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的粗大小莹高潮连连片(污文乖不疼的)最新章节列表

菲赫尔特阁下真的很难形容自己的这种状态。他并不是走神,也不是没有思考。自己脑子里明明有很多的思绪,但是最后要转化为语言的时候,却又空空如也,仿佛脑子里乱冲的全是没法言明的“主观情绪”。

        

阿耆尼王的摄像头锁定了他。

        

这已经是相当危险的信号了。

        

阿耆尼王对待下属相对宽厚,但是不喜欢无能的部下,更憎恶叛徒。

        

如果这里不能好好回答的话,一定会死……

        

不。

        

就算撑过去了这一段也毫无意义。

        

黑客是最擅长收集情报的群体之一。而王上在旧时代就开始管理特务机构,这二百年更是横压整个太阳系。如果真的引发了他的疑心,那么自己乃至六龙教被挖出来,也只是时间问题。

        

必须是“保住这份信任”,让阿耆尼王继续相信“六龙教只是科研骑士中激进派组织起来的力量”。

        

如果阿耆尼王对六龙教的认知超过这个界限一点点,六龙教同样有灭顶之灾。

        

就算他现在将自己摘出去了,王上恐怕也可以在剿灭六龙教的过程中找到更多的蛛丝马迹。

        

至于“逃走”这个念头,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菲赫尔特的脑海中过。

        

月球上所有的航空港,其管理系统都是接入网络的,并且有其他人负责巡查,一举一动都在王上的视线之下,他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准备逃离月球的载具。

        

而他的义体也不是带有航天发动机的大型义体,可以无助力单兵脱离月面。

        

就算他偷偷攒出了这样的义体……

        

他铁心法王疯了吗?当人人都是武神,可以单人单机突破太空舰队的封锁?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铁心法王只需要暂时卸载肢体语言补丁包,就不用太过担心动作失控。这个时代的人类并不用担心冷汗之类的生理反应出卖自己。

        

他打开合成器,里面的白噪音持续了足足一秒。

        

然后,他才说道:“这一次确实是我的失误。造成了如此令人难堪的局面,是我努力不足的缘故,王上……我有罪。”

        

铁心法王说着这些场面话,终于找回了些许冷静。他拼命罗织语言。

        

“回答。”阿耆尼王继续说道:“回答问题。为什么六龙教会攻击幽鹤骑士团,而你又为什么一无所知?”

        

“我目前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能根据已知的情报做出猜测。”铁心法王说道:“幽鹤城的六龙教力量确实是与一支不知名势力做出过交易。幽鹤骑士团内的六龙教分子会帮助他们建一个卫星站,至于六龙教能得到什么……我在‘那边’的身份无法过问。但这件事还是我操办的。对外公开的操作记录,也是我伪造的。这一点,我在给王上的机密报告中有提到过。这件事是真的。”

        

阿耆尼王正面的呼吸灯闪烁一秒。“确认。承认,确有此事。另外可以确认,卫星站已经被标记为‘有害’,但并没有天基武器攻击那个地点的记录。该资料,可靠性存疑。”

        

数小时之前,一个恐怖的内功高手,以一人之力撼动了地月系的卫星网络。

        

经阿耆尼王确认,那个人的内功表现出明显的图灵一脉特征。

        

这段时间内,卫星网络记录、报告的资料,都不一定可靠。

        

“这件事确实是存在的,但是我所知晓的因果,与那个暴徒所阐述的截然相反。在我的印象中,是六龙教操控幽鹤骑士团与其他势力交易,建设这个卫星站。而那个暴徒却说,幽鹤骑士团与六龙教达成了交易。这不符合我们已知的情报。”

        

阿耆尼王道:“你是否在表述,那个暴徒并非六龙教势力?”

        

六龙教的铁心法王低下头,道:“有这个可能。但是,在刚才的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幽鹤骑士团副团长伊辛·蓝牙·藤就站在那个暴徒身边。”

        

“伊辛·蓝牙·藤,六龙教内的代号为哈拉尔散人,确实是六龙教的中坚力量无疑。在那个暴徒三呼万岁的时候,他就站在那个暴徒身后。我认为,也不能完全排除那暴徒就是六龙教分子的可能性。”

        

“只是,那个暴徒疑似那神秘莫测的一脉。以他们的能力,瓦解安全协议直接操控他人义体并非不可能。现阶段,我们可以将精力主要集中在‘那个暴徒不是六龙教,只是想要构陷六龙教’这个方向上。”

        

“有说服力。”阿耆尼王评价道:“那个神秘势力与六龙教谈判。这个理由合乎逻辑,但仍旧不能解释‘幽鹤城的网络瞬间被切断’这个问题。如果这是非六龙教势力做的,那么这个‘非六龙教势力’就有颠覆一座城市的力量。但我们对此一无所知,反而是六龙教与他们搭上线了。”

        

“我对此也感到很疑惑。”菲赫尔特知道,最关键的部分来了。他必须解释“为什么这个双重卧底的情报人员对这样的关键情报一无所知”这个问题。

        

地位仅在教主与圣使之下的铁心法王,如此对火神说道:“我在六龙教内的地位并不够高,所以很多情报无法接触。他们具体与哪一方势力联系,我所知甚少。”

        

实际上,那个卫星站完全是六龙教内部的项目,只是临时被抢走了。

        

好在铁心法王出于一贯的谨慎,做了好几重伪造。

        

从绿林那边查的话,只要天机散人本人没有被捉,那就只能得到“天机抓住某个六龙教人的把柄”这样的结论,并排查天机星身后的“神秘组织”。

        

而从阿耆尼王的官方渠道来查,也会觉得“有另一股力量参与这件事”。

        

几个小时之前,又有一个王上亲自认定的图灵一脉出现。

        

那虚构一个“与图灵一脉成员沆瀣一气的神秘势力”就正正好了。

        

当然,这样说还不够保险。

        

铁心法王补充道:“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另一种可能性。图灵一脉意图干涉六龙教,将六龙教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阿耆尼王有些惊讶:“解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