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的四个丫头都是谁(快穿hh取液)最新章节列表

子瑜恣意戏白虎,青君仗剑斩青龙。

        

眉黛藏羞频频聚,檀口似酥暖软融。

        

白日里,东篱小筑。

        

北屋床榻上挂着的的白色帷帐,初看去,帷帐上面似乎绣了有一副倒凤颠鸾图,然而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帷帐薄纱清透,映得后方景象了。这倒凤颠鸾竟是真的两情迷恋颠之倒之,古人诚不欺人。

        

随后便是百鸟朝圣,凤鸾齐鸣,昂首高飞,一时之间,羽落缤纷。

        

老赵家的三食堂内。

        

在指导娘子剑法口诀一事上,赵戎倾囊相授,不留点滴。

        

滴水之恩,亦是迎来了涌泉之报。

        

今日的三食堂终于迎来了打烊。

        

赵戎带头发挥老赵家勤俭节约的家风,毫不浪费粮食,吃干抹净了,执行光盘行动,让赵灵妃睁大了美眸,似乎是在怔怔失神。

        

随后,另一座大食堂内,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赵灵妃无奈,在竹马夫君的眼神要求下,愣愣片刻,又瞧了眼倾囊相授的竹马,好看的长睫轻颤,亦是再次低垂螓首,朱唇轻启,小口小口的吞咽,尽数吃完了盘中餐。 

        

青梅娘子吃东西时,小模样生疏笨拙但是努力乖巧,十分惹人爱,赵戎长呼了口气,轻轻颔首,开心满意的摸了摸娘子的俏美螓首,手指给她理了理杂乱垂落的青丝,替她束起三千青丝,扎成简易高马尾,放在娘子香肩后,给她以方便。

        

青君亦是秋眸微微上翻,眸光清凉且俏媚,似是给了夫君一个感激的直勾眼神,赵戎一笑,在不打扰她的情况下,手掌轻轻捧抚着青君的乖巧花容,怜爱且珍惜。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赵戎与赵灵妃一顿吃饱喝足后,尽性而归。

        

一路上无言,似是安静回味三食堂的伙食。

        

“娘子。”

        

“嗯……”赵灵妃花慵粉懒,秋眸轻睐,似是饱了。

        

“你刚刚竟然偷袭。”赵戎皱眉,那叫一个突如其来,还好他有所准备,以扫穴犁庭之势,镇压如江水般涌来的滔滔不绝的不速之客。

        

“谁,谁让你先使坏的?而且……你是嫌弃我了吗?”二人间眼下的位置,让她想去抬起粉腿踢赵戎,不过她确实慵懒的连一根手指也不想抬起用力了,便暂时饶了这坏人。

        

众所周知,饭后不宜剧烈运动。

        

然而某人却是依旧精力十足,若不是娘子似乎饱了,化身小懒猫趴餐桌上不走了,估计他又要拉着她换家食堂了。

        

此时赵戎一本正经道:“不嫌弃不嫌弃,只要是你的菜肴,就算是白馒头和清汤淡水,我都喜欢,哪里会嫌弃,不过……今天拌白馒头的清汤确实是多了点。”他轻吐一口气,抬手抹了抹。

        

“你,你莫再提了。”

        

似是水做的仙子佳人黛眉娇柔无限,此时她一副意懒含羞态,勉强能动,玉指芊芊把仙郎暗掐,莫要卖乖。

        

赵戎把她胆大的小手一捉。

        

“你好胖啊,压到我了。”他眨眼忽道,二人都看不见相互的表情。

        

“就压死你。”赵灵妃在另一端传来的嗓音糯糯软软,好似挠人心头的白羽,十分撩人。

        

她轻轻歪头,轻咬略干的红唇,“胖了就胖了,反正胖的是某人的娘子,吃亏的是某人,我无所谓。”

        

“咳咳。”赵戎笑着摇头,见娘子越来越机灵了,很难再逗她戏她。

        

安静了会而后,他建议道:“娘子,要不你动动,别压我了。”

        

赵灵妃饭后慵懒娇困,和一只懒懒的小猪似的,再加上让其无比心安的良人就在身边陪伴,这是难得的宁静时刻。

        

此时赵灵妃睡眼朦胧,轻轻唔唔了声,没有回话,她压着刚刚欺负人的坏夫君,要让他哪里也去不了,当作枕头,美美睡去。

        

赵戎等了会儿,又唤了声,“娘子?”

        

安静片刻后,见青君不应答,赵戎嘀咕了两句,摇头,无事可做了起来。

        

不过他很快便注意到了压在他上面的一双纤美白皙大长腿,其实年初时刚刚大梦初醒‘初见娘子’那会儿,他就已经惦念上了,这真的是赵戎见过的最笔直浑圆的完美大长腿了,特别是下面还藏着一对霜白精致的金莲。

        

娘子哪里胖了,肥瘦刚好,而且瘦的地方是真的廋啊……赵戎颇为美滋的点头,大手一伸,将近在咫尺的一只皓踝擒住把玩,只觉十分精致圆润。

        

随后,在三食堂不远处,赵戎又忍不住点了一盘红烧猪蹄细细的啃着,红烧猪蹄被烧制的很红很嫩酥,入口似化。

        

察觉到夫君又点了这盘菜,而且越发的轻车熟路了,赵灵妃顿时消了睡意,醒神了些。

        

她睁眼抬首,羞急道:“你……你怎么喜欢这口味,每次都是这样,不…不难闻吗?戎儿,你莫吃了,我想睡会儿。”

        

赵戎舍不得放盘子,此时口齿不清道:“怎么会,唔挺香的,要不…唔…要不你也尝尝。”

        

他想要分享,一起吃。

        

赵灵妃:“………”尝你个大头鬼。

        

床头床尾安静了会儿后。

        

赵灵妃花容慵懒,轻眯秋眸,突然细语:“我……我要睡觉,不准你走。”

        

赵戎顿时懂了,他放下两只红烧猪蹄,轻咳道:“等会儿还有些事情要办,要出去一趟,也是这次会书院的要事,不过……”

        

赵戎突然翻身,让小懒猪也被迫翻了个身。

        

他起身,换回了正常位置,搂着娘子,亲密交颈。

        

赵戎看着枕着他肩膀俏脸满是慵懒满足之色的娘子,心生无限柔情,他两手老老实实的抱着她的细腰,下巴搁在她的小脑袋上,轻轻敲了敲。

        

微笑,压低嗓音:“困觉困觉,把小懒猪哄睡了我再走。”

        

其实吃饱喝足后,不想动弹时,女子就是想要恋人安静的搂着她陪着她吧,无声的相拥陪伴,胜过最甜的蜜语。

        

赵灵妃亦是如此,缺乏安全感的她,甚至更甚,赵戎就是她的大半个世界了,是目光触及出的所有,陪他闹陪他折腾,她都心甘情愿,哪怕嘴上说不要,可是怯偷看赵戎表情的小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见夫君突然乖了并疼她,赵灵妃芳心酥麻。

        

“嗯!”

        

她脆生生的甜了句,抬首轻啄了下他的唇,随后贴着赵戎的胸膛,感受着源源不断的温度,与沉稳踏实的心跳声,缓缓闭上秋眸。

        

赵灵妃内心深处,像抹了蜜一样甜,紧紧搂他安稳睡去。

        

今日,身心皆是被他填满。

        

夫妻二人相贴困觉。

        

一人美美如梦,一人默默出神。

        

赵戎低头,下巴轻搁在娘子束马尾的头顶,抱着她时不时小猪似轻拱的螓首。

        

也不知娘子是否在做梦。

        

其实此时若是他伸手,去儿子食堂里偷偷取玉,八成是能到手的。

        

青君对他身心托付,哪里有一点防备,对他的话语也是笃定信任。

        

但正是因为如此,赵戎才害怕让她现在就发现小小的事情,一招不慎,时机不对,青君就会被他伤的极深。甚至再次出现剑心受损这种不可逆的伤害。

        

此时,床榻枕畔,赵戎抱着熟睡无防备的娘子,静静看着屋子另一侧的书架,不久前,他在哪儿刚哄好一只痴情傻傻的小狐妖……

        

其实有的时候,赵戎怀疑青君很可能已经知道了小小的事情,她一直不提,很可能是在等待他主动坦白,给她一个说服她的交代。

        

赵戎也不确定是不是,但是不敢赌。

        

眼下对于青君这边,他的打算是先堂堂正正取到那枚墨玉,彻底完成换玉定终生的仪式,然后再将一轮‘明月’摘下来给青君,到那时,他把握一个最好的时机,直接坦白小小的事情。

        

这也是赵戎能想到的目前最稳妥的法子,至于中途有没有意外,或者青君是不是在静静等待,这些未知的风险他都只能硬着头皮面对。

        

其实不久前在大离接受苏青黛,是他的某种故意而为,是想用来略微试探下青君的反应与宽容度的……

        

当时赵戎虽然是劝苏青黛算了,再三给予她选择的机会,其实只是半真半假。

        

而小芊儿执意要收苏青黛为丫鬟,其实是看出了赵戎的想法,替他开口的。

        

因为赵戎若是拒绝的话,根本不会劝苏青黛,而是直接转身就走,哪里会和她废话。

        

小芊儿十分了解他。

        

不过这小丫头可能误会赵戎了,她以为她戎儿哥是男子都有的毛病,眼馋这类仙子的美色,有征服欲,想要收入房中宠玩。

        

小芊儿也确实极懂事,和体贴赵戎,当然,她也不是无限的迁就他的,而是在确定赵戎不是倾注情感后,当时才想也不想的出声,选择唱黑脸帮他。

        

所以对于赵戎此举——将没有情感的女子收入老赵家,小芊儿也只能朝男子花心好色这一方面想了。

        

她哪里知道,赵戎是在试探她与小姐的态度,为某只小狐妖的进门做长远打算。

        

而帮心上人收女子入房,即使是在这方三妻四妾的世界,但是人的私心却是任何时代都存在的,小芊儿这么做之后是什么个想法和感受,赵戎都不太清楚,但是心生愧疚。

        

这小丫头确实是喜欢极她戎儿哥了,一颗芳心全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所以当时小芊儿说要给苏青黛定下了条条框框的限制,让其做她丫鬟,赵戎都是毫不有犹豫的同意了。她也是难得任性,他当然是宠着。

        

而后来,每一次白日数完数后,夜里小芊儿当着他的面,欺负调教很勇的苏仙子时,赵戎都是在一旁毫不插手的,没有去帮似乎对他寄予深情、倾尽所有的苏仙子。

        

因为小丫头调教的越狠,很可能代表着她心里悄悄藏起来的小委屈越多,是特意打给他看的,所以赵戎眼观鼻观心,哪里敢在这方面违逆小丫头,欺负委屈的她?

        

谁对他是毫无保留的好,是要陪伴一生的女子,赵戎心里十分清楚。

        

至于苏青黛……他觉得她越来越不对劲了。

        

此时,北屋床榻上,赵戎看了眼娘子娴静清美的睡容,轻轻一叹。

        

明显没有丝毫威胁的苏青黛入房都已经这么难了,若是此时在书院某处安静等待的小狐妖被他带进房,赵戎哪里掩的住对小小的情感,到那时,估计青君芊儿真的要炸窝,如临大敌。

        

而小小这么弱这么笨,就是个小受气包小迷糊虫,哪里斗得过天之骄女的娘子和灵动小腹黑的芊儿……慢慢来,总是有法子的,眼下看来,等待换玉仪式的完成和捞出那轮明月的打算是正确的,是融化青君坚硬堡垒的最重要一环……

        

此时,赵戎动作轻盈的起身,将青君的螓首小心托回了玉枕上,给她悄悄盖上了被褥。

        

赵戎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娘子光洁的额头,又忍不住轻捏了捏她淡粉的可爱桃腮,赵戎安静注视着呼吸平稳且规律的娘子,陪伴了约莫一刻钟。

        

赵戎起身轻手轻脚的收拾了一番,来到书桌前,研墨铺纸,落笔留了一张纸条在书桌上,娘子醒来应该能看见。

        

主要是叮嘱娘子,让她先回太清府不要等他了,他中午有事不回来,另外,小芊儿应该回去找她了。

        

赵戎让她们二人在太清府等着,他办完事下午去与她们回合,晚上三人再在独幽城吃顿饭,他和小芊儿之后还要连夜赶回大离……

        

赵戎轻轻关上房门,脚步平稳的离开了东篱小筑。

        

不过在经过隔壁的华贵院子时,赵戎拐弯进去了。

        

范玉树和贾腾鹰都在,见赵戎进来后,便问这问那的,赵戎好奇,一问才知,原来他们之前准备也搬回东篱小筑读书,结果出门就看见了去而复返的赵仙子,以为赵戎凉了,便默默缩回去了。

        

不愧是手足同窗,挚爱好友……赵戎忍不住嘴角一扯。

        

不过幸好他们没回去,否则就坏他好事了,而且有人在院子里的话,青君脸皮薄,八成是放不开的,哪里会陪他那样胡闹……

        

赵戎感慨一叹,伸手拍了拍一直将给他收尸作为第一要紧事的两位好友。

        

此时,一想到不久前和娘子大白天关门洗鸳鸯浴,饶是赵戎脸皮厚,也不禁微微一红。

        

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回来后一看就千娇百媚的小小和仙气十足气质冷清的娘子,他就有点儿忍不住,特别是刚刚。

        

随后,赵戎突然安静了下来。

        

范玉树和贾腾鹰正在拌嘴,没有注意到异常。

        

正在这时。

        

“闭嘴,还不是怪你那奇怪功法。”赵戎突然轻呵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旁边聊天的范玉树和贾腾鹰话语一顿,安静下来。

        

他们纷纷转头看来,疑惑道,“子瑜,你…你刚刚说什么?”

        

“咳没事。”赵戎捂嘴咳嗽一声,歉意一笑,“自言自语呢,最近思虑有些多,不说了我还有事要办,先走了,对了,玉树,借一下你房间一用,我换个衣服。”

        

赵戎没再去理会心湖中某个睡了很久前几天才醒来的毒舌剑灵,直接转身迈步。

        

路上,一想到那个几天前破镜后决定去修练的扶摇境古怪功法,他微微皱眉,那几天发生的事有些多……

        

赵戎进入范玉树屋子,再次更换了一套干净无味的衣裳,又洗了把脸,驱散了身上青君留下的清香气息。

        

想了想,赵戎借用了下范玉树的香料等物,在身上涂了些,这才满意的拍了拍手,出门前,他和两位好友打了声招呼,并吩咐他们先别回去打扰到青君睡觉。

        

赵戎放心离开了学舍,朝书院某处赶去。

        

青君这边,眼下只能这么处理应对了,但是小小那边怎么处理……赵戎面色略微犹豫,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话说…这笨丫头现在在干嘛?

        

他脚步加快……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