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人裸体自慰小说(纯h限高bl)最新章节列表

心累。

        

直到今天,他才真正领教到这位蚩山书院“大先生”的厉害之处。

        

比起竹林小舍中的藤蔓,无面人,翟先生真正厉害的地方是算无遗策的心机,以及深不见底的城府。

        

石青峰感觉自己在那位年过花甲的“大先生”面前就像是个透明的人,无论他想说什么,想做什么,翟先生都能将他一眼看穿!而且,还能恰到好处的化解他的企图,毫无破绽,也不会让场面因为尴尬而失去控制。

        

进入竹舍以后,他以看书之名查看书籍后面的东西。翟先生等他看了十几本书,恰好走到那本《山海经》处时,站起来将他截断。

        

看似随手拽出一本《山海经》,其实早就算计妥当,给他找了个最合适的台阶,让他不得不下。

        

给他倒茶时,虽然眼睛盯着茶杯,但眼角一直留意茶水上的热气。通过热气摇动,即便不抬头,也能知道他眼睛望向哪里。

        

翟先生故意将他带入另外一间房间,让他匆匆看了一眼,便叫仆人阿桂将饭菜挪到外面。表面看来,是让他知道了另外一间屋子里的情景,其实,是用排除法,打消了他对那间房间的怀疑。

        

至于那封书信,以及翟先生说要找一个教授棋艺的先生,他不知道是真是假,更不知道那教授棋艺的先生来蚩山书院的真正目的。

        

为什么早不找晚不找,偏偏等他来了以后找呢?是监视他石青峰,还是给自己留个后手?

        

……

        

石青峰边走边想,细思极恐。尤其是想到假借阿桂仆人的身份,问起竹舍中仆人的事情,无异于不打自招,暴露了自己去竹舍找翟先生的目的。

        

他把整个过程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回忆了一遍,不知不觉出了一身冷汗,背上的衣服湿了好大一片。

        

如临大敌!

        

回到茅屋以后,他惊魂未定。又想起冷阳告诉他说,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这更让他坐卧不安。

        

如果是面对面打架,他绝对不会害怕。当年,即便面对白猿山王、赤木山王,他也没有怕过。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种背地里的勾心斗角,笑里藏刀、不动声色的杀人招式,让他不寒而栗。

        

“青峰山主,我可以进来么?”

        

门口传来一个稚嫩羞涩的声音,打断了石青峰的思绪。抬头一看,只见怀雁双手背在身后,探着头,仿佛鼓足了勇气,在等他回复。

        

石青峰回过神来,轻轻吁了口气,换上一副轻松淡定的表情,说道“当然可以。”

        

怀雁一下子跳过门槛,进门以后依旧背着双手,走到石青峰面前,冷不丁从背后拿出一个用柳条编成的篮子放在桌子上,红着脸道“青峰山主,我家里人送过来一些梅子,我自己吃不完,给你拿来一些。”

        

她说完以后眼巴巴的凝视着石青峰,好像生怕他会拒绝。

        

石青峰见那些梅子又红又大,最大的有枣子般大小,而且洗的干干净净,几乎每一颗都仔细洗了一遍。他想到这时候正是梅子成熟的季节,以前在御鼎山时,由于北方气候偏冷的原因,他只见过两次。一次是王帽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些,和他坐在千丈岩的屋顶上,两个人吃了个痛快;一次是霜儿,说是别人送给陈玄清的,被霜儿偷出来一些,偷偷带给了他。

        

现在,他看见满满一篮子又红又大的梅子,想起之前吃梅子时的酸爽,禁不住口舌生津,悄悄地咽了口口水。

        

怀雁使劲儿憋住笑,说道“山主,你刚才是馋的咽口水了么?”

        

石青峰红着脸道“这叫‘望梅止渴’。”说罢,随手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嚼了几下,立刻皱起眉头,说道“真酸!”

        

他一连吃了三颗,只觉那梅子又凉又甜又酸,把他心里的郁闷愁结一扫而光,整个人顿时精神了不少。

        

“你也吃啊!别光站那儿看着我吃,来坐下一块吃。”他见怀雁光站在那里看着他吃,立刻拉过一把凳子递了过去。

        

怀雁扭捏了一下,伸出两根又细又长像葱白一样的手指,捏了一颗递给石青峰道“这颗好吃,你别光挑大的,大的不一定甜。”

        

石青峰毫不客气的接过来,塞进嘴里嚼了几下,赞道“嗯,这个甜,这个甜!”

        

怀雁开心的笑了笑,挑了一颗最小的,送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眉头一皱,撇了撇嘴说道“这个真酸!”

        

石青峰见她手里那颗梅子又小又青,就挑了颗大的给她,说道“吃这个,这个应该不酸。”

        

怀雁硬着头皮将嘴里的梅肉咽下,又拿起手里那颗又小又酸的梅子咬了一口,勉强挤出一个笑脸,道“我喜欢吃酸的。”顿了顿,又道“我比你小,当然应该吃小的!”

        

石青峰哈哈笑道“你又不是孔融!”他笑到一半时,忽然僵住。只见郑茹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茅屋门口,正怒气冲冲的盯着他和怀雁。

        

郑茹一步跨进门槛,毫不客气的夺下怀雁手里的梅子扔到门外,又端起桌子上的篮子放到石青峰身边,对怀雁说道“人家送给山主的东西,岂是你能随便吃的?”

        

石青峰赶紧止住她道“郑茹!这梅子是——”

        

“是什么是?是你叫她来吃的?你忘了她干的那些好事了么!”

        

郑茹火冒三丈,完全没把石青峰这个山主放在眼里,直接将他到了嘴边的话堵了回去。

        

怀雁看了眼郑茹那副气势汹汹的样子,非但没有害怕,反倒很淡定的笑了笑,似乎完全没把郑茹刚才的举动放在心上。

        

她不紧不慢的站起来,走到门外把那颗被郑茹扔出去的梅子捡回来放进篮子里,说道“这里面一共还有九颗,你要是再敢扔一颗,我就拔掉你一颗牙!”

        

郑茹两眼一瞪,不由分说抓起篮子就往外走。石青峰一把按住她,斥道“郑茹!这梅子是怀雁送过来的!”

        

郑茹一愣,一脸不相信的看了看石青峰,又看了看怀雁,慢慢的松开篮子,笑了笑,望着石青峰道“好啊!你居然护着她!你——你们——”

        

她鼻子一酸,“吧嗒”一声滚下几颗眼泪,慢慢退到门口,拔腿跑了出去。

        

怀雁将那颗咬了一半的梅子拣出来,提起篮子说道“我去洗一下。”

        

跨过门槛时,怕石青峰听不明白,又转身笑道“这篮子被人碰过了,看着碍眼!”

        

石青峰瞠目结舌。

        

怀雁洗完梅子回来,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聊了一会儿。期间,怀雁试探性的问道“山主,郑茹那边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我去说一下?”

        

石青峰赶紧摇了摇头,道“不用,真不用!”

        

他虽然暂时没有主意,但一想到两个人刚才的样子,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怀雁。

        

怀雁笑了笑,拿起那篮子,道“那我先回去。过几天荔枝就下来了,我已经和家里人打好了招呼,让她们买一些送过来。到时候,我再来给你送。”

        

石青峰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目送着怀雁走出门槛,禁不住皱了皱眉。

        

怀雁三番两次无缘无故的向自己示好,又是送书又是送吃的,摆明了是想要靠近他。

        

靠近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向来没有自作多情的习惯,压根儿就没往那方面。他想到的是,怀雁难道是翟先生的人?

        

他不愿多想,刚刚提起来的精神感觉一下子又蔫了下去。

        

走出房门,他一抬头就看见远处坐着个人,是郑茹。

        

他走到郑茹身后,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郑茹转过身来,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我不在这儿,你能找到我么?”

        

石青峰会心一笑,解释道“那些梅子真是怀雁送过来的!你误会她了。”

        

郑茹有些不服气道“不就是几颗梅子么!回头我给你送一筐来!”

        

石青峰笑而不语。过了须臾,问道“你来找我有事么?”

        

郑茹像做贼一样瞅了瞅四周,悄声道“有大事!”

        

说罢,拽着石青峰回到屋里,关上门,小声说道“翟先生从书院外面找了个人,要来书院中教授棋艺!”

        

石青峰装作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疑声道“那怎么了?”

        

郑茹皱起眉头瞅了他一眼,道“怎么了?这还不明显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他这是从外面找了个帮手回来,要针对你!”

        

石青峰不以为然道“没发生的事儿,不要乱说!”

        

郑茹急道“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你还在这儿不急不躁的,真是服了你了!”

        

石青峰笑道“你从哪儿听说这件事的?”

        

郑茹道“当然是授业先生们说的啊!现在书院中传的沸沸扬扬,估计除了你这个‘山主’,其余的人都知道了吧!你看看,人家翟先生压根儿就没把你这个‘山主’放在眼里!这么大的事儿,都不和你商量一声!”

        

她目光一瞥,似乎在找那个装有梅子的篮子。稍稍停了停,又道“你知道翟先生找的那个人是谁么?”

        

石青峰心里一动,急忙问道“是谁?”

        

郑茹道“是个刚刚出山的修士!”

        

石青峰忽然很后悔,后悔当时没有看那封信。

        

郑茹接着说道“你是修行之人,他打不过你,便找来了一个修士。看来,他姓翟的要动真格的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