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怎么放进去图解(念念不释h)最新章节列表

      

马夫华望见手底王牌给人一肘打趴,悄悄有点心疼,可嘴上却不服输道:“卢振亭输了,泰国佬也不见有多强。”

        

他稍稍用言语刺了东莞达一下,东莞达脸上却不见胆怯:“刘少,泰国佬会在第十招戳瞎那个西装仔的一对眼!”

        

“放心买赢就好!”

        

刘鉴雄阴郁的目光扫过马夫华:“你不是内地佬一定能打赢?”

        

他再捏着雪茄,转向东莞达讲道:“好!我就再信你一次!别再落我面子了!”

        

马夫华给刘鉴雄屌了一句,脸色讪讪的收住声。他和刘鉴雄说了一声“对唔住”,便寻借口离开茶座区。

        

这一次他没有抓住机会抱住刘少的大腿,倒不如去看看刚揾来的新血怎样了。要是给人打的太重几个上不了场,那才是损失重大!找了跟没找一样!

        

东莞达额头上也不禁冒出细细的汗珠。

        

事实证明,大老板的腿可没那么好抱。有钱的阔佬们出手大方,脾气更是火爆。一个晚上落两次大老板的面子?他可是真是担待不起。

        

偏偏刘鉴雄下注的金额很大,也不是他一个前三擂小经纪能兜住底的。要是泰国佬再输给西装仔,他估计也不会有好下场。

        

这就是傍上大老板的风险,赚就有得赚,死就死很惨。实力不够谈什么都假的。 

        

东莞达擦擦汗。

        

有点后悔夸下海口了。

        

江铭杰身家不如“风扇刘”,以小弟姿态跟在“风扇刘”身旁,望见“风扇刘”脸色愠怒,当即出声劝解道:“刘少,别跟这些小角色见识,我觉得拳擂就好刺激,以后一定陪您跟来城寨多睇拳赛。”

        

“至于输输赢赢个几十万,小钱晒,不值得发火。”

        

这下刘鉴雄才放缓脸色,端起茶盏,呼出长期:“唔是钱不钱的话题,我们来城寨钱可以输,面子不能落。”

        

“算啦,算啦,是我看错这个小经理,下次带你到更高级的擂台,睇他们打生打死,买他们生死…”

        

“不过,这个西装仔我看的真系很不爽哇,今晚抠他眼珠子下来!”

        

刘鉴雄看见退场的霍东青,扯扯嘴角,眼神非常阴毒。

        

江铭杰坐在旁边低头浅饮一杯茶,他大致能猜到刘鉴雄为什么会盯住西装仔了。落他面子只是个由头,最关键是刘鉴雄生的丑,西装仔长的靓,两人又穿住同一个牌子的同款西装。

        

哇,这形象差得有多大?偏偏刘鉴雄是坐在台上呼来喝去的大阔佬,西装仔又是在台上打生打死,社会差距又有多大?

        

这种社会差距使刘鉴雄生出巨大的自豪感,决不允许有什么低阶级的乐色,比如城寨擂台上的打仔有超过、乃至和他一样的地方。

        

如果有?那就是要死!打残!以此来展现自己的优越!这就是大阔佬们心底最大的恶,来自阶级的看低与蔑视。

        

所以,江铭杰很懂的刘鉴雄的心态,也很认同刘鉴雄的想法。他劝刘鉴雄消消火气可不是大发善心,而是觉得自己两人来消费,没必要发火。

        

“好啊,抠下他的眼珠子。”江铭杰寻常且坚定的附和着朋友。

        

东莞达在旁又忍不住开始擦汗,而且越擦汗越多,越多越要擦……

        

天台拳擂暂时进入半小时的休整期,霍东青穿着西装来到拳手休息区,鸭王超马上给人递来毛巾。

        

他很自然的接过毛巾擦擦头发,再擦掉西装上的尘土。

        

远处几个富婆看的满脸花痴,要流口水。

        

鸭王超则上下打量着霍东青,仿佛看着宝藏般,不知他怎么打拳西装都不会乱。

        

这可不是西装有什么特殊效果,而是霍东青在动手前会解开两颗领扣,再加上蔡李佛打法灵活,“分、定、寸”,没有大开大合的动作,所以西装保持的非常合身不会崩坏。

        

“喝水。”鸭王超递来一瓶水。

        

霍东青拿起来看一眼,发现瓶盖没有拧过,再扯掉包装塑料,见没有针眼才打开水咕噜咽下,补充水分。

        

“放心啦,拳仔青,拳擂不允许给拳手放粉的。敢这样做的人呀?别说揾水,早给拳手做掉了!你当那些亡命徒没火气耶!”鸭王超看着霍东青小心谨慎的样子,心头有些发笑,接着又解释道。

        

霍东青一天的连续鏖战下来,其实已经有些体力不支,要不是对手普遍弱鸡的话,早已经累趴下了。

        

现在只剩最后一场拳赛,他就当跟大师兄去电影公司扮武行,咬咬牙,撑过最后一场武戏。

        

只见他独自坐在椅子上,喝完水,俯身闭眼,开始休息。

        

“阿青哥,你知唔知自己刚刚在拳台上的表现几亮眼?我请来的富婆们想约你打完比赛食夜宵。”鸭王超却在旁边喋喋不休道:“反正食夜宵也不用做什么,还有钱收?要不要替你答应她们?城寨里的狗肉火锅是一大特色,很壮阳的!”

        

鸭王超开始给霍东青捏捏肩膀,放松肩膀。

        

霍东青忽然说道:“今晚食狗肉夜宵。”

        

“明晚戴贱男狗链?”

        

“呃……”鸭王超猛然住嘴,惊讶的看向霍东青:“阿青哥好会玩!”

        

“老手来着?”

        

“靠!”

        

霍东青大骂:“你再乱话!”

        

“好了好了…”鸭王超连忙打诨道:“不陪富婆也没关系,你这么勇,她们为看你出场都要花钱捧你打比赛啊!”

        

“根本不怕无钱捞。”

        

“下次我再找几个年轻貌美的富婆来捧你场,到时候问问你意见,下得去口也不亏。”鸭王超还是没忘记富婆的事。

        

“又玩女人又赚钱,几爽。”

        

鸭王超面露贱笑,这可能是他当年做鸭的原因之一,显然,这个年代富婆也还不会玩钢丝球,阔佬也还没开始塞高尔夫球。鸭王超处男二十多年,要是做鸭,搞不准现在还是个雏。由此可见他多喜欢做鸭。

        

比赛受伤的“卢振亭”已经给抬去诊所,拳台也清理干净,赌客们开始疯狂下注。双手拳手休息的差不多了,比赛即将开始,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