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最后几下那么用力(很色的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天坑附近。

        

雷易潜伏着,将全身的气息收敛。

        

同时他还运转摩多血咒,操控体内的血液,将活性也降低到了最弱程度。

        

这时候别说同阶了,就算是天人境中期甚至后期,也不一定能够发现他。

        

而做到如此,也是因为要沉住气,等待时机。

        

和他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甚至四周潜伏的人基本都是这个打算。

        

但大多数如此,不代表绝对。

        

总有些人一根筋,或者沉不住气,或者压根就没有耐心。

        

就在雷易潜伏后,真就有人出手了。

        

他侧方百丈开外,一道遁光直接冲出,朝天坑正中杀了过去。

        

“哼,一群鼠辈,缩头缩尾的,也配染指遗迹!” 

        

此人的脾气倒是火爆,不仅出手了,还顺带嘲讽了四周所有人。

        

但雷易却暗自摇头,因为这种无脑之人,一般都是下副本时第一个死的。

        

不过嘛,他就需要这种人帮他开路,所以大家都没拦着。

        

当此人冲到天坑附近时,驻守此地的无心神宗修士也都发现了他。

        

“站住,此地乃是我无心神宗的地盘,还不速速退下!”有驻守修士呵斥道。

        

“哼,遗迹有能者得之,你们无心神宗也别想拦我!”此人却不以为然,冷哼一声之后,就朝那队驻守修士出手了。

        

一番战斗展开,过程却不算激烈,甚至还有些无聊。

        

“这就是,低阶修士的交手吗?”雷易看着战斗逐渐平息,有些意外。

        

不是因为战斗结束的太快,也不是因为驻守修士实力太弱,而是因为这太容易了,都有些出乎他人意料。

        

那出头之人,虽然拥有法相境巅峰的实力,否则也不敢独自冲出去。

        

但雷易奇怪的是,如此此地真的是一处古遗迹,无心神宗的人为何这么弱,安排的驻守力量为何这么少。

        

那队驻守修士,没几下就被人给灭了。

        

他们的死仿佛在告诉别人,此地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们就是打酱油的。

        

无心神宗,难道真就不重视此地?

        

亦或者是,他们觉得这里压根就没价值,所以才安排了这么几个弱鸡守卫?

        

不过这些想法都无关紧要了,因为那处位于天坑中央的祭坛,此刻已经空出来了。

        

“就让老子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玄乎的!”那出手之人走到祭坛正中,开始捣鼓起来。

        

雷易能够感受到,附近一道道神识外放而出,同时朝祭坛扫去。

        

显然,他们都在准备着,如果那人真启动了祭坛,他们会在第一时间杀出来。

        

可十几息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紧接着,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

        

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无聊啊!”雷易都困了,无聊的打着哈欠。

        

因为全身心的关注祭坛,他都有些失去耐心了。

        

祭坛上,那出手之人还在摸索,可愣是什么都没有搞出来。

        

“阵法师,有没有阵法师的同道,赶紧出来!”那人自己也耐心了,只能朝四周喊话道。

        

可一时之间,无人应答。

        

这很正常,因为散修之中,很少有阵法师存在。

        

阵法师,一般都在宗门之中当供奉。

        

散修缺资源,而阵法师炼器师炼丹师等等,基本都是烧钱的行当,无门无派之人可进不了高阶。

        

“哼,什么都没有,浪费老子时间!”最后,那人怒骂一句,居然真就走了。

        

四周潜伏之人,全都无语了。

        

你说你出手之前,还以为有什么本事呢,没想到居搞这么一出。

        

现在,天坑中央也彻底空闲下来。

        

雷易猜测,很快会有人耐不住性子,前去探查。

        

果不其然,就在他刚这么想时,就有人忍不住了。

        

这次行动的是三个人,他们应该是一伙的,几乎同时冲出,飞到了祭坛上。

        

三人在祭坛上捣鼓了半天,可惜还是什么都找不到。

        

最后,三人捣鼓了半个多时辰,终究是黔驴技穷了,只能狼狈的飞回来,继续藏着。

        

这下子,四周潜伏之人的性子,全都被磨没了,陆陆续续的有人飞出来,到祭坛上探查研究起来。

        

但无一例外,这些人都一无所获。

        

雷易看得都困了,这帮人在祭坛上捣鼓摸索了半天,结果什么都没发现。

        

到最后,他见四周没有人继续行动,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装作是法相境修士,飞到了祭坛上。

        

四周其他人也都失去了兴致,不再关注祭坛,因为他们也都上去过一次了,知道不会有什么发现的。

        

雷易自己也如此认为,毕竟他不是阵法师,不知道这里有什么门道。

        

但就在他踏足祭坛的瞬间,异变发生了。

        

原本应该是死寂无声的祭坛,在雷易落脚的一瞬间,发出了一声异像。

        

仿佛是有机关启动了起来,祭坛上方,无数道铭文亮起。

        

祭坛正中的开天力士,双目之中闪烁着红芒,随后两道细长光柱从中照耀而出,笔直的落在了雷易胸口处。

        

雷易就感觉,自己体内的《破天真诀》,好似受到了牵动一般,居然自行运转了起来。

        

这一异变,让他措不及防,同时四周之人也都有些不敢相信。

        

祭坛,居然启动了。

        

“破天玄宗弟子,可以进入!”

        

那破天力士,居然开口了,虽然是毫无感情的机械音,但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下一刻,祭坛之上光芒亮起,一道冲天光柱直入云霄。

        

“快,遗迹打开了!”

        

四周,有人第一时间飞起,朝祭坛上冲了过去。

        

四面八方,数百道人影疾驰,生怕自己慢了一步,没有赶上。

        

但他们的速度再快,也没有祭坛快。

        

光柱从出现到最后的熄灭,几乎是在眨眼间。

        

当所有人冲到祭坛附近时,祭坛上的阵纹,已经开始逐渐熄灭,光芒也随之消失了。

        

“怎么回事,刚才那人呢?”

        

同样的,有人发现刚才踏足祭坛的那人也不见了。

        

这一下子,所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原来,这祭坛没什么机关,此物只看你有没有资格,有资格的话就给你进去。

        

而在场所有人之中,居然真有人有这个资格。

        

但现在,对方已经消失了,说什么也晚了。

        

至于还剩下的人,也只能继续干瞪眼,祈祷着下一个有资格的人出现吧,并且将他们带进去。

        

但这种情况,他们自己也不抱期望。

        

“一群宵小鼠辈,在我无心神宗之地放肆,还击杀我宗修士,简直找死!”

        

可就在此时,远处又是一声厉喝响起。

        

“不好,是无心神宗的长老!”这一次,四周所有人都面色剧变。

        

他们原本估摸着,此地不受重视,无心神宗应该不会派长老过来。

        

但他们没考虑到,自己等人击杀了无心神宗的修士,而魔道之人可都不是什么好脾气。

        

在我的地盘闹事加杀人,还不赶紧跑路,还敢留在原地,这不是挑衅我无心神宗?

        

所以,有长老亲自出马了。

        

一股天人境的独有威压来袭,四方所有潜伏之人,全数遁逃。

        

开玩笑,你让他们一群法相境甚至更低境界的人,去直面一位天人境,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他们也不藏着的,那是有多远就跑多远。

        

很多人都祭出神通逃遁,甚至有人祭出了飞行灵宠,他们生怕自己跑得慢,被那位长老盯上。

        

可当四周所有人都离开后,那出现的“无心神宗长老”,却并没有追赶,相反还面露讥讽之笑。

        

此人取下套在身上的黑袍,露出了一张年轻人的脸。

        

他不是别人,正是真灵仙教的云诏书。

        

“不愧是没本事的散修,一帮蠢货,连真假都分辨不出!”他嗤笑一声后,朝后方喊道:“这里清净了,抓紧时间!”

        

后方,七道遁光飞速冲来,降落在祭坛四周。

        

他们一行人,原本是七人,但这次居然多出了一个人。

        

“王大师,还请你快一些动手,迟则生变!”队伍中,甄明月对一位老者叮嘱道。

        

这个老人,身穿一身古朴长袍,胸口绣有法阵的铭文,显然是一位阵法师。

        

“几位放心,元门主将我派过来协助你们,老夫定当竭力!”老者答应一句,立马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各种阵旗和阵盘。

        

随后,老者就在祭坛上忙活起来。

        

而甄明月等人,则是警戒着四周。

        

“奇怪了,这祭坛好像被人开启过,之前的传送铭文,都还是激活的状态!”老者捣鼓了一会儿之后,有些意外。

        

这祭坛,居然在他们来之前,刚刚被人开启过。

        

“什么,有人抢先一步进去了?”队伍中,玄梦诧异的问道。

        

“是的,看情况应该进去没多久!”老者低头看了一眼,随后道:“不过我看这铭文的布局,传送应该是随机的,就算我们现在进去,也几乎碰不上那人!”

        

“那这样的话就算了,反正我们的目的也只是进去探查一下,有人先我们一步也无所谓!”

        

甄明月倒是不在意这些,示意老者继续忙活后,就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四周。

        

但此女没注意到的是,玄梦看向祭坛的眼神,有些异样。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