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以为我不敢上你吗(白洁老师)最新章节列表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霍弋咆哮。

        

“宵小鼠辈!无耻匹夫!背信弃义!不知羞耻!”阎宇破口大骂。

        

“东吴狗贼,还真是狗改不了吃翔。”就连脾气比较好陈粲的都忍不住摇头叹息。

        

“是可忍,孰不可忍!”赵全难得掉起书袋,吼叫道:“乘着晋贼现在没办法打我们,我们干脆先打东吴,然后再找晋贼算帐!”

        

“慢着!两位老将军,赵将军,还有陈别驾,东吴狗贼做错什么了?”

        

苏鼎苏大夫的思路一向清奇,低头盘算了片刻之后,苏大夫居然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也把阎宇、霍弋和赵全等人全都问得一楞,然后赵全还怒道:“苏鼎,你问这话什么意思?东吴狗贼背信弃义,不顾盟约与晋贼结亲,试图对我们大汉军队不利,这还不算做错什么?”

        

“但问题是,东吴狗贼这么做背弃盟约了吗?”

        

思路清奇的苏大夫抛出了一个重要问题,说道:“在我们和东吴狗贼缔结的盟约上,可有约定不许东吴与晋贼朝廷结亲?既然没有这个约定,那孙皓和司马炎只是结为儿女亲家却并不结盟,我们有什么资格指责孙皓?又用什么理由指责孙皓?”

        

赵全呆住,霍弋、阎宇和陈粲傻眼,也这才想起自军与东吴缔结的盟约上,确实没有约定双方不许与晋帝或者晋廷高官结为儿女亲家,张志也立即醒悟,说道:“看来遣使交涉肯定是毫无作用了,我们派遣使者抗议这件事,孙皓肯定会借口盟约上没有这个规定耍赖,让我们的抗议谴责师出无名。”

        

刚才还怒发冲冠的霍弋和阎宇等人全都泄了气,赵全则赶紧问道:“后将军,那这件事不可能这么完了啊?司马炎和孙皓结为了儿女亲家,互相有了亲密往来,东吴狗贼就随时都有可能和我们翻脸,往我们的背后捅上一刀啊。”

        

张志不答,盘算了半晌才说道:“这件事有些古怪,按理来说,东吴狗贼如果真想和晋贼联手夹击我们,应该是和晋贼暗中达成秘密盟约,等我们腹地空虚的时候再突然动手才对,为什么孙皓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大张旗鼓的和司马炎结为儿女亲家,让我们提前有所准备,不给他突然动手的偷袭机会?” 

        

“这一点是很奇怪。”霍弋醒悟,说道:“东吴狗贼故意公开消息,确实不象是准备动手偷袭我们,相反还象是故意在向我们示威,让我们知道他们可以随时和晋贼联手,让我们不要忘记他们的威胁。”

        

“后将军,要不派一个人去了解一下情况吧?”陈粲建议道:“就以抗议东吴背盟为借口出使东吴,弄清楚他们的真正打算,然后再做决定。”

        

听到这话,又见张志盘算着点头,被孙皓软禁在建业几近一年的苏大夫顿时慌了,忙说道:“后将军,这事千万别派下官去,下官敢打赌,下官去了东吴以后,孙皓肯定会乘机敲诈勒索,逼着我们向他进贡无数的方便面和午餐肉,说不定还会逼着后将军你交出获得方便面和午餐肉这些东西的神力,到时候下官既不能答应,也承担不起交出这些东西的后果。”

        

外交高手苏大夫这句话提醒了张志,让张志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忙说道:“明白了,孙皓故意答应和晋贼结亲,八成是想外交敲诈,想逼着我们分给他们大量的方便面和午餐肉,还有在其他方面做出重大让步,换取他和晋贼翻脸绝交,还有继续联手夹击晋贼。”

        

一语点醒梦中人,陈粲也马上说道:“有这个可能,而且还很大,这几年来我们用方便面和午餐肉不知道换到了东吴的多少物资,我们的新钱也在东吴境内广受欢迎,光用钱就不知道从东吴买来了多少布匹和生铁,东吴那边肯定眼红我们的特产和贸易利润,所以就故意和晋贼改善关系,乘机对我们敲诈勒索,这种事情东吴绝对干得出来!”

        

霍弋和阎宇等人纷纷点头,全都认为这个可能很大,阎宇还说道:“东吴狗贼那边眼红我们的方便面和午餐肉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又知道了我们的方便面和午餐肉是怎么来的,肯定希望我们分给他们无数的这些东西,也不管我们把午餐肉和方便面送给他们多少都不会满足,所以我们如果派遣使者去和他们交涉,他们肯定会狮子大张口,逼着我们做出无数让步,换取他们延续盟约!”

        

张志缓缓点头,盘算着说道:“看来是时候给东吴狗贼一点颜色看一看了,这帮狗贼欺负我们不敢和他们撕破脸皮,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边境上不断制造摩擦,还假扮盗匪行劫,不知道伤了我们多少将士,暗中抢了我们多少商队,这一次如果再让步的话,东吴狗贼肯定会蹬鼻子上脸,更进一步提出苛刻要求。”

        

“后将军,那我们怎么办?”张志赶紧问道。

        

“首先。”张志拖长声音,说道:“我们得先挑选一个够胆量的使者。”

        

…………

        

下面来看一看孙皓这边的情况,其实早在晋廷遣使提亲,主动提出把司马炎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不用旁人提醒,现在的东吴皇帝孙皓就马上明白晋廷是在用离间计,妄图通过此举使汉吴同盟破裂,进而诱使汉吴反目,翻脸开战。

        

然而孙皓却并没有立即拒绝这门亲事,原因一是晋廷方面同样钻了汉吴盟约的空子,主动指出晋吴结亲并不违背盟约;其次是东吴朝内同样存在着一股实力强大的亲晋派,在东吴左丞相陆凯的率领下极力赞同这门亲事,主张留下一条后路预防万一,还有就是乘机缓和与晋廷的关系,减轻东吴的北线压力。

        

不止是亲晋派赞同这门亲事,以右丞相万彧为首的东吴朝中利己主义者也认为这是一个警告汉军和逼迫汉军的让步的机会,想通过缓和与晋廷的关系向汉军施压,逼迫汉军大量援助东吴垃圾食品,还有铸造汉军新钱的古怪金属,以此增强东吴国力,抵御汉军的经济侵略,改善东吴货币在本土还不如汉军货币更加保值的窘迫处境——已经被诸葛村夫的直百钱坑过一把,东吴当然不想被汉军的新钱坑第二把。

        

完美继承了孙十万的高尚人品,同时和司马炎结亲也确实没有违背盟约,又极度垂涎汉军的垃圾食品,左思右想之下,孙皓便也不顾东吴朝内的亲汉派反对,一口答应下了这门亲事,还故意放出风声让汉军知道,逼着汉军主动遣使交涉,然后准备通过谈判逼迫汉军在各方面都做出让步。

        

此外,孙皓当然早早就准备好了与汉军续盟的条件,除了要求天文数字一般的垃圾食品援助外,还要求汉军向东吴出售大量的铝合金,以及纸甲、火药和灌钢武器等军用物资。而汉军如果要求自己替儿子退婚的话,这些数字还全部都得翻上一翻。

        

张志和汉军方面也果然没有让孙皓失望,过了一段时间后,张志果然派遣自己的毋敛老走狗莫声为使,携带国书前来建业与东吴朝廷交涉,孙皓闻报大喜,当即下令接见,还故意召来了亲晋派首领陆凯和利己派代表万彧做陪,让他们帮着自己应对汉军的责难,还有逼着汉军通过谈判解决续盟问题。

        

不一刻,曾经与孙皓见过几面的莫声被领上大殿,向孙皓行礼说道:“汉国中散大夫莫声,见过吴国皇帝陛下,陛下金安。”

        

“莫大夫免礼,都是老熟人了,不必那么多礼。”孙皓笑吟吟的回答,又假惺惺的道:“莫大夫千里而来,是为何事?”

        

“来向陛下道贺。”

        

莫声回答让孙皓和旁边的陆凯、万彧傻眼,说道:“我们大汉的后将军听闻陛下与司马炎结为儿女亲家,又听闻司马炎之女伪新丰公主虽为国贼之后,却生得美丽异常,聪明贤惠,足以高攀陛下的王子,所以派遣小使专程前来道贺,并送上一些礼物表示祝贺。这是我们后将军写给陛下的道贺国书,还有礼单,请陛下过目。”

        

言罢,莫声必恭必敬的双手捧起国书和礼单,孙皓、陆凯和万彧三人则面面相觑,打破脑袋也没有想到张志不但没有因为此事大发雷霆,相反还送来了礼物道贺。而让卫士接过国书,细看后发现张志在书信上确实表示了祝贺后,孙皓还有些尴尬,说道:“多谢莫大夫,不过请后将军和莫大夫放心,朕与司马炎结为儿女亲家,不是为了……。”

        

“陛下不必解释。”莫声打断道:“后将军他什么都明白,贵我两国虽然缔结盟约联手灭晋,却并未约定两国之人不得与晋人结亲成婚,所以陛下为爱子迎娶司马炎之女,并没有违背盟约,我们后将军也绝对不会计较。”

        

听到这话,孙皓当然是要多傻眼有多傻眼,陆凯和万彧也感觉就好象全力一拳打出,就好象打在了空气里一样,憋在心头的无数力气无处发泄,莫声则又彬彬有礼的说道:“陛下,小使此番奉命而来,除了代表后将军向陛下道谢之后,还有两件事想与陛下当面商量交涉。”

        

“交涉何事?”孙皓问道。

        

“第一件事是边境的士卒冲突问题。”莫声答道:“这几年来,贵国的西陵都督陆抗纵容士卒屡屡侵犯我国边境,多次打伤乃至打死我国边境士卒,甚至还传闻有贵国的边境士卒假扮盗匪,肆意打劫我国的商队和商人,还望陛下亲自下诏,严厉约束贵国的边境士卒,以免事端扩大,影响贵我两国的同盟关系。”

        

“你胡说!”陆凯一听急了,忙说道:“分明是你们的士卒首开事端,打死打伤我们东吴的边境士卒,现在还来恶人先告状!”

        

“我们大汉军队历来军纪严明,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莫声的回答明显带着火药味,说道:“烦请陆丞相知会一下你的从弟陆都督,他如果再不收敛,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由他承担!”

        

被莫声的凶狠话语所慑,陆凯下意识的楞了一楞,然后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陆丞相,你的从弟陆都督不是一直说边境冲突是小摩擦吗?”莫声回答得更加凶狠,说道:“我们后将军说了,既然陆都督喜欢摩擦,那我们可以和他来一个总摩擦!”

        

陆凯的脸色变了,也马上明白汉军准备在边境上动手了,孙皓也是脸色青黑,说道:“很好,既然贵国喜欢,那我们东吴当然奉陪到底!”

        

“多谢陛下。”莫声礼貌道谢,又拿出了一道国书说道:“后将军让小使替他交涉的第二件事,是希望贵国能够将建平、宜都和南郡三郡借给我们大汉军队驻军屯兵,让我们大汉军队可以两路北上,左右夹击晋贼军队,待到破贼之后,定当原土奉还!”

        

莫声的这些话还没有说完,孙皓、陆凯和万彧就都已经脸色大变了,然后孙皓还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说道:“你们想借南郡、建平和宜都三郡?”

        

“不错。”莫声振振有辞的说道:“此三郡不仅与我们大汉疆土接壤,还与晋贼的襄樊等地接壤,出兵攻晋,远比从秦岭出兵攻打汉中方便,所以我们后将军希望陛下念在同盟之谊的份上,将此三郡借与我们大汉军队暂用数年。”

        

孙皓的脸色更加铁青了,一字一句说道:“那朕如果不借呢?”

        

“借与不借,当然是陛下说了算。”莫声微笑答道:“但我们后将军说了,就算陛下不借给我们,这三郡我们也借定了,大不了就是多费一点手脚罢了。”

        

“莫大夫,你这话,似乎象是在宣战啊。”

        

万彧忍无可忍的开口,莫声则立即答道:“不敢,小使只是转达后将军的原话而已,至于贵国如何理解,全由自便。”

        

说完,莫声再次拱手举起国书,卫士迅速将第二道国书转呈到了孙皓面前,孙皓打开见内容与莫声的口述大同小异,张志确实厚颜无耻的提出要让东吴把关羽当年的失土借给汉军,孙皓不由大怒,先是重重一巴掌拍到了国书上,然后怒吼道:“回去告诉张志逆贼,就说他如果敢有一兵一卒越过边境,朕立即亲领倾国之兵,与他再打一场夷陵之战!”

        

“陛下放心,小使一定把你的原话带到。”

        

莫声的态度依然还是不卑不亢,然后又说道:“对了,差点忘了,我们后将军还要小使顺便向陛下知会一件小事,就是在近日内,我们后将军将要亲领大军巡视沿江城池,还极有可能亲临永安巡视防务,请陛下千万不要误会误解,我们后将军只为巡视,不为别的。”

        

听到这话,孙皓的脸色当然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莫声却是彬彬有礼的提出告辞,结果莫声前脚刚走,狂怒到了极点的孙皓马上就掀翻了面前的御案,大吼道:“传诏,即刻整军备战,朕要御驾亲征,去和张志小儿决一死战!”

        

“陛下,冷静。”万彧赶紧开口劝道:“吴晋蜀三国鼎立,晋强而吴蜀弱,倘若吴蜀反目开战,只会两败俱伤,让晋人坐收渔利!”

        

“陛下,不怕!”陆凯也赶紧开口,说道:“晋人深恨伪汉贼军入骨,借此机会,我们不妨遣使北上,邀请晋人出兵夹击伪汉贼军,晋人必然应允,然后我们与晋人共分蜀中土地,岂不美哉?”

        

“陆丞相,你想得太美了吧?”万彧说道:“晋贼何等奸诈,怎么可能会火中取栗帮助我们东吴得利?就算答应与我们结盟攻蜀,晋贼也必然只是出兵敷衍了事,然后隔岸观火,坐收渔利。再说了,蜀贼东进,战场是在建平、宜都和南郡三郡境内,我们敢引狼入室,放晋贼的军队入境吗?”

        

“晋人可以从关中出兵。”陆凯硬着头皮辩解道。

        

“关中?”万彧差点没笑出声音,说道:“晋贼的关中军队早已被伪汉贼军杀得损兵折将,损失惨重,那里还有什么余力进攻汉中益州?而且就算有,晋贼也不会真的强攻汉中和益州,只会保留力量,坐等我们东吴与蜀人两败俱伤!”

        

言罢,万彧又赶紧向孙皓说道:“陛下,此事还有挽救余地,张志小儿出兵东进,扬言夺取荆州三郡,其原因不过是愤怒我们东吴与晋人结亲,我们与伪汉贼军也并无血海深仇,陛下只需立即宣布退亲,同时遣使通好蜀人,张志逆贼必然退兵,然后待到晋蜀战起,我们东吴就可以见机行事,立于不败之地。”

        

毕竟是所谓的一国之君,孙皓必须得为战略的全盘考虑,迟疑了许久才说道:“明日朝会,召集百官,共商此事。再有,传令陆抗,叫他加强戒备,防范伪汉贼军突然动手!”

        

也是凑巧,孙皓才刚做出这个决定,殿下黄门就匆匆上殿,扯着公鸭嗓子向孙皓奏道:“启禀陛下,镇军大将军、西陵都督陆抗急报,十数日前,汉国永安军队借口我军士卒越界伤人,突然大举出动杀入巫县境内,杀我边境士卒六十八人,伤五十九人,陆都督担心这是汉国准备与我东吴开战的征兆,请求陛下早定主意。”

        

孙皓呆住,陆凯与万彧也同时楞住,然后一起在心里说道:“看这情形,张志小儿是真要动手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