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保洁性关系小说(田园共妻辣)最新章节列表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二五二这里面水深“老爷,上次给小姐接生的那个李神医来了。”

        

“快请啊!”陈老太爷拄着拐杖:“莫要怠慢了人家。”

        

“可是他要您去接他。”

        

“这是什么道理?”

        

“因为这李神医当上城隍了!”

        

“啥,不是姓田的当的代理城隍吗?”老太爷来了精神:“算了,也说不明白,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陈老爷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哎啊呀呀!原来是李神医啊!上次的诊金收到了吗?”

        

“什么诊金?”李郸道一脸懵逼。

        

“五十两银子啊,一块银铤啊。”老爷子道:“上次小李大夫帮忙接生,才没叫一尸两命。”

        

李郸道也不纠结银子的事情,问道:“对啊,你家女子呢?现在怎么样了?儿子生出来了,母亲怎么样了?” 

        

李郸道还记得第一份祸事就是在她坟前说了一句话,惹出来的。

        

“兆英啊,唉,兆英她起尸了。”陈老太爷面露难色道:“本以为生了娃娃,应该安宁下来,可是没过几天,兆英她就活了过来,说是活过来也不对,但是起尸也不对,还有一口生气,不愿意呆着这里。”

        

陈老太爷道:“前些日子来了个大汉,水性极好,从水里爬出来,既不像是运河累死的水工,又不像淹死的水鬼,将她尸骸招走了。”

        

李郸道问道:“他长什么模样?”

        

“满是络腮胡子的,身高九尺往上了。”

        

不知道为啥,李郸道想起之前被张烈射伤,被李郸道钓上来的那个大汉了。

        

心中思忖,这陈兆英为我接生,用的是剖腹法,且流那么多血已经死了才对,怎么又活了过来?

        

那个大汉从水里来,定是借了泾河龙君的水路,泾河龙君和陈家算是姻亲了,陈兆英算是他小老婆了,怎么会让人亵渎呢?

        

想不通事情原委,李郸道也不想,此时也不说出来,以免暴露自己知道许多事情的真相,被他们留心。

        

只道:“陈太公,托您的福气,我拜师了孙思邈真人,又跟田巫来往得近,前些日子好些贼人偷小孩,被我破获了一些,因此才做到了这个代理城隍。”

        

陈太公脸皮一抽抽,南极老人炼丹的事情,他们是不知道的,乃至不死药在何处他可能都被瞒着的。

        

但是上面有叫他们留意什么神童,灵童,此事陈家也是有不干净的地方,特别是之前三界联合督查,陈太公心里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

        

但是此时还不知道李郸道什么来意,因此全当第一回听说,装作无辜:“哦哦,原来是那件事情,老夫有所耳闻,老夫之好友,仲山君合阳侯,就被诬陷了,亏得都城隍忠烈侯爷力保,才幸免于难。”

        

叹息道:“其中水太深了,老夫都感觉心惊胆战。”

        

又道:“李神医既然当了代城隍,确实该好好管管这件事情,只是老夫多一句嘴,倒也不是教您做事,只是以过来人身份劝告您一句,老夫阳寿阴寿加起来活了三百多年,也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李郸道心中感叹,看似忠良,实则心机深沉。这老头不好探底啊。

        

“哪里哪里,长辈之劝告,晚辈哪里有不听的道理,晚辈那是句句都放在心里。”

        

“只是田巫临走给晚辈留了个好大的亏空,囊中羞涩,不好管理,想起您是县中三老,因此借些钱来救急,放心,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规矩我懂的。”

        

“哈哈,既然是为公,哪里要县君来借,我们三老是干什么吃的?”

        

陈太公道:“修桥铺路,建庙立碑,兴修水利,都是我们三老上书县君,等同意了,我们再筹钱筹人,等官府的拨款下来了,才是官府垫上。”

        

“仕绅,仕绅,仕还在前,自然要做为民谋福祉的事情。”陈太公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些慈善之事,我们都会主动做的。”

        

陈太公说的是世家之道,做的是明面上的粉饰工作,为的是名,但其实也是利己核心。

        

皇权不下乡,他们有这个号召力,他们就是土皇帝,这些事情都是他们维系这个号召力的手段,为了他们自己长久的太平日子。

        

暗地里的勾当,不见得能摆到明面上来。

        

盘根错节,产生大量低层小吏,所谓流水的县令,铁打的豪绅就是如此。

        

“陈太公能这么说,我就太高兴了。”

        

李郸道笑笑:“那在下就谨代表泾阳县城隍府全体上下,对您老感激不敬了,竟然如此通情达理,为泾阳县城隍府捐赠一百万钱。”

        

陈太公一瞬间就脸皮僵住了。李郸道问道:“陈太公是太激动了吗?,没事,泾阳县城隍府全体上下都会记住您的无私奉献的。”

        

又对着左右道:“这个社会上,好人不多了啊!大家对陈太公鞠个躬,行个礼,做慈善能做到这个地步上的好人不多了!”

        

“不是,县君,我”

        

陈太公还没说完,李郸道就道:“放心,肯定会账目透明,不会用到私人的地方上去。”

        

“我还会写表文,上陈酆都大帝,为陈老太爷您请功的。”

        

“好了,这钱就不劳您亲自送过去了,你看我,人手带齐了的。”

        

“他们都说陈家乃是帝王之家,起源于汉时陈平,兴于陈霸先,陈朝福祉深厚,有花不完的家财,我才斗胆来借的。”

        

李郸道说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陈太公放心吧。”

        

“额~~”陈太公从没有见过这种流氓手段,几乎算是抢了,一看周围城隍府的地祇阴神,来了七八个,兵马也带了两百人,只怕李郸道是先礼后兵。

        

由于害怕被掀了阴宅,因此道:“暂时没有那么多流水,县君再等等吧,到时候亲自给送到府里去。”

        

“来都来了,不可能空手而归吧,太公能拿出多少来?”

        

“只能拿出二十万了,若要筹齐一百万,还要变卖家产,再去找人借一些。”

        

“那就不跟太公为难了,就借二十万,叫太公变卖家产不好不是?人要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超出能力范围的,就最好不要碰。”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