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食春药被公第二部分(23部杂乱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秦汉来到黑色老爷车面前,绕着老爷车转一圈。

        

“梅赛德斯-奔驰540,KSpezialRoadster,至少有八十多年历史了,在拍卖行拍卖的时候,曾经创造出九百四十万米的天价,折合炎夏币,大概六、七千万左右…”秦汉一边鉴定一边说。

        

听到秦汉的话,沈永兵笑了。

        

“现在你们都知道我没说谎了吧?知道这辆车真值几千万了吧?”沈永兵对周围的人大声说。

        

“你先别得意的太早了,我还没鉴定完,我说的只是款式。”秦汉叫停。

        

“好,那你继续。”沈永兵冷哼一声,很不情愿的停下来。

        

“首先说轮胎,正常行驶的车辆,每到一定年限,或者行驶一定里程,都会更换新的轮胎,而你这辆奔驰,至少有八十多年历史了,你确定他的轮胎还是原装的吗?”秦汉指着轮胎说。

        

听到秦汉的话,周围的人都点头。

        

这是有车人的基本常识,如果不注意保养轮胎,或到期不更换,有可能会造成严重的车祸。

        

“没错,轮胎的确不是原装的,我承认。”沈永兵点点头。

        

“看看发动机盖子…”秦汉伸手抓住发动机的盖子,啪的一声掰断了。

        

“你干什么?这可是古董老爷车,你这是故意损坏!”看到秦汉的破坏举动,沈永兵不干了。

        

“稍安勿躁,我破坏的,我会加倍赔偿。”

        

“哼,至少十倍。”

        

“没问题,十倍我赔得起,前提是你的古董车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就有轮胎是新换的。”

        

“你撒谎,这一款八十年前的奔驰,当时的发动机盖子,是普通的铁皮制作的,不管怎么掰都只能弯,而现在这一辆车,发动机的盖子居然是用复合碳纤维制作的,碳纤维是近些年才采用的车身材料,怎么会用在八十年前的车上?”秦汉拿着他刚掰下来的一块发动机盖子问。

        

嗡!

        

周围的人立刻议论开了。

        

采用复合材料制作车身,的确是近些年的新技术。

        

出现在八十年前的老款车上,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眼前的黑色奔驰老爷车,是仿制的老款车,不是真正的老爷车保存到现在。

        

“毕竟是老爷车,有些零件缺损了,用仿制品替换,不是很正常吗?”沈永兵强词夺理的辩解。

        

“好,现在你也确认了,发动机的盖子是复合碳纤维仿制的,现代制品,那车身的材料呢?”

        

“车身也是仿制的。”沈永兵不得不承认。

        

虽然外表做得很逼真,很古老,可是只要秦汉检验,一定能检验出来,他想不承认都不行。

        

众人听到他承认了,嘘声一片。

        

一辆古董老爷车,轮胎是现代制品,外壳是现代制品,价值肯定会大打折扣,根本不值几千万。

        

而刚才沈永兵说几千万,分明是在讹人。

        

听到众人的嘘声,沈永兵的脸色也很难看。

        

他万万没想到,秦汉居然也擅长鉴定老爷车,难道秦汉是全能鉴定,在鉴定方面没有弱项吗?

        

还要不要继续用其他小众收藏试探秦汉弱点?

        

想到这儿,他看看身旁的韩梅芳。

        

他只是一个小众鉴定师,财力有限,就算想试探秦汉,也需要韩梅芳的帮助,否则办不到。

        

“再来看看一款车最重要的部分,发动机。”秦汉让人拿过来一条毛巾,擦拭发动机的外部。

        

刚才发动机冒黑烟的时候,沈永兵拿灭火器灭火,喷上很多干粉。

        

秦汉把干粉擦下来,微微一皱眉。

        

发动机的材料,虽然一直在改进,可能不是八十年前的材料,可仅凭肉眼很难分辨。

        

“发动机不会有问题吧?”沈永兵小声问韩梅芳。

        

“你放心,发动机绝对没问题,是有人在废旧的仓库里发现的,绝对是八十年前老款原装发动机,只是不是这辆车上的…”韩梅芳得意的解释。

        

他们说话的时候,秦汉绕过发动机,开始检查底盘了。

        

“你这车保养的可真不错,八十多年了,底盘竟然崭新如初,是刚换上的吧?”秦汉笑着问。

        

车辆的底盘是金属的,时间长了,就算保养的再好,也会留下一些沧桑的痕迹。

        

但是这辆老爷车的底盘,非常新。

        

秦汉认定了,底盘是新换上的,应该不超过一个月。

        

“保养的好不行吗?”沈永兵嘴硬的说。

        

“不行,保养的好,不等于没有沧桑的痕迹,要不要我现在让人鉴定?”

        

“秦汉,你赢了,我们走。”韩梅芳面色阴沉。

        

她原本也想找一辆真正的老爷车难为传艺会的人,可是她找到的真正老爷车,都是普通货色。

        

她要的是稀有的,罕见的,鉴定难度高的。

        

没办法,最后只能找一辆高仿的。

        

提供给她的人,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除非是绝对的内行,否则绝对看不出来破绽。

        

可是在秦汉的鉴定之下,处处都是破绽。

        

轮胎是新换的,车的外壳是新换的,底盘也是新换的。

        

一辆古董车,有这么多部位是新换的,再叫古董车就不合适了。

        

“不用我们赔偿了?”秦汉笑着问。

        

“你放心,我们一定按报废的最高价格赔偿你们。”周会长扬眉吐气了,大声对沈永兵说。

        

既然不是一辆老爷车,而是一辆仿古车,他就不担心了,价值不会有多高。

        

欺人太甚!

        

沈永兵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秦汉。

        

就在这时候,有两个交警走过来了。

        

“是谁报警?”其中一个交警问,一边问一边好奇的打量老爷车。

        

“你好,是我报警。”秦汉举手示意。

        

“什么问题?”

        

“你们看这辆车,恐怕不具备上路的相关手续吧?”秦汉指着沈永兵开过来的奔驰老爷车。

        

任何一辆机动车,想上路,必须具备相关手续,确保具备一定安全性,随意上路是违法的。

        

据秦汉了解,在炎夏,像这种老爷车,是不可能具备上路的相关手续的。

        

“请问车是谁的?”交警大声问。

        

“是我的…”韩梅芳站出来了。

        

“请出示…”

        

“很抱歉,这辆古董车是我的收藏品,我不会开着它上路,如果移动都是用其他车辆运载…”韩梅芳解释。

        

她想起来了,在炎夏,像这种数十年的古董车,是没办法办理相关手续的,根本不允许上路。

        

如果承认上路,可能会被扣车。

        

“你不会开着上路,不代表你不会借给朋友开。”秦汉开口了。

        

韩梅芳和沈永兵来捣乱,让秦汉不得不从庄园赶过来救场,不可能轻易放过两个罪魁祸首。

        

追究到底!

        

否则他也不会报警了。

        

“你借给你朋友了?”交警询问。

        

“是的,我也没想到他会开着上路…”韩梅芳推脱责任。

        

“你…”沈永兵一听脸色变了,这不是让他把责任全扛下来吗?

        

可是看看韩梅芳的脸色,沈永兵的话又咽回肚子里。

        

他是韩梅芳的手下,必须听韩梅芳的命令。

        

想到这儿,他又恶狠狠的瞪秦汉一眼。

        

如果不是秦汉报警,他们就算行动失败了,也能全身而退,而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交警拦住。

        

看样子,车可能要被扣了。

        

“他可不仅仅是没有相关手续的问题,而且还是酒驾…”秦汉继续说。

        

“你喝酒了?”听到秦汉的话,韩梅芳大吃一惊,扭头看着沈永兵。

        

“我,我没有。”沈永兵摇摇头。

        

千万不能承认,否则就惨了。

        

酒驾是有可能入刑的,就算不入刑,也有可能吊销他的驾照,他当然不会承认他酒后驾车。

        

“你不承认也没用,一检测就检测出来了。”秦汉笑了。

        

交警判断酒驾,并不是以眼睛看到的为标准,而是仪器检测为标准,否认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听到秦汉的话,两个交警脸色立刻就变了。

        

其中一个拿出测试仪,让沈永兵吹。

        

沈永兵的脸色变了,他当然不想吹了,一口气吹过去,马上就会被判定成酒驾。

        

沈永兵否认的时候,韩梅芳脸色难看。

        

她就站在沈永兵身旁,刚才还没注意,现在听到秦汉的提醒,她果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儿。

        

酒味不是很浓烈,说明沈永兵喝的不多。

        

只要喝酒了,就一定是酒驾。

        

就算经过测试,酒精的浓度不高,达不到醉驾的酒精浓度,也会受到相当严厉的交规惩罚。

        

“别犹豫了,你如果拒不配合,可能就要去医院抽血了。”秦汉看着脸色变换的沈永兵说。

        

哼!

        

沈永兵冷哼一声,吹。

        

关键是他现在无路可走,更不可能逃跑,否则后果会更严重。

        

现在配合交警,虽然也会受到惩罚,可是相比逃跑的后果却要轻得多。

        

结果喜闻乐见。

        

酒驾。

        

“你,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明知道要开车,居然还喝酒,你是怎么想的?”韩梅芳大怒。

        

“我就是习惯了,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喝一杯,不喝吃饭不香,可我真没多喝,只有一罐啤酒。”沈永兵解释。

        

生活中的确有一些人,无酒不欢。

        

不管吃什么,都喜欢用酒配餐,如果没有酒,就算再好的美味佳肴也味同嚼蜡。

        

交警走了,韩梅芳和沈永兵也被带走了。

        

        

秦汉解决古董老爷车的问题的时候。

        

孙善东的铁杆心腹,孙铁到鹤城了。

        

“刘堂清?”孙铁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是我,跟我走,鹤城是秦汉的地盘,你一定要非常小心,被发现就什么都完了。”刘堂清谨慎的说。

        

两个人立刻上车,刘堂清开车,半个小时之后,来到郊区的一个院落。

        

“其他人在什么地方?”进院,孙铁问。

        

“该他们出现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出现。”

        

“东哥说了,你们要听从我的命令,尽力配合我,我是来救人的,你们做好准备了吗?什么时候可以行动?”孙铁点点头追问,他此次来鹤城救人,只有叶莹莹必须救出,其他看情况。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