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潮喷弄出白浆(奸情进行时)最新章节列表

这天,今无名像往常般去湖边打水,他机械性地将水桶往水中一甩,每天日复一日的动作已经让他的动作极为熟练,即使不用看,也知道水桶有没有打满,因为每次用的这个力道,水桶里的水正好,不多不少。

        

就在他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湖心中央忽然闪闪发光,照的今无名无法睁开眼睛。他眺望了一会儿,看见那发亮的东西正往自己这边淌来。

        

不会是什么宝贝吧,像九丘这么个奇奇怪怪的地方,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么多,想必宝贝也少不到哪儿去,今个儿可让我碰见了,今无名不由得有些高兴。

        

将打好的水放在一边,坐在湖边,等着那东西飘过来。

        

半柱香后,今无名等得黄花菜都凉了,那东西终于到了岸边,这时他才发现这是一个大约一人长的长方体形状盒子,盒子盈盈透着白光,隐约映出里面红红黑黑的东西。

        

他将东西搬到岸上,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立马打开,他观察了一下,这个盒子的开口在上方。

        

里面会是什么东西呢?他伸手推了推盒上的盖子,大概时间有些久远的缘故,盖子丝毫未动,不过比力量,他今无名从来都不怕。

        

今无名再次凝神聚力,往盖子上一按,“嘶”的一声,盖子发出长长的嘶鸣,像来自远古的声音,浑厚、绵长。

        

随着盖子的打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引得今无名一阵泛呕。彻底打开之后,他算是把里面的东西看了个真真切切,同时自己的身体不由得瘫软在地,他发誓他再也不想看里面的东西一眼。

        

只见里面是一具无头的男尸,男尸身上穿着铠甲,像是一名出征的士兵,颈部完全腐烂,身上的衣服也没有一处完好,到处都露出破口。

        

今无名反向向远处挪去,想着离开的越远越好,这时,他感觉一个东西抓住了自己的小腿,他心中料想着不会是那具无头男尸吧,便往前又挪了几步,却发现那个东西紧紧地抓着自己,怎么也摆脱不了。 

        

他只好回过头去,事实便如他料想的那般,水晶棺木中的一只手爬了出来,正抓着自己的小腿,“这位大哥,是我不好,不应该打扰你长眠,求你放了我吧,我可以把你再盖回去,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今无名边说着,只见那具男尸慢慢从棺木中直起身来,然后站了起来,他的一只脚首先跨了出来,随之另一只脚也跨了出来,其中一只手拎着今无名的一条腿,慢慢向他走过去。

        

今无名挡住脸,“别过来,我不是故意的……..”

        

“我的头呢,这是我的头吗?”那具男尸抚摸着今无名的脸颊,借着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往上拎了拎。

        

今无名连忙道:“这不是你的头,不是你的头。”他吓得连连后退几步,虽然身子向后了,但是头却在他手里,丝毫未动。

        

“那我的头呢?”

        

今无名刚想说,你的头我怎么会知道,但是仔细一想后还是没说出来,要是惹怒了眼前这位大哥,他一不小心认错了头,那自己今天就要身首异处了,于是他便小心翼翼道:“你先放开我,我去替你找头。”

        

男尸很快放开了今无名的头,今无名被松开钳制后,立马撒开腿就向木楼奔去。

        

他没命似的连滚带爬撞进木楼内,一不小心撞上了正往外走的夙白阙,见到他后,心中才稍稍安定下来。

        

“干什么呢?去打个水去了这么久,回来又像见鬼了一样?”

        

今无名刚想说我真的见鬼了,忽然想到前几日夙白阙跟他讲的什么人无信则不立的话,要是自己说出来了,等下夙白阙说不定又要说“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要做到”之类的话,于是道:“没什么。”

        

这时,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脚边,“鬼才信呢,一看这样子,怕是又惹了什么孽债回来!”

        

今无名:“我们人说话,你这东西别插嘴。”

        

丸子不由分说地狠狠咬了今无名一口后,立马扬长而去,留下今无名一阵怒吼:“你下次咬我之前能不能先跟我说下,让我有个思想准备啊。”

        

今无名看了看被咬痛的地方,抬头的时候正发现夙白阙正打量着自己,他有些心虚地别开眼,不会被他发现自己有所隐瞒吧。

        

“你真的没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今无名摇了摇头,挪到姬梧莜身边,姬梧莜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又写起字来。今无名发现她好像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偶尔会与外界的世界发生一点联系,他不知道究竟她在想些什么,明明是一个清秀、可爱的小女孩,可是却似没有七情六欲似的。

        

“她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明明已经幻化人形了,却好似没有人的感情?”

        

“我想过,大概是外力将她化成人形的时间提早了,所以她人的心智尚未成熟。”

        

“外力?”

        

夙白阙一直没有想通为什么成婚当天,她会离奇去世,今天这一说,倒是给他可一个提醒,外力?难不成是有人故意提早她成人的时间,或许她的死能跟这个联系起来,一想到有人在背后操纵,心底不由得出现心悸,那他究竟意欲何为?

        

他觉得要弄清楚这个事情,首先得知道她到底来自哪里,本身是什么?

        

该从哪里查起呢?他们初遇是在凌波池,但是明明她是一只树妖,又怎么会出现在仙家之地,又是谁将她带至此地的呢?

        

他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你最开始遇见她是在什么时候?”

        

今无名愣了一会儿,思索片刻,回道:“是在一片海边。”

        

海边?夙白阙若有所思,“对了,我这几天要出去一下”,他回头看了一眼姬梧莜,“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照顾好她,还有你自己,不要给我惹什么麻烦,然后乖乖地等我回来。”

        

“你要出去?”今无名诧异地问道,心里有些小欣喜,终于没有人可以管着自己了,“去几天?”

        

“不知道。”

        

“哦。”

        

“小凰问起来可别告诉她,我可不想后面跟着跟屁虫。”

        

“知道了。”

        

说完,夙白阙走到木屋外,想着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但依旧防线不下这两人,他对着木老爷子道:“老爷子,我要离开几天,屋内那两个小鬼就麻烦你照顾了。”

        

“好的。”

        

很快,夙白阙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视线里。

        

今无名偷偷探出头来,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哈,走了,开心,没有课业,没有批评。”他跑出木屋,在九丘四处闲逛着,上串下跳,像极了一只野猴子。

        

再走几步便是九丘的镜湖,一想到那具无头男尸的样子,他停下脚步,不敢再往前走去,他调转方向,向另一侧跑去,刚走了没几步,他又停了下来,想着前面是“千头万根”树,等下一走进去,迷了路,被这大树吃掉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他又换了个行进的方向,远处是九丘的魂镇,现在天还未黑,魂镇还未显现,放眼望去,一片虚无,也没什么好玩之处。

        

突然发现夙白阙走后,自己仿佛寸步难行,他有些沮丧,这时,天空中飘来一朵妄想云,他抬头看了一眼,可把他气坏了。只见那朵云完全是自己的模样,拉长着脸,今无名用手抓了一下,却抓了个空,反观那朵云,表情却更加地狰狞了。

        

他整理了一下表情,咧开嘴,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他再次看向天空中的妄想云,结果妄想云耷拉着眉毛,低垂着眼睛,咧着嘴巴,完全形成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经典笑姿,简直不能再更丑陋。

        

这下,今无名可跟这朵云较上劲了,他索性躺了下来,对着天上那朵云做着奇奇怪怪的表情……..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