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我下面涂奶油(乱操)最新章节列表

这种丹药可不是赤狗草,而是在天狼山脉内使用过的可以让妖族与兽类狂暴嗜血的丹药。

        

只要影响范围足够大,数量足够多,哪怕形成兽潮也是有可能的。

        

小天在一旁捂着鼻子颤颤巍巍地说道:“老大,慎用啊。”

        

“别浑水摸鱼,把咱们自己给摸死了…”

        

李忆安‘啪’地一声拍在他的脑门。

        

“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点的?”

        

他想了片刻,还是收入了空间戒指。

        

之前遇到北辰的时候他就在想。

        

传送入秘境的位置虽然是随机的,但秘宗堂可以适当地操纵影响。

        

以陈文他们现在无所顾忌的行事风格,除了不敢直接对自己动手外,还真有可能暗中操纵布局。

        

这就说明四周除了他,北辰,以及那两个御兽宗的二货之外,啸月谷中极有可能还有其他仙宗弟子在活动。

        

据他所知,秘境中的妖兽几乎没有发生过类似兽潮的事件。

        

如果使用这丹药的话,极有可能令人联想到天狼山脉的那次兽潮。

        

两个地方,都因为一个叫做李忆安的人出现了兽潮这就很值得怀疑。

        

虽然现在有他的修为作为掩护,但他的成长速度自己心里清楚,保不准以后会被有心者利用。

        

“怎么,不用了?”

        

李忆安点了点头,“能用,但必须控制范围,不能大规模使用。”

        

“否则会让人联想到天狼山脉的兽潮。”

        

“走,咱们先摸过去!”

        

小天一听真要过去,这下有点慌了,“老大,我就随口一说,这可是两头归一入神境九阶的妖兽-交手啊。”

        

“这些家伙神智太低,一旦激发兽性争斗可不太好控制…”

        

他又加了一句,“绝对能送走我们。”

        

李忆安一头黑线,这丫的是不是还在耿耿于怀…

        

从妖妖铃出来到现在就没说过啥好话!

        

“你不要进阶你的血脉了?你的血脉本来就不低,外界受到虚的影响,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更进一步,你可想清楚了。”

        

他又接了一句,“你放心,如果时机不到,我不会贸然出手。”

        

小天想了片刻,“紫霄姐呢?”

        

李忆安摇了摇头,要是能指望上,他就不会这么犹豫了。

        

二话不说,他直接拎起了小天的脖颈提到了飞剑之上,招呼了一声血瞳便开始小心翼翼地朝着两头巨兽争斗的方向靠拢。

        

正如李忆安所料。

        

此刻的啸月谷中不仅仅只有他,北辰这些人。

        

这些仙宗弟子之中甚至有本命境九阶的领队人在附近。

        

他们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传送到这啸月谷之中。

        

事发突然,任务什么的早就抛之脑后,现在最重要的只有一点,活命!

        

同一时间,秘宗堂弟子北辰带着另一人犹豫片刻后也是朝着相同的方向御剑而行。

        

他的想法没有李忆安那么复杂。

        

啸月谷已经成了两个地盘之间妖兽的战场。

        

眼下一时间根本无法离开,那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反而是那两头巨兽搏斗的地方。

        

在两头巨兽的威压之下,只要控制在一定战斗区域之外,便不会有霜月蛇从地下突然蹿出,也不需要防着随时暴走的啸月狼。

        

        

一段时间之后,李忆安落在了一棵巨树之上。

        

现在地下时不时就会蹿出霜月蛇,也就这些树上还能落脚。

        

“再往前,应该就接近那两头巨兽的交战的范围了,相对会安全一点。”

        

小天昏昏沉沉地点了点头。

        

一路飞行,他又需要负责探查与感知,如今四周突然冒出来的生物太多。

        

一时间接收信息的处理量太过庞大,导致他现在有些乏力。

        

毕竟白天可是赶了一天的路,都还没怎么休息。

        

“老大,收了我吧,不然我有些吃不消!”

        

李忆安也不废话,直接使用了控灵术将他收入了气府。

        

有了李忆安真元的供给,他相对好受了许多,而探查的任务则暂时落在了李忆安肩上。

        

目光一转,他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小天,不要使用吞噬,换成你的探查天赋,增强我的感官。”

        

小天闻言照做。

        

这是李忆安第一次使用小天的这个天赋,双目蒙上了一层淡紫色的薄膜一般,显得有些妖异。

        

双目望去,他看到了两个本命境修士,以及之前遇到过的北辰。

        

“看来想到一块儿去了!”

        

“要谨慎一些!”

        

他开启了隐匿,一跃而下。

        

那两个本命境九阶的领队人,一个来自器宗,一个来自丹宗。

        

这个时间点能达到本命境九阶的哪个不是各宗的天之骄子。

        

曾经的他在此时根本不会与他们有任何交集。

        

而这些人很有可能会死在曾经的妖族之祸,也就是妖祸之乱之中。

        

也就是说,他手上没有与他们有关的记忆与资料,根本不了解他们的实力深浅。

        

他只清楚一点,虽然他能与剑宗本命境四阶,五阶的弟子交手却立于不败,那纯粹是因为他对剑宗的足够了解,以及自身手段足够地多。

        

越阶挑战并不代表着他可以无视境界的差距。

        

同时他还奉行一条真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除非能找到为自己所用的力量与之抗衡,否则决不深陷其中。

        

因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的天赋与技巧,手段,都是无用的。

        

而且如今血瞳自身的能量越来越少,变得越发依赖李忆安自身的真元。

        

面对本命境九阶的修士,除非一击必杀或是取巧,否则只能暂避。

        

远处,此刻的银背啸月天狼已经与三头霜月蛇杀红了眼。

        

三头霜月蛇的蛇头不断张开血盆大口喷射毒液。

        

四周的地面‘呲呲’作响,不断被毒液腐蚀。

        

淡绿色的浓雾开始渐渐变成了深绿色,凡是触碰到的生物不是化作白骨便是枯萎凋零。

        

那头啸月天狼也是强悍无比,开启天赋,凭借着肉身的强悍,硬是扛着毒液直接上前挥抓。

        

暴力且非常有效!

        

看着周围的环境,李忆安想到了一些事情。

        

“不好,这三头霜月蛇绝对变异过,寻常的霜月蛇根本不具备腐蚀性。”

        

李忆安立刻调动真元转为内呼吸,并同时在周身覆盖了一层真元。

        

北辰和另两名仙宗弟子则是选择了后撤,因为他们此刻所在的方向是下风口。

        

如果站着不动,那就会进入不断地消耗状态。

        

他们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生存,所以首选退让保存实力。

        

李忆安不同,他是为了伺机而动,谋求炼体上的突破。

        

取出了一把丹药,直接咬碎吞服了几颗之后他又含了几颗在嘴中,他依旧趴在原地纹丝不动。

        

同时,他开启了隐匿与速字诀,为了安全,他收起了血瞳取出了数柄短剑没入地下分布在四周。

        

这样一来,哪怕遇到了什么不可闪避的攻击也能通过影剑和剑意的搭配让他短时间内进行瞬移。

        

“影剑不过是穿行,并不能彻底闪避攻击,还好我开了剑意。”

        

他嘴角微微上翘,觉得多了几分把握。

        

小天此时觉得李忆安疯了。

        

妖兽和妖族都有概率出现变异体,哪怕人族也是如此。

        

这不是受到了虚能量的影响,而是一种进化历程上的突变,只是概率极小。

        

妖族和妖兽最主要的体现便是其妖丹与外形。

        

在人族,这种情况被称之为特殊体质。

        

按李忆安此刻所说,这三头霜月蛇如果是变异后的产物,那他的实力绝对强悍得可怕。

        

放在以前不应该跑路么?

        

“老大,要不咱们撤?我是真滴心慌!”

        

李忆安摇了摇头,一脸的紧张与兴奋,四肢甚至出现了颤抖迹象。

        

这意见虽然是小天提的,但通过对妖兽的分析,以及他对自身需求的了解。

        

他的心态从伺机而动转变成了主动寻求,甚至创造机会。

        

他甚至已经在考虑如果这两头巨兽最终以平局收场的话,是不是要考虑动用在天狼山脉所使用的丹药,让他们继续厮杀。

        

只是这种级别的妖兽即便神智较低也绝对比天狼山脉的妖族要强上不少,是否有效,暂时还犹未可知。

        

“小天,别着急,富贵险中求嘛。”

        

小天狐疑了一句,“你这么着急提升实力,到底招惹了啥?”

        

李忆安下意识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与人魔那种级别的存在对比起来,剑宗的内部势力其实还好。

        

因为他们忌惮第九战线战堂的同时还受限于宗规,不会像人魔那样毫无顾忌。

        

“还好,就是敌人有些多。”

        

“什么敌人?”

        

“剑宗。”,李忆安平淡地回了一句,神色复杂。

        

“剑宗?”,小天追问,“这不是你师门么?”

        

“额…”,李忆安一时语塞,这牵扯几代人的恩怨,一时解释起来还真有点麻烦。

        

“简单来说吧,我们战堂一脉几乎招惹了剑宗大半个内部势力。”

        

他又加了一句,“小天,我跟你说实话,我真没主动招惹,是他们欺人太甚。”

        

小天:“我信你鬼!”

        

李忆安:“…”

        

李忆安沉默片刻,神色严肃,“一句话,搞不搞,我肉身需要突破,你的血脉也可更加精进,这种机会不可多得。”

        

小天沉默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搞起搞起,你不是有那丹药么,要不现在就试试,兴许能让他们直接进入狂暴。”

        

李忆安一拍额头,“艹,我怎么没想到,何必视情况再使用,我可以直接创造有利于我的局面!”

        

“小天,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小天浑身一颤,他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你你你…又想干嘛!”

        

李忆安没有立刻回应,而是取出了曾经用剩下的爆炸符以及一瓶瓶丹药,开始将这些东西与短剑组装在了一起。

        

分辨了一下那两个本命境九阶弟子的位置,十数柄短剑状的飞剑瞬间朝着悄然散去。

        

“嘿,那两个御兽宗弟子其实有一点说得很对。”

        

“啥,你倒是说啊。”,小天着急询问。

        

李忆安嘿嘿一笑,“先下手为强!”

        

“老大,你不担心他们联想到咱们在天狼山脉做的事情了么?”

        

李忆安指了指啸月谷四周,“你我都忽略了一点,现在的啸月谷已经陷入了混战,眼下的混乱程度与发狂的妖兽又有什么区别?”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