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长越来越快第3(图解gv)最新章节列表

“我们白家,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沈知初。”

        

厉景深质问:“哪怕白家倾家荡产,哪怕她一无所有,哪怕她会时不时危及到你儿子的性命?你们也要她吗?”

        

白母回答道:“对邱璟而言知初就是他的命,所以失去她跟没了命没什么两样,他们是互相喜欢着对方的,景深,爱一个人不一定是要把她留在身边,看她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厉景深说:“姑姑,你还记得爷爷他老人家的教导吗?重感情的人都是废物,厉家人该为利益至上,冷血是保护伞。”

        

白母嘴角泛起苦涩:“因为他这些话厉家死了多少人?这些年来自相残杀,手足相残,为的是利,流着厉家人身上的血,在我看来是件可悲的事,但是不是所有沾上厉家血的人都这样,离开厉家是可以改变的。”

        

厉景深模糊的看着前边的身影,双眼被细密的红血丝缠绕,他努力睁大酸痛的双眼,可无论怎么睁,前边的身影始终是重影,他伸手,夜晚的冷风从掌心穿过,指尖似被针扎,忍不住的战栗,天上不断绽放的烟花声掩饰了他哽咽的呼吸声。

        

他想,如果他早点离开厉家,没想过复仇,他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冷血自私自利?那现在的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呢?沈知初会不会还在他身边?

        

他们可以在这个冬天看烟火,在平安夜里一起吃苹果,在圣诞节里在圣诞树下许愿,在跨年那天一起包饺子,在春节那天一起窝在沙发上看春晚一起倒计时,第一时间向对方说一句新年快乐,他还会织围巾,给她编发……

        

如果他早点明白……早点明白……明白……可惜没有如果。

        

有句话说的对,人总是喜欢追求最优的选择,但是追求最优的选择的后果,往往事与愿违。

        

“沈知初!”厉景深含着一口血嘶吼一声,他却对口腔里的血腥毫无知觉,血顺着嘴角不断坠下,胸口疼的撕心裂肺。 

        

明明刚才他推沈知初离开的时候还叫她别回头,可这个时候他好想她能回头再看看他,哪怕最后一眼也行。

        

他心里那么渴求,可嘴里却说不出来,他闷声咳嗽,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缩,最后竟不堪重负的跪在地上,他捂住心口看着坠在手背上的温热,天色太黑,目光太模糊,他分不清落在他手背上的究竟是血还是泪。

        

他捂住心口,仰起头看着沈知初,嘴里含糊不清的呢喃着:“沈知初,你回头看看我……看看我吧……沈知初……知初……这辈子对你做了那么多坏事,我不会奢求你原谅我,但是有下辈子……是我提前遇到你,我一定一定会对你好……”他知道沈知初或许已经听烦了,可是他还是想说出来,这辈子不能做完的事,所以只能奢求有下辈子。

        

沈知初脚步顿了一下,说了些什么,便提起裙摆往前走,她没有回头,走的是哪样的决绝。

        

其实事到如今,厉景深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沈知初在他最后的时光里陪了他一段时间,至少她穿了那件婚纱,至少他做了一枚适合她手指尺寸的戒指,虽然她没有戴过。

        

沈知初谢谢你当年救了我一命,谢谢你让我明白什么是被爱、偏爱的滋味,谢谢你满足我最后一份贪恋,谢谢你让我的人生不仅仅只有仇恨。

        

来一趟人间真的不容易,人处于黑暗所以那光才显得特别耀眼。

        

……

        

在沈知初“走不动”的时候,白邱璟会毫不犹豫的走向她。

        

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无论什么地点什么时间什么环境什么情况,只要沈知初走向他,他必定会张开双手迎接。

        

走不动没关系,人生一百步,沈知初只要跨出去一步,剩下的99步他来走。

        

“光着脚走路冷吗?”这是白邱璟开口的第一句话,低着头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被裙摆遮挡住的脚。

        

沈知初摇头,忍不住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光着脚?”

        

白邱璟回答道:“你的一切我都知道,其中包括你的身高。”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沈知初穿没穿鞋。

        

闻声,沈知初睫毛轻微的颤抖,目光定定地看着白邱璟没说话。

        

直到白邱璟伸手牵住她颤抖冰冷的手。

        

沈知初回握住,她鼻尖通红,哽咽着嗓子说:“差点以为你是幻觉。”

        

白邱璟胸口一紧,眼眶生涩:“你可以反复向我确认,看看我是不是幻觉。”

        

“对不起。”

        

白邱璟瘦了,瘦了好多,他穿着那么厚的衣服,可依旧感觉他很消瘦,像是要被淹没着漆黑的冷风中。

        

他一如既往温暖的掌心,在这个时候,不比她的手暖和多少。

        

离的近,沈知初几乎能看到她眼睛里的红血丝,干到有些起皮的嘴唇,他的呼吸在颤抖,紧紧攥着她的手,似乎怕她消失。

        

不止是沈知初怕白邱璟是一场幻觉,白邱璟同样的害怕。

        

在听到沈知初说出“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在白邱璟体内,凶戾的冲撞,血气控制着脑海,有一瞬间感觉闷痛犯晕,他目光触及到的所有事物都在旋转。

        

白邱璟努力稳住身子,在想沈知初为什么要和他说“对不起”,难道她想离开他?

        

攥着沈知初的手一直没松开,不过力道比刚才软了几分,大抵是怕弄疼她。

        

沈知初忽然抱住他:“对不起,我不应该什么都不说不辞而别,对不起我不该签下离婚协议,对不起,我不该关掉手机让你找不到我。”

        

白邱璟说:“你从来没有对不起我,是我找你找到的太晚了。”

        

明明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却感觉一别经年,好久没见。

        

她应该去依赖他的,而不是想着一个人去承担,俩人能一起分担去解决的事,她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他就离开了。

        

她总想着,事情是由她而起就该她自己解决,她怕毁了白家毁了他。

        

但事情往往不是她想的那样,她的离开更会给白邱璟带来伤痛。

        

她所认为的好,对于爱她的人来说是一点都不好。

        

换个角度来想,如果白邱璟为她不辞而别,同样的,她也会病。

        

好在,他从来没有怀疑她,一如既往的相信,他们之间兑现了承诺,一起回家。

        

冬冷风凉,四周全是这几天布置的彩灯和气球,一声声花炮声,天上的烟花不断绽放,快的像是刹那生命,短暂却又美丽。

        

原来……厉景深这几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想放她离开,那句要她离开的话不是说说而已。

        

厉景深总算言而有信了一回。

        

烟火绽放的声音很大,伴随着身后厉景深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就像是出现幻听。

        

厉景深这个人,绝情又深情,他要是爱上一个人,能把那人宠在心尖上,恨不得把全世界都奉上,只要心上人习惯的,他会竭尽全力的送上。

        

沈知初不信浪子回头,如果真的回头了,她也不会是那头会吃回头草的马。

        

有些人一旦错过了就是一辈子,不爱了就是不爱了,做的再多,说的再好也不爱了。

        

她和厉景深犯下了同样的错误,都是认错了人,都是掉入深渊等着被别人救,一旦谁伸出手便死抓着不放。

        

她回握着白邱璟的手,俩人往车方向走,有天上烟花的光照着,地上什么都能看清。

        

“沈知初!”就在这时身后猛然传来厉景深声嘶力竭的声音,“沈知初你能不能回头看一下我……下辈子要是我提前遇到你……”

        

沈知初顿下脚步,她没有回头,她只是微微扬了下头看着天上的烟花。

        

今生无法做到的事就会想着下一辈子,就像人总是期待明天能完成今天的事,一拖再拖从未完成,不一样的是明天还能看到,下辈子不一定。

        

“指不定你上辈子也是这么对我说的。”沈知初轻轻说道,她仰着头,抿了抿唇,闭上眼睛,声音低缓婉转,“厉景深我愿你一生安然无恙,冬日有暖阳,夏日有清风,前程似锦,无病无灾,遇良人,终白头……此后,你我生生不见岁岁平安。”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