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bb越小越舒服(流水的女人)最新章节列表

公孙剑一抱头,我的老天爷啊,不出门不知道,怎么大周朝有这么多猫腻?一个江湖帮派有五六万人,加上他们的老婆孩子和老人,仅仅一个帮派就围绕这么多人。

        

公孙剑转头对王承恩说:“毛承禄的登莱水师现在何处?还有新组建的长江水师,命他们火速赶来淮安。”

        

徐弘基问:“陛下这是要开战?”

        

“有匪不除,还叫什么朝廷?还叫什么官府?魏国公记住了,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打不过就写奏疏递上来,不能说前任的时候就有,你就可以不管了。”

        

徐弘基连忙称是,不过昵,他问道:“刘大人怎么办?”

        

“命人准备十万两银子,不,二十万两,立即去岛上救人。如果对方敢耍无赖,告诉他们,朕会荡平烂石矶。”

        

听起来,这烂石矶也不是岛屿,应该是靠着岸边的,有那么难以攻打吗?为什么匪徒集中在那里?

        

徐弘基了解情况,介绍道:“烂石矶曾经临近岸边,因为都是散碎的石块,因此得名。不过那已经是很古老的事情,后来不知怎么的,烂石矶成了岛屿,面积变得很大。海鲨帮一开始在上面储存珍宝和金银,后来干脆在上面建造房舍,搞起了经营,烂石矶慢慢成为他们的大本营。”

        

官府并非不管,最近十年来至少攻打过三次,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损兵折将,反倒让海鲨帮更加有恃无恐。

        

最近的一次,官府调集附近各府县上百条船,准备了五千精兵,还是被打得大败。反倒是海鲨帮越打越强,船只和人数越来越多。

        

公孙剑在朝廷里连“东林党”都不愿意提起,到了淮安更不能允许一个江湖帮派的存在,何况他们还抓走了刘文炳和柳莲姑娘。

        

接下来,他要坐阵淮安府,调集两路水师,加上锦衣卫和勇卫营,不管将来的盐政改成什么样子,这伙子欺行霸市的土匪必须剿灭。

        

徐弘基见皇帝这么大的决心,必须拿出点真本事。

        

“陛下,此事兹大,一些事情要详细商量。”

        

那是自然,海鲨帮并非只有一个烂石矶,在洪泽湖,在淮河沿岸,在大运河的某些位置,他们都有分布的点。还有各府、各县,甚至各乡负责挑盐的,负责售卖的,这是一个庞大的网络。

        

如若对他们动手,海鲨帮必然会反击,这不亚于一场边关的战争,同样存在着很多的变数,多谋者胜,少谋者败。

        

徐弘基可以承担失败的结果,皇帝不行,他都亲自压阵了,要是还不能将海鲨帮连根拔起,大周朝的颜

        

面何存?

        

这是一场非常大的谋划,公孙剑有点想念陈奇瑜了,此人现在跟随袁可立去辽东,他可是最擅长谋划整体战局的。

        

现在身边能打仗的人不多,刘文炳又不在身边,勇卫营的新任指挥使是高起潜,只能赶鸭子上架让这位太监一试身手。

        

公孙剑亲自挂帅,魏国公徐弘基为副帅,赶过来没多久的高起潜具体指挥,遍布运河、淮河、洪泽湖及周围各府县多处,发动一场同时开启的抓捕,然后是洪泽湖上水军的大决战。

        

看来,公孙剑不用乱晃荡,他去江南的行期又要拖延一段时间。

        

刘文炳满脸通红,不是冻的,不是揍的,他是丢的。

        

身为锦衣卫高官,竟然有一天会被别人绑架,丢死人了!

        

他故意露出了自己的腰牌,锦衣卫,怕不怕?

        

海鲨帮的人哈哈大笑,皇帝老儿来了都不怕,谁会怕你一个狗腿子?

        

提到“皇帝老儿”的称谓,提到“勾腿子”,刘文炳想起皇帝在顺义的时光,那个老武师古口闭口的“皇帝老儿”。

        

怎么淮安这地方与保定的风俗相同,喜欢称呼皇帝的时候加一个“老儿”,你们知道皇帝是个年轻人吗?十七岁的雨季,还不满十八岁,怎么能担得起“老儿”的称呼?

        

刘文炳亮出腰牌也不是没用,至少他得以见到海鲨帮的帮主,一个沉默寡言又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右手边始终放着一把斧头,看着怪渗人的。

        

“锦……锦衣卫,很……很好!”

        

怪不得沉默寡言,原来是个结巴,你是怎么做上帮主的?

        

刘文炳没敢问,看到他手边的斧头,似乎不是个容易说话的主。

        

他看了眼自己的未婚妻,非常担心她受到伤害,表情很是关切。

        

旁边有个站立的黑脸青年笑了一声,应该是笑刘文炳的愁样。

        

没想到帮主生气了,他猛然间站起,斧头已经提溜在手里,只听到咔嚓一声,有一颗头颅在地上滚。刘文炳摸摸自己的,还在。少了脑袋的是那个黑脸青年,只因为不合时宜的笑,脑袋搬了家。

        

最离奇的,周围竟是一片叫好声,帮主威武,帮主盖世神功,帮主千秋万代。

        

刘文炳没看过鹿鼎记,否则一定怀疑自己到了神龙岛。也没有读过天龙八部,否则会以为撞到了丁春秋。

        

帮主不擅长表达,他旁边有个长脖子小脑袋,摇着扇子很像军师的人,问道:“你是锦衣卫的刘文炳?”

        

“你知道我?”

        

“皇帝的表弟,锦衣卫里统领堤骑的人,亨通钱庄的少东家,了不起!算个人物!”

        

“既如此,为何不放了我,交个朋友。”

        

“既然你冲撞了海鲨帮,十万两银子,哪怕是天王老子,一个子都不能少。”

        

刘文炳接挠头,说道:“帮主,还有这位军师,你们知道亨通钱庄有多少钱吗?十万两算什么?只要今天放我和夫人回去,二十万两奉上。以后在江湖上见到,还能互相照应。”

        

“少废话!”

        

这三个字是帮主说的,居然中间没有停顿,很利索的吼了出来。

        

说话的同时,他手里的斧头劈了一下,把身前的矮榻斩成两半。

        

刘文炳吓得一缩脖子,这帮主脾气够暴的。

        

剩下的话还是军师替他说,“海鲨帮有规矩,拿钱走人,一分都不能少。”

        

“好吧!”

        

刘文炳相信,表兄那边一定会做妥善的安排,先拿钱把人换出去是第一步,后面一定会报复他们。那就等等吧!

        

毕竟自己是锦衣卫指挥佥事,表兄是皇帝,海鲨帮再猖狂,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只是一个时辰后,淮安府派来的船只到了,二十万两银子送上,两倍的价钱换刘文炳和柳莲的自由。帮主又是一拍桌子,“不……不行!”

        

给你两倍的赎金,怎么还不行了?

        

“皇……皇……皇帝……”

        

帮主愣是没说出来,还是军师代劳,“皇帝老儿岂会善罢甘休,给了钱肯定还会想着讨回去,不如留你下来做个人质,到时候万一打不过,也能多一些办法。”

        

刘文炳无奈的仰仰头,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海鳘帮拿到钱不办事。

        

自己倒是无所谓,大老爷们受点苦难,没什么。

        

可柳莲那么美丽,那么温柔,刘文炳捧在手里怕化了,一点苦都不愿意让她受。

        

他暗叹表兄失策,如果只靠多一倍的银子,恐怕自己走不了。

        

难道他没有别的招数吗?

        

有的!

        

几乎在此同时,有人趴在帮主耳朵上嘀咕了好一阵。

        

帮主指着众人,“说!说!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越是结巴,他越是愿意重复。

        

“漕运衙门那边自己人传来消息,朝廷调集登莱水师、长江水师要围剿我们,漕运衙门及附近府县的军队正在集结,京城来的勇卫营和锦衣卫堤骑也在其中。”

        

帮主盯着刘文炳,连喊三遍:“杀!杀!杀!”

        

刘文炳见有人拿着刀靠近,示意他们等一等,等你家帮主说完。

        

“杀了皇……皇帝老儿!”

        

刘文炳摆摆手,看到没,是杀皇帝,不是杀我!

        

他反应过来了,这就是皇帝递给他的护具,利用好了便可以离开。

        

“帮主,军师,各位英雄,我和夫人若是少了一根汗毛,皇帝会荡平此处,信不信?”

        

一句话先镇住场子,他继续说:“朝中的大权阉魏忠贤知道吗?他不信,后果怎么样?大周朝的二十多位藩王怎么样?现在还剩几个?还有漠北的林丹汗,女真的皇太极,在陛下面前什么下场?”

        

从帮主往下,海鲨帮还真的有几分信,以前官府没法奈何他们,那是因为投入的力量不够。如果是皇帝亲临,调集百战精兵来征讨,海鲨帮还能继续存在吗?

        

烂石矶还好些,那些分布在各府县的兄弟,还有他们在陆地上的家眷,恐怕一个都跑不了,真的做好准备与朝廷搏命吗?

        

刘文炳继续道:“朝廷信守承诺,二十万两银子奉上,诸位还嫌不够吗?你们放我俩回去,我刘文炳负责游说皇帝,劝他熄了雷霆之怒,这次先放过海鳘帮,如何?”

        

军师是相信的,刘文炳的大名早有耳闻,他与皇帝的关系那是很铁的,做到这一点并非难事。

        

于是,把刘文炳和柳莲先押出去,他们要仔细讨论。

        

刘文炳这一次离柳莲很近,问她:“跟着我后悔吗?有可能丢了命啊!”

        

柳莲回答:“没有你,我可能早就没命了。”

        

刘文炳扭头看看土匪们的厅堂,也不知他们讨论的结果怎么样,他必须长点记性,带着柳莲这么漂亮的女孩,以后不能到处乱跑,出门必须有高手护卫。

        

柳莲疑问:“还有以后吗?”

        

刘文炳很坚定的告诉她,会有的!

        

正在公孙剑开始焦躁的时候,刘文炳带着柳莲回来了。

        

刘文炳说向海鲨帮主承诺了,要说服陛下罢兵,所以对方才肯放人。

        

公孙剑问:“你可曾说过,说服一定会成功?”

        

“那个,没有!”

        

“甚好!你已经努力过了,不算是言而无信。无奈朕不同意,执意将海鲨帮从大周的土地上清扫干净。”

        

刘文炳早料到是这个结果,他和柳莲被困烂石矶的时候,猜测皇帝一会做出动作,让自己有机会逃离。

        

皇帝选择直言不讳,当众宣布要强攻烂石矶,消灭海鲨帮。官府中有海鲨帮的卧底,得知消息立即传达,向常驻烂石矶的帮主汇报情况。

        

再大的江湖帮派,如果遇到朝廷全力以赴的攻击,都将消散于无形。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