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污到你湿透的(空姐被干)最新章节列表

    

以尹天飞等人的金丹修为,自然也察觉到了赵阳他们那边的刀鸣,这让四人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对他们来说,飞地秘境出在洪山堡的地盘里,作为“地主”,原本该是他们的机缘,或者最多和断宗分享,至少能吃顿肥的——在洪山堡遭逢大变、实力受损极为严重的时刻,飞地秘境对洪山堡简直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

        

可惜,它却被犯介许给了外人,来的还是胡家、四天宫这样的势力,这样一来,别说吃肉了,喝汤都未必捞到稠的,这种情况下,每多一份势力的加入,都会让他们最终获取好处的难度加大一份,尤其来的修士中还是有羽剑宗的人。

        

他们尤其不能容忍这一点——这次洪山堡遭逢大难,都是因为羽剑宗!

        

现在洪山堡和羽剑宗已经结成了死仇,他们绝对不希望羽剑宗再从飞地秘境里得到好处,连这种可能都要杜绝!

        

所以,尹天飞直接带着另外三名金丹出面,为的就是让他们知难而退。

        

按照以往的经验,洪山堡既有断宗的关系,本身实力也雄厚,现场实力对比又占据着绝对优势,他们本该直接退走的,没想到竟然被一名弟子给破坏了,让他们这次的行动活生生的成了自取其辱的笑话……

        

此时听到刀鸣声,让羽剑宗的人在他们眼皮底下得到好处,无疑是火目浇油,他们心情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副堡主,要不,我们把他们全留下来!“

        

左边身形有些矮胖的鬲福道。

        

尹天飞拳头握紧又松开,然后脸色阴沉的道:“有文司章在,我们想将他们全留下并不容易……”

        

赵阳的话其实正点在了洪山堡的软肋上,他之所以带着另外三名金丹过来,打的就是以势压人,把他们赶走的主意,而这本身也就说明洪山堡现在的衰落,否则又何至于由他带着三名金丹过来?

        

要是放在以前,随便派一名管事就完全足够了!

        

鬲福眼中凶光一闪,又道:“副堡主,我觉得您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要随便分出一个人缠住文司章,剩下三名金丹绝对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将其余的全部消灭,到时再杀文司章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尹天飞有些心动,但叹了一口气,还是摇了摇头:把人全杀了,看似死无对症,但即便不提过程中赵阳他们传信回去,现在附近也不是只有洪山堡的人,想要把他们摘出去谈何容易?

        

真要是出现这种情况,引来羽剑宗等八家的报复还在其次,万一惹怒了他们背后的北湘家庭,那才是给洪山堡带来灭顶之灾!

        

见他摇头,不只是鬲福,另外两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了失望和憋屈的神色。

        

尹天飞知道上次洪山堡遭的大难,很多人都认为责任出在他们身上,怪他没有及时处理掉孟广会,否则就不会出现后面的事了——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当时他都是按照柒刀的要求做的,没有直接动手,也是为了防备被北湘巡察知,给洪山堡带来麻烦,是为了大家的利益,怎么还能怪他?

        

虽然说中毒后,是他们把孟广会带上去的,但在中了殃气之毒的情况下,孟广会也根本不会给他们传递消息的机会,不按他的要求做,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而他们死了,也不可能困住他的。

        

至于后面的更强的殃毒爆发,肯定是柒刀做了什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点无法放在明面上说,但应该是公认的吧?

        

现在又都怪罪到他头,他简直冤枉透顶?

        

不过,人心是无法讲道理的,他如果想在洪山堡获得从前的地位和认可,就要做些什么,这也是他这次主动出马,要逼退羽剑宗等人的重要的原因,但他没想到的是,事情竟然出现了意外……

        

现在他才发现,这件事做成了,在洪山堡其他人眼里只是小事,但做不成,可就又增加了他一层“罪状”了!

        

想到这次的行动,他虽然有私心,但主要还是为了洪山堡的利益,变成现在出力不讨好的局面,他心中也窝着一股郁火,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要将此事解决了。

        

他毕竟在洪山堡当了这么多年的副堡主,很快就想到了主意,于是从容的对鬲福等人道:“将他们全部杀掉,影响太大,也没必要。你们别忘了,我们现在最需要针对的是羽剑宗!至于其他的人,胡家、四天宫的人都来了,他们本身是不足为虑的。”

        

鬲福神色一动,道:“副堡主,你的意思是?”

        

尹天飞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洪山堡暂时遇到了些问题,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挑衅的!所以,接下来我们只要找机会击杀羽剑宗的人,就能实现我们的目的,还能给剩下的人制造压力——有羽剑宗的例子,想来他们就不敢再妄图染指飞地秘境了!”

        

“这样做省力,影响小,也不会引来北湘家族的怒火,诸位以为如何?”

        

鬲福眼神一亮,忙道:“高啊!尹兄此计甚妙!”

        

尹天飞心中也是得意,他想出这条计策,在他看来就意味着事情解决了,还显出了他的谋略,就微微点了点头,又道:“诸位谁愿意留下来做成此事?”

        

现在洪山堡的重心还是放在飞地秘境上,袭杀羽剑宗几名大衍境弟子,肯定不用四个人都留下,一个人就够了。

        

鬲福也觉得这件事轻而易举,就开口道:“我来吧。”

        

尹天飞心中舒畅,也有心情展现风度了,关怀的道:“现在洪山堡正是用人之际,鬲道友无需冒险,等他们落单时再出手即可。”

        

鬲福自信满满的道:“尹兄只管等我的好消息即可。”

        

……

        

赵阳很快发现了他们那边的异常,而伴飞过去的一缕本源蜃气也让他第一时间了解了整个过程。

        

这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料——他一开始就不认为仅凭几句话就能一劳永逸的让尹天飞等人不再针对他们,抓住重点和杀鸡儆猴也不是多么高深的道理,尹天飞能想到很正常,想不到才不正常。

        

当然,想到是一回事,做到是另外一回事了,尤其只留下鬲福一个人的情况下,对付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赵阳,你怎么不下去?”

        

金艳看他一直站在原地不动,忍不住走过来问道。

        

赵阳随意应付道:“外面要留个人帮忙看着。”

        

金艳却愈发觉得他有种顾全大局的大气,道:“嗯……不过,这次要不是你出面,大家的处境恐怕就艰难了,所以你就算不下去,法宝取出来也应该给你才是。”

        

赵阳却并不在意,仅就武器而言,除非高品级的宝刀,否则对他的帮助有限,他懒得去争夺,就摇了摇头,道:“法宝有缘者得之,至于刚才的事,他们能被说走,最主要的还是我们八家联合,让洪山堡不敢轻举妄动,并不是我的功劳。”

        

金艳虽然想把还未取出来的宝刀给赵阳,但见他并确实没有想争的意思,又想到羽剑宗的那块神器胚子给了他,想着他可能看不上,也就不准备再在这件事多说什么了,而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和他聊些别的,比如这段时间他去了哪里之类的。

        

就在这时,却听到下面一阵喧闹之声,紧接着就看到一道乌光从地底飞了出来,后面文司章等人也跟着飞了出来。

        

然后,他们就看到那道乌光直奔赵阳而去,最后在赵阳面前显出身影,却是一柄半尺长、形似手术刀似的漆黑小刀。

        

小刀在赵阳面前停下,一派顺从亲近的模样。

        

见状,文司章愣了一下,然后微笑道:“看来此宝和赵贤侄有缘啊。”

        

他们在下面也都听到了赵阳刚才和金艳的谈话,如果抢到了也就算了,现在尽管心中比老陈醋还酸,但也无话可说,唯一希望的就是赵阳刚才好像对这柄宝刀并不在意,或者有可能会让出来……

        

这自然是想屁吃呢,赵阳不去争抢,送上门的那也没有让给他们的道理,他和他们又非亲非故的。

        

他将刀收下,道:“可能和我练刀有送吧。”

        

现场三十多人,练刀的也有十多个,这话让他们心中再次酸了一下。

        

不过,如果只是刚才的事,其他人出于自尊,未必会愿意接触他,但有宝刀主动认主后,他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接下来的路程中,很多人开始主动找他寒暄,尤其其中九个女修,也都多少表示了好感,但赵阳都很冷淡的应付过去了。

        

然后,秀水盟一个长相秀美的男子眼前一亮,身姿摇曳的走了过来……

        

赵阳没想到修士中也有好这口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但不知道他们也和前世一样,孤零无1吗?

        

……

        

排除掉这些小插曲,赵阳又花了两天时间,带着众人沿外围安全的地方走了一遍,然后就对文司章道:“文前辈,我们走过的地方都是我探查过比较安全的,至少目前是,要是再往里面就要谨慎了。”

        

他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希望他们只在他带他们走过的区域活动,这样除非飞地秘境出现在这边,否则就是安全的,但要是想要冒险寻求机缘他也不拦着。

        

至于他,也该独立活动了,这两天,他察觉到的法宝出世的波动就有三起,这说明离飞地秘境出世的时刻越来越近了。

        

但在离开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解决,那就是解除鬲福带来的危险。

        

他并不准备自己亲自动手,而是准备借这个机会看一看原青延的成色。

        

……

        

原青延这两天憋坏了,但大家一起活动,他也不好独自离开——那样就显得他太不正常了。

        

等看到赵阳悄悄走出去后,他也借着方便的机会,头也不回的冲进了秘林中。

        

鬲福一直耐心的关注着这边的动静,在幻象的干扰下,他没有看到赵阳,但原青延的离开却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尤其还是那天出面大放厥词的小东西,他更不会看错,也不可能放过!

        

等原青延走出十里后,他狞笑一声,摧动真符,瞬间变成一头高有五米的巨熊,然后携着一股恶风一掌拍了过去:“死!”

        

但是,他的眼前忽然失去了原青延的身影,接着腿上一紧,就见原青延的身体像是变成没有骨头一样,围着他的身体绕了上来。

        

原青延的头很快就和他面对面了,然后突然张嘴,一条分叉的紫黑色的长舌就像是飞剑一样插进了他的右眼,进而进入了他的脑子里。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