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王府丫鬟日常(腐文)最新章节列表

你好,1983

        

此刻,刘青山真想大笑三声:哈哈哈,咱也是在首都有房子的人啦。

        

谈好价钱,约定明天过来,上街道和房管所办理相关的手续,众人这才一起回到老帽儿师叔家里。

        

烧上热水,沏了一壶高碎,按照老帽儿师叔的说法,大夏天的,必须喝热茶,把汗都发出来,千万不能养着。

        

三人一边喝着热茶,一边擦着汗,一边商量着未来的计划。

        

最激动的不是刘青山,反倒是鲁大叔:

        

“青山,我决定了,按照你说的办,在京城这里重新开始打拼,将来也要买一套自己的房子!”

        

这是受了刺激啊。

        

想想也可以理解,这里是首都啊,全国人都削尖了脑袋想往里挤呢。

        

刘青山朝他竖竖大拇指:“鲁大叔,你这梦想,一定能实现。”

        

“我呐,我呐!”

        

老帽儿也急了,他虽然脑袋不大灵光,可是也不傻,这个师侄,买套房子,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是个做大事的人。

        

他也决定了:跟着师侄干。

        

“师叔,缺了你,咱这买卖儿可干不了。”

        

刘青山也直接送上一顶高帽:“咱们这营生,得你骑着三轮车,天天在四九城里转悠呢。”

        

老帽儿果然大为受用:“小子,你师叔小时候,也是吃过见过的,家里的老物件儿海了去。”

        

“那这些东西呢?”

        

刘青山和鲁大师异口同声问道。

        

老帽儿俩手一摊:“全完蛋啦。”

        

你这不是胳肢人玩呢嘛,鲁大师满脸失望。

        

刘青山却信心满满:“师叔,咱们以后满世界收去!”

        

“好!”

        

另外两个人,也都大吼一声,他们这个划拉老物件的小分队,算是正式成立。

        

刘青山嫌这个称呼不上档次,琢磨一下,就取了一个比较高大上的名字:物质文化遗产拯救小组。

        

老帽儿也展现出他的豪气:“来,干一个!”

        

三人端着蓝边的大碗,当的撞了一下,然后一起被烫得龇牙咧嘴,嘿嘿傻乐……

        

吃过午饭,刘金凤她们姐妹也都满血复活,由高文学带着他们去王府井转悠。

        

至于小老四期盼的广场,还是等到明天早上看升旗,然后顺便就逛了。

        

刘青山他们这个新组建的三人小分队,则准备先干一票,争取来个开业大吉啥的。

        

有信心是好事,可是刘青山和鲁大师都是俩眼一抹黑,总不能挨家挨户上门询问:有旧货卖吗?

        

还真别说,在旧社会,真有这个行当,走街串巷收旧东西,被称为“打小鼓儿的”。

        

这时候就显出来老帽儿的作用,骑着三轮车,拉着两个人,晃晃悠悠地溜达一阵,然后在一个牌匾下边停了下来。

        

刘青山抬头一瞧,就看到招牌上斑驳的四个大字“委托商店”。

        

他这才想起来,建国后取消了当铺,应运而生的就是国营的委托商店了。

        

家里用不上的旧货,或者是急着用钱,就把东西放到委托商店,代为出售,商店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要是找旧货的话,可不就得这里嘛,全是旧的。

        

老帽儿也抬手指指:“东单,西四,北新桥,菜市口,这四个委托商店最大,剩下的还有不少家,这里偶尔也有老物件儿出售。”

        

说完他又摇头叹了口气:“可惜了,友谊商店咱进不去,进去也白搭,没有外汇券,买不出东西,那里边真有古董儿。”

        

这话的信息量有点大,刘青山想了半天,这才隐约有点印象。

        

友谊商店,说白了就是专门为外宾服务的,除了提供国外的一些商品之外,还出售国内的一些特产。

        

改开之后,外汇奇缺,为了出口创汇,就把不少外国人喜爱的瓷器之类的古董,也摆到友谊商店里边,出售给外宾。

        

当时的国内货币管理严格,外币是禁制流通的,这样在八零年,就应运而生出“外汇券”。

        

外籍人士进入国门,必须把所持的外币,兑换成外汇券,并在一定范围内,和人民币等值使用。

        

因为使用外汇券,可以买到普通钱买不到的一些紧俏商品,所以当时外汇券很热。

        

听说友谊商店里卖古董,刘青山也有点心痒痒,不过手里没外汇券,而且这副面孔,刷脸也不好使,还是先逛逛委托商店再说吧。

        

无论是友谊商店还是委托商店,都是时代的产物,以后就慢慢消失或者式微,能逛逛的机会,刘青山还是很珍惜的。

        

进到店里,刘青山就是一愣,迎面就看到半新不旧的电视机、收音机。大木头座钟啥的,甚至角落里还支着一辆自行车,永久牌的。

        

说好的古董呢?

        

老帽儿师叔低声跟他解释两句:“这些才是常见的东西,剩下的老物件儿,得慢慢碰,没事就来转转,指不定哪天就碰上了呢。”

        

刘青山这才搞明白,看来这营生,还真得像师叔和鲁大师他们这样的人,才能长期做下去。

        

在商店里转一圈,除了几块怀表之外,也就没有啥能入眼的。

        

东西倒是都不贵,就像那种很古老的大座钟,也就十块八块的,可是就算买下来放几十年,升值的空间也非常有限。

        

“走着,换一家。”

        

老帽儿师叔又骑着三轮出发,从西城直接转悠到东城,东单这边,也有委托商店。

        

又进去转了一圈,跟那边差不多,旧东西不少,可惜没有收藏价值的古董。

        

“这东西得碰,急不得的。”

        

老帽儿师叔看出刘青山似乎有点急切,就安慰他两句。

        

道理刘青山也懂,主要是他在首都停留的时间有限,看看能不能亲手做成几笔生意,来个开门红而已。

        

“师叔,要不咱们去友谊商店转转?”既然那里肯定有古董,刘青山当然就动了心思。

        

老帽儿摇摇头:“去了也没用,只能在门口转转,门儿都进不去。”

        

刘青山嘴角露出微笑:“不试试怎么知道?”

        

一个多小时之后,位于建国门外的首都友谊商店门口,停了一辆三轮车。

        

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戴着茶色眼镜,气度不凡。

        

“小山子,你装华侨,不会被警察抓起来吧。”

        

车夫老帽儿小声跟年轻人嘀咕。

        

“您就把心放肚子了吧。”

        

刘青山整理一下西装,抬头望望,正门上面是“首都友谊商店”六个红色的大字。

        

整个商店是四层小楼,这要是放到以后,再普通不过,但是在这个时代,却是国人心目中的圣地,因为在这里,能买到别处买不到的各种紧俏商品。

        

门口停着好几辆小轿车,这个在其它地方,很不多见。

        

或许是瞧出刘青山气质不凡,还真有人把他当成归国华侨了。

        

一个年轻人装作不经意地从刘青山身边路过,嘴里轻声询问:“您好先生,有多余的外汇券需要换吗?”

        

因为外汇券的作用很大,所以当时专门有倒外汇券的。

        

刘青山摇了摇头,迈步就往大门里走,身后还跟着哼哈二将:鲁大师和老帽儿。

        

“您好先生,欢迎光临,麻烦您出示一下证件。”

        

门口一个中年人,嘴里很客气地招呼着,不过该履行的手续,还得履行。

        

刘青山摊摊手,嘴里冒出来一串英语,好像是听不懂普通话似的。

        

那个中年人还真不简单,也操着熟练的英语,跟刘青山攀谈起来:“先生,欢迎光临友谊商店,您是从哪里归国的?”

        

刘青山脸上带着矜持的微笑,用英语回道:“我来自港岛,不好意思,只会讲英语和粤语,不过您放心,港岛九七回归,所以我从现在开始,就准备学习普通话了。”

        

说完之后,还热情地向中年人伸出手,大着舌头问候一声:“雷猴。”

        

中年人也被他给逗笑了,伸手和刘青山握了握:

        

“先生您说得有道理,看得出来,您是一位爱国华侨,欢迎您回国,祝您在国内的旅程愉快。”

        

“一定一定。”

        

刘青山点了点头:“祖国的变化很大,发展也很快,看到这一切,作为一名华侨,我感到无比欣慰。”

        

“这次回来,我准备在首都投资,为祖国的建设,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刘青山侃侃而谈,身后的两位中年人,则紧张得大气儿都不敢出,生怕露馅,一起被抓进局子。

        

“欢迎欢迎,祖国就需要您这样的有识之士!”中年人思想觉悟也挺高,跟刘青山谈笑风生,聊得很是起劲。

        

“咳咳!”老帽儿忍不住咳嗽两声,提醒小山子一下,别玩大了。

        

刘青山这才笑笑:“噢,先生,我们回头再聊,我爷爷最喜爱咱们祖国的古董,我先进去,看看能不能帮他老人家完成心愿。”

        

“请!”

        

中年人伸出一只手,也没再向刘青山要什么证件。

        

这也令后边的那老哥俩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刚要迈步跟上,结果却被拦住。

        

刘青山又笑着用英语说道:“这位是我请的鉴定师,这位是帮着搬运东西的,我可以为他们负责。”

        

“那好吧,请进。”中年人也没有继续阻拦,三个人还真就这么混了进去。

        

其实再过两年,友谊商店,也就会对国人开放,只不过在里面消费的,还是外汇和外汇券。

        

进到店里,三个人就楼上楼下转开了,放眼望去,这里的商品,果然比外面高端,进口的彩电,冰箱等等,琳琅满目。

        

还有外面根本就看不到的巧克力、洋酒、外烟,雪茄等等,刘青山还在这里发现了可口可乐的身影。

        

另外也有国外的手表、珠宝之类,都是市面上根本见不到的。

        

当然,这里面也有许多国产的精品货物:华美的丝绸、精致的瓷器,甚至典雅的旗袍,都有出售。

        

这些东西,别人也许垂涎,刘青山却并不怎么在意,直接找到出售古董的专柜。

        

在这个年代,大伙还没有什么文物保护的意识,不少古董就这么明晃晃地被摆上货架,为的只是换取外汇。

        

以资源换发展,是许多国家都走过的老路,实属无奈之举。

        

在古董方面,刘青山是棒槌,而鲁大师则早就看直眼了,就连多少懂点行的老帽儿,都使劲抻着脖子,查看货架上的物品。

        

多是各种形状的瓷器,能摆在这里的,肯定没有赝品,甚至还可能因为不太重视的缘故,存在捡漏的可能。

        

东西都是好东西,不过价格也好啊,老帽儿嘴里嘀咕一句:“这价格简直贵得离谱!”

        

刘青山瞧瞧那些标签,上面有物品的名称,下面是价格,后边都跟着一串零。

        

最便宜的也要好几千,贵的则是数万,要知道,外汇券是和人民币等价的,在人民银行是一比一兑换。

        

甚至在黑市上,外汇券兑换的价格还要更高,要不然怎么会出现第一批倒外汇券的黄牛呢。

        

刘青山也有点想明白了:这肯定是故意抬高价格,反正面对的都是有钱的外国人或者华侨,爱买不买。

        

不过在他看来,这些古董,还真一点不贵,买到手的话,以后很可能是百倍千倍的利润回报。

        

只可惜,他手里的外汇也有限。

        

奶奶的,看来还得多薅老外的羊毛才成。

        

目光在商店里扫了扫,就瞧见几名老外,一个个意气风发的,在刘青山眼里都化身成肥羊。

        

嗯,尤其是那个头发是羊毛卷的,最像。

        

刘青山虽然不懂行,但是三个人之中,还是以他为首,负责跟服务员交流,把货架上的物品,拿下来叫鲁大师上上手。

        

不愧是涉外商店,服务员的英语口语水平都不错,完全可以和刘青山进行交流。

        

在查看了几样瓷器之后,鲁大师就悄悄捅捅刘青山,低声嘀咕:

        

“刚才看到的那个珐琅彩大碗,标签上边写的是民国仿造,但是我看应该是造办处的正品,最好拿下。”

        

刘青山瞧瞧那个大碗的标签,价格是三千块,还真不便宜。

        

不过如果鲁大师没有走眼的话,这东西拿到几十年后,卖到三千万都是有可能的,必须拿下。

        

就在刘青山准备掏钱的时候,刚才刘青山眼里的大肥羊,那个羊毛卷的老外,嘴里用美式英语嚷嚷着:

        

“哇哦,这个掐丝珐琅大碗简直是件精美的艺术品,我要啦!”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