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医生用手高潮流水小说(美妇老师)最新章节列表

他们正逛到熊猫宫殿的花园里,迎面吹来一阵风,颜国君鼻端却闻不到花香,只有某种格外清新、诱熊猫的香气。

        

颜国君看着面前的人,愣住了。

        

公主竟然问自己……喜欢他吗?

        

单是看着只画出了他几分美的画像,颜熊猫都挪不动步子,抠抠搜搜几个月的零花钱买了那幅画一直挂到现在。

        

怎么会不喜欢呢?

        

颜国君再次用眼睛描摹了一下公主的轮廓,再结合一下他的气质、他的事迹,真情实感地疑惑:他平日里不照镜子的吗?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不过颜路清心中十分有数,想归想,喜欢肯定也不是能随随便便说出口的。要是对着一个刚见一天的公主说喜欢,岂不是显得她这个一国之君很轻浮?

        

她许久没讲话,似乎看出了她的纠结,顾词开口道,“如果这么难,陛下也不用立刻回答,等您想好的时候,再告诉也不迟。”

        

他还是笑得温柔好看,但眼角微微向下,很微妙地多了一点落寞,就是这么一点,又勾得熊猫心里酸酸痒痒。颜国君不自觉间又被死死拿捏住,要不是从小接受了一番国君必修面部表情管理课的训练,估计示爱的话都要脱口而出。

        

颜路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就不回答了,毕竟熊猫都是这样的。 

        

她稳定了一下心神,想到自己最开始被他打断没说完的话题,是想帮那群大臣询问联姻事宜。虽然不太开心,但这是她身为一国之君要做的任务,颜国君清了清嗓子,重新说道:“本君刚才是想要问你——那些大臣们的提议,你愿意考虑吗?”

        

“抱歉。”顾词脸上的笑变淡,仅剩唇边的一点弧度,说话的语气似乎也没有刚才那么撩人,变得正经了点儿,“对他们无意。”

        

颜国君愣了一下。

        

经过短短的见面相处,以及有限的传闻,在她看来,公主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哪怕拒绝,也应该会是那种找一些理由维持彼此体面。她代大臣问的,当着她一国之君的面,他却拒绝地这么干脆。

        

颜路清觉得奇怪,可是又好奇,一时冲动,顺着他的话往下问:“那你对谁有意?”

        

话一出口,才发觉自己不仅没有自称“本君”,也问得十分越界。

        

这是私事范畴,简直对公主相当冒犯,颜熊猫顿时尴尬得耳朵都动了动。

        

但她没想到的是,面前的人却浑然不觉被冒犯,听到这个问题,公主反而又像是恢复了好心情般对她笑了一下,“等陛下想清楚了之前的问题,再告诉您答案。”

        

“之前的——”

        

颜路清条件反射地想要问,但冒出三个字,很快便想起他指的是什么。

        

那个问题是——“陛下,喜欢吗?”

        

……

        

熊猫宫殿不算大,虽然颜路清想带着公主逛个遍,但她也记得自己受过教育,不得带外人出入寝宫。

        

笋国的人那一定是外人了。

        

因为跟公主仿佛突然交心了的谈话,颜国君彻底放弃了自称本君之类的礼数,在顾词面前说话变得十分随意。她像是献宝一样带着公主四处转,走到自己寝殿附近的时候,叹了口气:“好可惜……其实寝殿修得最好看了,但是没办法带你进去看。”

        

因为熊猫懒,又注重吃喝玩乐,寝宫自然是花钱最多的地方,里面有许多可爱好看的大熊猫标志设计。

        

顾词突然出声询问:“为何?”

        

这种事的原因不是显而易见吗?公主怎么会不知道?

        

颜国君疑惑,但还是老实巴交地解释道:“因为这里规定除了国君,就只有伺候的丫鬟嬷嬷、还有国君的宫才能进的呀。”

        

闻言,顾词眉眼一弯:“既然如此,也不是完全没办法进。”

        

颜国君震惊地瞪大圆溜溜的眼睛。就这么盯了顾词一会儿,她微微垫脚,把手放在嘴边作悄声说话的姿势,万分惊讶道:“你是想扮作丫鬟吗?但是你太高啦,丫鬟的衣服没有合身的!”

        

“…………”

        

顾词表情微微一滞。

        

不知道为什么,颜国君觉得自己从公主身上感受到了类似于失语的情绪。

        

半晌他才恢复如常,看着她重新说道:“陛下,没有那种癖好。”

        

颜国君心里说不出的失望,眼巴巴看着美人的脸,心里想:你就算有这种癖好也没关系的,倒希望你能有。

        

但她面上还是十分认真地询问:“那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方法?”

        

公主定定看了她一会儿,眼睛里像是有很多情绪,说的话里似乎还掺着若有若无的叹气。

        

“不急,以再告诉您。”

        

        

颜国君回去之,将奏折一一翻出来重新批阅,并且在第三日的早朝上对大臣们传达了公主的意思——并没有与他们和亲的意思。

        

虽然有些对不起大臣,但这确实是她有史以来上过最快乐的一个早朝,这件事也是她宣布的最畅快的一件消息。

        

大臣们摇头叹气了一会儿,直呼无缘,但却都没有再说什么,也并不想再次尝试—。

        

熊猫天性如此,包括同种族之间的追求也是一样,只要表示了一次心意,对方不接受,那么熊猫会立刻原地放弃。

        

——得不到的话,那就不得了。从不强求,因为懒得强求。

        

颜国君心里的大石头消失了。

        

在这之,她几乎每天都去找公主词,最开始的几天还会矜持,还会想,自己一国之君,总去找她,会不会太丢脸了呢?

        

小玛就在旁边煽风点火:“什么呀陛下!小麻告诉了,您每次去找公主,他心情都很好呢!”

        

颜国君想了好久:“……小麻是谁?”

        

因为宫里丫鬟太少了,每一个上任的和辞职的她都记得,但确实没有这么个名字。

        

小玛笑嘻嘻道:“哎呀,忘记跟您讲了,最近跟笋国使团的丫鬟已经结成了好姐妹,们性格相似,连名字都很像呢——叫小玛,她叫小麻——就是那个麻花的麻!”

        

然小玛又兴奋地给颜路清讲了许多从小麻那里听来的趣事,其中不乏让她心情愉悦的,比如——“公主从小时候就对熊猫这个物种十分感兴趣”、“小麻在公主房间里发现过熊猫画像”、“公主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通房丫鬟,从来没有过关系过密的女笋,笋国国王问过他的婚配意愿,他也表示不着急”……

        

除了私生活,还有顾词全方位的信息,比如——“因为从小生病身体不好,虽然外表看不出来,其实公主武功了得”、“在笋国,如果国王有什么事情拿捏不下,是要找公主参谋的”、“公主的民国度比国王高多了,画像可以拍卖”……

        

颜路清觉得如果自己亲口问顾词关于他的事情,他也会告诉自己,只不过不可能像小玛说得这么详细,这么夸张。

        

可是她发现,她好像更喜欢听夸张版的。

        

从别人口中听到他的事迹,听别人夸赞他有多优秀,竟然也是件十分开心的事情。

        

日子一天天过去,距离熊猫国君生辰过去大半月有余,某日,颜国君照往常一样,糊弄过没有几个人醒着的早朝便前往御房。

        

颜国君哼着曲儿到御房门口,看到岸上没有奏折,本来准备打个卡就走,但没想到一转身,便看到了同样下了早朝的风鸣。

        

自从笋国使团来了之,风鸣是接待使团的主要人物,有且只有他一个,毕竟也没有别的熊猫可以担任这个任务。

        

不仅要接待,风鸣还要跟使团洽谈不少事宜。颜路清知道这件事,但是她懒得询问具体内容——她怕她问完,今工作风鸣都得叫着她。

        

正因如此,风鸣十分忙碌,已经挺久没有给她上奏折催婚或是在早朝之来御房教育她了。

        

风鸣对她简单行了个礼,而依旧是用那张面无表情的冷脸看着她,开门见山道:“陛下近日跟公主玩得可好?”

        

“……”

        

颜国君难得地动起了脑子,慢吞吞地开始分析假如她说好和不好,风鸣会问她些什么。

        

但还没等国君分析完毕,风鸣又继续问道:“您无须多言,臣全部看在眼里,近日来您和公主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每日递增,可见你们感情非比寻常。”

        

“……!”

        

以前被风鸣说自己和异性的事情,国君都是气恼的模样,此时被点破,却几乎要被羞耻给淹没,脸颊浮上了淡淡的粉色。她甚至开始结巴而生硬地转移话题:“你、你来找有事情吗?”

        

“臣不是正在说吗?”风鸣道,“既然感情非比寻常,陛下可曾考虑过臣曾提议过的和亲一事?”

        

颜国君头顶的耳朵腾的蹦了出来。

        

——她难以置信风鸣竟然把这件事说的如此轻易,这可是她的终身大事!是公主词的终身大事!

        

但是一边这么斥责着,颜路清脑海里却一边闪过许多自己跟公主词相处的画面。

        

他教她编花环,然给她戴上的时候,他靠在树上用柳叶给她吹小调的时候,带着她用石子在湖面上弹弹弹的时候。

        

他对她说话的样子,对她笑的样子,眉眼弯弯的样子,叫她陛下的样子……每一帧每一画都像是刚经历过一般清晰。

        

颜国君觉得,既然风鸣十有八九已经看穿了,那她似乎也没什么撒谎的必要。

        

她垂下视线,看着桌案,轻声说:“是喜欢公主的。”

        

“……”虽然公主的意图早已十分明显,但风鸣一直觉得陛下是永远都不可能主动理解这些事情的,他没想到她竟然承认的如此干脆。

        

这是风鸣第一次在国君面前说不出话来。

        

御房内一时鸦熊无声。

        

过了会儿,颜国君又道:“不过,虽然喜欢他,但你说的和亲还是不行。”

        

风鸣回神:“为何不行?”

        

颜国君抬头,奇怪地看着他:“因为是国君啊,国不可一日无君——”

        

“您多虑了。”风鸣忍不住出言打断她,说得十分诚恳,“也许别的国确实不可,但熊猫国可以无君。”

        

熊猫国君:“…………”

        

岂有此理!

        

成何体统!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颜国君想要斥责风鸣,声音到了嘴边却发不出来,她想不到自己有什么有力的观点能够反驳他。

        

熊猫国确实不怎么需要国君——她虽然因为长相可爱,被民间喜爱,以她的本体做出的小挂件十分畅销,但本质上,她这个国君当的无非是一个废物国君带着一群废物子民一起废物罢了。

        

虽然如此。

        

颜路清还是很不服气地开了口:“可是——”

        

不等她说,风鸣反倒先退了一步:“也不是非要您和亲远嫁。”

        

“嗯?”

        

“臣此番前来,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禀告,”风鸣道,“笋国使团来国为期一月,目前行程已过大半,不日便要动身离开。”

        

——听到“离开”两字。

        

颜路清像是突然被点醒一般,整个人都是一呆。

        

她最近过得太快乐,甚至都没算过距离自己生辰过去了多少日子,只觉得下了早朝就去见公主可真开心,跟他在一起可真开心。

        

都没想过……他是远道而来,终究还要回去的。

        

不给她反应的时间,风鸣又道:“臣翻阅史,发现上面曾记载了数十年前笋国的一次来访。”

        

颜国君愣愣追问:“……然呢?”

        

“据史记载,当时笋国使团来熊猫国一月有余,与熊猫国君相谈甚欢,临走时,熊猫国君一路陪同笋国使团到了边境,在使团的邀请下,又去到了笋国拜访——此乃熊猫国和笋国间的一次友好交流。”

        

风鸣从袖子里掏出奏折,放到了颜路清面前:“臣认为,您该延续史上记载的友好交流,随使团一同前往笋国,加深两国友好情谊。”

        

颜国君刚才变灰的小心情顿时明亮起来。

        

拿起朱笔,在奏折上批了个——“准。”

        

        

熊猫天性懒惰,颜国君出生以来,除了还不到十岁的时候跟着风鸣去过一趟笋国,之再也没有踏出国门一步,甚至连城门都没出过。

        

九月中旬,她随着笋国的马车一起出发,经历了熊猫生中第二次出城门。

        

此番上路,颜国君身边伺候的也全部都跟着,好在本来就没多少,加在一起也不算累赘。他们跟笋国使团乘一辆马车,颜国君和公主词乘另外一辆马车。

        

笋国不愧是强国,马车的质量看起来比熊猫国强了好几个档次,里面还处处散发着竹子的清香,颜色也淡雅翠绿,十分好看。

        

而公主词的气质也相当适合这样的环境,颜路清一边喝着竹叶酿的酒,一边一眼一眼地瞄着身边的美人,好不惬意。

        

她陶醉地眯了眯眼睛:“这酒是怎么酿的?真好喝。”

        

“陛下想学?”顾词笑了一下,“可以教您,但有些复杂。”

        

“……”颜国君晃了晃神,突然反应过来,睁大眼睛惊讶道:“这是你酿的?”

        

“嗯。”

        

他还是那种波澜不惊的表情。

        

可熊猫国君十分不理解这种现象:“你怎么什么都会?你哪来的时间学这些事?”

        

这话由一只熊猫说出来,就显得十分好玩。毕竟这是种只爱吃吃喝喝、和只顾活着和可爱的生物,对于顾词这种存在,自然只能发出这样的感慨。

        

顾词勾了勾唇,慢条斯理地说:“在还没认识陛下的时候。”

        

……

        

熊猫国与笋国接壤,从皇城到笋国,乘坐马车大概需要五日。

        

大概是因为几只熊猫加入了笋国使团的队伍,让精英们也变得沾上了废物的味道,他们一路走走停停,这哪里是赶路,几乎称得上是游山玩水,十分愉快的旅程。

        

行程过半时,中间有一段路必须从山间经过,虽然有一定坡度,但并不危险,且山脚下也是许多熊猫生活的地方,众人翻过一座小山坡准备歇脚,谁都没想到,在这中途竟然出了差错。

        

颜路清很喜欢公主词的马车,因为里面香香的,是她最爱的味道,在里面睡觉简直快活得像是活神仙。顾词没事的时候都会在里面看陪她,有事则会跟人出去谈事,免得吵到她。

        

这天,顾词在山脚的客栈里偶然遇到了笋国大臣,对方认出了顾词的马车,激动得说话声音都很大,颜路清迷迷糊糊间听到,困顿地刚要睁开眼,便感到眼皮覆盖上来一只凉玉一样的手,还有清润的声音:“没事,继续睡吧。”

        

好像有安眠作用,之颜路清真的立刻睡了过去,耳边也再没了吵闹。

        

可当她再次醒来,是脑勺撞到了什么硬物,被生生疼醒的。

        

颜路清手摸索到自己的脑袋上,似乎没出血,她迅速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然在马车里,只不过整个人像是皮球一样在车厢内被颠来颠去,除了脑勺有点疼,还有点儿想吐。

        

虽然不知全貌,但颜路清大概感知得到,自己现在正在上坡途中。虽然颠簸,但前面拉车的马不像是失控,更像是有人在上面驱使,颠簸只是因为山坡十分不平,且速度太快。

        

颜路清勉强维持平衡坐起来,伸手碰到了一旁的窗户,微微用力一推开,眼前却晃过一道熟悉的雪白的影子,以及他手中十分刺眼的刀光——

        

公主词!

        

要不是下一瞬间就失去了平衡重新跌回软塌上,她一定会兴奋地喊出他的名字。

        

马车突然速度变缓,前面传来刀剑碰撞的声音。

        

颜熊猫向来是很胆小怕事的,但大概是因为坐在公主词的马车里,觉得颇有安全感,又看到了美人执剑的模样,十分兴奋,她脑中并没有太多空余的情绪分给害怕。

        

颜国君笨手笨脚地再次趴在马车的窗沿上,她距离车前有一段距离,但目光所及能看到顾词的身影。他穿着一身白,驾马车的人则是一身黑,颜路清看不清他们的动作,但她能分辨得出谁占上风——不断发出惨叫的是黑衣人,但尽管被打得节节败退,却仍然没有收手的意思,似乎想拉着顾词缠斗到底。

        

他这样做的目的很快显现——

        

不管是颜路清还是来到异国他乡的顾词,对此处地形都毫不了解。

        

电光火石间,顾词突然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颜路清微微一愣,也随之看到了他的身。

        

她忍不住睁大眼睛。

        

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前面空茫茫的一片,像是……她虽然没亲眼见过,但却在上读到过的悬崖。

        

不知道他用什么方式摆脱了黑衣人,一个呼吸的时间,顾词便出现了她面前。

        

颜路清第一次见到公主拿剑的样子,脸上沾了别人的血,漂亮的眉眼冷峻至极,是极具冲突的美。

        

好像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他简单用刀柄将窗户别开,颜路清在刹那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把手伸出窗外——下一秒,她眼前一黑,感到自己先是失重,而被卷到了一个怀抱里。

        

耳边是极为响亮的猎猎风声,好像听到有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又好像没有。

        

颜路清觉得自己似乎晕了一会,眼前空白了好久,但她的双手仍然下意识死死搂着抱着自己的人。

        

等眩晕缓过来,睁开眼,她发现自己已经脚踩了实地。

        

耳边传来熟悉的轻笑声。

        

“原来这不是悬崖……”

        

颜路清眼前逐渐清晰,面前说话的正是刚才执剑的美人。

        

“只悬空了一段距离,下面便是山坡……”美人还是那么惊艳,跟刚才与黑衣人交手时判若两人,他轻声感慨:“真是托陛下的福啊。”

        

“……”

        

颜陛下张了张嘴,正想说点什么,顾词却先一步开口,给她讲那个黑衣人可能的来历,是冲着他来还是冲着她来……但颜路清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她突然注意到他左肩上的一抹红色,似乎还在扩大,不断蔓延。

        

她瞬间想到自己在他怀里听到的那道声响。

        

眼泪突然毫无征兆地涌了出来。

        

熊猫国君很少掉眼泪,因为虽然活得废物,却实在废物得太舒心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眼泪可以说来就来。

        

颜路清听到美人叹气,“早知如此,就穿黑衣了。”

        

而没几秒,自己的眼皮再次覆盖上来熟悉的手掌,只是比不久前温度要低得多。

        

颜路清眨了眨眼,眼泪都挤到了他的手指间,美人又解释那个人扔暗器的手法十分粗糙,只是刺破皮肉而已,还说,“他们很快就会找来,没事。”

        

她还是哭,并且还是头顶着两个耳朵在哭。

        

又过了会儿,美人决定不说有的没的了,无奈哄道:“陛下,别哭了。”

        

他说话的语调总是很温和,听起来简直如沐春风,而他嗓音里还带着淡淡的冷调,中和在一起,十分特殊且极为悦耳。

        

颜路清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她抓住他覆盖在她脸上的手,感受了一下温度,仰起头,声音嗡嗡地问:“你很冷是吗?”

        

顾词像是愣了一下,本来准备否认,但又想知道她问这句话是为了什么。

        

他点了头:“嗯。”

        

颜路清就往前走了一步。

        

然小心地把胳膊从他腰间伸过去,脸贴在他胸前——就这样结结实实地抱住了他。

        

怀里的人微微僵硬,好像过了很久,他才出声询问,声音又低又轻。

        

“陛下,你在干什么?”

        

“抱抱你呀。”国君理所当然地答,她吸吸鼻子,认真说,“们熊猫身上很暖和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