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这么大就是要揉爆你(日一下)最新章节列表

        

虽说知道跃飞建筑会有什么样的态度,周术保也不会说出来,先将石东富打发走,这个事情至少不是今天要面对。只要拖延着,总能够让石东富逐渐气馁,逐渐放弃。

        

如此,自己和跃飞建筑就可能有新的机会,达成既定的目标。周术保见石东富说得肯定,也不应,挥手让回去等人离开。

        

何勤和莫聪慧自然是心里高兴,几天来沉压压的负担,这时候完全松开,当真是意外之喜,峰回路转了。

        

等后勤离开,石东富也不坐下,对周术保说,“术宝书记,县里这边要不要同跃飞建筑等承建方面谈一下?有些事情得说明白才好。”

        

“不急嘛。”周术保说,“跃飞建筑那边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他们在A市那边有意给大项目,将公司的资金投进去了,短时间内,抽不出资金到长河线来开工。”

        

“术宝书记,跃飞建筑既然敢接承项目工程,就该有自身的考虑。长河线项目工程的施工,工期已经不多了,再拖下去,他们如何按时完成项目建设?你知道,长河线的施工进度,是牵涉到那条线乡镇的旅游产业,代价大。

        

书记,如果跃飞建筑不能按期完成项目施工,引发的后果,可能不是你我就能够掌控的。”

        

“东富县长所说的情况,我是明白的。不过,跃飞建筑目前有特殊情况,这也是公司运转很正常的现象。是一种常态,只要缓过一段时间,他们的资金周转就没问题了。

        

这一点,跃飞建筑的董事长也同我谈过。如果我们县里一味逼着对方,跃飞建筑真拿不出资金来做这个工程,就算走法律程序又如何?

        

东富县长,我们做工作也是为了达成预订目标,真与跃飞建筑走法律程序,很可能会搁置两三年,甚至更久。是不是?

        

当然,也有另外的解决途径,那就是县里给对方担保,然后向银行进行贷款。等跃飞建筑将项目工程做好,我们用项目工程建设款项,来还银行贷款。” 

        

“跃飞建筑要向银行贷款,那是他们公司的事情,县里最多帮他们向银行联系。怎么谈,是跃飞建筑自己的事情。县里也不可能给跃飞建筑进行担保。

        

术宝书记,跃飞建筑公司本身就没有丝毫的信用,这也是事实。如果术宝书记觉得可行,我建议书记你以个人名义,给跃飞建筑进行担保。”石东富了内发生说,这时候,何勤等人不在办公室,说话也不需要注意。

        

原本过来的时候就做足底思想准备,可到这里之后,周术保说跃飞建筑已经完全改变来态度,对石东富而言自然是乐意见到的。这对长河线项目工程的施工有利,可听周术保说要贷款,便明白这番说辞的目的是什么。

        

周术保听石东富这样说,也是恼火不已。说,“东富县长,对到我们县来参与建设工作的故事,还是要具有感恩的心态,这才是我们该有的态度。一味诋毁对方,只能阻遏长坪县的正常发展。”

        

“术宝书记,我有没有诋毁跃飞建筑,你心里不明白?”石东富冷声说,在书记办公室这边,与周术保单对单,他一点也不怵。这种事情,放在桌面上去说,确实不太好,但周术保敢说出去?

        

周术保有什么心思,两人都心知肚明,即使这时候不说穿,周术保也不敢硬抗石东富的质问。

        

“东富县长,每一家公司,都有自身的底蕴、也有自己的弱点,我们一味求全,不是实际的做法,不客观嘛。”周术保只能打哈哈。

        

“术宝书记,A市那边在工程项目上有哪些管理,我不了解。但长坪县每一个项目工程,在质量上都必须有保障。当初跃飞建筑来接承建设长河线之时,签订的协议上,就有明确的条文规定。

        

如果说,术宝书记觉得我,按照合约条文来验收项目工程,是有问题的。那好,你觉得该怎么做?说出来吧,我也领会领会。”石东富说这话时,看着周术保毫不退让。

        

“东富县长误会了。”周术保自然不肯承认,他在做项目工程的质量上有什么问题,“我们肯定要严格要求,在严格要求的同时,是不是也好顾虑到实际的各种因素?”

        

“术宝书记,我不明白你所说的各种因素是什么。”石东富冷声说,“长坪县或柳河市这些年虽然没有题量很大的工程建设,但也一直在做项目工程。可从没有放松过质量方面的监督,我们只要质量过硬,只相信质量是公司的硬实力。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就是这个道理。

        

术宝书记,A市那边是个什么情况?能不能请术宝书记解惑?如果说,跃飞建筑在长河线项目工程施工中,不论什么时候,只要质量有问题,长坪县人都不会放过他们。术宝书记,你觉得应不应该这样做?”

        

石东富言语咄咄,周术保虽说早就知道面前这个家伙是这样的性子,但这时候还是受不了。也明白,在长河线的项目工程问题上,即使拖延着,估计也难以过关。跃飞建筑那边即使再次施工,也不可能达到石东富所提出的质量要求。

        

对周术保的问题,周术保自然不会正面回应。沉默一阵,说,“东富县长,我们这样争论并不利于解决目前的问题,是不是?我同跃飞建筑那边谈好了,对方肯将长河线重新修筑,不就是很好的态度吗。

        

如果说,我们先对跃飞建筑紧逼不放,结果是什么,东富县长,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县目前的大局是什么,想来东富县长也知道。长河线只有尽快贯通,才能够让我们的旅游事业及早提升起来。而不是纠缠在细小的细节上,这个态度,我在这里是这样说,在常委会上也将这样说。”

        

不得已,周术保觉得还是要压一压石东富的气焰,有自己的立场和坚持,至于石东富最后是什么样的选择,到时候再说。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