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邻居给我口爆18p(十段锦)最新章节列表

之前一直在角落里呆着,所以周言没有仔细去看过这老人的样子。

        

现在这一看,其实能感觉到出来,这老头子的身体还挺健康的,躺在地上,也没有弯腰驼背,脸上没有老年斑,头发很白,但是色泽不错,经常打理,皮肤也还算紧致,看起来应该没有什么病痛缠身。

        

所以这大爷到底怎么死的?弹琴弹得太嗨了,一激动!过去了?

        

周言大概的检查了一下老人的正面,发现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伤口,紧接着,他用力将老人翻了个身,使其变成脸朝下的姿势。

        

然后……“草……”

        

周言不禁骂了一句。

        

因为死因找到了,而且很容易找到。

        

那就是这老头的后背上,竟然扎了一根针。

        

一根说粗也不是很粗,说细也绝对不细的针,直径差不多有手指的十分之一,甚至更细一点,一部分已经戳进了老人的脊柱旁边,所以也看不出来有多长。

        

周言大概摸了摸真的位置,好巧不巧的,似乎是扎到了肋骨的缝隙里,看那个位置,若这根针够长,应该是戳破了肺脏和心脏,从而导致的死亡。

        

周言也等不到搜查队来了,赶紧掀开了老人的衣服,随即就发现这根针插进去的力道很大,刮蹭着骨头,甚至周言怀疑,巨大的力道已经将老人的肋骨都刺的骨裂了。 

        

这么大的劲,就像是一颗射出来的子弹一样。

        

正在周言检查尸体的时候,那几名站在台上的演奏者也抻着脖子往尸体上看,而看到那根长针的一刻。

        

“啊——”几声惊呼。

        

“谋……谋杀?”

        

周言起身,点了点头:“是的,不是猝死,或者什么疾病的终末,就是谋杀,凶器甚至还停留在死者的身体里。”

        

“可是……”一名头发有些长,一看就充满了艺术气息的男子突然反映了过来,他惊恐的看着周围的几个人。

        

好吧,看起来这小子已经意识到了这场谋杀的关键点了。

        

没错,凶手,应该就在这几个人里。

        

而‘这几个人’指的,就是在台上的这几名演奏者。

        

原因很简单,因为春田弘老人家是在弹钢琴结束的时候死去的,这点毋庸置疑吧。

        

所有人都听着老人家的钢琴声,他演奏的时候,手指灵活的在琴键上飞舞,这段时间里,他不可能死。

        

那么演奏结束后,他就静静的坐在钢琴前,等到有人发现不对劲,去碰了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那么他死的时间,就是【演奏结束】道【被人发现死亡】这大概一两分钟的时间里。

        

而这段时间,他一直是坐在钢琴前的。

        

而那根射进他身体的长针,是从背后的角度射进去的。

        

也就是说,当时能做到发射长针的人,必定是坐在他背后的人,舞台下方的观众们肯定没有这个能力,对吧。

        

经过几秒钟的愣神,舞台上的那几个人似乎都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他们都无比慌张,又不敢置信的彼此对望,最后,视线全都落在了周言的身上。

        

“不……不可能,我们都是春田老师的学生,他在我们眼中,就如同父亲一般!”一个女孩子含着泪说道。

        

这个女孩大约25岁左右,长得不算漂亮,但是她是拉小提琴的,所以气质上有点加分。

        

周言没多废话,只是淡淡的来了一句:“亲生父亲都可能死在自己的孩子手上,所以不要用这种事情作为理由,没有人会在乎你和死者的关系如何,我们只讲证据。”

        

“可是我们……我们为什么要杀自己的老师?”

        

“动机只是在没有线索之余锁定嫌疑人的一种手段。”周言说着:“总之,一会警察就会来了,保安,把他们的乐器全部收集到一起,现在开始,谁都不能碰,顺便搜一搜他们的身,看看有没有能发射长针的道具。”

        

“凭什么搜我们的身,我们没杀人,起码我没杀人!”

        

一个年纪也不算大的男人嚷道。

        

当然了,这个时候,他说的再多,也没有什么用。

        

周言干脆不理他们了,反正等警察来了,这帮人也无处可逃。

        

他走回到了李浣的身边,然后皱着眉,开始沉思了起来。

        

“怎么了?”李浣问道。

        

“又是一起凶杀案……”周言喃喃着。

        

“是啊,都圣诞节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周言说着:“我是说,为什么在这个酒店里,会接连出现两场凶杀案呢?”

        

“嗯?”李浣愣了愣,他好像没听明白。

        

“我的意思是,这个酒店现在是全封闭的,只有酒店的工作人员和受到邀请的人才能进来,这种封闭的环境里,凶手作案本身就会很局限,毕竟一共也没有几个人,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联系发生了两起杀人案……不管这两起案件有没有联系,都有点太蹊跷了。”

        

正说着:“丫头,帮我看看台上的那几个人,能辨别出他们谁是凶手么?”

        

“哦。”李浣点了点头,然后摘下了眼镜,就这么仔细的观察起了那几个人。

        

半晌后,李浣摇了摇头:“很奇怪,他们很慌,心里都是沮丧和怀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开心的心理。”

        

“嗯,可能是杀人后没有及时的逃离,所以心情会很是不安,总之,先等警察来吧。”

        

周言说着,但是他的心却越来越忐忑,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慌什么。

        

于是,他拿出了侦探笔记。

        

【虚假书中人:小周,第二起案子了,不觉得有些蹊跷吗?】

        

“是啊,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到哪里出了问题。”

        

【我还是肥爪:这个老人为什么会多年不碰钢琴,又为什么突然想碰钢琴,如果琴没问题,那么就需要考量一下了】

        

“为什么突然又要砰钢琴……不是说,可能是他想要退出乐坛了么。哎?等一下,对啊,这老头都要退出乐坛了,那他之后大部分的时间应该就是找个养老院安详晚年了吧,那为什么非要在这种时候杀他呢?凶手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在这种情况下,将这老人置于死地么?明明今后有的是更好的机会啊。”

        

正想着呢,一名保安突然跑了过来,他手上还拿着对讲机。

        

“周侦探,前台说,警察已经到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