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叫男生?自己的那个(大团圆结2)最新章节列表

刑部大牢。

        

那几个被派去灭口吴老和两个嬷嬷之人,全部招了,是丁氏派他们动的手。

        

而那两个嬷嬷担惊受怕之后,意识到夫人要对他们杀人灭口,也决定出来指证丁氏。

        

再加上吴老出来作证,丁氏是凶手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

        

现在只差对簿公堂了。

        

“乌侍郎。”曾祖文走了进来,看着卫擎面前跪着的那几个人,“这是在审郭氏坠井的案子?这几个都招了?”

        

卫擎点了点头:“回大人,全都招了。”

        

“本官身为刑部尚书,看到这桩十二年前的案子可能是冤案,深感痛心,所以连夜看了卷宗。本官对这个案子很重视,决定亲自审理此案。乌侍郎,把这个案子的证据都移交给本官吧。”曾祖文义正言辞道,仿佛对这案子很重视似的。

        

卫擎心中冷笑,真交给他,岂不是跟十二年前一样,证据被毁,草草结案,死者冤死,凶手逍遥。

        

“大人,这个案子查得差不多了,只需开堂审理便可,大人公务繁忙,交给下官就行了。”卫擎道。

        

卫擎的态度恭敬,但是透露出来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交给他! 

        

很是硬气!

        

曾祖文的眼睛微微眯起,心中怒意翻滚,默默把卫擎记恨上了。

        

“大人,待会儿案子就要开审了,您若是有时间,一起看看?”卫擎道。

        

曾祖文冷笑一声:“就要开审?乌侍郎真是心急之人。”

        

卫擎意味深长道:“避免夜长梦多。”

        

“乌大人,本官作为过来人,还是奉劝你一句,性子别太急,否则容易坏事。”

        

“下官谨记大人教诲。大人,请吧。”卫擎道。

        

曾祖文恶狠狠地瞪着卫擎,卫擎神色如常,没有丝毫变化。

        

旁边的捕快们都感觉到尚书和侍郎两位大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只能感叹一句侍郎是真的勇,居然敢那般顶撞上峰。

        

不过,他们刑部在外面向来软,与大理寺或御史台有争执,曾尚书就向别人服软,转头把他们臭骂一句。

        

多年下来,刑部在三法司的位置越来越低,成了一个完全被忽视的机构。

        

他们这些当差的也憋屈得很,还得在大理寺和御史台面前装孙子。

        

如果上峰都如侍郎这般就好了,他们就不会憋屈成这样了。

        

曾祖文甩袖往外走去,卫擎跟了上去。

        

公堂。

        

卫擎坐在主审官的位置上,曾祖文则在一旁坐着,脸色很难看。

        

不一会儿,犯人丁氏就被带了上来。

        

丁氏满脸惊恐,在看到曾祖文的时候,眼睛顿时一亮。

        

她想说话,曾祖文向她眼神示意,并摇了摇头。

        

丁氏顿时明白过来,闭上了嘴。

        

有曾祖文在,她肯定会没事的!

        

“乌侍郎,办案讲究严谨,一定要人证物证齐全,犯人认罪了,才能定罪,不可屈打成招。”曾祖文道。

        

曾祖文这话看似对卫擎说,其实是在提醒丁氏,别认罪。

        

只要不认罪,他就能救她。

        

丁氏听明白了,心里终于有了一些底。

        

外面旁观审案的百姓越来越多。

        

其中有两抹身影,并肩而立,看向公堂。

        

正是棠鲤和白沐阳。

        

白沐阳的目光幽深,带着恨意,胸中戾气滋生。

        

丁氏、曾祖文……

        

便是这两人只手遮天,害死他娘!

        

“哥。”棠鲤抓住白沐阳的手臂,担忧地看着他。

        

白沐阳听着她担忧的声音,看着她担忧的面容,心中一暖,戾气消散。

        

白沐阳温柔一笑:“我没事。”

        

“嗯,很快就要真相大白了,作恶者终将遭到报应。”棠鲤道。

        

案子开始审理。

        

几个证人全部带了上来。

        

“是她派我们去杀人的。”那几人没有丝毫犹豫,当即指证丁氏,并在证词上画押。

        

丁氏的脸色很难看。

        

这几个都是她儿子的人,不仅没有完成任务,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供出了她!

        

她本来还觉得旭阳靠谱,现在想来,是她高看了这个儿子。

        

早知道,不如给曾祖文写信,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被揪到把柄。

        

丁小莲后悔极了。

        

接下来是那两个嬷嬷。

        

那两个嬷嬷都是跟了丁氏十几年的人了,但是丁氏薄情,这俩嬷嬷都是人精,其实没多少主仆之情。她们在丁氏面前表现,不过是为了讨点好处罢了。

        

现如今,因为她们知道得太多了,所以丁氏要杀他们灭口。

        

不供是死,供出来说不定还有活路!

        

所以,她们没多犹豫,当即选择供出丁氏。

        

“当年我亲眼所见,是丁氏的贴身丫鬟将郭氏推下去的。那丫鬟很壮实,力气很大。”

        

“我亲耳听到,丁氏命令自己丫鬟对郭氏下手。”

        

“郭氏出事的第二天,我就再也没见过那丫鬟了。”

        

两人把当年的事描述了一遍,说得十分仔细。

        

“你们胡说八道,我没有,大人,她们诬陷我!”丁氏连忙辩驳道。

        

她记得曾祖文的话,死不认罪,无论她们说什么,自己都不承认。

        

只要她不认罪,就没法治她的罪!

        

然后是吴老与吴老太相互搀扶着上了公堂。

        

吴老是最清楚这个案子的人,他说得条理清晰。只可惜他当初查出的证据,如今全被毁了。

        

吴老与丁氏对簿公堂,吴老连声质问,丁氏完全回答不了,只一直矢口否认。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我都没做过,你们是故意的,故意诬陷我!”

        

“大人,他们诬陷我,求求大人还我公道。”

        

卫擎的眉头皱起。

        

他如何看不出丁氏的用意,便是咬死了不承认!

        

命人杀吴老和两个嬷嬷一事好定罪,但是郭氏一案,时间太久远了,缺乏物证,没法定罪。

        

而卫擎的目的,便是重审十二年前的案子,将郭氏坠井案查得水落石出。

        

“‘郭氏坠井案’证据不足,依本官看,还得再查,等证据确凿再判,不可冤枉无辜。”曾祖文适时开口道。

        

丁氏顿时一喜:“民妇是冤枉的,多谢大人明察秋毫!”

        

卫擎没有说话,丁氏在拖时间,曾祖文肯定会想办法替她开脱。

        

就在僵持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大人,我有话说。”

        

只见一穿着粉色衣裳的纤瘦美貌的姑娘,正穿过人群,朝着公堂方向走来。

        

正是棠鲤。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