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小说在线阅读总裁塞钢笔(与外卖员H肉)最新章节列表

贫僧不是和尚

        

妇人驻足感应刹那之后,继续挂着笑脸一路前行,不片刻就找到了女儿小玉。

        

丫鬟小玉见到母亲自是开心,可是聊了没几句,妇人的话头就转到了婚嫁之事上,弄得小玉心烦意乱,很快便找了个借口跑掉了。

        

“这孩子!”夫人似是不满女儿的态度,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开了。

        

而打定主意短时间内不再回家的小玉却没有看到,她那絮絮叨叨的母亲刚一回家便闭锁了房门。

        

过不多久,一道身影从房中推门而出,却是一个身形宽胖的四旬妇人。

        

只见她刚一出现就翻墙而走,动作诡谲难测悄无声息,瞬息间便没了踪影。

        

而在她走出来的房间内,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

        

只是从衣柜未能完全闭合而留下的缝隙中,可以隐约看到一张张穿着衣衫的人皮挂在其中……

        

眨眼间一个多月时光悄然流逝,楚家依旧是一副水波不兴的样子,让当初楚家遣散大部分仆役丫鬟的行为,渐渐有变成一个笑话的趋势。

        

与此同时,楚靖军作为决策人,所留在众人心中的算无遗策的形象,也因为这仿佛放了空枪的决策,而渐渐蒙尘。 

        

不过相比各怀心思的其他人,楚靖军却依旧沉稳如山,每日里都在书房中看书静坐,似是全不在意一般。

        

这一日,楚靖军正在书房中看书,却听门外脚步声响起,抬头看去,就见魏振顶着笑脸走了进来。

        

“好事?”楚靖军笑问。

        

“启禀老爷,是聂辰那小子。”魏振眉开眼笑的拱手道:“咱们府里有个名叫小玉的丫头,在内宅当差,却不知怎的竟与聂辰瞧对了眼,

        

“他们俩都是府里的人,这一来二去的便越来越亲近了,都觉得能凑在一起过日子。

        

“这不,聂辰那小子面皮子薄,小玉更是个女娃子,都不好和老爷夫人开口,便只能我来给老爷报喜了。”

        

楚靖军对楚家所有人都了熟于胸,转念间脑海中便浮现了两人的样貌和信息,不由展颜笑道:“他们两个……倒也确实般配。

        

“不过,这事只我点头也没有用,却不知他们家中长辈怎么说?”

        

虽心知楚靖军不会反对,可亲耳听到他同意还是令魏振颇感喜悦,于是他哈哈笑道:“两边的长辈我都见过了,她们都乐意的很。

        

“不过说来他们俩也是缘分,聂辰父亲早早的病死,小玉他爹也因着匪祸不幸身故。

        

“两边都是只剩一个亲娘还在,且都对他们婚事催得紧。啧啧,如今好了,两个亲娘都如了愿,怕是做梦都要笑醒。”

        

楚靖军自然也知道聂辰和小玉的情况,闻言点头笑道:“稍后我和夫人各给他们添一份礼钱,你叫他们莫要推辞。”

        

“那我就替他们先行谢过老爷!”魏振笑着施了一礼,然后就退出书房,准备将楚靖军的话带给聂辰和小玉。

        

而在书房之中,楚靖军面上的笑意渐渐敛去,拿出一摞纸来细细翻瞧。

        

只见这些纸上每一页都端正的写着几个名字,且每个名字后面都用蝇头小字写了大片大片的备注,内容虽不一而足,却具是生活琐事。

        

在那些名字之中,有的被标了红,有的则被横线划去,不过大部分都没有被特殊标记,看不出什么异常。

        

很快,楚靖军翻到了标着小玉名字的那一页,认认真真将其后的备注读了一遍,然后提笔写下一行蝇头小字,内容大致为她与聂辰之间发生的事。

        

而在标注完毕之后,楚靖军皱着眉头沉思片刻,取出一盒印泥打开,手指轻沾些许,重重点在了小玉的名字上!

        

深夜,杂物房中,再一次将全部真气灌进佛国中的左章睁开双眼,看着身前面带茫然的楚卓云和畏怯之意挂了满脸的楚卓宁,笑了笑道:

        

“我也没料到会拖延这么久,恐怕再睡下去就把你们睡傻了,只能让你们醒来了。”

        

楚卓云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却见自己所处的房屋虽算不得大,但是却整整齐齐的摆着简单的床榻桌椅和一些生活用具。

        

四下整洁干净毫无异味,显然常常有人打扫。

        

“这是哪里?”楚卓云看了眼死死攥着自己衣袖的妹妹,然后才问道。

        

“你家。”左章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地说道:“确切地说,是你家一间从来没有人会在意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原先堆得都是杂物,是你们兄妹曾经时常偷偷潜进来玩耍的地方。”

        

楚卓云愣怔片刻,忽地醒悟过来,“是我家堆放杂物的那个地方!”

        

说罢,楚卓云忽地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和我妹妹以前来过?”

        

因为你中了惑术之后全招了……

        

左章笑了笑却不打算解释,转而说道:“邪修和你父亲之间的争斗,暂时看来是你父亲落了下风。

        

“如果你想知道过程的话,贫僧可以与你说说。”

        

听闻父亲不占优而担心非常的楚卓云顿时惊喜道:“我想知道!大师请讲!”

        

左章点点头,不徐不疾的将两个月间楚家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摇头道:“拖延至今,你父亲请来的援手就是再能等,应该也已经都走了。

        

“所以,此时差不多就是你们楚家最虚弱的时候,同时也是那邪修准备出手的时机。”

        

“啊?”楚卓云惊呼一声,旋即紧张问道:“那大师在此潜藏,是为了诛杀那邪修吗?”

        

“不是。”左章果断摇头,面上神色莫名的说道:“是为了让你们兄妹,有机会见他最后一面。”

        

话音刚落,楚卓云登时面色一白,而楚卓宁则小嘴一瘪就要嚎哭。

        

不过左章自不会让一个小姑娘暴露了他们的行踪,屈起手指轻轻一弹,一缕劲风便击中了楚卓宁的额头,顿时将她击昏了过去。

        

“漏了行藏,便是最后一面也见不上了。”

        

左章摇头一叹,让阿黎将昏迷的楚卓宁抱到一旁,然后惋惜的看着面露悲戚的楚卓云,遗憾道:“贫僧知你有孝心,可是你父此劫着实难渡。

        

“除非……唉。”

        

悲伤绝望之际,楚卓云忽听左章话中似有转机,蓦然精神一振急急问道:“大师!除非如何?”

        

左章面带难色的重重叹了口气,“除非……你能帮你父亲找出那假冒他人身份的邪修。”

        

楚卓云闻言眼珠急转,脱口问道:“大师!我该如何做?”

        

话一出口,左章眼眸中闪过一丝带着得逞意味的光华,而静静坐在一旁的阿黎则不屑的扫了左章一眼。

        

臭不要脸的秃驴!

        

竟连小孩子也诓骗!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