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小可的奶)最新章节列表

“信号接过来。”老人从沙盘往主机走,江省行动组组长莫涛和严鸿君跟在身后。

        

主机画面上,甘一凡骑白蟒身影一闪而没。

        

“那是什么?”老人奇怪道。

        

白蟒速度太快,莫涛也没看清,只有严鸿君猜到是什么,他说:“岛上有一条变异白蟒,应该就是它。”

        

紧接着,八号机、九号机和十二号机监控战士先后汇报,都发现白蟒一闪而过的身影。

        

几台电脑信号传输主机,放慢下来看,能比较清晰看见甘一凡坐在白蟒身上。

        

“往河流方向去。”莫涛说,“要不要通知他们追上去看看?”

        

老人摆摆手,“这速度没人追得上,先由他去,注意跟踪监控。”

        

没过多久,白蟒载着甘一凡从崖边直落大河,很快消失不见。

        

“三号水下感应器异常。”另一边负责水下侦测的战士汇报。

        

短短二十来秒,又有一位战士汇报:“二号水下感应器异常。”

        

大河内一共设置四个水下感应器,白蟒下水的位置在三四号感应器之间,二号感应器在上游,距离几里水路还有一号感应器。

        

很显然,白蟒逆流而上。

        

莫涛说:“过了一号点,我们将失去水下信号源,我觉得有必要派出空中力量进行信号追踪,首长您看呢?”

        

严鸿君接着道;“我看最好不要。”

        

老人回头看他,“说说理由。”

        

这几天严鸿君也跟着着急上火,甘一凡怎么说都是他手下的兵,要真出个什么事,他有推卸不了的领导责任。

        

他清清嗓子说:“洞明湖神兽……哦不,湖底生物来去无踪,我们在洞明湖放置几十个水下感应器,要么忽然信号采集不到,要么发现的不是目标生物,包括河流四个感应器也是一样,显然它在躲着我们。甘一凡和它之间存在某种联系方式,他现在应该就是去见它,如果我们派出空中力量追踪,搞不好它再一次消失无踪,要是连甘一凡都找不到它,那就麻烦了。”

        

老人沉吟片刻,微微点头道:“甘一凡在异能大赛中取得好成绩,小宁又是他老师,嗯,我们可以多给他一份信任。”

        

“谢谢首长。”

        

老人微笑道:“不用谢我,这份信任是他自己争取来的,也希望他值得我们信任。”

        

水下,白蟒带着甘一凡逆流而上,经过一道相对狭窄河道,进入宽敞河湾,这里的水也比较深,最深处得有二三十米。

        

进入河湾,白蟒速度放慢,甘一凡从它身上下来。来到这里,已经不用白蟒带了,他知道怪兽在哪里。

        

多年前,怪兽带他沿河而上,去过几个地方,这处河湾就是其中之一。

        

记得当时他好奇问过怪兽,怪兽对他一通比划,大概意思就是说:狡兔三窟。

        

让白蟒原地等候,他独自来到水底一面石壁前,也不知他怎么捣鼓,石壁裂开一道门户,在他进入之后关闭恢复原样。

        

经过一条水道,有石阶在脚下出现,沿着石阶上岸,头顶一颗硕大明珠散发柔和光芒。

        

他知道这颗圆珠叫避水珠。

        

“小虫。”他高喊。

        

声音在这个不算宽敞却岔道众多的山腹空间内回荡。

        

“你再不来,我把他们全都灭了。”

        

怪兽的声音依旧雄浑,震得甘一凡脑瓜子嗡嗡直响。

        

“你小点声。”他不满,走到怪兽身边,见到它一副憋了一肚子气的模样,精神头倒是不错,他开心笑了,“只要你没事就好。”

        

怪兽哼了声,“我都要气炸了,几百年都没有受过这等窝囊气,要不是想到你,我也来个水漫金山,全给他们淹喽。”

        

甘一凡呵呵笑,趴在怪兽身上说:“你错怪他们了,他们不是来对付你,是来帮你的。”

        

怪兽用脑袋宠溺的顶了顶他,语气却不善,“你不懂,他们往湖里丢下好些仪器,沿湖不下千人,有枪有炮。这还不算什么,以南两百余里山腹内,至少有十枚导弹对准洞明湖,我要不给他们点厉害看看,他们真把我当软柿子。”

        

“所以你把人家中控系统破坏,还拿了人一枚导弹。”

        

怪兽继续生气,“这也就是现在,换成以前我直接把整座山都平了。”

        

甘一凡忽然发现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过来?”

        

“当然知道,我又不聋,他们说我是恶龙,只要我出现就要炸死我。”怪兽呲牙咧嘴。

        

甘一凡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哭笑不得道:“小虫啊,人家说的恶龙并不是你。”

        

怪兽一愣,“不可能,整个华夏大地只有我是龙,哪里还有其他龙。”

        

“你都说了,整个华夏大地只有你一条龙,可西方呢?”

        

怪兽目光沉重起来,“你是说……”

        

甘一凡点点头,将前几日在吉化岛上空所见,以及宁北枳部署方案和盘告诉怪兽。

        

这个过程,怪兽表情一直在变化,从最初的愤怒,到疑惑,到迷茫,最后……缩了缩脖子。

        

“你在害怕!”甘一凡初次从怪兽脸上见到这种情绪,十分惊讶。

        

“屁,我会怕它,区区一条大蜥蜴,放在以前,我一屁股坐死它……”

        

怪兽又开始说以前,甘一凡反而确认怪兽确实在恐惧。

        

回想之前如道人跟他提及清末终南山双龙大战,东方神龙陨落,而西方恶龙只是重伤离去,忽然明白怪兽为什么会恐惧。

        

“你那什么表情……”怪兽一看就猜到甘一凡在想什么,郁闷道:“都跟你说过你不信,我再郑重对你说一次,当年它们有几条,而我只有自己,所以才会被它们搞死。单对单,它们都是渣,我能虐死它们。”

        

“我信,我信,你别那么激动,震得我脑子都晕了。”甘一凡捂着脑袋说,“关键现在你不比从前,你已经不是龙了,加上伤还没好,我们真干不过它。”

        

“谁说我不是龙,只要……”怪兽说着停顿下来,似乎还有一些事不能现在跟甘一凡坦白,换了话题说:“你刚才说那些当兵的是来帮我的?”

        

甘一凡猛点头。

        

怪兽露出嫌弃表情,“他们能帮上什么忙,让他们都撤了吧,留在这里添乱。”

        

“让人家走也可以,你得把东西还给人家。”

        

“什么东西?我没拿。”

        

甘一凡愣了半天,“导弹啊,你拿了人家导弹,这会儿怎么又说没拿了?”“我不知道什么导弹,我没拿。”

        

“可你刚才明明说……”

        

“我什么也没说。”怪兽直接打断甘一凡,“总之你出去告诉他们,让他们走,留在这里反而容易暴露我,湖里那些乱七并带走,其他你别管。”

        

甘一凡明白了,怪兽越是这么说越表示导弹就是他拿的,只不过它不想还给人家。

        

为什么不愿意还给人家呢?

        

甘一凡想了想,大致猜到怪兽心思。

        

估计怪兽知道导弹厉害,想要留下来对付恶龙。

        

可导弹这种武器要怎么用啊?

        

甘一凡猜到怪兽心思,想到的第一件事竟然不是想办法说服怪兽把导弹交出去,而是考虑导弹该怎么用。

        

只能说他太在意怪兽安危了,甚至不惜违背所有人意愿。

        

“你会用吗?”他考虑了一下,还是问出口。

        

怪兽嚯嚯一乐,“不会。不过没关系,我和大蜥蜴都知道导弹威力,拿在手中吓唬大蜥蜴,它指定得跑。”

        

甘一凡也乐了,掏出手机发现没信号,“你等一下,我到上面查查资料,看有没有关于导弹使用的。”

        

甘一凡说完准备离开,怪兽却叫住他。

        

这一刻怪兽目光跟平常很不一样,有种神光湛湛的感觉,它说:“你从来没有见过我以前的样子,我跟你说我是一条龙,你嘴上相信,心里仍然存疑,现在你看看我从前的样子,真的很威风。”

        

随着一阵刺眼强光,等到甘一凡睁开双眼,土拨鼠形象的怪兽不见了,眼前出现一条金光灿灿的五爪金龙。

        

“记住了,这就是我。”

        

它的声音更加雄浑,整个山腹空间都在震动,而甘一凡也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强大压力震晕过去。

        

金龙张嘴,一朵紫红色的像花蕊一样的东西从它口中飘出。

        

如果这时候甘一凡还清醒,就能知道这是——婆娑法纳果。

        

千年开花,花开千年,再过千年结果。

        

许菀吃下婆娑法纳果叶片,可抵十年苦修,而三千年结果的婆娑法纳果能抵百年苦修。

        

深渊空间,怪兽曾对他说,因为开启地光九元阵消耗太大,婆娑法纳果被它吃了。

        

现在看来,怪兽根本没吃,一直给他留着。

        

紫红色的果实接触到甘一凡嘴唇,立刻化为一道汁液渗入甘一凡口中。

        

而甘一凡也在不久之后浑身剧烈颤抖,随着颤抖一簇簇深紫色火苗从他身体燃起,身上的衣服瞬间气化,腕表、手机高温炸开,变成一地零碎,甚至身下泥土都承受不住炙热化为粉尘。

        

再过了不久,甘一凡完全沉入地下,被粉尘掩盖。

        

“想要陪你成长,现在看来没机会了。我是龙,作为龙族仅剩下的五爪金龙,不能给我的种族蒙羞。龙族只有战死的龙,没有畏战的龙。一凡,可能你醒来我已经不存在了,也可能我会变成另一种形态活着。不论怎样,都不要试图找我。除非将来你真正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凭借你的力量独立破开地心结界,到那个时候,如果我还活着,我会来见你。”

        

留下一段话烙印在甘一凡记忆中,洞内金光渐渐消散无踪。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