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手伸进我内衣揉我胸(师父不要啊)最新章节列表

李忆安微微一顿,但传送已经开始。

        

眼前一晃脚下便传来了结实的落地感。

        

他立刻打起了精神,同时用神识和感知开始探查四周。

        

暂时确认了安全之后,他开始辨别自己所在的位置。

        

进入秘境的人会得到秘宗堂提供的一份地图。

        

上面标注有剑宗所规划的三块区域,这三块区域属于栽种区。

        

一般不对外开放,也是这次秘宗堂之前提醒过的区域。

        

除此之外,小南山秘境内还有其他六大区域。

        

分别是东泽海,雷霆谷,无妄海,霜月林,啸月谷,以及牛虻山。

        

任何一个区域的面积都要比三大栽种区的总和还要大上不少。 

        

同样地,这六大区域也代表着危机。

        

除了妖兽之外,有些区域还有未知的危险。

        

其中,无妄海,雷霆谷,东泽海,更是被称为九大区域中的三块死亡区域。

        

无妄海其实是与东泽海这块内海相通的海域,具体面积多大,能通往何处一直是一个谜。

        

无妄海同样也是三块死亡区域中最为凶险的地方。

        

若是没有大量的丹药和饵食开路,几乎寸步难行。

        

雷霆谷则比较特殊,常年落雷不断,谷内几乎没有任何生灵,四周环境一片焦黑。

        

它是六大区域中唯一一个没有妖兽出没的地方。

        

而东泽海虽然也属于三大死亡区域,但那里的气候与生态使得东泽海附近的食物,水源充足,妖兽攻击性相对较弱。

        

不过你别小看东泽海附近的妖兽,攻击性弱并不代表着他们的攻击不强。

        

当然了,秘宗堂可不会这么贴心地给李忆安送上地图。

        

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来源于他曾经身为丹堂弟子的记忆。

        

不过,他不是轮值人员,而是纯粹来此充当苦力,每年去三代栽种区帮忙采摘药材罢了。

        

很快,他便根据地形以及周遭活动的妖兽判断出了当前所在的位置。

        

啸月谷!

        

坦白说,这有点倒霉!

        

所有人进入秘境后的位置是随机的。

        

剑宗通过大量的传送数据后显示,一般而言,传送进入秘境后出现在三大栽种区附近的概率最高。

        

这也是为什么剑宗会着重规划那三块区域的原因。

        

他苦涩一笑,随后开始探查识海中那块令牌形印记。

        

这印记严格意义上讲并未进入他的识海,而只是依附,并不具备攻击性,需要李忆安主动牵引才会真正进入识海。

        

而他的具体功效李忆安也非常清楚。

        

这是用来分辨敌我标志的印记。

        

妖族之祸后期有不少宗门都通过这种方式来联络。

        

很明显,有第九战线的战堂弟子混进来了。

        

九指剑尊之所以在最后关头才将这令牌传送入自己的识海,估计是不想让我多问吧。

        

“师傅,你到底想做什么?”

        

跃上了一棵高树后,他收起了心中的杂念,当下还是要以九指花为重。

        

啸月谷中最多的妖兽是啸月天狼,实力大多在化源境高阶。

        

若是单对单几乎不会对李忆安造成什么伤害。

        

真正麻烦的,是秘境中的妖兽大多群居。

        

惹了小的就请老的,老的不行就请祖宗!

        

最重要的是,虽然啸月谷内大多妖兽是化源境修为,可这并不代表着这里没有本命境以及更高修为的妖兽。

        

真要是请个祖宗出来,那就彻底凉了。

        

所以哪怕有大量的本命境弟子开路也根本无法拓展三大栽种区的面积。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异响,似是人声。

        

看来,这次倒霉的可不仅仅只有他一人。

        

调动真元,他开始不断在高树上跳跃。

        

突然,偶然瞥见一头啸月天狼后,他想起了许久未见的小天。

        

这小家伙似乎…都差点给忘了。

        

好像妖妖铃也有好些天没有注入真元了…

        

修士到了一定地步可以不进食,那是因为能修行,可以纯粹依靠能量。

        

可妖妖铃没有收到李忆安的真元,能量根本无从转化。

        

“糟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把小天给唤了出来。

        

呼呼~

        

看着眼前正在呼呼大睡的小天,他心中也是安心了不少。

        

至少没有嗝屁…

        

他拍了拍小天的脸。

        

‘啪啪’。

        

“醒醒!”

        

恍惚间,小天双眼睁开了一条缝隙,一看是李忆安,顿时暴跳如雷。

        

“你大爷的,你特么是想饿死我是不是!”

        

“你知道我多惨么?”

        

李忆安干笑一声,“咳咳,梦里啥都有。”

        

“梦里啥都有,就是他么不解饿!”,小天抬腿就是一脚朝着李忆安的脸踹去。

        

李忆安一把推开,立刻取出了一些食物,双手递到了小天面前,神色诚恳。

        

“老弟,是大哥错了,你看着羊腿成不?”

        

“不行的话,这牛腱子如何?”

        

“艹!”,小天喉结翻滚,肚子发出了一阵咕噜噜的声响。

        

“留下!转头。”

        

李忆安现在哪敢违背他的意思,立刻背过了身。

        

随即背后便传来了一阵‘咔哧咔哧’的声响。

        

李忆安顿觉不好意思,伸手向后递去了酒水。

        

小天一把抓过,‘咕咚咕咚’大口喝下,然后继续狼吞虎咽。

        

他此刻甚至都开启了天狗的天赋,与眼前的这些食物誓要不死不休。

        

李忆安闲来无事继续戒备着四周。

        

好一会儿之后,小天才摸着自己的大肚子用腿踹了踹李忆安的后背。

        

他的手中还拎着两个鸡腿。

        

“那个谁,我原谅你了!”

        

“话说这里是什么地儿?”

        

“我们为什么在树上?”

        

他突然一个激灵,“老大,你特么不会又被人追杀了吧。”

        

李忆安干咳一声,点了点头,“不是,不过也差不多,有点小麻烦。”

        

“至于这里,这里是剑宗的小南山秘境,听说过么?”

        

小天摇了摇头,“没听过,不过我知道秘境,万妖林里便有多处。”

        

李忆安点了点头,接过了空着的酒壶又递过去了一些新的。

        

“不好意思,我师叔祖不太喜欢妖族,而且他实力太强,真要是动手我拦不住。”

        

“后来嘛,回了剑宗,事情挺多的,而且身在剑宗我也不好意思把你喊出来。”

        

小天白了他一眼,“你就是忘了,别找借口。”

        

“啊,对,就是这样!”,李忆安当即一口承认了下来。

        

小天:“….”

        

“你可真不把我当外人,说说吧,啥情况,你既然喊我出来,肯定没什么好事儿,提前给我提个醒。”

        

李忆安一把按住小天的光头。

        

“嗯?”,他嫌弃地蹭了蹭小天的衣服,怎么一段时间不见,这光头上全是油了…

        

“是这样,这里是秘境中的啸月谷,我们此行要找一种药材,九指花!”

        

“这玩意儿在东泽海附近,我们需要经过牛虻山才能抵达。”

        

“不过,也可以抄近路,走霜月林,只是风险较高。”

        

“啥风险?”,小天剔着牙苦笑,“呵,你难道没点B数么老大,你就是最大的风险!”

        

李忆安哈哈一笑,“高阶化源境妖兽要比啸月谷要多上一倍不止。”

        

“艹!”,小天连忙摆手,“老大,我才化源境三阶,如果不急的话就走牛虻山吧。”

        

“等等,牛虻?”

        

“就是那种拥有鳌刺,喜欢吸血的玩意儿?”

        

李忆安点了点头,“聪明啊,可真是见多识广,不过你漏了一点,他们会修行,全名叫做焚魂牛虻”

        

他指了指自己的头,“不吸血,吸这里。”

        

“识海?精神力?”

        

见李忆安点头,小天嘴角抽了抽打死不去。

        

“唉,说说那霜月林吧。”

        

李忆安点了点头,立刻开始描述。

        

“霜月林蛇类居多,天上,地下,水里的都有,最为麻烦的是霜月蛇,那林子也是以他命名。”

        

“霜月蛇喜欢群体猎食,毒性主要针对真元,如果被咬上一口,真元会慢慢停滞,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吃。”

        

“主要数量太多,你也知道,一生就是一窝。”

        

小天咽了咽口水,手中的鸡腿顿时不香了…

        

我知道个屁!

        

要不还是回妖妖铃中?

        

不行,打死都不回去!

        

“老大,那你把我喊出来干嘛?”

        

李忆安随即取出了一枚空间戒指,化源境所需要的丹药装得满满当当。

        

“老规矩,一边提升修为,一边替我探查四周!”

        

“我保持战力,随时准备动手!”

        

小天接过一看,有些为难,但思前想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哎…”

        

最终,二人还是选择了化源境低阶居多的牛虻山出发。

        

匆匆下了树,小天此刻也不敢大意,立刻全力运转了自己的天赋,时刻探查四周。

        

毕竟这里可是化源境高阶的聚集地,而他不过化源境三阶。

        

不久之后,二人听到了附近有战斗的声音。

        

靠近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秘宗堂弟子北辰正在与一群啸月天狼交战。

        

这就有点出乎意料了…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秘宗堂弟子,此刻已经吓得瘫坐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李忆安做了个手势,二人悄然退去。

        

北辰这人有点意思。

        

本命境六阶的修为属实已经不弱,根据现有的信息他还掌握有多种秘术。

        

坦白说,六阶修为李忆安暂时不惧。

        

可问题是像北辰这类弟子会没有隐藏修为,没有留一些后手?

        

最重要的是,北辰目的不明,对战堂的态度也比他人好上不少,远没到动手的地步。

        

二人随后没有再遇到什么仙宗弟子,不过啸月天狼倒是遇到了一群,好在没什么麻烦。

        

就这样,二人悄然在啸月谷中不断提速前进。

        

到最后,李忆安干脆背起了小天,让他节省体力。

        

此时小天才意识到,原来李忆安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化源境九阶的程度。

        

略显惊讶之后便是平静,因为他很清楚李忆安的特殊。

        

又过了不久,天色开始渐渐变得黯淡。

        

啸月谷传来阵阵狼嚎。

        

除了上空高挂的明月,四周寂静无声。

        

二人赶了一天的路,由于不敢御剑飞行且时刻保持着高度的戒备,此刻都感觉有些疲倦。

        

“休息一会儿吧。”

        

小天点了点头,高强度的探查他早就有些支撑不住。

        

二人找了一处山洞,稍作收拾之后便开始各自恢复。

        

此时百丈之外…

        

“师兄,秘宗堂的话可信么?”

        

“为什么不信,他陈文好歹也是秘宗堂太上长老。”

        

“而且战堂与秘宗堂之间的恩怨现在已经闹得天下皆知,我觉得是没问题。”

        

“师兄,那长老那边不用报备?”

        

被称作师兄的人冷哼一声,“长老?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修为无法踏入秘境,又怎么会轮到我们。”

        

“说来也是可笑,暮色冰川有个李忆安,这里也有一个李忆安,真的是好巧。”

        

“师兄,你这话说的,这完全不是一个人。”

        

那人干笑一声,“我就说说而已。”

        

“如果是同一人,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来这里。”

        

“师弟准备一下,等他们进入恢复的状态,放下戒备之时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