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趴在英语老师胸口直来(妻交换)最新章节列表

   

送走黑白街上的这几位首脑,肖恩在地下室中再次陷入沉思。

        

蓝叶提供的线索非常重要,几乎可以将他先前掌握的信息完全串联起来。

        

乾坤集团为什么要如此激进地选择与绝地大师为敌?

        

南鹤礼堂堂董事会高层,为什么会离奇地死在自家庄园?

        

庄原瑛那个离奇的“家园”又是怎么回事?

        

将这几个问题摆在一起,答案仿佛呼之欲出。

        

乾坤集团在暗地里进行着忤逆人伦的人体试验,庄原瑛和她的“族人”就是受害者。而这种骇人听闻的犯罪行为,单单是在乾星系内部也足以引动愤怒的海啸。

        

没有任何人能承担得起这样的后果,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乾坤集团一定是划下了死线的,违者杀无赦。

        

南鹤礼的死与此事多半直接相关,事实上过去若干年来,因为此事而死的人恐怕还不止南鹤礼一个。

        

比如那个牵连到王毅,害他家破人亡的马家病人。再比如许伯和李钰都曾经提起过的,乾坤集团每隔一段时间就总会有一个的暴毙高管。

        

而南鹤礼的特别之处,在于他是与共和国关系最为亲密的政治家,所以死后引起了共和国的关注,引来了绝地武士。否则他大概率和那个倒霉的南千禹一道,死得无声无息。

        

绝地武士的到来,对乾坤集团则是极大的刺激,以往可以内部消化的矛盾存在暴露的风险,所以他们的反应才格外激烈。

        

一连串的推论,几乎将结果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但肖恩思忖再三,还是将所有的推论都推翻拆散,分割成彼此独立的线索。

        

事关重大,他不可能紧紧依靠自己掌握的只鳞片羽的线索,就去盲目地推导,判断。刚刚的结论只是他的直觉使然,既没有证据支撑,也没有足够严谨的推理链条。

        

事实上仔细推敲下去,不难发现里面还有很多缺漏难以填补。

        

比如说肖恩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乾坤集团是在迫害庄原瑛,她在基地里的家园的确环境诡异可怖,但那终归是个医疗研究的环境,而非血腥的屠宰场。

        

普显人看到的,也只是【青龙】的人将一个形似庄原瑛的病人送来【涅槃】,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那个病人在【涅槃】里遭受过非人的待遇。

        

此外,按照南千禹的说法,南鹤礼死前是在进行原力研究,而非生化研究,这也是南千禹死前将矛头直指绝地师徒的理由,更是夏阎肆无忌惮嫁祸绝地的依仗。这与肖恩的结论同样吻合不上。

        

而且就算所有细节都能对得上,还是无济于事,因为肖恩根本没有足够过硬的证据。别说去说服共和国参议院,就算是见到师父,肖恩也没办法对她说:“师父,我在贫民窟里和几个大佬谈笑风生,洞悉了乾星系的真相……”

        

所以事情只能到此为止,肖恩不会轻易下结论,甚至不会再去追问蓝叶更多的消息——他已经说得足够多了,再说下去就可能危害到自身安危。

        

但是无论如何,与蓝叶等人的一番谈话,还是给了肖恩重要的启示,沿着现有的方向追查下去,他相信真相早晚会水落石出。

        

当然,在查明真相之前,先要保全有用之身。

        

两天后,克拉图因人准时推开了地下室的门。

        

在房间正中,他看到了整装待发的绝地学徒。

        

肖恩换上了伍基人为他准备的轻便装甲,套着胡博送他的斗篷,腰间是绝地的标志性武器,除此之外没有携带任何累赘物。

        

他跪坐在地上,闭着眼睛,整个人仿佛与某种冥冥不可捉摸的力量融合为一。

        

克拉图因人暗红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敬畏,不敢打扰对方,不过绝地学徒也恰好在此时睁开双眼,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

        

“出发吧。”

        

克拉图因人有些被动地嗯了一声,莫名感到此次逃亡的主导权仿佛不再属于自己。

        

但他很快摇了摇头,摆脱了错觉。

        

整个天黄区,甚至整座【离】也没有人能比他更擅长偷渡和走私,在眼下这个紧张的时点,能帮绝地学徒逃离城市的人屈指可数,主导权只能在他,不可能是其他任何人!

        

事实上,单靠天黄区黑白街的那几个破落领袖,根本没资格请动他出手。红脸人从来不是黑白街的红脸,他只是恰好有几套房子在黑白街收租,最近又恰好得到主人的示意,多关照一下黑白街上的人。

        

真正请动他帮忙协助肖恩偷渡的,是一个连他的主人都不愿交恶的大人物,所以对待这次偷渡,红脸人也是豁出了全力,他将自己在天黄区经营多年的资源全部调动起来,以确保过程万无一失。

        

这个万无一失,自然也包括他的护送对象。

        

“之后一切照我说的做,不要轻举妄动。”

        

红脸人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带着不容置疑的压迫感,而肖恩也给与了足够配合的回应:“当然。”

        

红脸人认真打量着肖恩,确定他的确不是那种自作主张给人惹麻烦的客户,才点点头:“跟我来。”

        

他推开房门,带着肖恩一路向上,直接走到了黑白街上。

        

此时的街道一片破败萧索,狩龙人肆虐过的痕迹丝毫没有消除,反而变本加厉。

        

事实证明,在破坏现场方面,职业媒体人的发挥远比狩龙人还要精彩,经过他们这两天来的热忱追踪报道,黑白街几乎被脱了一层皮,任何可以藏人,不可以藏人的角落都被搜了个遍。

        

不过两天的激烈搜查却一无所获,除了第一天那个临时客串摄影师的白金九千以外,再没有任何一个媒体工作者能摸到肖恩藏身的地下室。同时,在天黄区曝光出的各种社会问题,也逐渐引起了上层的不满。

        

因此媒体的热情也开始极大消退。当克拉图因人来到地面上时,除了少数仍不甘心的个体工作者外,大部分媒体人都已经放弃了继续寻找绝地学徒。

        

取而代之的,是重新回到街道上的狩龙人和闲杂佣兵。

        

媒体人找不到绝地学徒,还可以回到办公室开动自己的想象力编纂出夺人眼球的新闻;然而佣兵们找不到人却没法找雇主领赏,在绝地学徒被真正抓住以前,他们只能继续搜查下去。

        

不过,即便是以专注著称的狩龙人,也没办法再维持先前的高压姿态了。

        

因为他们同样被人缠上了,媒体人。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