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臀迎合耸动腰一沉滋(性暴力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云軿飞处射晴光,三晋云山接大荒。

        

剑出大荒,名曰大荒。

        

左冷禅提剑,正色道:“你有幸死在大荒之下,也不辱没青莲剑仙的名号!”

        

李太白神色自若道:“上仙也未免太过自信了。鹿死谁手,还为未可知!”

        

左冷禅朝楚逸所在方向望去,朗声道:“楚逸小儿,既然你逼本仙出剑,那就做好承受本仙天威的准备。待我击杀李太白,本仙不会再留手,我们很快就回再见!”

        

楚逸眉头紧皱,能够把左冷禅的真正杀手锏逼出来,已经做到了极致。倘若此阵再被强行攻破,那么大阵威力便会降低很多,而且再受反噬,那么他自身境界就会跌破化神境。

        

如此,以元婴境修为主持大阵,自然无法发挥大阵的威力。

        

所以,与左冷禅的决战,只能止步在这里。

        

如果左冷禅踏出第四步,那么结果就已经注定,再也没有回改的余地!

        

要么生,要么死,就在灞水前见分晓!

        

“左盟主天威之下,岂有生还之机。既然如此,那咱们也没必要兜兜转转,就在此处见分晓如何?”楚逸挑明了阵势,反正虚实结合,真真假假都由左冷禅自己判断。 

        

左冷禅微微一怔,笑道:“就怕你没这个胆量!”

        

大荒剑起,风云变幻。

        

李太白衣衫猎猎作响,神色坚毅,流露出慷慨附死之眼神,悲壮道:“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话音方落,李太白整个人化为虚无,然后与纯钧剑融为一体,成为纯钧剑的剑灵。

        

当初,楚逸将纯钧剑赠送于李太白时,李太白只接受了剑身,而拒绝剑灵重淼。他之所以这样做,当时就已经考虑到“我以我身化剑灵”的悲壮之举。

        

左冷禅的强大,李太白心中清楚,尤其是剑无尘积蓄全力的一剑,依然只是逼他弃掉剑灵血红而自保,而没有对他本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可见,境界上的巨大差距,真的无法用外物来填补。

        

楚逸当时没想到李太白会有这样的想法,直到此时他才明白,李太白当初为何拒要剑灵重淼。

        

如他这样的谪仙人,又怎会借他人之手来完成今日之壮举!

        

左冷禅面露惧色,他万万没想到,李太白竟然化自身为剑灵,与他做最后的最生死对决。

        

顷刻间,左冷禅所在灞桥异变陡生。

        

不曾想,他脚下的灞桥竟隐藏着白泽。

        

李景璇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白泽早已对左冷禅恨之入骨,故而便找到楚逸,主动入阵,寻找机会击杀左冷禅。

        

大局当前,楚逸也顾不得考虑白泽个人安危,便应承下来。

        

于是乎,在老瞎子的推演之小,白泽最终选择这做灞桥,与灞桥融为一体。再加上,灞河与李太白浑然一体,自然可以通过他的剑意帮她遮住气息。

        

如此,当左冷禅所有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时,自然会对灞桥不会再多留意,甚至也不会想到这普通石桥还会存在什么危险。

        

但危险往往就隐藏在不起眼的地方。

        

越是无足轻重的地方越是起到关键性作用。

        

这也就是后世所说的蝴蝶效应,蝴蝶在很远的地方扇动翅膀,是为因。而在另外一个地方会引发巨大的效应,这便是果。

        

这世上,任何事物发展均存在定数与变数。所谓定数,事物在发展过程中其发展轨迹有规律可循,那规律便是定数。而变数,就是不可预测的小概率事件,也就是俗称的“万一”的那个“一”。

        

对山巅修士来说,真正要做的,就是防那个“一”。把“一”防住了,变数便会减少,才能活的久,活的好。

        

左冷禅终究还是大意了,尤其当他认出那把‘太白剑’时,他绝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青莲剑仙给吸引过去。

        

没办法,青莲剑仙的名头太响亮。当时在仙界,就有人打赌,倘若他飞身仙界,必定有其高位,至少也是小天君,甚至可直接攀升到大天君之位。

        

所以,左冷禅这才忽视脚小这片极小之地。

        

白泽是除血红之外距离他最近的人,没有之一。

        

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白泽又岂能浪费。

        

她不顾自身性命之忧,双手紧握巨阙剑,朝左冷禅胸口刺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左冷禅左手握住巨阙剑,厉声道:“找死!”

        

就在他准备挥动大荒斩向白泽时,李太白动了,在以他百丈为中心形成了一道极为玄妙的阵法,名为青莲剑阵。

        

此阵最大威力不是杀伤力,而是降低阵中之人的防御。

        

同时,纯钧剑在他催动下,化作一道白光,裹着他的剑道,朝他袭杀而来。

        

两害相权取其轻。

        

左冷禅左手扣住巨阙剑,右手大荒猛然斩下。

        

就在这生死危机之时,剑无尘突然横空出世,他紧握轩辕剑,人剑合一,如坠流星,刺向他的头顶。

        

三大高手,以搏命姿势击杀左冷禅。

        

这是死局!

        

所谓死局,意味着在局中之人,都必须面临死亡,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

        

左冷禅不甘心如此,他怒吼道:“你们都得死!”

        

刹那间,巨阙剑在其强大剑意和狂暴仙元攻击下直接奔溃,但换取的代价是左冷禅的左臂也被炸的粉碎。白泽顺势飞出,重重摔倒在地,吐血不止,生死未知。

        

剑无尘爆发全身修为,轩辕剑雷电闪耀,化作巨大雷球,重重扣在左冷禅的头顶上炸开。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是以命换命。

        

剑无尘被两股力量碰撞形成的罡风卷起,飞出百丈之远,重重砸在一株老柳树上,半个身子卡在其中,不知生死。

        

左冷禅在草堂观被偷袭时,就已经想到那人可能就是令狐冲。但他不知道,剑无尘就是令狐冲。

        

但也是从那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猜测有问题,他误把楚逸当做令狐冲,而忽视了其他人的可能性。

        

归根结底,还是被老瞎子和楚逸两人联手做戏给忽悠了。

        

天底下没有后悔药。

        

左冷禅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更何况,他面临的不是吃苦,而是丢命。

        

李太白化神剑灵,与纯钧剑融于一体,最终拼掉了他的本命飞剑大荒,还有他半只右臂。

        

左冷禅全身是血,面目狰狞,怒吼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死本仙了嘛,做梦去吧!现在,我要把你们杀光,整个京都城一个不留!”

        

令人诡异的是,左冷禅失去的双臂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新生。

        

就在两只手臂快要长好时,老瞎子飘然而至,一把黑色无锋的大剑,将那新生手臂再度斩断。

        

与此同时,左冷禅嘴中吐出一把牙签大小的金色小剑没入老瞎子的胸膛。

        

老瞎子重重摔倒在地,鲜血狂吐不止,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

        

“老瞎子,你以为我没有防备嘛。这把道剑,我已经等你很久了。”左冷禅得意笑道。

        

老瞎子忍住剧痛道:“你在仙界没练出道剑,不想,你在人间成功了。难怪你有恃无恐!”

        

所谓道剑,就是站在山巅之上的剑修,在机缘巧合之下,将自己剑道凝练出实体剑身,而达到上古大能所说的“君子藏器于身”无上境界。

        

君子藏器于身。

        

对剑修而言,人是剑,器为魂,如此方能契合天地之道,才能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但此等境界修炼极为困难,除了天赋异禀,还有天时地利人和,缺一种都无法修炼出道剑。故而,剑修修炼出道剑者屈指可数,甚至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还有‘道剑’之说。

        

如今剑修的本命飞剑,主要是温养在穴位或丹田之中,这种关系最多只能算是‘寄宿’,与‘藏器于身’相差甚远。

        

老瞎子拼命镇压体内那把道剑,但效果甚微。

        

道剑在进入他体内的瞬间,就已经摧毁他的五脏六腑,丹田奔溃,识海受创,已然成为废人。眼下,不过是苦苦扎在,等死而已。

        

老瞎子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左冷禅心中大凛,突然意识到什么,怒吼道:“找死!”

        

老瞎子哈哈笑道:“左冷禅,你千算万算就是想要杀死我,殊不知,这也正是我的算计!你的本命飞剑大荒被毁,如今道剑又在我体内,你还有什么杀手锏,尽管使出来。不然,你恐怕就再也没机会了。”

        

左冷禅朝他扑了过来,老瞎子咧嘴一笑,突然睁开双眼,双眸顿时流光溢彩,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左冷禅大惊,急忙后撤百丈,不可思议打量着他。

        

老瞎子不瞎。

        

只见他,左眼倒映出一轮明日,右眼倒映出一轮明月,便有日月同辉之兆,更有天地阴阳之大道。

        

老瞎子嘿嘿笑道:“左大盟主,你的这把道剑,老夫就笑纳了。”

        

“老匹夫,我要杀了你!”左冷禅已失去理智,疯狂吼道。

        

老瞎子摇摇头道:“左盟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的你,已经不是之前的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老瞎子凭空消失,然后出现在楚逸身边。

        

老瞎子刚落下身,吐出大口鲜血,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

        

“前辈。”楚逸一把搀扶住他,脸色担忧道。

        

老瞎子挤出一丝笑容,道:“这一局,我们用了除你之外所有的人与物,这才将他战力削弱大半。接下来的事情,就全交给你了啊。”

        

“不过,你放心。我已开启日月同辉法阵,可以困住这把道剑。道剑,真没想到,他竟然练成了!”老瞎子佩服道。

        

楚逸苦笑道:“若不是前辈以身为笼,恐怕晚辈真的要令前辈们失望了!”

        

道剑,那是楚逸根本无法战胜的存在,也是左冷禅不把八荒焚世阵放在眼中的根本原因。

        

为了逼他使出最强大的底牌,以四人的性命为赌注,终究还是赌赢了!

        

老瞎子劝慰道:“在这场天地棋局当中,人各有命。是棋子,或是棋手,各有承担,各有归宿。左冷禅虽失去道剑,大势已去,但终究瘦死骆驼比马大,切不可掉以轻心!”

        

半晌,老瞎子想起一首词,沉声道:“拿壶酒来!”

        

楚逸急忙取出一壶酒递过去。

        

老瞎子咕噜喝了两大口,然后自顾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老夫,去也!”

        

楚逸眼圈微红,哽咽道:“前辈,珍重!”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