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湿好爽再深一点bl(3攻室友)最新章节列表

周末,太阳特别好,风也不大,杨树柳树刚抽出新芽,尚未开花,正是泉南一年少有的舒服天气。

        

昨晚跟吕冬、马明、杜小兵和于晶一起聚了会,宋娜半上午跟着吕冬来吕家村走婆家。

        

来到家门前面,吕冬停好车,宋娜刚下来,就见七叔从南北道上拐过来,手里提着两只兔子。

        

“七叔。”宋娜赶紧打招呼。

        

吕建仁乐呵呵的笑:“宋娜来了,中午过来吃饭,我刚逮的兔子,冰箱里还有野鸡。”

        

宋娜让吕冬打开后备箱,从中提出一袋子核桃。

        

吕建仁不要,宋娜说道:“给钉子的,他上初中了,学习比以前紧,多吃点核桃有好处。”

        

听她这么说,吕建仁就收下了,再次说道:“你们俩,叫上你妈,中午过来一起吃饭,别让我再过去叫你们。”

        

七婶听到外面有动静,也出来了,见到是宋娜和吕冬,也让中午过去吃饭。

        

不是外人,吕冬一口应了下来。

        

看到七叔和七婶回了家,宋娜从后备厢里往外拿东西,还说吕冬:“就你嘴快,说应就应下来。”

        

吕冬大咧咧说道:“去七叔家,又不是外人。”他从后备厢里搬出一箱酒:“魏光荣弄来的,说是内部特供的,外面搞不到,一会给七叔带过去。”

        

俩人进了家门,胡春兰今天没上班,就等在家里,拉了宋娜说话。

        

吕冬很自觉,去厨房烧开水冲茶,见娘俩聊的高兴,也不打搅她们,搬着酒出门去了隔壁七叔那边。

        

兔子就挂在院子里菜地的架子上,七叔正在储物室里找东西,见到吕冬搬着箱子过来,也不跟他客气,说道:“啥好玩意?不好的我可不收!”

        

吕冬说道:“魏光荣从西川弄来的,咱这边寻常见不到。”

        

吕建仁随手一指:“放这里就行,你自个先耍,剥皮刀你七婶忘记扔哪了,找出来一会咱爷俩练练剥皮的手艺。”

        

吕冬出来储物室,说道:“七叔,你还是自个来吧,我这都多少年没动过了,早都忘干净了。”

        

钉子从屋子里出来,一手提着方便袋,另一只手拿了个塑料瓶子。

        

“冬哥。”钉子打招呼。

        

吕冬透过方便袋,能看到里面装的是鞭炮,好像大地红,问道:“这是要干啥。”

        

“弄点药出来。”钉子蹲在地上,拿出爆仗开始剥皮,剥开后将药倒进塑料瓶子里。

        

男孩子,弄爆仗药之类的很正常,吕冬小时候没少干,这东西塞洋火枪里很好用,洋火枪的前两扣链子专门铆一下,前面塞上一根火柴,后面放进爆仗药,炸响的威力能把火柴棒推出去老远。

        

钉子动作很快,一会就弄开七八个爆仗。

        

吕冬好奇,也担心钉子胡搞,问道:“你这是玩洋火枪,还是想出去炸鱼?”

        

钉子嘿嘿的笑:“冬哥,你别告诉别人。”

        

“你说。”吕冬点头。

        

钉子看眼储物室还在找东西的老爹,压低声音说道:“不玩洋火枪,也不炸鱼,打算找个茅坑炸!”

        

听到这话,吕冬先是笑,接着指了指他:“小心你爸抽你!”

        

钉子人渐渐长大,鬼主意也多了:“你放心,不是炸咱这的,新村的厕所都是抽水马桶,要扔下去炸下水道,三爷爷还不得让我爸把我吊起来抽,我没那么傻。”

        

吕冬收起笑,问道:“你打算炸哪里的?”

        

钉子低声说道:“炸学校里的……”

        

“咱能不能当个好学生?”吕冬就无奈了,咋都这个德行呢?警告道:“别胡搞,小心叫学校开除了。”

        

钉子说道:“冬哥,我不胡来,隔壁班里有个家伙跟我不对付,不服气,他的小组负责打扫一个男生厕所,宁秀中心的厕所你知道,大坑旱厕,我偷偷的把屎全都炸出来,要他们好看!”

        

吕冬还是说道:“你小子,悠着点,别在外面给你爹惹事。”

        

钉子瞬间满脸委屈:“我哪敢惹事,照冬哥你当年差远了,宁秀中学到这,还有你的光荣事迹流传……”

        

这话说的,让吕冬都不好意思教训钉子了,只能摆摆手:“以前的事就别说了。”

        

七叔这时找到剥皮刀,从储物室里出来,冲吕冬喊道:“过来,试试手。”

        

吕冬摇头:“你还是自个弄吧,我这手艺,早就生疏了。”

        

七叔不勉强,冲钉子喊道:“你小子给我过来,我教你咋给兔子扒皮!”

        

七婶这时候从屋里出来,说道:“不教点好的!”

        

七叔振振有词:“啥叫好的不教?扒皮这是一门手艺!学好了,将来照样混碗饭吃。”

        

七婶站住,看着吕建仁:“我儿子是要考大学的!”

        

“大学生就不能给兔子扒皮了?”七叔觉得自个有理:“大学生也没这么娇气!咱村食品厂里新收的大学生,刚进去照样去割猪头!”

        

这俩人一句接一句,谁也不让谁。

        

吕冬给钉子使了个眼色,哥俩一起出门了。

        

七叔和七婶现在吵归吵,早不是当年了,也就动动嘴,不像以前那样,一个拿鱼叉,一个拿铁锨,能把不了解他们的人吓个半死。

        

直到快十一点,吕冬和钉子汇合了宋娜,才回了七叔家里。

        

今天七叔亲自下厨,立即抓了吕冬打下手,爷俩以前没少弄这些东西,做起来熟门熟路。

        

宋娜闻到炖兔子的香味,过来看情况,问道:“七叔,兔子不是刚放进地里去?你这就弄来吃,李总不跟你发火?”

        

吕建仁知道她说的是李燕燕,说道:“这不是咱村圈起来的,我从河对岸,马老三地里下套子抓的。”

        

他开大火收汤:“现在不让弄兔子枪,好玩的东西多,农村年轻的对抓兔子不感兴趣了,现在地里的兔子,比起四五年前多多了,咱周围这一片,也就是我控制着,要不是我经常抓,这粮食就得大减产!”

        

吕冬听不得七叔吹牛,说道:“得,改天让县里给你发一个逮兔子模范的奖状。”

        

七叔的手艺很不错,尤其处理这些东西。

        

中午吃着饭,不可避免的问起吕冬和宋娜结婚的事,催着俩人去领证。

        

都是非常熟悉的人,宋娜没有扭捏,大大方方说道:“再等等,我专门挑了个日子。”

        

吕建仁说道:“领完证,记得清我吃饭,庆祝一下。”

        

吕冬应道:“没问题,七叔你想吃啥,尽管说。”

        

七婶这时候感慨:“转眼冬子都这么大,该结婚了。”她看向胡春兰:“嫂子,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咱们就老了。”

        

“谁说不是。”胡春兰放下筷子:“一转眼的功夫,全都长大了。”

        

这话题有点伤感,吕冬转移注意:“昨晚八叔给我打电话了,节目今晚直播,村里下午在大戏台上拉幕布,别忘了去看。”

        

“对!对!得去看!”七婶附和:“这是咱村了不得的荣誉,三爷爷上一套,全国人都能看见。”

        

吃过午饭,帮着七婶收拾好,回家休息一会,半下午的时候,吕冬和宋娜去了老村那边的吕家村大戏台。

        

李红星和吕涛俩人,正带着人在大戏台上拉幕布。

        

吕家村今年新引进了一套投影设备,能接收电视信号投放至幕布上,还带外放的音响,用来集体收看节目再好不过。

        

不止是村里的人,晚上还对外面过来的人开放。

        

这不仅仅个人的荣誉,也是吕家村的荣耀时刻!

        

大戏台这边不用吕冬操心,吕冬看了一会,就和宋娜去美食街和老街上逛着玩去了,晚饭干脆就在美食街上吃的小吃。

        

宋娜的温馨商贸在这边也开了店,不过是开在老集街上面,与吕振甲的手工艺铸造作坊挨着。

        

临近八点,吕冬和宋娜来到大戏台前,这边有专门预留的座位,俩人紧挨着李文越和吕建仁坐了。

        

八点多一点,由一套主办的感动华夏2002年十大人物正式揭晓!

        

今年是第一届,虽然在2003年播出,但评选的是上一个年度的人物。

        

没有让吕家村的人等多久,感动十大人物中的吕振林,作为农村工作和农村党员的先进典型,第二个出现在了电视节目当中。

        

在吕振林出场授奖前,是一段人物评语。

        

“他已经年过花甲,但他心里装着还在贫苦生活中的乡亲,他本可光荣退休,但他还想让所有乡亲都能够摆脱贫穷与落后,他成就了一个多少代人未能实现的梦想,他拿出愚公移山的执著和勇气带领全村人开厂创业,在艰难困苦中带领乡亲们走上通往共同富裕的康庄大道,更在人们的心中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他结束了一段贫困的历史,开创出一种崭新的生活!”

        

伴随着吕振林走上舞台,还有画外音的介绍响起:“他就是被誉为新时代村支书的太东省泉南市青照县宁秀镇吕家村村支部书记吕振林同志!”

        

接着,是吕振林的推选理由:有这样的基层支部书记,实在是我党一大幸事。执政党地位能否永不改变,就看这样的基层干部是越来越多还是越来越少了。

        

看着吕振林浓眉如剑,接过奖杯,吕家村的人一个接一个站起来鼓掌,为他们的带头人骄傲和自豪!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