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高H文1女n男(高限h不要了)最新章节列表

“你要是有办法,

        

就不会求到我的头上来了,”林瑶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道,

        

“你还是跟我详细说说中毒的前后经过吧,

        

说不定他们不是中毒那么简单。”

        

他背包里的解毒丹,都是从中签或者上上签里抽到的,

        

中签抽到的解毒丹或许解不了百毒,但上上签抽到的解毒丹,

        

林瑶认为是可以的。

        

可他把背包里所有的解毒丹都分出了一颗给阮奕然去试,

        

居然没有一颗解毒丹能解毒。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红楼梦是有些神异色彩的一部古典名著,原著中出现过的,

        

就有一僧一道二仙,警幻仙子,这些都是神仙,

        

林瑶至今也没机会得见,

        

不过倒是听府里的下人说,

        

妹妹三岁的时候,有一个赖头和尚要化她出家,林如海夫妇膝下子嗣不丰,

        

又怎会允?自然是拒绝了。

        

林瑶猜测,

        

这个赖头和尚,八成就是那一僧一道二仙之中的僧。

        

红楼梦中还有如马道婆这种会邪门歪道的巫婆,说不定……阮奕然手底下这些人是遭了这类人的暗算也未可知。

        

阮奕然听林瑶这个口气,像是有了头绪,不禁追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我如今也不过是瞎猜而已,也不能确定。”林瑶道。

        

阮奕然如今实在是没法子了,

        

就算不清楚林瑶在瞎猜什么,他也愿意赌一赌,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就是了。

        

入宫那段他掐了没说,直接从他出京开始说起,说的十分的详尽,每天在哪里歇脚,吃了什么东西,遇上什么人,但凡阮奕然能想起来的,都原原本本的说给林瑶听,就盼着林瑶能从这些信息里找到可以解毒的办法。

        

林瑶就默默的听着阮奕然说,并不打断他,听了许久也是毫无头绪。

        

直到林瑶都快觉得是自己想岔了的时候,他从阮奕然口中注意到了一个人。

        

“等等,你说碰到了一个跛脚的道士?”林瑶打断了阮奕然,问道。

        

阮奕然已经说得口干舌燥,林瑶却一直默默的听着,渐渐的他已经不报希望,没想到林瑶忽然打断了他,并且提到了一个他想都没想过的人。

        

跛脚道士,那个跛脚道士有问题?

        

“这个跛脚道士怎么了?是他下的毒?”

        

不怪阮奕然会这么想,毕竟林瑶默默的听着他说了将近一个时辰才打断他,提到这个人,明显是这个人跟他手下中毒有关,不然林瑶也不会打断他。

        

既然跟中毒有关,阮奕然自然也只能想到下毒。

        

林瑶愣了愣,摇头,“我都还不知道情况呢,别乱说。”那跛脚道士八成就是神仙,林瑶也怕嘴里说出什么不敬的话,会招来麻烦,连忙否认了,还叫阮奕然别乱说,接着不等阮奕然问,便开口追问有关这个跛脚道士的信息,“你刚才说,去到云南的时候,遇到了这个跛脚道士,他拦住了你,说了些疯疯癫癫的话,他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阮奕然被问得懵住,“他嘴里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我只当他胡说八道,哪里还会去特意记?”说着一顿,“莫非这个道士真有什么本事,是在提醒我?”

        

“说不定就是在提醒你呢,只可惜你没当回事。”对于这僧道二仙的本事,林瑶不会质疑,仅有的几次出场,都是在助人,但相信他们的并不多。

        

譬如甄士隐,贾代儒,林如海。

        

甄士隐因最开始没在意僧道二人的警示,以致丢失了女儿又烧光了家业。

        

贾代儒的孙儿贾瑞色胆包天,若是肯听跛脚道士的警示,不看风月宝鉴的正面,也不至落得个x尽而亡的下场。

        

林如海这里,便是原著中没相信和尚的警示,将黛玉送去了京城,结果泪尽而亡。

        

唯一相信了的,就只有薛家,费了大功夫制成了冷香丸,虽不能让薛宝钗的病痊愈,却能在吃了药之后缓解。

        

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显然是真实的。

        

林瑶也不确定阮奕然会不会相信,因此心中即便确认了跟这些神异的事儿相关,却也不敢无凭无据的向阮奕然说明,就怕阮奕然把他当疯子。

        

实际上,阮奕然并没有他想的那么迂腐固执,他的接受能力极好。

        

林瑶点出了这个跛脚道士的奇异之处,他便开始使劲的回想当日跛脚道士说过的话。

        

想了半天,有些不确定的道,“我只隐约记得这个道士叫我不要往南行,不然的话,会大祸临头什么的,我实在是记不太清了。”

        

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如今想起来,阮奕然倒是能确定,那个看上去疯疯癫癫的道士,恐怕是真的好心提醒他。

        

只是他把人当疯子,半点没放在心上,便是如今吃了这么大的亏,也丝毫没有想到这个道士。

        

要不是林瑶让他详细的说事情经过,特意的点出这个人,只怕他将事情全部回忆一边,也不会想到这个道士身上。

        

可林瑶为何如此注意这个道士呢?

        

“阿瑶可是认得这个道士?”

        

林瑶被问得一愣,“你怎么会这么问?”

        

“你要不是认识这个道士,怎么会听到我提起这个道士,就打断我,并且十分的相信他是来提醒我的?”阮奕然道。

        

林瑶早已今非昔比,闻言一点都不慌,“哦,幼时曾生过一次大病,后来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都很感兴趣,远的不提,我有个表弟还是衔玉而诞呢。”

        

这解释略显牵强,但阮奕然并未追根究底。

        

明显林瑶并不想说,他也没那么不识趣,非要去问人家不愿意说的事。

        

“这个道士难不成真有什么本事?”阮奕然将话题中心转移到那个跛脚道士身上。

        

林瑶道,“我觉得是有本事的,你看,他说的话不都应验了吗?”顿了顿,“我现在稍微有些头绪了,我哪里有些其他的药,明日再去京郊别院试一试,看能不能解毒。”

        

“什么药?”阮奕然下意识问了一句。

        

林瑶道,“你放心,都是一些没毒的药,就算解不了毒,也不会吃死人的。”

        

阮奕然早知林瑶这个人很神奇,也知道他身上有秘密,只不过他很识趣,从未问过。

        

看林瑶这么气定神闲,想来他的底气,都来他身上那个秘密。

        

虽不知林瑶手里到底有什么药可以解毒,但阮奕然还是决定相信他。

        

“那就麻烦你了。”

        

林瑶没有在酒楼久待,直接起身回府,“那些药我都收起来了,并不在身上,等我回去找找,明日我再来找你。”

        

“还是在这里见面?”

        

林瑶想了想,道,“嗯……明天我们直接去京郊别院试药,就不来百味居了,你就在我家附近等我吧。”

        

“好,那我明天在街口等你。”

        

林瑶回到家里,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开始翻背包,背包里的东西塞太满,就算分了类,也要一个包袱一个包袱的找,林瑶找了将近两个时辰,才翻到装着灵丹的包袱。

        

这三四年来,他也得了不少灵丹,这些灵丹都被他装到了一起。

        

林瑶将包袱打开,里面装了上百个丹药瓶,林瑶一瓶瓶的翻看,最后挑出了三种丹药。

        

第一种,天灵解毒丹。毫无疑问,这也是解毒的。只不过这种解毒丹,并非凡品,已经跨入了灵丹的范畴。之前林瑶没拿出来,也是因为这个天灵解毒丹很难抽到,他三四年来之抽到了三瓶,这个概率实在低得可怜。每一瓶里只装了三颗,因此,就算这个解毒丹可以解毒,林瑶也没有那么多颗拿来给他们解毒。

        

不过,他现在在想,或许这个灵丹,可以溶于水给他们分了喝下去。

        

毕竟是灵丹,谁知道吃了会有什么效果?要是效果太好,林瑶也怕惹来麻烦。

        

第二种,清心丹。虽名清心,却不是凝神静气的丹药,这是一种祛除邪气的灵丹。若是阮奕然这些手下是中了什么诅咒,或许这种丹药会更有效。这种灵丹林瑶手里也并不多,也只有五瓶,一瓶里也只有三颗。

        

第三种,洗髓丹。这是在小说里常见的一种灵丹,效果是洗精伐髓,祛除体内的各种毒素,将身体归于本源。要是以上两种丹药都没有效果,林瑶就打算用这个,直接给他们洗精伐髓,将体内的毒全部洗出去。

        

洗髓丹林瑶手里也不多,只有二十瓶,每瓶里只有一颗。不过洗髓丹他抽到的概率还挺大,林瑶也可以拿出一半来试一试。

        

天灵解毒丹太少,林瑶只拿了一瓶。清心丹拿了三瓶,而洗髓丹,林瑶则拿了一半。

        

确定了之后,林瑶就把丹药全部装了回去,塞到了背包里。

        

然后将这些丹药用盒子装起来,打算明天带出去。

        

次日,林瑶用了早饭,便出府了。

        

林瑶带着叶河走到街口,就见到了阮奕然的马车,因为阮奕然马车边站着松亭和松鹤。

        

他直接走过去,上了马车。

        

阮奕然见他带着个木盒子,挑眉,“这里面是什么?”

        

“要试的药,”林瑶顿了顿,问道,“你一会儿挑一个你最看重的人出来试药。”

        

阮奕然闻言疑惑,“为什么?”

        

“这些药吃了好处很大的。”林瑶也不打算说的很详细,只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阮奕然心中虽然困惑,但林瑶既然这么交代,想必有什么缘故。

        

“好。”

        

到了别院,阮奕然没有再带着林瑶去之前那个院子,而是去了另一边。

        

“这院子里住的是我的好友,贺子真。他是个江湖侠客,这次原本只是应我之邀帮忙,可没想到会……他中的毒最深,一直昏迷不醒。”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