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yin荡合集黄蓉(成人杂志)最新章节列表

石室内,一片寂静,针落可闻,几人都朝着莫求所在看去。

        

在他面前,摆放着几摞书册。

        

炼器初解、万物图录草石部、百工谱、牵丝戏、神通机关术……

        

林林总总,厚度不一,总数不下几十本。

        

看着面前纷杂无序的诸多书册,莫求的面色已是有些不好看。

        

“如何?”

        

张抱真则是面带冷笑,道

        

“偃师,杂学之大成者,百工炼器、机关傀儡、奇门遁甲无所不通。”

        

“这些,只是入门之术,但即使如此,没有几十年苦修也难有所成。”

        

他此言不假,但有句话没说。

        

那就是即使在偃宗,也没人会蠢到学全百工技艺,而是择一入手。

        

待到修为高深,寿命悠久之后,才会慢慢转修其他,进而通晓诸多技艺。

        

“佩服!”莫求叹为观止,随即开口:

        

“我是不是可以看了?”

        

“嗯。”

        

张抱真点头,手一挥,一根燃香就出现在场中,做记时之用:

        

“两炷香的时间内,这些书你可以随意翻开,不过时间一到必须停止,开始吧!”

        

说着背负双手,朝门外走去,留下白衣修士继续监督两人。

        

周遭卫城乃至仙岛,并不安全。

        

毕竟每年仙家门派收徒的名额有限,从来都不够分,自少不了有人出盘外招。

        

暗杀、行刺、下毒,乃至有人消失失踪,这都是常有之事。

        

如莫求所言,他如果接受灵石、法器,无异于小儿持金自找灾祸。

        

因而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得以观看眼前的这些偃宗秘法。

        

深吸一口气,他目光一凝。

        

随即拿起一本百工谱,开始飞速翻看起来。

        

百工谱记载百工技艺,算是偃师总纲,多达数百页,几十万言。

        

一个普通人,只是这么一本书,一炷香的时间怕也不能看完。

        

只见莫求运指如飞,眼神飞快扫过书上文字、图绘,眉头紧锁。

        

不多时。

        

“啪!”

        

他合上书册,双眼紧闭,隐见眼皮飞速跳动,好似在思考什么。

        

下一刻。

        

“唰!”

        

莫求睁开双眼,大手一分,已是把面前诸多书册,分成数份。

        

一旁的白衣修士见状,眼眉不由一挑。

        

他看的分明,莫求看似随意的拨弄,却把偃师诸艺一一分开。

        

这说明什么?

        

刚才那短短片刻,此人竟是真的看完且了解了百工谱所载?

        

不可能!

        

就算是过目不忘,百工谱里面的许多器械图案,也不可能理解。

        

怕是只看了个大概,或者知道百工技艺,用来挑选剩下书中的精品。

        

倒是聪明!

        

果不其然,莫求再次伸手,已是掠过最基础的东西,直接拿出一本神通机关术。

        

随后,是分神裂魂附物诀、百兽内窍构建、天工开物炼器篇……

        

“时间到了!”

        

伴随着白衣修士的一声闷喝,莫求手上动作一顿,依依不舍放下手里的巨灵战傀详解。

        

抬起头,正要说些什么。

        

突然感觉头晕眼花,不得不以手撑着桌子,才不至于倒下。

        

“唔……”

        

他身躯轻颤,额头冒汗,手背更是青筋高鼓,面上表情狰狞。

        

“呵……”

        

白衣修士见状轻笑:

        

“短时间内过于专注,耗费心神太大,就会如此,你倒是一个有心人。”

        

“可惜!”

        

他轻声一叹,抛出两样东西:

        

“带上它们,走吧!”

        

“呼……”莫求长吐一口浊气,稳了稳头昏脑涨的精神,接过抛来事物:

        

“多谢!”

        

声音出口,又是一呆。

        

却是这短短两炷香的时间,似乎耗尽了他所有体力,声音也变的嘶哑。

        

从身上摸出一枚丹药服下,莫求立于原地调息片刻,才拱手告辞。

        

白衣修士没有驱赶,静等两人离开,才眼带复杂思绪行向侧室。

        

房间内,张抱真正在逗弄一头猛虎。

        

猛虎长约近丈,皮毛柔顺,口中呜咽不停,但细细看去却能发觉不同。

        

此兽,赫然是一头傀儡造物。

        

一双虎目晶莹剔透,乃不知名宝玉镶嵌,利爪如刀,铮铮而鸣,毛发一动,好似万千钢针,似乎随时都能脱体飞出杀敌。

        

而巨虎张口之际,咽喉隐有红芒浮现,恐怖威压若隐若现。

        

白衣修士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他知道,这头猛虎的实力,可轻松碾压炼气十层以下的修行者。

        

即使是炼气圆满之辈,如若没有上品法器,就连伤到都不能。

        

“他走了?”

        

“走了!”

        

稳住心神,白衣修士回道:

        

“师兄,我观此人与偃师之道颇有天赋,为何不把他招进宗门?”

        

“无需偃师令,让他做个道兵也好,而且他看了我宗那么多功法秘籍,若是带出去,怕也不好给宗门交代。”

        

“哼!”张抱真闻言冷哼:

        

“虽说他是自愿放弃偃师令,但传出去,毕竟不好,留他在宗门,为我添堵不成?我已给他介绍了两个仙家门派,全了求道之心,应该知足。”

        

“至于功法……”

        

他轻轻一笑:

        

“那些都是外术,不涉及根本修行法门,学了也没什么,偃师百艺,修仙界从来就不独独我们偃宗一家会。况且,没有名师教导,没有材料器械长年累月的习练,外人不可能真正修成偃师技巧,此事无需再提!”

        

“是。”白衣修士垂首应是。

        

“去告诉刘海一声,我手上有一个内门弟子的名额,是可以拜入道基前辈名下的。”张抱真抛了抛手中的偃师令,面上带笑,道:

        

“若想得到,拿我一直想要的那件东西来换。”

        

“是!”

        

…………

        

从后门离开偃宗驻地,莫求面色惨白,陈及岩跟在后面眼神急转。

        

“莫兄弟。”他小声开口:

        

“你做的选择不错,得罪一位真传弟子入了偃宗,不会有什么前途。”

        

“现今学了偃师之术,还能拜入其他宗门,这才是一举两得啊!”

        

“嗯。”莫求驻足:

        

“前辈打算继续跟着我?”

        

“嘿嘿……”陈及岩讪讪一笑,道:

        

“莫兄弟,张抱真给了你两封推荐信,但你只能加入一个门派,不知有没有转手一封的打算?”

        

“前辈。”莫求轻叹:

        

“你也听到了,这两封信,只是能让我见到人,却不保证可以拜入宗门。”

        

“而且若是以道兵的身份加入宗门,莫某也未必愿意,成与不成还是两说。”

        

说着摇了摇头,迈步前行。

        

“别啊!”陈及岩伸手虚拦:

        

“你再考虑考虑。”

        

“前辈,你想干什么?”莫求双眼一缩,身上已是黑烟、灵光接连浮现:

        

“我记得,在仙岛动武,可是大忌!”

        

“说笑了,说笑了。”陈及岩面色变换,连连摆手:

        

“那这样,我跟着莫兄弟去看看,如若第一家就看中,第二封……”

        

他刚才确实起过动手的心思,却不想对方感知敏锐,瞬间察觉。

        

而且。

        

作为仙岛看守,他实则多年未曾与人动武,心中也很忐忑。

        

“那没问题!”莫求点头:

        

“在下不会分身术,一个就已足够。”

        

“那好。”陈及岩伸手一引:

        

“我们走,先去烈山派,此派招手弟子的洪道友,我也算认识。”

        

烈山派是去年开始招收弟子的仙派,如今已经临近尾声,准备出发。

        

洪道长年约五十,面目赤红,浑身毛发旺盛,看过信笺后面露难色:

        

“张道友的介绍,按理来说洪某不该拒绝,但……,让一介先天成为外门弟子,我说了不算,需等赵前辈回来才能定夺。”

        

莫求谨慎开口:

        

“不知赵前辈何时回返?”

        

“短则三五日,长则……可能直接回了宗门。”洪道长轻叹一声,递回信笺:

        

“要不然,两位再等几日?”

        

“有劳。”莫求无奈,唯有拱手告辞。

        

“可惜。”路上,陈及岩一脸遗憾:

        

“如若你不是一个凡人,就算修为再低,有偃宗真传张抱真的信,大部分宗门都会接纳。”

        

“哎!”

        

这声叹息,满是无奈。

        

莫求手里的信,如若落在他的手里,定然能够卖一个好价钱。

        

“下一个,是苍羽派。”莫求倒是面不改色,展开第二封信笺,问道:

        

“前辈可知这个门派?”

        

“嗯。”陈及岩点头:

        

“五百年前,金丹宗师苍羽真人在凌云山脉立下传承,广收门徒。”

        

“其后真人陨落,苍羽派由四柱峰轮流指掌,其间内情就不甚清楚了。”

        

“算一下时间,苍羽派应该也快走了!”

        

两人加快脚步,赶到苍羽派在仙岛的临时驻地。

        

这一次,接待两人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手持信笺紧皱眉头:

        

“凡人,入门弟子?”

        

“如若是道兵的话,自没什么,但让一介凡人成为正式弟子……”

        

莫求闻言,心中不由一沉,如若成为道兵,他还不如加入朝廷势力,至少取得战功的可能性更大。

        

“哎!”老者轻叹一声,话音突然一转:

        

“能得偃宗真传举荐,小友应该有不凡之处,不知可有擅长?”

        

莫求见有转机,急忙开口:

        

“在下通晓医术,会炼丹。”

        

“炼丹?”却不想,老者闻言眉头一皱:

        

“凡人的丹药……”

        

“也不然。”莫求摇头,从身上取出两枚丹丸:

        

“在下可炼制先天丹、通窍丹,一般辅助炼气修行的丹药也可尝试,只可惜药材难得。”

        

“通窍丹!”老者双眼一动,这种丹药的炼制难度,与普通炼气丹药相差无几,当下沉思片刻,缓缓收起信笺:

        

“如此的话,一个外门弟子名额,倒也不是不可。”

        

说着,手指轻轻搓动。

        

莫求一愣,下一刻瞬间了然,把身上的灵石尽数拿出来,递了过去:

        

“些许外物,不成敬意。”

        

“七枚?”老者撇嘴,眼泛不悦,这点灵石还不能被他看在眼里。

        

“还有,还有。”一旁的陈及岩急忙伸手,摸出十几块灵石,凑成二十正数,对方这才面露笑意。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莫求!”

        

“嗯。”

        

莫求松了口气,想了想,把烈山派的举荐信递给陈及岩。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