。言则璧,我现在是真心喜欢无逾,我只想嫁给他,你若还是咄咄逼人,不肯放手,一定要生生把我掰到你怀里,你才肯罢休的话,那干脆,你杀了我好了。我就是死,也不会再重新回到你怀里。”

        

言则璧怒骂道:“放屁。你真心喜欢沈无逾?一心只想嫁给他?这话你自己信吗?你烈柔茵自从见到我那天起,你就满心满眼都是我,除了我,你还爱谁?你连你自己都不爱,你会爱沈无逾?”

        

我难受的捂住脸:“言则璧,过去的事,我一句都不想再谈,我爱你,我为你付出,那是过去,这一遭回来后,我的心意已经变了,现在的我,不爱你了,我只爱我自己,你听懂了吗?”

        

言则璧眨眨眼道:“我听懂了,你只爱你自己,所以你还是不爱沈无逾啊。”

        

我被他气得一哽,只感觉自己眼前阵阵发黑。

        

言则璧抱着我,动作轻柔的拍打着我的背脊,语带无奈的温声劝道:“你这火怎么又顶上来了?我理解的不对吗?”

        

我被他气得极尽崩溃,我用力的推开他,怒道:“你滚,我刚才说错了,我这一遭回来,我只爱沈无逾,这回你听懂了吗?”

        

言则璧冷下脸,闭了闭眼道:“只要你不生气,你说你爱谁,你就爱谁,行了吧?别气了,我抱你躺一会。”

        

我一把打掉他的手,怒道:“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真的听进去了吗?你还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我烈柔茵是该你的还是欠你的?言则璧,就算我命里欠你的,我前两世,在你身上吃得苦,遭的罪,挨的伤,受的委屈,还不够还吗?”

        

言则璧僵着一张脸,冷声道:“烈柔茵,你闹起来没完没了是吧?我越哄着你,你越上脸,我只问你一句,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都没用?你这一遭为了报恩,就一定要嫁给沈无逾?TM的,你非的用这个方式来报恩,顺路恶心老子?是吧?”

        

我情绪彻底崩了,对言则璧吼道:“对,我就是存心想恶心死你,王八蛋,老娘千辛万苦给你生儿子,你非说老娘偷人,你不是一口咬定我偷人吗,我这回不偷了,我光明正大的睡沈无逾,我下半生就要做他的女人,我活活气死你。”

        

言则璧被我气的眼眸一窒,伸手捏紧我的下颚,冷声道:“光明正大的睡沈无逾?烈柔茵,你有种啊,行,呵呵,好,老子这回不劝你了,我看着你嫁,啊,不,我不光看着你嫁,我给你备嫁妆,我让你风风光光的嫁进定国侯府,这不是你自己愿意的吗?落子无悔,你日后可别让我言则璧瞧不起你。”

        

“我愿意,我烈柔茵,永远不会后悔。”

        

言则璧恨声道:“烈柔茵,我跟你说明白,若你这遭横下心,为了报恩一定要嫁给他,那,这一遭你嫁了,日后你便不要再想回到我怀里,我言则璧绝不会再要你。我发誓,我绝不会再要你。”

        

我咬着唇,忽然感觉自己心口一颗大石压在那,无比委屈。

        

我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下来,好半晌,我轻声道:“我想好了,我一定要嫁给无逾,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我绝不后悔。言则璧,我知你厉害,我也知自己斗不过你,无所谓,若你一定要害死无逾,我陪他一起死就是了。”

        

言则璧一哽,双眼瞬间爆红,他怒不可遏的扬起手,看样子想给我一巴掌,我坐在床里侧,靠着木质床榻板,惊恐的闭上眼缩成一团,就算心里怕极了,我也终是一声未吭,这一遭,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退步,就算他今天打死我,我也一定要跟无逾在一起。

        

我不能再负无逾了,我欠了无逾太多太多了。

        

良久,言则璧的巴掌并没有落下来,我听见一阵稀疏的响动后,他终是脚步踉跄的出了我的营帐。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