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绑吊虐d sm(b型h系)最新章节列表

出于当前欧洲局势的紧张氛围,以及艾伦威尔逊的工作考虑,帕梅拉蒙巴顿做出了妥协,并没有准备大张旗鼓的宣扬。

        

一如二十九年前,这一场婚礼在帕梅拉蒙巴顿父母选择的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

        

“艾伦,我不太习惯这种场合。尤其是这么多客人在!”图灵有些局促,他不太习惯这种场合,更何况他还是艾伦威尔逊的伴郎。

        

“哦,我的朋友,你就帮一下忙吧。”艾伦威尔逊拍着伴郎的肩膀,虽然知道图灵的取向有问题,却故作不知,“白厅像是我这个年纪的公务员并不多,没结婚的就更少了。与其如此还不如找一个谁都不认识的人做伴郎。”

        

这对图灵是有好处的,哪怕是在取向的问题上,阶级不同也有不同的后果。

        

伯吉斯、麦克林都有这样的问题,甚至算是半公开,可谁敢找麻烦?图灵就被抓住迫害,归根到底还不是出身不同,存在人脉上的差距。

        

“不过,艾伦,今天对你而言绝对是一个幸福的日子。”目光从不远处的白厅公务员群体收回来,图灵笑呵呵的表达恭喜之意。

        

“还好!”艾伦威尔逊一伸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腕表,脸上带着得意的表情道。

        

艾伦威尔逊的迎宾员都是白厅公务员,每个人都西装革履,带着矜持不失礼貌的微笑。

        

另外的群体,则是一群穿着海军礼服的军官,这些人是蒙巴顿将军的朋友。埃德维娜阿什莱则在一群商界朋友的簇拥当中。

至于更大的群体,则是带着公爵伯爵头衔的贵族群体,加在一起超过白厅、海军和商界人数全部,齐聚的宾客包括王储夫妇代表的王室,以及林林总总的公爵伯爵,海军、白厅、商界、一共有八百多人。

        

当然艾伦威尔逊的邀请的两个朋友也是存在感颇高的,麦卡锡议员就在白厅的群体当中进行人脉建设工作,巴迪亚公主则在王储夫妇旁边闲聊。

        

国会广场的围栏外面,还有不少伦敦市民在驻足观看。帕梅拉蒙巴顿和伴娘玛格丽特公主出现,穿着洁白的婚纱,头纱下的帕梅拉蒙巴顿面带羞涩,相反还是做伴娘的玛格丽特公主很淡定,陪着新娘完成一个个环节。

        

艾伦威尔逊和帕梅拉蒙巴顿步入教堂,向已经等候的蒙巴顿夫妇点头致意。

        

蒙巴顿夫妇则笑着回应,帕特里夏夫妇也在一旁笑看着这一幕。

        

“亲爱的,我当时好像表现得体的多。”约翰·布拉伯恩小声对着妻子帕特里夏蒙巴顿道,“现在回想一下,是不是这样。”

        

“你当时傻乎乎的!”帕特里夏蒙巴顿瞥了一眼丈夫,毫不留情的揭穿道。

        

已经站在神父面前的艾伦威尔逊轻声对帕梅拉蒙巴顿询问,“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

        

“你想干什么都行!”帕梅拉蒙巴顿目不斜视的打趣着,继续聆听神父的教诲。

        

下一刻艾伦威尔逊就抓住了帕梅拉蒙巴顿的手,既然没什么讲究就没问题了。

        

两人手牵着手在神父面前宣誓,整个教堂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将两人包围在其中。

        

“亲爱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我含有恶意,恨不得立刻就取代我的位置。”艾伦威尔逊歪着脖子,用一种胜利者的口吻道,“那根本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帕梅拉蒙巴顿一唱一和,和艾伦威尔逊肩并肩站在一起,表示赞同身边男人对她本人的所有权。两人微笑着接受着所有宾客的祝福。

        

两人各自带着伴郎伴娘向过来的宾客表达感谢,原则上每一个来的客人都要握手。幸亏不用每一个人都敬酒,不然这可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帕梅拉蒙巴顿为自己的丈夫介绍着每一个前来的贵族,艾伦威尔逊则为妻子介绍前来的白厅官员,两人带着永不消失的笑容,开启了这一轮的感谢。

        

一直到下午,两人已经握手五百次,还有四百多个宾客没来得及,忙得不可开交。

        

幸亏有玛格丽特公主在帮忙,至于艾伦威尔逊那个伴郎图灵先生,早已经不知道哪去了,可能已经离开了婚礼现场。

        

下午两点,在英属马来亚的加班时间已经到了,两人总算是完成了紧张的握手人物,平心而论,能记住的人寥寥无几,两人的资质毕竟只是普通人。

        

如释重负的两人相视一笑,在送别了王储夫妇之后,算是回归了自由身。

        

“我去换一件便装!”身着婚纱的帕梅拉蒙巴顿这么说着,让艾伦威尔逊等待。

        

“恭喜了,你把帕梅拉骗到手了。”留在这里的玛格丽特公主直勾勾的看着艾伦威尔逊,语气复杂的开口。

        

“尊敬的公主,你要明白爱情这个东西单方面的付出是没有结果的。还是我们互相吸引占据大部分的因素,当然最重要的是,蒙巴顿家族对我的认可,这非常令人欣喜。只要帕梅拉的父母表达出来任何不满的意思,都不会有这么一天。”

        

艾伦威尔逊心情舒畅,对公主殿下的奚落全当是没听见,报以笑容回应,“迟早公主殿下会有这么一天的,不知道谁会这么幸运。”

        

“谁会这么幸运?”玛格丽特公主喃喃自语,仰着头撇嘴,“可能像是你这样的胆小鬼。”

        

“我才知道我和胆小鬼这种词汇有关系。”艾伦威尔逊一脸的震惊,从他成年开始好像就和这个词无关了,因为婚礼痛并快乐的心情一下子烟消云散,低着头对着公主比比叨,“我怎么就是胆小鬼了?我干的事情说出来能把你胸吓没了。”

        

“你藐视王室重要成员!”玛格丽特公主不服不诧的回应,“你就是一个胆小鬼。”

        

“艾伦!”人没到,麦卡锡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已经传过来。

        

艾伦威尔逊果断终止了关于胆小鬼的话题,身体一动挡在玛格丽特公主的前面,背对着公主面向麦卡锡。

        

玛格丽特公主的脑袋从男人的背后伸出来,脸上还残留着不诧的样子。

        

于是麦卡锡出现之后就见到了,这样略带滑稽的一幕,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约瑟夫,今天有些怠慢了,你也看到了客人非常多。”艾伦威尔逊身后没长眼,自然是不知道有一个脑袋出来,带着不满的神色打量着麦卡锡。

        

“呃,公主殿下,我是艾伦的朋友。”麦卡锡议员少见的出现了一丝紧张,和在国会上口若悬河的样子判若两人,心想自己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皇家秘密?

        

麦卡锡在不在醉酒状态中,可以算是一个不错的好人,待人和善,充满了热情。

        

艾伦威尔逊的主动询问麦卡锡是否着急要回到美国,在确定了对方时间充裕之后,开口道,“约瑟夫,我有一件事要和你分享,如果你的行程不紧迫的话,我们谈谈。”

        

“当然没问题,总统巴不得我多在外国转转,可不要回到华盛顿给他找麻烦。”麦卡锡带着很自负的笑容,表达对杜鲁门的轻蔑。

        

“其实现在的环境已经变了,共和党已经夺回了国会,你的指责就算是有道理。也应该降低一下措辞。约瑟夫,我这么说完全是因为我是一个英国人,和你们美国的政治没有利害关系。”艾伦威尔逊面带真诚的开口道,“这一次的大选之后,如果共和党重新执政,你可不要和现在一样。”

        

一九五一年的麦卡锡基本上,就是在指责杜鲁门,尤其是在麦克阿瑟被撤职之后。

        

麦卡锡借口杜鲁门撤换朝鲜战争中的美方总司令麦克阿瑟,在国务院发表了平生最长的一次演说,直接指责杜鲁门政府对外政策重要制定者,曾经担任驻华特使、国务卿和国防部长,被杜鲁门称作“现今最伟大的人物”的乔治·马歇尔将军。

        

在这篇六万字的演说中,他将叛徒和谋杀者的罪名安在马歇尔头上,说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极力反对在巴尔干开辟第二战场,使得苏联先于西方盟国到达东欧;在雅尔塔会议上蒙蔽罗斯福,使苏联在领土等方面获利;在担任杜鲁门总统派驻中国的特使调停冲突期间出卖炮党。

        

在艾伦威尔逊看来,指责马歇尔已经表现出来了麦卡锡危险的征兆。只不过现在威胁还在可控当中,要是以后在对美军当中的著名将领不断指责,麦卡锡一定会撞墙的。

        

正好借由麦卡锡现在正在伦敦,他猪呢比这几天和麦卡锡谈谈。同时也是正好观摩一下,苏联在柏林的危险动作是否有后续。

        

“尊敬的约瑟夫议员,听艾伦说过你。”换好衣服的帕梅拉蒙巴顿出来,正好看见艾伦威尔逊和麦卡锡正在交流,帕梅拉蒙巴顿直接牵住了玛格丽特公主的手,开口道,“我们先把玛格丽特送回,然后一起坐下来聊聊怎么样。”

        

谁要回去!玛格丽特公主的脸色一垮,心里面不情不愿的腹诽。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