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互相亲下肢(40部禁书)最新章节列表

     

顾娇与南师娘回去的半路,鲁师父找过来了。

        

他看见南师娘被顾娇搀扶着,面纱上一片血迹,不由地心头一跳:“阿湘,你怎么了!”

        

南湘嗔了他一眼:“别大呼小叫的,没事也让吓出毛病了。”

        

鲁师父惊慌道:“不是啊,你都吐血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不说就让娇娇说!”

        

顾娇看向南师娘。

        

南师娘叹气:“行了行了,别为难孩子,我碰到齐煊了。”

        

鲁师父一愣:“哪个齐煊?你原先的那个师兄?”

        

南师娘道:“就是他。”

        

鲁师父很是惊愕:“他来盛都了?唐门的弟子不是不得随意离开唐家堡吗?”

        

南师娘说道:“他的出现的确不合唐门规矩,不过那是他与唐门的事,与我无关。”

        

鲁师父问道:“他不是来抓你回去的?” 

        

南师娘微微摇头:“不是,他是为了逼问禁术,他刚刚其实可以与娇娇继续交手,但他没这么做,我猜是他手头有更重要的事,不能留下来与我们一直一直耗。短期内,他应该不会过来了。”

        

鲁师父一脸怀疑:“你就这么了解他?”

        

南师娘苦笑:“好歹是相处多年的师兄,我对他这点了解还是有的。别担心了,回去吧。”

        

三人回到宅子。

        

南师娘吃了一点调理内伤的药丸后便回屋歇下了。

        

顾娇也回了自己屋。

        

她躺在床铺上,回想一下方才与齐煊交手的情况。

        

她能感觉到齐煊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且是她从未接触过的那一类。

        

先是美和尚,再是那个敢偷袭美和尚的棘手牛鼻子,如今又来了一个齐煊,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燕国之行,还真是不简单呢。”

        

“姐,你睡了吗?”

        

顾小顺的声音响在门外。

        

顾娇坐起身,拨开帐幔:“进来。”

        

顾小顺推门而入,来到顾娇床边,递给她一个东西。

        

顾娇接过来一看,竟是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木球:“这个是……”

        

“机关球,给你防身用。”顾小顺挠了挠头,嘿嘿一笑说,“师父教我做的机关,我自己改良了一下,和你黑火珠的用法差不多,扔出去就行,球体经过弹射会触动机关,里头的毒针会从每个孔内射出来。”

        

顾娇看着球说道:“这个球全身都是孔,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攻击呀。”

        

顾小顺:虽然听不懂他姐说什么,不过好像是在夸他的样子。

        

顾小顺又摊开另一只手,拿出一个小小的球罩:“以防万一,不小心弄掉了射伤自己,罩上它就不会有事了。”

        

顾娇弯了弯唇角,由衷地说道:“小顺真厉害。”

        

顾小顺被夸得脸都红了:“这个只是初级机关球,姐你先凑活着用,要是我做出更好的再拿来给你。”

        

顾娇:“好。”

        

……

        

翌日,“请假”多日的顾娇总算去书院上课了。

        

她一走进课室便有一堆人围了上来。

        

周桐与钟鼎挤在最前面。

        

二人异口同声地问道:“六郎你没事了吧?”

        

顾娇还是不大习惯被人围成这样,但看着那一双双关切的小眼睛,她到底也没把人抡开。

        

她说道:“没事了,痊愈了。”

        

钟鼎道:“顾小顺说你病了很严重,几天下了不床,我们都吓坏了,想去看你的,可他说你得的是痘疹,会传染,我们还是别去了。”

        

顾小顺自己得过痘疹,他倒是没忘记合理运用自己的经历帮她撒谎。

        

周桐心有余悸道:“痘疹很危险的,你能扛过来真是万幸。”

        

顾娇道:“还行。”

        

沐轻尘今日没有过来,沐川与袁啸、赵巍却是听说顾娇来上课的消息后,麻溜儿地从自己课室赶了过来。

        

这会儿还没上课。

        

三人从课室的后门闪了进来。

        

“借个座,兄弟。”袁啸对顾娇前面的周桐说。

        

“哦哦。”周桐不敢惹击鞠队的人,赶忙给挪了个位子。

        

赵巍盯着他旁边的学生:“还差个座儿呢,兄弟。”

        

那人也赶忙抱着书袋走了。

        

俩人坐在顾娇前排,转过身来直勾勾地看着顾娇,沐川则在顾娇左侧原本属于沐轻尘的位子上坐下。

        

三个人,六只眼,齐齐盯着顾娇。

        

顾娇合上翻到一半的书本:“怎么了?像看猴子似的。”

        

“你瘦了。”沐川说。

        

“嗯。”顾娇淡淡地嗯了一声。

        

沐川小声道:“你真的得了痘疹吗?”

        

顾娇认真道:“真的。”

        

沐川突然伸出手,摸了摸顾娇额头,摸完又摸上自己的:“不烫了。你好得还挺快,我四哥小时候得过痘疹,病了十几天呢。”

        

顾娇面不改色地说道:“我好得快。”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色。

        

赵巍看向袁啸:“你说。”

        

袁啸看向赵巍:“你说。”

        

沐川抬起手:“算了,别吵了,我来说。”

        

赵巍、袁啸:“……”我俩也没吵呀!

        

顾娇古怪地看着三人。

        

沐川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们三个来找你,除了来看你之外还有两个消息带给你,一个好消息与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顾娇不假思索道:“坏的?”

        

三人不约而同地尴尬了一下。

        

沐川硬着头皮道:“那什么……就……你生病的这段日子……我们和迦南书院比赛了。”

        

袁啸急性子道:“什么生病的这段日子,就是昨天!”

        

顾娇看了看三人,道:“你们要说的坏消息是——”

        

沐川惭愧道:“我们输了,辜负你的期望了。”

        

不辜负不辜负,一点儿也不辜负!

        

你们是功臣呐!

        

我为你们骄傲!

        

顾娇眼睛亮亮地说道:“好消息是什么?”

        

一万两到手,居然还有别的好消息,难道是加奖了一千两黄金?

        

沐川挺直了腰杆儿道:“好消息就是,虽然我们输了,但是在我的努力游说下,迦南书院的人最终同意与我们交换奖励,我们马上就可以去见国君了!呜哈哈!我是不是很厉害呀!”

        

顾娇一拳砸下去,将沐川的脑袋砸趴在了桌上!

        

厉害个锤子啊!

        

谁特么要见国君!

        

还我金子——

        

一整日,后排的杀气都格外强大。

        

顾娇黑着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整个课室都成了她的小小修罗场。

        

明心堂的学生集体手捧书本,瑟瑟发抖。

        

另一边,萧珩刚将小净空送去凌波书院。

        

他在沧澜书院那边请了假。

        

他成绩好,门门功课拿第一,是夫子最有出息的学生,他哪怕连日请假,也没一个夫子拒绝他。

        

他想去外城看看顾娇回来了没有。

        

坐上自己的马车后,他换回了自己的衣裳:“出城。”

        

车夫是他买来的下人,知晓他的男儿身,也知道他说的出城一定是出南内城门。

        

车夫驾着马车往南而行。

        

路过一间老字号的铺子时,萧珩对车夫道:“停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是。”车夫将马车停在了路边。

        

车夫想说,其实他可以去买,不过据他观察,给身边的人买东西,自家公子总是会亲自挑选。

        

萧珩是去给顾娇买肉脯的,这家铺子的肉脯很对顾娇的口味。

        

这个时辰排队的人不多,萧珩两种口味各要了一点。

        

香辣味的卖完了,老板去后面拿新的:“公子您稍等,很快的!”

        

萧珩耐心地等着,身边陆陆续续也来了几个等肉脯的。

        

一个年轻的书生道:“哎,听说了没有?太女回来了?”

        

一旁的同伴道:“回了么?我怎么不知道?”

        

一个中年男子凑过来,笑了笑,说:“人家又没摆太女仪仗,你当然不知道。话说……她不是太女了吧?国君不是早将她废了吗?当初还下了圣旨的。”

        

年轻书生稍稍压低了音量:“可是我听说,国君口谕的原话是把太女接回来。”

        

“嘴……咳。”中年男子捂住了嘴。

        

他想说的是,国君八成是嘴瓢了吧?太女已被废为庶人,如今燕国没有太女,只有太子。

        

几人说话间,一辆马车突然自几人身后的长街上缓缓驶来。

        

马车的车身宽大,由六马所拉,两旁各有四名侍卫护送。

        

真论侍卫的数量并不算多,可六匹马,这是皇室的规格。

        

萧珩听到身边的中年男子倒抽一口凉气:“是太女!”

        

许是没料到他们说曹操曹操到,乃至于他太惊诧了,这一声太女叫得周围的人全都听到了。

        

所有人都朝马车涌了过来。

        

人太多了,萧珩没打算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去凑热闹,他拿到了老板递过来的肉脯,转身就走。

        

却不料想看太女的人太激动,竟然一把将他撞了出去!

        

他猝不及防,一个趔趄跌倒在了马车前。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