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律动向上一顶(乱操)最新章节列表

做完一切,剩下的,就是等待。

        

大概过去了两分钟,陆离手中的伞线开始剧烈抖动。

        

鱼,上钩了。

        

但出于谨慎起见,避免鱼钩没有彻底扎入鱼嘴,他又等了几秒,估摸着差不多了,才用力拉动伞线。

        

有些分量!

        

虽然鱼尚未出水,但陆离感觉这家伙不会太小。

        

紧接着,一条巴掌大小的茴鱼出现在冰面上,不断扑腾着,大概它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世间还有这种操作。

        

“这鱼也太小了吧。”

        

一旁,杜克忍不住吐槽,同时将绑好石块和诱饵的伞线扔进冰窟中。

        

“冷水鱼长得慢,体型这么大,至少要长个四五年。”

        

说完,陆离抓着鱼鳃,在冰水中清洗了一下粘液,而茴鱼不断扑腾,试图挣脱束缚、回到冰湖中,如果有来世,它肯定不会再咬钩了。 

        

可惜,画面在此刻定格。

        

从水中拎出来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茴鱼就被冻成了冰雕,只见它的眼睛瞪得滚圆、尾巴僵在半空中,似乎想要表达什么。

        

不过,陆离并没有在意,取出一截麝鼠肠,继续开始史前垂钓之旅。

        

短短二十分钟内。

        

两人一共钓上了八条鱼,其中有五条是茴鱼,至于另外三条,分别是鳟鱼和北美狗鱼。

        

而茴鱼与鳟鱼加在一起,都没有北美狗鱼重,它足有七八斤,哪怕去掉内脏,也能让三人吃上一天。

        

不过,杜克看着因拖拽狗鱼而完全变形的鱼钩,长叹一口气,抱怨道:“但愿这根别针修一修还能用,否则血亏。”

        

“所以说,工具有限的情况下,能钓上茴鱼才是运气好。”

        

这个时候,陆离已经将这些鱼用树枝串好,并提在手中。

        

杜克则摇了摇头,低语道:“唉,回去吧,忙了这么久没吃东西,是时候生火做饭了。”

        

“我下午找个石块,尝试一下,能不能帮它复原。”

        

由于在白霄离开前,没有告诉他们要在冰河时代逗留多久,所以,一旦时间超过五天,鱼钩这种可循环使用的工具,便显得愈发珍贵。

        

当然了,真正让杜克闷闷不乐的原因是,一旦这根鱼钩报销,他将失去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娱乐方式。

        

下午一点左右。

        

天色再次暗淡下来,最多也就两个小时的时间,又将迎来黑暗。

        

山洞内,肉香四溢。

        

狼腿肉被烤至焦红色,散发着特殊芳香的麝鼠同样如此,而不远处,炖着茴鱼汤的铁壶也在咕嘟冒泡。

        

不用人喊,杜克默默放下手中断成两截的鱼钩,来到火堆旁,一边烤火,一边说道:“等吃饱了。我再下去砍些柴火回来,明天继续往外探索。”

        

夜晚出行,实为不智。

        

先不谈那些在夜间狩猎的猛兽,光是严寒和光线不足带来的各种问题,就足以让他们寸步难行了。

        

所以,天一黑只能睡觉。

        

陆离切了一块狼腿肉下来,蘸了点烧烤酱和盐末,说道:“我陪你去吧,看看能不能再抓几只麝鼠回来。”

        

柿子得挑软的捏。

        

此时此刻,能力惨遭封印的陆离已下定决心化身为麝鼠杀手。

        

而潘明将啃到一半的狼肉扔进火堆里,没有调料去腥,这玩意儿烤熟后味道又膻又骚,不如吃鱼。

        

“好想来一口辣椒。”他发出一声哀叹,“好想念昨天早上的清汤馎饦。”

        

“是啊,本以为考试结束可以好好放松一下,结果来了这破地方。”

        

说着,杜克切了一块粉嫩的生茴鱼片下来,刚送进嘴里,瞬间发出一声不明意味的呓语:“唔呃……”

        

“又甜又嫩。”

        

事实上,茴鱼常年生活在冰水区,肉质本就甘甜、鲜美。

        

再加上外界温度低,可以锁住鲜味,一口咬下去,弹嫩多汁,与顶级生鱼片相比,不差分毫。

        

“舒坦……”

        

陆离跟着也尝了一口,冰爽鲜美,甚至还有些弹牙。

        

没有调料,经过没有加工,保留了食物最原始的本味。

        

身处史前一万年,艰难求生,可是,能够吃到这等美味,他突然感觉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没有工业污染,没有农药,有比这更纯天然的食材?”杜克表情浮夸,“要是有冰葡萄酒就好了,坐在山洞口,看着史前风光,这格调,瞬间拉满。”

        

“这个时代,人类尚未踏入这片区域吧?”潘明切了一块晶莹粉红的茴鱼片,补充道:“不过也差不多了,或许,再过个几百年,他们就会抵达这里。”

        

“步行跨越白令海峡,壮举啊。”

        

“要不是离得太远,我都想亲自过去看一看,说不定能看到十几个原始人,合个照……”

        

闲谈之中,三人已填饱肚子,正准备各做各的事时,悉索声从洞口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攀爬。

        

山猫和北美猎豹的脚掌上长着肉垫,攀岩时根本不会造成这么大的动静。

        

莫非遇到同学了?

        

这么巧?

        

陆离与潘明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相遇即是缘,反正这地方物产丰富,招待一下吧。”

        

杜克笑着朝洞外走去。

        

由于散布在冰原上的人都是同班同学,不至于在一节没什么利益牵扯的荒野求生课上,撕破脸、下黑手。

        

因此,杜克懒得带武器,陆离与潘明二人也没有提醒,继续吃着鱼生。

        

一分钟后……

        

人未归。

        

不仅如此,连声音都没有了。

        

两人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立刻拔出手枪,拎着一根火把,朝洞口缓缓挪动着脚步。

        

究竟是什么猛兽?

        

略作思索,陆离按下疑惑,主动走到最前面探路,“你往后退一退,万一有什么情况,即时救援。”

        

“知道,保持警惕。”

        

潘明检查了一下手枪,小心翼翼地盯着前方,以便随时支援。

        

挪脚。

        

再挪。

        

视线落下,山洞下方的那一小片区域毫无异常。

        

杜克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一念至此,陆离表现得愈发谨慎,又往前挪了挪脚步。

        

“有发现什么吗?”

        

“没有,我们下去看……”

        

破风声响起。

        

一道尖长的黑影紧贴岩壁,眨眼而至,陆离失去了意识。

        

死前,他到了一群长相怪异的原始人,个个手持长枪,站在山洞正下方位置,卡住了视觉死角。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