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求主人乖打狠跪下(耽美h文)最新章节列表

     

“是,是嘛……”沈厉河轻轻搓了搓有些发红的小俏鼻,她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漂亮的淡蓝色珍珠,小小的身躯蜷缩在大沙发上,轻轻颤抖着。

        

沈厉寒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放心吧,到时候我天天抱着你好吧?”

        

也许是得到了心理上的安慰,沈厉河终于没有再哭泣,不过拍卖会她也没心情看下去了,而是在皮质的沙发上躺下,睡觉。

        

怎么说自己也是被那狐狸拉来的,既然是朋友,就这么走掉有些让白狐下不来台。

        

邓小星倒是没有来,他对什么拍卖会提不起兴趣,白觅也是啥也不懂,被他忽悠着去玩了。

        

过了十几分钟,周围的灯光已经暗了下去,所有探照灯均集中在中心的圆台上。

        

一位穿着红色旗袍的妖娆女子走上台,拿起话筒,用甜甜的声音说道:“各位老板们,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雪狐拍卖场!”

        

“好!”台下响起振聋发聩的掌声。

        

王辰心里暗想:雪狐拍卖场?这狐狸属于极地狐,不过好像不是雪山飞狐吧。

        

雪山飞狐是修真界的一种妖怪,这是进化成九尾妖狐的一根桥梁。

        

九尾妖狐的血脉和九命猫妖平起平坐,只不过九命猫妖繁衍能力比雪山飞狐低,并且九命猫妖无法通过进化形成,而且他们身上的宝贝稀有,单单是增加命数的这一功能就引起了整个修真界的觊觎。

        

“废话少说,咱们直接进入正题,有请今天第一件的拍卖商品上场,唐龙妖刀!”

        

一把通体血红色断成两截的刀,被两名工作人员用木板垫着带上了台,血红色的刀刃在暖黄色的灯光照射下,反射着渗人的血色光泽。

        

王辰看了一眼,直接爆了粗口:“老子的红裙子!”

        

这哪里是什么唐龙妖刀,可不就是他的刀么。

        

血红色的刀刃,刀背上暗红色的褶皱型飞刀,断裂的刀柄,崩刃的刀口,这就是他从御灵域带回来的东西,小九儿为他挑选的第一把武器!

        

小九儿也是吃惊的捂着小嘴,大大的水眸中满是不可置信:“这把刀我随手就扔了,怎么会被人捡来卖了?这死狐狸,败家、真是败家啊!”

        

王辰身边的嘉宾席上,算上他还有四个人,其余人看着那把断刀时的目光无一不是火热。

        

闻言,其中一人顿时冷嗤一声:“小姑娘,虽然这把刀断成了两截,但你看那刀的颜色就知道质量不差了,这可是宝贝!”

        

王辰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目光灼热的盯着台上的断刀,喃喃道:“红裙子,九儿送我的第一把武器,我一定要夺回来!”

        

小九儿听到王辰的声音顿时急了,忙道:“小辰你别冲动啊,就一把坏掉的刀而已,咱不要了啊!”

        

她还真怕王辰会为了这个坏掉的红裙子乱花钱,要知道她男人对她可没有半分小气。

        

要真因为看在她的面子上让王辰毫不顾忌的花掉那么多钱,那肯定是会心疼的。

        

王辰神色一清,大手包裹住她的小山竹,轻声道:“放心吧小家伙,我不会乱花钱的,不过到时候你要记得提醒我哦。”

        

“好。”小九儿自然俏声应下。

        

反正在飞机上已经吃饱喝足,今天也不愁吃的,可以在这里待上一会儿。

        

他们的交流实际上只持续了两三秒,红裙子上台后,就有一股浓郁的血煞之气弥漫了整个拍卖会场。

        

强烈的威压,压的众人呼吸困难,仿佛那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而是一头吞噬了无数冤魂的血魔。

        

美女主持人说道:“这把唐龙妖刀,是我们伟大的抗妖战士的其中一位成员使用的武器,这把刀斩下了无数妖兽的头颅,痛饮了敌人的鲜血,极具纪念意义!

        

而且还是中看又中用,虽然损坏严重,这上面留下的余威也不容小觑,而且还可以利用这上面的余威来锻炼持刀者的意志力,乃是一把不可多得的武器,

        

起拍价五千块钱,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

        

“五千五百!”

        

“七千。”

        

“一万!”

        

………

        

刚开始不到两分钟,价格就涨到了一万多,王辰几次都想喊价,但都被小九儿给制止了。

        

“小辰不要举牌子,后面我再给你买一个新的总可以了吧!”

        

短短两分钟的时间,小九儿就阻止了他二十多次,可见一个好老婆的用处之大。

        

王辰的语气带着些许受伤:“可、可是,那是你送我的第一件武器,就是坏了,我也不想把它让给别人。”

        

“小辰!”小九儿心里发暖,但还是要阻止他,“我人都在你怀里了还要个锤子武器啊,要刀还是要我?”

        

她一副“你敢不选我,我就撒手走人”的架势。

        

王辰果断放下了牌子,将她拥得更紧了些,让她的脊椎贴着他的小腹,亲昵的不行。

        

沈厉河崇尚“眼不见为净”,直接无视了台下这把被人争的头破血流的妖刀;

        

白狐作为幕后主人,这种东西他也没兴趣要。

        

“一百万。”一个平静的男声从上方包厢挂着的喇叭响起,台下的普通区包括贵宾席的人都噤了声。

        

“上面的那些人是谁?”王辰问了一下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

        

那男人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王辰,但还是解释道:“那是隐士家族的人,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他看王辰穿着随意,唇红齿白,全身透着一股子儒雅的书生气,以为他只是个有背景但没见过世面的公子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男人自然不愿意和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起冲突。

        

而他怀中抱着这只猫妖,男人自动归纳为“情人”的这一列。

        

毕竟现在的社会虽然人和妖在一起相处了,但是这种场合上带漂亮的情人上场还是经常有的。

        

可是他也不想想,如果只是一个情人,会阻止男人花钱么?

        

“还有人出价吗?”主持人随口提了一句,她知道,在包厢里的人都是一些大势力的人,这些人开口一般都是直接定下来结果了,但这基本的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

        

然而……

        

主持人话音刚落,一个低沉又平稳的声音在鸦雀无声的大厅中响起。

        

“一百万零五百。”

        

包间里,几个身穿海蓝色长袍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脸色有些难看。

        

“是什么人敢和我海皇宗抢东西啊?”一个有些玩味又阴森的声音从沙发上响起。

        

一名男子道:“少宗主,是下方嘉宾席的一个青年看起来二十岁左右。”

        

海皇宗并不是夏国的门派,而是西方国家在亚洲的一个宗派,由欧洲九成的国家联合组成的一个门派,以白种人为主,但也有不少的黄种人,主要驻扎地在亚洲。

        

上面这些人身上都散发着浑厚的气势,都是一些化神境的强者。

        

那海皇宗少主是个银灰色头发,身材高大,皮肤看起来很白,脸上的皮肤则是呈现一种病态的苍白,显然是纵欲过度的表现。

        

他并未将王辰放在眼中,一双蓝黑色的三角眼动了动,也没有察觉到王辰是在和他抬杠,“那就给我用钱砸,只要不超过一千万就没问题,后面我们还要买下那件压轴品。”

        

这次王辰举牌出价,小九儿没有阻止,她知道王辰的目的。

        

上方的宵宵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连忙把脸贴在钢化玻璃上,俏目顿时发亮:“哇!小狐狸快来看呀,哥哥姐姐他们也在这里呀。”

        

白狐几乎是听到声音就向前冲了,当他看到下方嘉宾席上的小九儿时,也看到了充当肉垫的王辰,一双细长的丹凤眼中充满了震惊:“大哥,还有姐姐也在,我去把他们叫上来。”

        

白狐刚要动身,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自己脑中回响:“骚狐狸,别下来,我和九儿不想太过招摇,到时候再一起走,你不要插手。多和宵宵培养感情吧。”

        

刚才还火急火燎的白狐顿时停了下来,神态放松,继续坐回旁边的真皮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饮料来喝,还玩起了手机:“不要大惊小怪。宵宵,咱们继续玩,话说人类的科技还真厉害啊。”

        

王辰的手段他是清楚的,只要不涉及到小九儿,他是不会乱来的。

        

…………

        

一直抬杠到了五百万,海皇宗那头终于忍不住了,“六百万!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为何跟我海皇宗过不去?”

        

周围不少修士听闻“海皇宗”这三个字时,都是脸色微变。

        

虽然是一个外国宗门,但这不代表它对夏国没有影响力,在临海地区,这个是一个响当当的宗门。

        

“原来是海皇宗的大人降临,我们赧家一定不与贵宗门争抢!”

        

说话的是其中一个包厢的男子。

        

听到“赧家”这两个字,王辰和小九儿的眸底都闪过了一丝异动。

        

“九儿,怎么做?”王辰贱兮兮的声音传入小九儿耳中。

        

小九儿抖了抖耳朵,一双大大的喵眼眯成弯弯的月牙儿:“小辰你好坏啊!”

        

“那是,自给自足的物资,哪有抢来的快!”

        

这赧家,正是王晴儿公审大会上的赧家,因为王辰看到了一个熟人。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