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想骑你身上开车(两男一女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圆圆,咱们来个飞花令好不好?”晋非凡也想测试一下小圆圆的智力恢复情况。

        

既然不能正面交锋,那就只好走曲线救国路线了。

        

先从争取丝雨的家人做起吧。

        

“好啊好啊!”冷圆圆想跟这个天翔中学高二的理科学霸较量一下诗词储备。

        

“这个主意好!”冷丝雨也来了兴头。

        

如果小圆圆跟晋非凡的诗词储备不相上下,哪怕略次一点,也足可证明小圆圆在语言方面的能力没受到多大的损伤。

        

“那谁来出题呢?”冷甜甜其实也跃跃欲试,要知道,她在诗词大赛上拿了少儿组的季军啊。

        

她的人生以那场“唐风宋韵”诗词大赛作为分界线。

        

分界线那头,是苦难,是漫漫长夜;

        

分界线这头,是幸福,是灿烂黎明。

        

“丝雨,你出题吧。”晋非凡温情的眸光笼住丝雨,碰到夏鹏飞凌厉的眼神才勉强收回。

        

“马上要过大年,那就以‘年’字飞花。”丝雨瞄一眼小甜甜,立即看出小甜甜想要参与飞花的小心思,“小甜甜有兴趣参加么?”

        

“有有有!”小甜甜先前还灰暗的小眼睛立刻添了几许神采。

        

小圆圆提议,“不如虫虫、姐姐、飞哥哥一道参与,人多最热闹。”

        

夏鹏飞在心仪的姑娘身边坐下,懒洋洋地回了一句,“我没兴趣。”

        

“你不想打败非凡哥哥么?”夏虫虫看热闹不嫌事大,他很清楚哥哥的心理。

        

“我早就打败他了。”夏鹏飞不屑地斜睨晋非凡一眼,眼角嘴角写满了不屑。

        

初中时,晋非凡和夏鹏飞一样,都在梓虚一中就读。

        

夏鹏飞在一班,晋非凡在二班。

        

每次文化考试,夏鹏飞是年级第一名,晋非凡则是年级第二名。

        

就连在梓虚一台举行的诗词大会,晋非凡也逃不开夏鹏飞的压制。夏鹏飞拿冠军,晋非凡则是亚军。

        

抛开文化不说,谈商业才华,谈战力,晋非凡就不只是弱能形容了,简直就跟函数y=1/x中的y一样,当x取值无穷大时,它无限趋近于零。

        

不过夏鹏飞最终还是决定参与,虐情敌千万次也是不够的!

        

丝雨很想说“我可不想被虐。我当看客”,她猜测自己要上场的话,十有八九会垫底。

        

但她却没说出来,这里面都是大佬啊,自己要是不当这个垫底,就得让大佬垫底。

        

作好铺路石和大佬们的陪衬,保护好大佬们的优越性和自尊心,这也是她这个菜鸟该有的觉悟。

        

院长和谢光明陪同几位政要人员走进病房时,他们立刻被病房的活力给震住了。

        

尼玛,这哪里是神马病房,分明就是大脑竞技场。

        

……

        

小圆圆: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小虫虫:海日生残年,江春入旧年。

        

小甜甜: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晋非凡: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夏鹏飞: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冷丝雨: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楼花相映红。

        

小圆圆: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虫虫: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小甜甜: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晋非凡: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夏鹏飞: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冷丝雨: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小圆圆:铜壶漏报天将晓,惆怅佳期又一年。

        

……

        

大家你来我往,场面十分热烈。

        

可谁也没想到,飞花令在进行到第二十三回合的时候,小圆圆首先脑袋短路,想不起诗句了。

        

哇哇哇哇哇——

        

圆圆又开始大哭并伸手向丝雨求拥抱求安慰。“我是不是笨了很多?”

        

小圆圆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她认为自己脑力明显下降了。

        

这次事故让她的心理也比以前脆弱了很多。

        

以前在外人面前她是不哭的,她一般只在丝雨面前毫不掩饰自己的脆弱。而现在,她是稍有不顺,就想放声大哭。

        

飞花令哪里还进行得下去。

        

“小圆圆已经很不错了,”丝雨抱起圆圆,在她脸上啵了一下,“你记住,这个飞花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的,因为它很片面很狭隘,评价标准单一,不具有普适意义。

        

你的思维和语言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夏鹏飞也安慰小圆圆,“小圆圆,你还忘记了重要的一点,你正在恢复之中,知道吗?”

        

夏虫虫也仰头看向丝雨怀里的圆圆,“你的脑力只会越来越强,

        

你今天是不是比昨天更强,昨天是不是比前天更强?

        

电脑死机重启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吧?各项任务加载是不是还要一定时间?

        

脑力的恢复是不是也得有一个过程?”

        

小甜甜也赶紧安慰圆圆,“圆圆,你说那个市场法则我也不会,你刚才说的‘铜壶漏报天将晓,惆怅佳期又一年’我也没听说过,我认为你脑力的恢复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或者稍加学习,就能恢复。”

        

听了大家的分析后,小圆圆感觉有道理,就停止了哭声。

        

对身心脆弱的小朋友来说,安慰什么并不重要,安慰本身最为重要。

        

她们就是想得到情感上的慰藉,就想得到身边人的关怀。

        

谢光明这才对夏鹏飞说:“夏总,领导们来看看小圆圆。”

        

一众人注意到房里来了一群穿着考究的特殊访客。

        

夏鹏飞起身跟领导们一一握手,“感谢各位领导!

        

小圆圆各项能力恢复神速,这跟领导们优质资源上的倾斜是分不开的。”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一位政要人员温和地说。从部级到厅级再到局级,都有要员千叮咛万嘱咐,市政要员并不完全清楚小圆圆的背景是什么。

        

这涉及到国家机密和对冷家家庭的保护。

        

夏鹏飞猜到战神爸爸可能起了作用。

        

他只猜到了一点,他没法猜到的是,在对小圆圆的救治中,梓虚市副市长柳雷和小圆圆的部分有深厚背景的粉丝也起了作用。

        

一位政要对小圆圆说:“小圆圆你不用难过,你这脑力已经很逆天了,你刚才说的,我一句也说不上来,那我不该无地自容?”

        

谢光明向院长和市政要员介绍了小圆圆的救治情况。

        

咚咚咚!

        

咚咚咚!

        

谢光明和领导们才走,又传来敲门声。

        

“我去开门!”小甜甜今天成了开门专职人员。

        

“请问这儿是冷圆圆的病房吗?”声音相当温柔,也相当熟悉。

        

“好像是知秋!”夏鹏飞站起来要去迎接,一把被冷丝雨拽住,“那么激动干嘛,我去看。”

        

冷丝雨抱着圆圆朝门口走,对着刚进门的叶知秋笑道:“知秋,跑这么远来看我妹妹,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小圆圆看起来恢复不错。快出院了吧?”叶知秋纤手轻轻握了握小圆圆的小手。

        

“我早就想出院了,飞哥哥不让。让我再等等,”小圆圆噘着嘴攀着丝雨的肩膀,低头在丝雨耳边说了句悄悄话,“姐姐,我感觉今天还有访客!”

        

咚咚咚!

        

咚咚咚!

        

大门才刚关上,小圆圆的话音刚落,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这次来的是柳旭东和华可多。

        

“你们这是来开联欢会呢。”夏鹏飞对柳旭东说。

        

柳旭东横了夏鹏飞一眼,“知足吧你就,我们为你们搞后勤来了,你们不是没人打理生活吗,我和多多来为你们打理生活。这么高级的后勤人员还免费,是不是很感动?”

        

夏鹏飞一拳捶在柳旭东胸口上,“你那点小心思别人不懂,我还不清楚,你这是挂羊头卖狗肉来了,谁不知道你是打着探病的旗号出来跟多多秀恩爱!”

        

“哎哟——夏鹏飞你个王八蛋,我好心来看小圆圆,你想把我打残啊!冷丝雨,你也不好好管管你夏鹏飞!”柳旭东疼得嘴角都扯变了形。

        

“活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