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乳压在落地窗前做h(宝宝边走边做)最新章节列表

同理,只要酒里的酒精足够,那什么发涩发苦发酸的口感都是其次。

        

但如果有一种酒既有足够的酒精,还带上人类基因里就热爱的甜味,那诱惑力可比纯净水高多了。

        

包括吉恩这种花钱如流水的“大壕”,嗅探到那甜香浓郁的酒气都下意识想来一口。

        

林克也深吸一口气,感受着这种奇特的甜酒味,然后……看向终端上的侦测内容:“应该是有玉米发酵,产生了酒精。”

        

吉恩双眼一亮:“意思是用那玉米酿酒,最后出来就是这个味儿?”

        

林克点头:“可能好点也可能差点,但都差不多。”

        

对于长期喝五块钱一瓶酒的人,五百块和五千块的酒没有本质区别,反正都超出满意度上限了。

        

吉恩搓搓手:“那还等什么,赶快弄清楚情况,能动手就动手,不能让这群该死的怪物抢了我的酒。”

        

林克:“……首先,玉米还没种。其次,即便能酿酒,那也是“我们”的酒。”

        

吉恩才不光那么多,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只在原地留下渺渺余音:“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要提前拿到一批内部特供。”

        

林克摇摇头:“玉米酒而已,更好喝的你还没见过呢。”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后背传来灼热的目光,还有瓦莲娜蓄谋已久的问题:“是么?那我也要。”

        

林克翻白眼:你是三弟么?怎么每次都是这句!

        

……

        

瓦力卡是一名来自深渊的精英牛马怪。

        

很多年前,它顺应伟大的门罗萨大领主的召唤,从深渊降临到了这个新世界。

        

经过无数次的战斗,它们终于控制了一大半的世界,然后就是与那个深渊叛徒间漫长的僵持。

        

活得最久的瓦力卡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一名同族的大队长。

        

但是,百多年的时间足够它看明白一些事情。

        

它们没有在一开始弄死那个深渊叛徒,又清理不掉那些软弱如虫子,却跟虫子一样能生的人类。

        

渐渐的,人类中出现了不少强悍的个体,整体实力也比虫子强了不少,变得更难清除。

        

而根据后面来的深渊同伴所说,门罗萨大领主与那位深渊叛徒又开启了好几个维度战场。

        

双方投入大量兵力,争夺新维度的所有权,派来这个维度的兵力越来越少。

        

几十年下来,原本是战争最前沿的这里,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快被遗忘的穷乡僻壤。

        

瓦力卡也成功地活到了现在,成为这处火焰魔军团中最长寿的牛马怪。

        

悠长的寿命,让它的实力变得更强,同时脑子也出现了某些奇异的变化——简而言之就是变聪明了。

        

它不再喜欢一马当先,而是学会了划水。

        

无论大小战斗,只要能划水,瓦力卡就会毫不犹豫地划起来。

        

聪明的脑子告诉它,这些战斗都是毫无意义的。

        

一开始门罗萨大领主扔它们过来做炮灰,这倒不算什么,深渊维度就是强者驱使弱者。

        

而现在,这里的情况早就不被门罗萨关心。

        

只要不是完全丢失控制权,门罗萨估计再过几百

        

年都不会想到,还有这个维度的存在。

        

所以瓦力卡放弃了一切幻想。

        

什么晋升神谕,挑战大领主,登上深渊核心,统统都是不可能的。

        

因为没有大战就死亡,没有死亡就没有机会。

        

神谕级大领主,从来就是在疯狂大战中诞生的。

        

它们疯狂杀戮各个维度的强者,以他们为养料,才能快速成长、突破到神谕级。

        

从来没听说过苟在某个地方,不大肆杀戮就变成大领主的例子。

        

这一点,深渊种族和其它维度的种族都是如此。

        

瓦力卡在超凡级中并不算太强,距离极限超凡级还差了两个小层次。

        

没有大战,它只能在零零星星的战斗中消磨完寿命,或者哪天倒霉而死。

        

于是,它选择了享受生活。

        

作为控制了大部分此维度的一方,还是超凡级的大队长,瓦力卡能获得深渊维度里绝对得不到的享受。

        

这里能享受的东西,比群魔乱舞的深渊维度多得多。

        

比如眼前这种可以酿造出甜味地狱火酒的植物,在深渊维度里它连一颗果实粒都吃不到,那是领主才有的待遇。

        

现在,它却可以指挥着跳跳鬼当苦力,酿出来一个怪慢慢喝。

        

遭遇攻击?在它们实际控制的外域里,发生这种事的可能微乎其微。

        

即便真遇见人类,它身边还有二百多头牛马怪,还有附属的三百多头羊头怪,还有大批的炮灰跳跳鬼虫子怪。

        

在外域,没人类会傻到和这种规模的火焰魔军团开战,因为只要不快速杀光它们,后续就会涌来一大群怪物。

        

也就这几十年,上面没了脾气暴躁的火焰巨魔统领,没谁再逼着大家进攻人类和那个深渊叛徒。

        

否则挤出一些垃圾食物,就能养活大批虫子怪,直接用虫潮淹没对手,那才叫舒坦。

        

不过何必呢?反正门罗萨大领主又不在乎这里打成什么样。

        

一旦手下死太多,后续降临补充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那就只能慢慢吸收被侵蚀成深渊一份子的人类,没个一二十年是见不到明显效果的。

        

脑子思绪飘飞,瓦力卡幽幽然叹息一声,充满了对往昔战斗的唾弃,还有对目前生活的满足。

        

说不定,修身养性的自己能成为传说中寿终正寝的牛马怪呢。它如此想着,口中的地狱火酒更加香甜了。

        

养老生活的瓦力卡却不知道,此刻几百米外正有两双眼睛正注视着它。

        

其中属于吉恩的那双眼睛瞪得快要喷出火来:该死的怪物!居然敢喝我的酒。

        

林克却感觉了一丝不同寻常,终端给吉恩发去一个稍安勿躁的消息。

        

超远视距和高精神属性的感知下,那个躺在岩石上有一口没一口喝酒的牛马怪很怪异。

        

以往这些怪物动辄抓人狂啃,举止疯狂暴躁。

        

哪怕它们自己待在一块儿,都能为争抢一点好吃的食物打起来。

        

而眼前这头超凡级牛马怪身体呈现橘色,与其他红黑色色调的牛马怪差别不小。

        

喝酒的动作不疾不徐,哪怕表情很享受,每次喝的量却不大,没有丝毫急躁感。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