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厅里的性呻吟(我的性启蒙)最新章节列表

天启皇帝是个很直爽的人。

        

张静一拍着胸脯保证,魏忠贤又在旁挑唆,居然让他忍不住恶从心起。

        

对呀,你骂朕,难道朕不能骂你李文达的爹娘?

        

好!

        

他再不说话,立马提起了朱笔,直接在李文达的奏疏上写下了一行小字:“呜你爷的头,呜你娘的头。”

        

写罢。

        

心情大为爽朗。

        

张静一的主意馊是馊了点,但是很爽。

        

不过很快,天启皇帝便想起一件事来:“朕骂了这李文达的爹娘,他会不会骂朕的爹娘?”

        

魏忠贤居然很认真的想了想,居然有些后怕。

        

毕竟,清流的圈子水很深,他也有点把握不住:“理应不会吧。”

        

张静一则道:“陛下放心,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咳咳……”天启皇帝此时脑子已开始想着,若是自己爹娘被骂了,如何治这李文达大不敬之罪,诛他李文达满门。

        

细细思量。

        

咦?

        

若是这厮敢回骂,倒也不失为引蛇出洞,正好找个理由,斩了这家伙。

        

这刹那之间,天启皇帝脑洞大开。

        

此时已没心思批阅奏疏了,显得有几分疲惫,随即将李文达的奏疏交给魏忠贤,口里道:“发出去吧,对了,这一份批红,就不要经过内阁了。”

        

魏忠贤善解人意地道:“奴婢知道。”

        

天启皇帝的目光又落在张静一的身上:“今日卿家也落了水,今日也回去歇一日吧,明日不必你当值了。”

        

张静一道:“谢陛下。”

        

说罢,他便躬身告辞出去。

        

此时,勤政殿外,天色已是昏暗,天穹处,寥寥挂着几颗残星,月儿不知躲到了哪里,西苑内外,早已掌了灯,天上的残星与地上的灯火似在这个时候,连成了一片,让人不禁疑心自己到底处在天上还是人间。

        

张静一觉得有些冷,他忍不住拢了拢身上的麒麟衣。

        

此时,他的刀已不知到哪里去了。

        

头上的铁壳范阳帽,也不见了影踪。

        

所以虽然略有几分疲惫,可张静一的脚步轻快。

        

今日发生的一切,都如做梦一般。

        

甚至张静一巴不得这是梦。

        

只是……当他感受到寒意,又心如明镜,这是人间,天启六年,是某个初冬的夜晚!

        

这一夜,星月无光,可在此时此地,今时今刻,他的人生,终于迈入了一个新的起点。

        

现在……只等李文达的反应了。

        

只有向天启皇帝证明他的能力,他才有机会。

        

之所以如此急于证明,恰恰是因为张静一内心深处的某种忧虑。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他对西苑已经熟稔了,所以徐步朝着西苑的钟鼓楼去。

        

只是,当拐过大殿的时候,突然传出了低喝声:“瞧你这笨手笨脚的模样,该死的东西,今日掌你的嘴。”

        

这尖细的显然是个宦官的声音。

        

便见不远的长廊,一个宦官正扯着一个宫娥,抬手要打。

        

西苑不是后宫。

        

所以极少会有宫娥来此,真正的后宫,张静一也进不去。

        

在这里,陪伴皇帝的只有太监和禁卫。

        

当然……

        

偶尔有一些需要女子照料的事,会调配极少数的一些宫女来,不过大多都是粗使的宫女,而且都会由宦官盯着。

        

张静一见那女子在残星的光芒之下,带着慌乱,她脸正要错过宦官巴掌的功夫,恰好与张静一的目光相触。

        

这是一个面色姣好的女子,此时犹如受惊的小鹿。

        

不过,当一巴掌打下去的时候,她竟没有呼叫饶命,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呼。

        

宦官狰狞着,似乎还不肯放过她,依旧还要打。

        

张静一稍稍迟疑了一会。

        

他显然知道,宫里的许多闲事,是不能管的。

        

所以他踱了几步,心里告诉自己,这一切和自己无关。

        

可到了第三步的时候,张静一终究将身形顿住了,驻足,回头……

        

见到女子被欺而无动于衷,这还是人吗?

        

平日里,总说家国天下,要改变天下的命运,可若是连见到这样的事都视若无睹,那所谓兼济天下,也不过是为了实现自己野心的借口而已。

        

“住手!”张静一大喝。

        

这宦官万万想不到,一个大汉将军,竟敢多管闲事。

        

他随即放开了宫娥,却是狰狞地看着张静一:“你………区区一个大汉将军,也敢在此喧哗……你可知道,咱是九千岁的第几个孙子?”

        

宦官叉腰,不可一世状。

        

那宫娥如蒙大赦,连忙退后了几步,躲到了廊柱后,惊恐地望了张静一一眼。

        

张静一却是冷然,看着宦官道:“魏公公最恨的,便是你们这些打着他招牌的人四处惹是生非。今日这事既被我撞到,莫说你打出魏公公的招牌,即便是魏公公亲自来,我张静一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张静一……

        

宦官一听到张静一的名字,居然愣住了。

        

他踟蹰了很久,居然赔上了笑脸:“原来是张百户,实在对不住,这事……是咱做的不对,我素来久仰您的大名。”

        

宫里的消息传得很快,张静一救驾的事,想来这宦官已经知道消息了。

        

宦官见张静一依旧冷着脸,又笑吟吟地道:“看在张百户面上,这事就这样揭过去吧,张百户放心,咱再不对这宫人动手脚了。”

        

张静一点点头,知道点到为止,他想了想,居然下意识地从袖里掏出了碎银。

        

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等他的地位再高一些,就应该将那赵天王的宝藏挖掘出来了。

        

他将碎银朝那宦官一抛。

        

宦官便如饿狗抢食一般的将银子接住,一面道:“张百户,你这是要干啥,使不得,使不得啊,我怎好要你的钱,哎呀……张百户仗义!”

        

张静一心里知道,今日威胁这人一下,又给了他一点甜头,以后这宦官会有所忌惮了,至少不会再欺凌这宫女。

        

于是再不耽搁,头也不回的走了。

        

躲在柱子后的宫女,一双眼睛在灰暗中凝视着这一切,她似乎努力的记住了张静一的模样。

        

…………

        

张家这里……

        

张天伦今日请了千户刘文一起来喝酒。

        

两个义子王程和邓健陪坐。

        

刘文当然晓得张天伦的意思。

        

儿子做了大汉将军,固然是张静一的心愿,可毕竟大汉将军没有前途,所以张天论必是希望托他的关系,等着张静一在宫里吃了苦头,便想办法将张静一调出宫来。

        

可这事不好办。

        

若是寻常校尉也就罢了,偏偏张静一是百户,一旦调出来,这南北镇抚司里,哪里有百户的实缺给张静一,要知道,这些炙手可热的位置,不知多少人盯着呢。

        

刘文决定给张天伦交个底,便伸出一根手指来:“这事,找千户是办不成的,哪怕是找指挥使佥事也未必能办成,至少得是同知,甚至是指挥使……老哥我能做的,只能是帮忙引荐,可你们张家也要激灵一点儿,得做好准备。”

        

张天伦目瞪口呆地看着刘文伸出来的一根手指,脸色已有些惨然了:“要一百两?”

        

刘文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一百?不,一千!”

        

张天伦吓了一跳,脸色这时在烛光下开始变幻不定起来。

        

一千两啊,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

        

王程在一旁埋头喝酒,嘴里咕哝:“什么一百一千……”

        

只有邓健,打了个激灵,顿时酒醒了,痴痴呆呆的样子,带着忧伤的迷惘。

        

刘文瞥了邓健一眼:“邓贤侄,怎么不喝酒,在想什么?”

        

邓健居然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痴痴呆呆地道:“一千,呀,我怕娶不着媳妇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