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第一次好滑好紧(堕落的白领)最新章节列表

    

“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章镜抬了抬下巴。

        

招惹他章镜的后果就是如此。

        

要么身死道消,

        

要么全家被灭。

        

没有第三个选项。

        

“多说无益,招惹到阁下是我等之过错,我没有什么好辩解的,我只求阁下能发发善心,放过族中的幼童,”云家老祖面带一些恳求之色。

        

章镜的狠辣他是领教到了的,所以也不奢望能够让他放过所有人。

        

因为那并不现实。

        

能有一些云氏的孩童留存,已经是得天之幸。

        

只要云氏还能有血脉留存,那他到了下面也能够微微的安心了。

        

听到此话,原本还动弹两下有点存在感的宋家老祖也不在有动作了,就这么静静的听着章镜的回答。 

        

听到云家老祖的恳求,章镜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在云家老祖面带喜色的眼神之中说了一句,

        

“不行。”

        

“章,章城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们毕竟只是幼童,不会对你有什么威胁的,况且,你做事要是如此狠辣一旦传到中原,恐怕正道的那些人便会将你打入魔道。”

        

“你又何必因为这些小事影响到你的名声呢?”

        

云家老祖哀求道。

        

放狠话是不可能的,只能求求章镜才有可能保全他云氏的幼童。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你应该感谢我才是,”章镜咧嘴一笑,显得有些诡异。

        

“至于中原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谁敢将我划到魔道,那我就让他们见见什么叫真正的魔道,只要杀的够多,够狠,就不会敢有人提及我是魔道中人。”

        

这是章镜一贯的做法,江湖之中比他狠辣的有的是,比他残忍的也不知凡几。

        

为什么他们没有被说成是魔道?

        

因为他们够强,

        

因为他们够狠。

        

“诸位,我等一同诛灭血魔。”

        

一声大喝,响彻了整座王宫废墟。

        

随后,四面八方开始不断的涌进来人手。

        

密密麻麻的,章镜定睛一看,至少也有数千人。

        

这些人之中大部分都是武者,基本上都是三大家族的精锐。

        

也不知是被谁鼓动的前来。

        

“老狗,你们的孝子贤孙们来了,”章镜浑不在意的冲着云家老祖以及地上奄奄一息的宋家老祖说了一声。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玩人海战术。

        

是嫌王宫的地面不够红吗?

        

要是不入先天的话,说不定还能用人海堆死。

        

一入先天非凡人,再面对先天之下的对手之时,就相当于降维打击。

        

“快走,”云家老祖怒目圆睁,高喝了一句。

        

躲还来不及呢,他们竟然还来送死。

        

“老祖勿忧,今日孙儿等人即便是死,也得咬下这血魔的两块肉,还是您先离开,只要您活着,我云氏便在。”

        

一名中年男子悲愤道。

        

“啧啧啧,说得好,”章镜笑着鼓了鼓掌。

        

这样一家人和和睦睦,充满孝道的场景他可是许久都没有见到了。

        

但很可惜,这男子所说的咬下章镜两块肉是不可能了。

        

撑死给他两根叼毛,还是云家老祖的老叼毛。

        

“血魔,你这魔头犯下此等滔天罪行,必遭天谴,”中年男子怒视着章镜。

        

“天谴?你云家为祸西南数百年,不知多少人丧生在你云家的手上,今日,我就是你们云家的天谴,至于我你就不用操心了,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够审判我,因为我,没错。”

        

章镜冷笑一声之后,一步踏出。

        

霎时间,原本重归平静的天色瞬间又化为了漫天的血云。

        

手中红尘刀浮于身前,庞大的杀机瞬间爆发。

        

漫天的血色刀芒再现,将废墟王宫之中的所有人全部笼罩。

        

宛如地狱一般。

        

“不,”云家老祖怒目圆睁,嘶吼了一声。

        

地上半死不活的宋家老祖,似乎也被惊醒,抬起了一根手指。

        

不过很快,手指便重新落到了地上。

        

他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量撑起手指。

        

“啊,啊,啊。”

        

“不,不要…”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啊…”

        

求饶痛骂之声不绝于耳,整个王宫变成了一个大型屠宰场。

        

地面上的血迹慢慢的开始汇聚在一起。

        

章镜面无表情的看着场中的情况,心下没有一丝的波澜升起。

        

这样的事情,在梁氏,在郑氏,在甄氏,在宋氏已经发生了数次,

        

他也已经习惯了。

        

“章镜,你这魔头,”云家老祖怒道。

        

“魔头?你说是那就是吧,”章镜淡淡道。

        

这一次没有反驳,跟一个要死的人也没有必要说这么多废话。

        

“啊,”云家老祖双目赤红,身上沉寂的气息再次回转。

        

这不是回光返照,而是他燃烧了自己的气血。

        

只求实力再次回到巅峰。

        

但,很可惜的是,即便是他全胜之时也不是章镜的一合之敌。

        

“章镜,”云氏老祖低喝一声。

        

扎起的发髻早已散乱,身上被血色覆盖。

        

双目之中没有一丝的人性留存。

        

章镜嘴角微微勾起,显得有些不在乎。

        

愤怒有用的话,还要实力做什么?

        

“斩!”

        

血色刀芒横空,数十丈长的刀芒爆发。

        

对着云家老祖便是斩了下去。

        

“吼,”云家老祖怒吼一声。

        

双掌举起,真元弥漫想要挡住章镜的一刀。

        

“砰!”

        

……

        

地面上露出了一道极长的刀痕,就像是一分为二一般的分成了两半。

        

整座王宫除了章镜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站着。

        

包括云家老祖。

        

最后只不过是无能狂怒罢了,并没有那个实力绝地翻盘。

        

他又不是主角,没有这样的气运也没有这样的实力。

        

现如今,他已经成了一堆碎肉,连人形都拼不出来。

        

阵阵鲜血的腥臭散发。

        

在王宫的凹陷之处汇聚成了小血洼。

        

残肢断臂,血肉四溅。

        

炼狱,

        

或许也只有炼狱才能形容这里。

        

章镜张开双臂,深吸了一口血腥味儿。

        

没有什么恶心的感觉,当然,也没有什么喜悦的感觉。

        

就是,平平淡淡无所谓。

        

章镜本以为像他这种杀人不眨眼还不干的人,应该很享受这种感觉的。

        

毕竟,小说,电视剧上都是这么演的。

        

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整座王宫寂静无声,只有时不时飘动的微风在响。

        

没有一个活口,

        

全部都死在了章大人的刀下。

        

那些想要咬下章镜两块肉的家伙,现在倒是都堆积在了一起。

        

“呼。”

        

章镜轻轻喘息,胸口微微起伏了几下。

        

随后,章大人手中双指在双目划过,一道精光自眼中射出。

        

既然已经说了要他们一家整整齐齐,那自然不可能食言。

        

“找到了,”章镜眯了眯眼睛。

        

……

        

熊熊火焰燃烧,一道人影从火中走出。

        

百年云氏,今日覆亡于此。

        

西南六家自此之后烟消云散,章镜的一桩心事也算是了了。

        

身上的气息缥缈不定,在经过这一次事件之后。

        

章镜的修为稳固了下来,实力又是增长了一些。

        

讲真,有时候章镜觉得自己可能也是一个主角。

        

不然,发展也不会这么顺利。

        

常人想要增强一点修为,都是千难万难。

        

不知需要经历多少难关。

        

他呢?

        

随随便便一努力就能突破。

        

……

        

数日之后,

        

“这是?”数道人影凌空而立,望着下方的废墟有些皱眉。

        

他们正是南晋镇魔卫的人。

        

在接到云氏的求援信息之后,直接往这里赶。

        

中间没有任何的耽搁,可还是晚了一步。

        

“血魔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为首的女子轻声道。

        

云氏的求援信息之上可是说了他们有四位先天宗师坐镇。

        

但,即便是这样,他们还是全部都死了。

        

“哼,不管这血魔是什么来头,咱们必须要将其镇压,不然我镇魔卫威严何在?”

        

陆明被杀的消息,他们也已经接到了。

        

他们很愤怒,愤怒这血魔竟然敢连他们镇魔卫的人都敢杀。

        

“下去找找还有没有活口,”女子说罢之后,第一个动了。

        

只不过她并没有报什么太大的信心。

        

偌大的王宫以及成为灰烬,直到现在,还有些许的火星留存。

        

地面上的血迹已经被烤干,但是,碎肉尸体还存在一些。

        

现在正值天热,所以,经过了几天的发酵之后,也开始散发出恶臭。

        

“那家伙的手段还真是狠辣,连孩童都没有放过,”一名男子看着地上焦黑的幼童尸体伸手扇了扇。

        

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色。

        

“魔道妖人的手段通常都是如此。”

        

“这是?”为首的女子蹲在地上抚摸着地上的刀痕,眉头愈发的紧皱。

        

“这是血魔留下的刀痕,竟然如此之深。”

        

“这样可怕的刀法,莫不是这血魔是血刀门的人?”一人低声道。

        

在魔道之中,也只有血刀门有这样的手段。

        

也不怪他们往上面联想。

        

“不管是谁的人,陛下很愤怒,已经下了严令要将血魔缉拿归案。”

        

“这……血魔拥有这样的实力,仅仅凭借咱们几个恐怕…”

        

“咱们自然不行,必须要回去求援,我猜测这血魔至少也是拥有风云榜前三十的实力。”

        

“老六你回去向大人请缨调人,我们几个先调查一下这血魔的真正身份,”为首的女子吩咐道。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