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肉文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师傅在后堂为平王殿下上药呢。”南星耸耸肩,这事自己就能做,那王爷非要师傅做。其实,这些年都是他为病患包扎上药,手法比师傅轻多了。

        

明若踱进后堂,平王府的侍卫还挺有眼力劲,只向里面通报一声,并未阻拦。

        

“师傅。”沈聪看到明若来了,心下松了口气。

        

明若看向躺在诊查床的平王,头上缠着棉纱制的绷带,左边乌眼青,右边嘴角破了,左腿直挺挺的,应该是用夹板做过固定了。平王这副残疾模样,像是从高处滚下来的。看着忒惨了些,让人不忍直视。

        

“草民拜见平王殿下。”明若上前行礼。

        

“免礼。”平王有气无力道,“明大夫看本王这腿,多久可以恢复?”

        

“容在下检查一下。”明若启动医疗系统,先拍了个片子。

        

啧啧,要是在现代,明若都以为平王这腿是被压路机压过——腿骨碎得这么有个性。

        

“平王殿下,您这腿伤的太重。手术后,至少得养三个月,才能适量运动。”明若道。

        

“本王明日要出席宫宴,明大夫可有法子?”平王眉头紧蹙,他都要疼死了。

        

“没有法子。”明若白眼都能翻到后脑勺去,你这重度伤残人士,还想着去吃宴席呢!

        

“……”平王没想到明大夫会拒绝得这么干脆。

        

“您现在这个情况,经过三个月治疗,走路不跛都是幸运。现在,是不可能动的,您要是有非去不可的地方,在下可以给您开点镇痛药,您可以吃了之后,让人抬着去……”明若这出绝对是馊主意,反正,疼得又不是她。

        

明若这话说得贼气人,但平王已经被疼得没脾气了:“先把镇痛药给本王用一些。”

        

“行。”明若开了张方子,把南星叫进来,让他抓了药去煎。

        

平王喝了汤药,觉得好了许多。明若才开始问诊:“平王殿下这是从高处摔下来了?”

        

“是,本王昨晚不小心掉进府中的湖里了。”平王对昨晚的事情,记不清了。

        

记忆停留在腿一软栽进湖里,然后头上一痛,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他已经躺在自己的床榻上。太医虽然已经医治过了,但他浑身上下都在痛。

        

平王也没耽误,直接让人送他到一间药堂来看诊。

        

明若诊断过不少落水的患者,伤成这样的,要说是从悬崖堕海,是有的。但是,掉湖里就能这样的,还真没见过。不过,她是大夫,又不是捕快,查案不归她管。

        

之后,明若就医药费和治疗方案达成一致——诊金药费一共十万两,后天进行手术。明天得陪男朋友出席丹胥帝的寿宴,可没时间做手术。

        

颜昭白听到小九儿这诊金,差点从屋顶上掉下来——这是真黑啊。反观平王听到这个价钱,倒是一脸平静,半点没有要抓狂的征兆。颜昭白揉揉鼻子,难道是自己太穷了?

        

看在十万两的面子上,临走前,明若让老沈去找棵五十年的人参出来,这两日每天切三钱,给平王煎独参汤喝。

        

“先给平王补补身子,方便后天做手术。”明若把写好的病历递给老沈。

        

“徒弟记下了。”沈聪连连点头。心下却盘算,用百年山参不是药效更好吗?难道是平王虚不受补?从脉象上看,也不至于啊……(明若扒拉着小算盘:对,他就是虚不受补!)

        

在回府的路上,颜昭白开始吐槽:“小九儿,你那徒弟是不是太老了一些?”

        

“老是有点老,但是得用啊。”明若早已接受徒弟不是俊男美女的现实,“我每天这么忙,哪有时间教导小徒弟。”

        

“……”听着是有些道理,“你这诊金也不低。”

        

“物以稀为贵嘛。”明若笑得童叟无欺,“皇都之中,只我有这手艺呢。

        

收这么多银子,主要也是为了彰显平王殿下高贵的身份。比如说,贺公子也伤的差不多,我医治就只收一千两。”

        

“咳咳。”合着这还是为了顾全平王的颜面!

        

颜昭白听到诊金十万两,只觉得‘黑’。这经过一番解释……真是黑得发亮啊。

        

明若笑眯眯地拍了拍颜昭白的背:“五哥,你怎么又咳嗽了,赶紧吃颗润喉糖呦。”

        

“好……”颜昭白十分配合地吃下一颗润喉糖,清清凉凉也不很甜,还挺好吃的。

        

宫宴当日,明若换上华丽丽的宫装,秀发绾成云顶髻,紫苏选了一套云妆楼出品的紫水晶头面,给王妃装扮起来。

        

明若挽着沁素纱披帛,缓缓走出寝殿。穿这种繁复的宫装,必定仪态端淑,因为‘装备’太沉走不动。司皓宸扶着明若坐上辇轿,明若倒是想起一件事。

        

“初三。”明若轻唤。

        

“主子。”初三单膝跪地听命。

        

“过来。”明若冲初三招招手,如此这般地交代一番,顺便把老铁给初三带上,作为保镖的保镖。

        

初三领命而去。

        

“何必如此麻烦,直接让老铁咬她一口岂不省事……”司皓宸不赞成地摇摇头。

        

“一棒子打死了多没意思,你得给人家做坏事的机会不是?”明若摊摊手。

        

“噗。”司皓宸捏了捏明若的脸颊,“你倒是有闲心。”

        

“反正我有夫君和师兄做靠山,就算搞砸了也有人收拾烂摊子。”明若冲司皓宸做了个鬼脸。

        

“嗯。”司皓宸唇角微勾,对自己的地位相当满意。

        

两人坐上云亲王殿下的专属座驾,不紧不慢地往皇宫而去。明若总觉得忘了什么,五哥要同使臣一起从驿馆出发,用过早膳就离开了……其他的,应该也没什么了吧?

        

到了宫门口,明若才想起来:“对了,贺礼!咱们的金龙鱼呢?”

        

“已经送进宫了。”司皓宸给了明若一个安心的眼神。

        

“让人盯紧些,可别没送就被害死了呀。”明若脑袋里,瞬间冒出八百个宫斗小剧情。

        

“本王办事,爱妃放心。”司皓宸扶着明若下了马车,又坐上肩舆。

        

“嗯嗯。”明若点点头。

        

今日的皇宫张灯结彩,宫道两边装饰看不少盆景花灯。这样的场景太过相似,让明若想起去年,她也是与司皓宸并肩坐在肩舆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