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打女朋友光PP(《少女的心》)最新章节列表

“哭什么呢?别的女儿出嫁哭,是不知道自己会嫁给一个什么人,你嫁的可是你打小就喜欢的人啊。”梁氏一边替她擦泪一边安抚道。

        

“阿婆,我……有点怕。”舒眉一把握住了梁氏的手。凌励哥哥说要风风光光的娶她入门,这一天真的来了,她却莫名的感觉不安。

        

“怕什么?有我和你阿爷在,他要是敢欺负你,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们也要去找他算账……”梁氏牵着她的手,笑着将她送上轿辇。

        

“不是怕凌励哥哥。”舒眉掀着轿帘,摇头道。

        

“他都不怕,你还怕啥?”

        

舒眉抿唇不语。

        

“你放心吧,我听你阿爷说了,皇上他心里是有你的。有他护着,永年宫里谁敢欺负你?”梁氏笑着替她掩上了轿帘。

        

“吉时已到,起轿——!”

        

迎亲使一声高呼后,仪仗中顿时礼乐齐鸣。一名身着大红吉服的宫人高举着七凤黄缎曲柄伞领头而行,随后是一对对举着龙凤旌、玳瑁扇、销金炉的宫人行过,之后又是捧着香巾、绣帕、漱盂、拂尘等物的内侍队伍同行。

        

声势浩大的迎亲仪仗行过后,装饰着流苏金镂的大婚车驾和宰相府的陪嫁队伍才接着前行。 

        

大婚仪仗行经之处,四处都挤满了观礼的百姓。孩子们争相抢着仪仗中宫女一路抛洒的花钿、糖果,男人们数着仪仗队伍的人数和宰相府陪嫁的龙亭,女人们则为这隆重盛大的婚礼眼红不已。

        

“仪仗行到哪里了?”

        

福宁殿里,凌励已经第三次询问跟班太监满福了。

        

“这一趟小冬子还没回来,奴才推测,应该到厚德御道了。”满福躬身答道。

        

“现在几时了?”凌励丢下手里的考绩文档,端起案头的茶盏问道。

        

“回皇上,才未时三刻。离酉时还早着呢。”满福笑答。他在宫里待了有十几年了,见过好几次承德帝纳妃,没有一次像凌励这般心急的。

        

“不知道吉庆宫那边布置得怎样了,走,看看去。”

        

凌励放下茶盏,起身朝外走去。

        

满福忙小跑着跟上前去。

        

吉庆宫位于永年宫东侧,是离皇帝寝宫福宁殿最远的一处僻静宫室。凌励之所以将舒眉安置在这里,是因为这是他生母的寝宫,也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这宫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有他的成长印记。

        

将作监和内侍省的办事效率极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们翻新了琉璃瓦,修葺了假山园子,更换了破损窗棂、地砖,室内的家具、窗纱、地衣也都新换了,吉庆宫从里到外焕然一新。

        

“陛下,臣专门去宰相府看过了,这些装饰都是依着娘娘喜欢的款式挑选的。”内府局的掌事徐术引着凌励到各处查看了一番。

        

“不错。”凌励边看边点头。路过他分府前居住的偏殿,他推门走了进去,这间屋子里的陈设都保持着原状。他在屋子里来回看了看,突然道:“马上让人将这里重新布置一下,穆妃就住这间屋子。”

        

“可这间屋子不及主殿宽敞啊?”徐术愣了一下。

        

“你们不知道,整个吉庆宫里,就数这间屋子的地龙最暖和。”凌励笑道。

        

“是吗?臣还真不知道。臣这就去安排人来布置。”

        

“先去福宁殿,将朕那对云锦靠搬过来放在这榻上。”凌励拍了拍眼前的坐塌,“对了,还有雪貂裘、被中炉、噙香盏,也都一并搬过来。”

        

徐术疑惑望向福满,见福满直给他点头,他才忙应承道:“臣这就去办。”

        

“还有,这两组屏风也换了,就用小书房里那道《风檐展卷图》和朕寝殿里的《绣栊晓镜图》。”

        

“好。”

        

“烛架侧面这个位置有突刺,朕小时被割了手,去把福宁殿里那对鸾凤卷云架搬来。”

        

“喏。”

        

凌励来这一趟,差点没把福宁殿给搬空。他亲自指点内府局的人摆放位置,直到横看竖看都觉得满意了,这才在满福的催促下返回福宁殿,由尚衣局的人侍候着换上了大婚喜服。

        

申时末刻,他便带着礼官去了举行册妃大典的交泰殿。皇室观礼的宗亲、礼部的官员,内侍省六品以上的内侍、尚宫局六品以上的女官早已在殿内等候。

        

凌励刚在殿内的御座坐下,太监小冬子便急冲冲跑了进来。

        

“人到了?”凌励面上一喜,不由得站起身来。

        

小冬子急道:“回陛下,舒县主目前还在掖庭院,院里的老嬷嬷逼着要验身,舒县主却是不肯,一时僵持不下……”

        

“迎亲礼上何时有了验身这一道,朕为何没看见?!”凌励脸色倏忽剧变。

        

礼部尚书黄堃一时也摸不着头脑,“没有的啊,莫不是那些老嬷嬷把舒县主当成了待选宫女?”

        

凌励怒目瞪了黄堃一眼,随即一把撩起喜服前襟,大步跑出殿外。

        

*********

        

“这吉时都快到了,还请舒姑娘配合一下,老奴们验完身,才好送姑娘进后宫啊。”

        

“舒姑娘如此惧怕我们,莫不是身子有问题,不敢让我们看?!”

        

“要是把不干不净的人放进去了,我们几个婆子可就遭罪了。”

        

掖庭院的验身房内,三名腰圆膀粗的老嬷嬷围着舒眉,连哄带吓的要她脱衣验身。

        

舒眉背靠着墙,紧紧抱着双臂,急道:“你们……你们不许过来!”

        

“好说歹说都不听,瞎耽误功夫,姐妹们一起来,三两下验完了,好回去接着玩叶子戏。”一名嬷嬷等得不耐烦了,一把挽起衣袖,朝舒眉走了过去。

        

“入宫都是这个规矩,舒姑娘既不愿自己脱,就别怪老奴们的粗手脏了你的衣服……”

        

另外两名嬷嬷见状也走上前去,一人一边抓住了舒眉的手,强行将她摁在墙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