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帐篷支起来了多难受(bl鲤鱼乡含精)最新章节列表

这下子, 莫说旁人,就是冉冉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方才好像并没有使出什么气力,怎么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不过这一弹的好处就是,以前鄙视西山菜鸡的名门正派子弟都不好再贸然出言相犯。

        

现在的这个薛冉冉不过半天的功夫, 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些修真几十年的弟子了。

        

当年沐清歌从洗髓池出来之后, 便名声大噪, 着实风光了许久,若不是后来她走错路,私开了阴界的大门,她本可以成为修真仙修的领袖,万人敬仰的大能。

        

而苏易水也是如此,从洗髓池出来以后, 功力大增,甚至青出于蓝,可以反叛击败沐清歌,帮助正道匡扶正义。

        

可他们原本也是能力卓越之辈,而现在, 这个在仙修弟子里压根排不上号的菜鸡薛冉冉,竟然就这样一跃龙门。

        

可以想象, 她以后的风光无量, 已经不是他们能企及的了。

        

冰清玉洁两姐妹脑子好些,并没有像卫放那般气急败坏,勉强维持体面的微笑朝着薛冉冉拱手道贺。

        

不过沐冉舞却瞟了一眼心有不甘的卫放他们,轻声慢语地提醒道:“恭喜薛姑娘了,不过……你可要当心一些, 洗髓池灌入的灵力太过强盛,你的血脉也难以立刻吸收, 只要额头的花纹没有消失的这段时间,你便要当心自己的身子,万万不可流淌鲜血……据说以前便有大能入了洗髓池后,却被别有用心的同伴伏击,失了鲜血灵力……”

        

她这话看起来甚是关心薛冉冉,可是话语里却充满了危险的暗示――现在的沐清歌,虽然灵力大增,可是还不能完全掌控灵力,而且她的鲜血满是充沛的灵力,简直就是人形朱雀,若是饮了她的血,便也相当于在洗髓池里提升了。

        

果然这话一出,包括刚刚站起的卫放,全都微微变了脸色,看向冉冉的眼神充满了异样。

        

他们这一路走来,付出的代价甚大,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何能甘心离去?

        

……如果那沐清歌说的话是真的,那么饮了这薛冉冉的血,岂不是还有转机?

        

这么想来,那冰清玉洁两姐妹也是目光游移,互相交换着只有她们才懂的眼神。

        

冉冉立刻觉察到了这几个人的微妙。沐仙师真是好厉害的一张嘴,居然只几句话就撩拨得剩下的人动了邪念杀机。

        

如果他们联手,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能不能轻松打败他们。不过冉冉不怕,从没见过林中失火的猛兽还有闲心捕猎,所以她得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

        

就在众人慢慢围拢上来时,冉冉好心提醒道:“诸位道友,这次还有一个人也入了洗髓池,就是鬼八千,另外……不知诸位有没有发现,鬼八千乃是魔头魏纠易容假扮而成的!”

        

这话一出,众人果然变了脸色,不过冉冉眼尖,发现那沐清歌居然一脸的镇定,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冉冉再接再厉,说道:“所以趁着魏纠追来前,我们还是赶紧下山去吧!”

        

说玩,冉冉便拉着大师兄准备先走一步。

        

可是那空山的双胞胎,却起了土遁,一下子绊住了她的脚。温冰清微笑道:“天脉山这么大,若真像你说的,那鬼八千是魏纠,他若立意要追撵,我们如何逃脱?唯有众人齐心,才可击退魔头……不如这样,薛姑娘你舍一些灵血分给我们,这样我们也可以成为姑娘你的左膀右臂,共同击退魔头魏纠啊!”

        

在温冰清看来,冉冉出些血,又不伤及性命,还可惠及众人,何乐而不为呢?

        

其他人听了眼睛一亮,觉得十分在理。

        

冉冉哑然,算是又明白了些人生哲理――虽然动物仓皇逃窜的时候,不会再互相残杀。可是她现在面对的是……人啊!有些人连牲畜都不如,危难关头也会做出匪夷所思令人不齿的事情来……

        

高仓被温冰清的狗屁之言给气炸了,立刻瞪眼道:“你他妈的放屁!把你的厚脸皮分一分吧?我小师妹凭本事入了洗髓池,好不容易得来的灵力凭什么分给你们?”

        

可是脸皮厚的人比比皆是。冉冉注意到这几个人的站位已经发生了改变,对她和大师兄形成包围。若是他们同起发难,还真有些难以应付呢。

        

卫放自诩正道,说话一向冠冕堂皇,他也皮笑肉不笑道:“温姑娘说得在理,薛姑娘也不会对大家见死不救吧?你不过舍些血来,却能救这么多的人,相信你师父听了,也会为你感到欣慰的。”

        

冉冉懒得跟这道貌岸然的家伙们废话,拉着大师兄飞身便走。

        

可是温家两姐妹这时却一起蹦起阻拦,卫放更抽出了宝剑,想要划破冉冉的手腕。可是他们还没有挨近,只见冉冉灵巧躲避的同时,抽出机关棍只来了一个横扫千军,便将欺身过来的温家姐妹俩直直击飞了。

        

看着她们像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去,冉冉其实也很傻眼。她以前与人相斗,都是靠脚底抹油,坑蒙拐骗。,从来没有硬碰硬过。

        

没想到,从洗髓池里出来后试身手竟有这等杀伤力。

        

以前苏易水教导的招数因为没有灵力支撑,全都不能用,而现在尽数涌上心头,随后的阵仗可以说是一边倒,没几个回合,温家姐妹和卫放他们都被打得起不了身了。

        

高仓没想到自己都没动手,小师妹便轻松获胜。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就你们这群草包,给你们灵血也救不了你们!”

        

这时,薛冉冉抬眼看向了方才出言挑唆人的沐清歌。她方才一直没有动手,只是冷眼看着他们相搏。

        

直到薛冉冉大获全胜,她才微微一笑:“恭喜薛姑娘了,入了洗髓池后,果真如脱胎换骨。”

        

以前冉冉对沐仙师还是一些好感的。虽然她名声不佳,却是个随性至情之人,很合冉冉的胃口。

        

但是最近几次与这位沐清歌打交道,冉冉却觉得自己有些……讨厌她了,觉得她倒是跟九华派那些伪君子一脉相承。

        

想到这,薛冉冉江湖气十足地抱了抱拳:“沐仙师,眼下也没有可忽悠的人了,您是准备与我文斗还是武斗啊?”

        

沐冉舞方才在旁边一直默默估算着薛冉冉现在的实力。

        

冉冉原先是颗没有长成了的果子,先天实力匮乏,所以沐冉舞弄清了身份之后,并没有太急切。

        

毕竟现在顶着沐清歌身份的是她,继承了大部分前世法力的也是她,得到陛下隆宠的人还是她。

        

她怨水之毒未解,又何必招惹苏易水不快,去掐弄薛冉冉这么一个废人呢?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薛冉冉的命也太好了吧?竟然凭借着平庸的根骨灵力,一路连闯数关,最后得了入池的机会。

        

沐冉舞步步算计,还是少算了薛冉冉该死的好气运。

        

方才她默默估算了一下,冉冉如今的灵力并不太逊色于自己,若是与她硬搏,又是一场恶战。

        

不过薛冉冉说她没有可用之人?那倒不一定!

        

想到这,沐冉舞微微一笑,朗声道:“魏纠,出来吧,你昨晚不是问我,愿不愿意跟你共度春宵一宿,如今你的机会来了,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随着她的一声话落,在一旁的高树上传来了略微耳熟的猖狂笑声:“沐清歌,人家小姑娘说得对,你现在怎么惯会指使别人,自己却不上前呢?”

        

说话间,魏纠从树上跳落下来,目光炯炯地盯看着沐清歌。

        

算一算,有二十年没有看到这女人了。所以,昨晚魏纠得了机会,便有些迫不及待地坐在了沐清歌的身边,跟她叙一叙旧。

        

当初温红扇找到自己,直言是受了沐清歌的请托,想要回那把密匙。

        

魏纠觉得温红扇倒是可以利用的好棋子,于是便提出让温红扇想办法,帮助自己混入天脉山的洗髓池会。

        

这洗髓池会一直被他们正道把持,所以魏纠这样的魔修自然不能入内,而那天脉山又在正道的地盘之内,很难杀将进去。

        

以前魏纠不屑于这点修为,可是他失了大半的结丹,自然要想法子补救,这才打起了洗髓池的主意。

        

什么正道弟子,不过是一群裹着人皮的伪君子罢了。

        

那温红扇也不是个什么正经的女人,魏纠倒是投其所好,提出趁着天劫的时机,他帮她除掉自己的恩师,以方便她掌权。

        

每个门派都有得天独厚的道场法器,不是掌门很难利用这些东西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修为。

        

温师太若是再不能飞升,又要占据掌门的位置几十年,眼看着大把的法器不能为自己所用,想来温红扇的心里也会发急。

        

温红扇犹豫了很久,终于答应了下来。

        

于是这桩交易就此达成,魏纠使了些手段,让温师太在天劫中顺理成章地圆寂。

        

而他则在温红扇的帮助下,顶着空山后辈弟子的名头,顺利蒙混入了天脉山。

        

不过以魏纠苛刻的眼光来看,沐清歌重生一回,怎么长得略有些逊色了?……虽然眉眼肖似,却少了些以前的那种吊儿郎当的野性。

        

其实最勾人的就是前世里沐清歌那种掌握不住的洒脱,魏纠每次想象彻底将这女人压在自己的身下,都会血脉泵张,恍如入魔。

        

不过她毕竟重生为少女,自然也会有些样貌改变。

        

昨夜,他拿话撩拨她,她却只笑而不答,倒是比前世里总是对他不理不睬的样子可人一些。

        

她现在居然重提他昨夜的调戏之言,魏纠倒是意外地挑了挑眉毛。

        

听到魏纠的嘲讽之言,沐冉舞微微一笑,优雅地挺胸抬起了下巴,丝毫没有回避魏纠略显放肆的目光。她轻声道:“你给我下了怨水,不就猜到我迟早得找你解毒?不过你现在虽然入了洗髓池,可终究被人分了洗髓池的灵力,我就算想指望你,恐怕你也没有能力解了我的毒……”

        

她那煽风点火的法子倒也不怕用老,只要人心里有贪欲,就会心知肚明地落入圈套。

        

冉冉心道:不好!

        

果然那魏纠将目光调向了薛冉冉,笑吟吟道:“你师祖说得在理。我也不忍她多受苦,若是多了灵力,说不定能助她快些解毒,你看要不要主动一些,我保证拧断你脖子时候干净利落,绝不让你疼。”

        

高仓气得哇哇大叫:“我师妹又不是补汤,岂能让你们随意分了?”

        

说完,他便准备扑上去跟他们拼命,可人还没有过去,冉冉抢先一步将大师兄甩到了断掉的蛇桥的另一边。

        

这个魏纠刚刚入了黑池,神功速成,高仓贸然扑过去,只能以卵击石。

        

“大师兄,你快下山,告知二师叔他们,魏纠在此,让他们赶紧准备!”

        

高仓明白,魏纠在这里,也许赤门的教众也在这,那么山下之人就很危险了,想到这,他也知自己帮不上忙,连忙飞奔下山去通风报信。

        

只是他走到半山腰时,一回头,却发现卫放他们也都下山来了。他不由得一瞪眼急喊:“你们怎么都下来了?只留我师妹一个人跟那魔头缠斗?”

        

原来方才冉冉将高仓扔摔过去后,卫放他们也让冉冉想办法将他们送过去。

        

冉冉正跟魏纠对峙,也懒得扔让他们,便将怀里的钓鱼的鱼线缠缚在了一枚铜钱上,只轻轻那么一甩,就将铜钱飞射嵌入了对面的崖壁上。

        

于是他们纷纷使用轻身术,踩着鱼线过了断崖山谷,又一路追撵上了高仓。

        

听到高仓的质问,卫放脸不红心不跳道:“我们又没有入洗髓池,哪里是魏纠的对手,当然要下来搬救兵了!”

        

“哎呀!”高仓急得一跺脚,转身又要往山上跑。可他轻身术不到家,压根没法踩着鱼线过山谷,只能眼看着小师妹一人跟魏纠单打独斗。

        

再说薛冉冉,在众人走后挥动着机关棍子,与魏纠缠斗在了一处。

        

魏魔头方才被这这丫头奚落不男不女,也着实是恼了,想到自己跟个猴子一般三番两次被她戏耍,就算沐清歌不言语挑唆,他也绝对要弄死这丫头片子!

        

不过看那些方才还嚷嚷着要分她灵血的正道弟子们,一个个脚底抹油走得飞快,魏纠一边打一边笑岔了气。

        

“臭丫头,只剩下你一个了,看看那些所谓的正道压根都不管你,就算你死了,都没人给你收尸,只能暴尸荒野,变成累累白骨。我可是个惜才的,你若愿意,我不计前嫌,收了你在我门下如何?”

        

冉冉才不干呢!听说那魏纠门下女弟子寥寥,好像那个女长老也是他床帐里的人,若是落到这等色魔手里,女子的清白堪忧!

        

如今她跟他堪堪打成平手,招架从容,顿时信心大增,所以她一边打一边做鬼脸:“想做我师父,得容貌赛天仙!看看你那德行,有我师父俊帅吗?”

        

这是魏纠第二次听到有人说他长得不如苏易水,这可是魏纠的又一处逆鳞,气得他凤眼圆睁,表情狰狞得很。

        

“丑八怪,居然敢嫌弃我丑?看我怎么将你这丫头扯成碎渣,看看你师父还认不认得你!”

        

说完这话,魏纠不再留有后手,开始痛下杀手,立意几招之内弄死这牙尖嘴利的丫头片子。

        

冉冉几次差点被他击到,刚刚建立的自信顿时大打折扣。她对付起卫放之流虽然易如反掌,可是面对魏纠这样的高深魔修,还是有些望尘莫及。

        

试着抵挡了几招之后,冉冉被震得虎口发麻,再不敢硬抗,只凭借灵敏的身手在魏纠的身边游弋。

        

可恨眼下只剩下了她一个,她也不知能支撑多久。若是落到了魏纠的手里,只怕不是被喝几口血那么简单了。

        

依着魏纠的残暴,他说得很有可能是真的……想到这冉冉不敢懈怠,唯有全神贯注地应付魏纠。

        

但是就在这时,一根冷芒飞过,直直刺向了冉冉的胸口。

        

冉冉低头一看,倒吸一口冷气,原来一只筷子粗的短箭正好扎在她胸口的位置,扎得她疼得皱起了眉毛。

        

冉冉往后闪跳了几步,利落拔下那暗箭,愤怒冲着偷射袖箭的沐仙师嚷道:“干嘛啊?你还暗箭伤人?”

        

幸好冉冉穿了曾易师叔给她制作的软银甲,所以这支夹裹灵力的暗箭只是震得她有些疼痛,不过并没伤入肌肤。

        

冉冉曾经听师父说过,曾易师叔并非全无道行,只是他走的是巧匠一路,当凝神制作兵器时,他制造的器具本身凝聚了工匠之魂,便成了不凡的魂器,大抵干将莫邪也是如此,算是另外一种修为。

        

所以一件小小的软银甲,足以抵御裹着灵力的暗箭了。

        

沐冉舞也没想到,她把握十足的偷袭居然没有建功,小丫头也不知道穿了什么,竟然刀枪不入。

        

魏纠虽然难缠,可是沐冉舞却觉得这个薛冉冉对她的威胁更大。

        

当下没有其他人在场,她也不必再伪作和善,见偷袭失手,准备冲上去与魏纠联手,先将冉冉这个不可预测的漏网之果剪除掉再说。

        

可谁知当她挨过去时,却被魏纠一掌给震开了。

        

沐冉舞有些愕然,而魏纠却冷笑道:“你这是在讥讽我连一个小丫头都收拾不掉,须得你来帮衬吗?”

        

男人的自尊有时候是奇奇怪怪的,大致可以归结为:不容许人嘲讽他不行。

        

这种“不行”的暗示,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都能让男人暴怒!

        

沐冉舞显然是没有考量到魏尊上的自尊心,无意中衬得他不济事了。

        

看魏纠不肯让她上手,她冷哼一声,只能后退,看着魏纠对个小丫头片子逞威风。

        

就在冉冉再次被魏纠逼得节节败退时,一旁的深林开始晃动,小白老虎突然从林中蹦跳出来,直直抓挠到了魏纠的脸。

        

它实在太快了,魏纠躲闪不及时,被小爪子一下子抓出了深深的抓痕。

        

顷刻之间,小白老虎的身体骤然变大,发出惊天动地的虎啸声。

        

庚金白虎似乎又恢复了些元气,终于可以显出原型了。

        

冉冉大喜过望,连忙变换身形,跟庚金白虎一起配合,共同对抗魏纠。

        

那白虎似乎平日看多了冉冉他们摆阵,竟然踩位精准,虽然第一次与冉冉组阵,却仿佛每次都能预判冉冉的后移闪位,每次都能及时给冉冉腾出位置来。

        

这样一来,便与冉冉配合得天衣无缝。

        

虽然只有一人一虎两个,构不成“品”字阵,但是因为两个走位快速,竟然比跟高仓和丘喜儿他们配合的效果好很多!

        

冉冉知道当下最要紧的是打乱魏纠进攻的节奏,,所以她定下心神来,长棍远攻,手掌上的拳钩近搏,与白虎一起弹跳换位与魏纠搏杀,好几次都给魏纠添了些新伤。

        

而白虎每次的出招也凶狠极了,甚至有几次两脚着地,直直立起,尖牙和虎爪几乎也都没有走空过。

        

几轮下来,魏纠的优势全无,开始满身血痕,渐渐落了下风。

        

他在黑池浸泡,走的是急功近利的路子,灵力是有了,可是弊端却是灵力来的太汹涌若不经过一番调息,一时间难以全力发挥这骤然增加的灵力。

        

要知道苏易水当初吸收了魏纠大半结丹之后,也是闭关养息了月余。

        

眼看着被冉冉和白虎围攻,魏纠没发挥出最大的实力,渐渐落了下风。

        

男人的自尊骤然不怎么值钱了,魏纠忍不住冲着在一旁闲闲看热闹的沐清歌命令道:“你不是想要她的灵血吗?怎么还不过来帮忙?难道让我送到你的嘴边去?”

        

可是沐冉舞却是一声冷笑,她已经看出魏纠有些支撑不住了。

        

不过她并没有如魏纠所愿,入阵与他共同御敌。

        

那白虎太凶猛了,似乎比前世与姐姐冲锋陷阵时灵力更加强盛。沐冉舞很珍惜好不容易重生的机会,更不容许自己无瑕的肌肤留下什么疤痕。

        

对于这种两厢争斗,最好就是两败俱伤的场面,无论死的是谁,她都乐见其成!

        

她费心拉拢温红扇,摸透了魏纠的心思,让他一路来到这里,就是要一举弄死魏纠,免得自己再受他的钳制!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