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做那个是什么样的体验(舌尖卷住花蒂)最新章节列表

很多企业都喜欢多元化,是因为很多东西可以内部消化一部分,龙建华也不能脱离这个思路。

        

小型飞机,是农业集团所需要的;直升飞机,矿山有需要。这都是销路,是活广告。量不在大,有广告效应就行。

        

龙建华看着北面的万亩土地,眼里闪过未来的场面。一年之后,这里会有各种各样的的建筑,陆续会有各种各样的飞机从这里飞上蓝天。

        

看着正在被逐渐掩盖的石碑,听着奠基人的对话,他恍惚了一下。

        

到今天为止,想介入的领域已经全部进入,原本没想的也已进入不少。

        

想进入的,有机械这个“老本行”,有汽车,有半导体,有电脑,有影像,有飞机;没想过要进入或没想起要进入的,有快消食品,有大石化,有房地产以及建筑,有影业,有矿业,有金融,有海陆运输以及……想起来,好像原本不想进入以及没想到过要进入的领域,比最先想进入的还要多。

        

计划不如变化快,这就是真实写照。

        

形势逼人,野心推着往前走,让自己达到一个从没想到过的高度。

        

不到二十年,通过一路截胡,还获得了一个诺奖,不虚重生一场……

        

张叔看到他目光不聚焦,笑问,“猛然间想到什么了,魂不守舍的样子。”

        

本来比较熟,所以讲话比较随意。

        

龙建华把思绪从天外拉回,将目光聚焦,笑着回应道,“我在想着飞机飞起的样子。”

        

他呵呵一笑,“弄完飞机,接下来准备弄什么?这么些年来,你一直没停过。”

        

龙建华摇摇头,“现在不想这个。我们是技术产品导向,不能强求。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把飞行器这一块做强,还有把火箭那一块做好。”

        

在他心中,产品升级换代是正常的,不能算是新产品;只有没出现过的技术产品,革命性产品,才能算是新产品。

        

他问道,“技术呢?有没有新的想法?”

        

龙建华摇摇头,“还没。今后可能会倾向于机械设计和材料。”

        

搞研究,他还是自认不错的。先前的专利,很多都是截胡的,越到后来,自主想出的越多的。即便蓝光二极管和石墨烯,对具体细节,他是不知道的,能做出来,还是他不断总结和摸索的结果。

        

知道大体思路,并不一定能最终解决问题,因为细节才能决定成败。

        

有人说,拿一张设备图给你,你都不一定能生产出最终设备,也是有道理的,因为还有零部件;即使把零部件图纸给你,还有材质,还有加工工艺。

        

做机械设备做到现在,他对此深有体会。

        

他问道,“有没有可能再弄一个诺奖?”

        

龙建华哈哈一笑,“诺奖不是想拿就拿的,要顶尖开创性的科研成果。”

        

他点点头,“这个确实强求不来。去年的研究经费投入多少?”

        

龙建华叹了一下,“美刀贬值,投入增加很多,去年达到三十九亿美刀。”

        

张叔砸吧砸吧嘴,“真舍得。难怪你能获诺奖。一直这么坚持下去,不知道今后能获得多少。”

        

……

        

他的话还真被很快印证,在0月6日,他再次接到诺奖物理学奖评选委员会秘书长的电话,被告知因蓝光二极管的研究而获得99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同时获奖的还有郑毅春。

        

接到这个电话,他懵了好一会。

        

乱了,时间全乱了。

        

这个项目获奖,应该是在200年以后,结果现在就被推荐并选中。

        

也感到奇怪,他在获奖后就推荐了高博士的光纤项目,却没被委员会选中。

        

论开创,光纤和这个蓝光二极管一样,是革命性的技术;论市场应用,光纤的普及也是有目共睹的,受惠的人群甚至比白光LED灯更多。

        

蓝光二极管现在就获得了,光纤却没有,难道还是要按原时间进度,到2000年以后才能获奖?

        

他下了决心,今后继续推荐,直到被评上为止……

        

龙建华再次获得诺奖,引起了巨大轰动。

        

他虽然是三所大学的教授,但还是世界首富,是重世集团、银行集团的董事长、重世研究院的名誉院长,是诺奖史上第五个获得一次以上的科学家。

        

很多媒体深挖洞。

        

有的把他的专利给扒拉出来,宣告他从79年来,拥有独有专利79个,合伙专利656项。这个数据,惊落眼睛一地。他成立重世集团才7年多,相当于每年有00多项,这是一个不可想象的数字。

        

看到这个数据,无数人惊叹,他纯粹就是一个科学天才,如果没有重世集团,他的成就不只有这么一些。

        

有人甚至呼吁,他应该从重世集团管理事物中脱离出来,专门进行科学研究,为人类科学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有的把他带硕士、博士数量统计出来,他已经带了六十五个硕士毕业生、三十二个博士毕业生,现在指导的硕士、博士有十七人。在已经毕业的硕士、博士中,有十三人因研究工作出色,获得了各种政府或全球有影响力组织颁发的奖励。

        

这个数据带来的直接结果,报考他的研究生的人数急剧增加。有两次获得诺奖的导师,谁不希望?

        

香岛科学院很快请他去参加一个座谈会。众人感叹,这个科学院成立太及时,因为他的名望,使得科学院名气大涨,不但聘请外籍院士简单了,更有很多中青年科学家把香岛当作理想的工作场所之一,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来香岛工作。

        

本来就因为重世研究院的影响力,吸引了大批国际科学家的到来,这次大规模的舆论宣传,来的人更多。重世研究院受益了,香岛一些大学的师资力量得到进一步强化。

        

高博士和黄校长对此感慨:一个地方要想成为科研圣地,环境很重要,有领头羊更重要。

        

重世研究院就更加不用说,简直就是整个狂喜。上次获奖是荣誉院长和他的堂妹兼员工,这次获奖是荣誉院长和研究院的员工,三个人,都是重世集团的员工。一个研究院能出现三个获得诺奖的,世界上仅此一家;身为研究院一员,如何不与有荣焉?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