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湿粗硬深一点)最新章节列表

“我,我不会修……”

        

春春不好意思地说道,羞红了脸,“要不,我们看下抖音或者B站。上面好像教什么的都有。”

        

郝乐忍俊不禁,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恐怕不行。还是等天亮了,找人来修吧。这个很专业。”

        

你当这是化妆还是做包子?难者不会,会者不难。这种涉及精密仪器的技术活,操作不当,是要出事故的。

        

“哦。”春春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有些发烫,“是我不懂。”

        

“没事。走吧。”

        

大美女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郝乐虽然有些不自在,但紧张消感消除了不少。

        

“等一下。”春春喊住推着车快步向前走的郝乐,从口袋里掏出三块德芙巧克力,“你先吃点这个。垫垫肚子。”

        

郝乐怔怔地侧身望着春春递过来的巧克力,不敢去看对方明亮的大眼睛。

        

心里又意外又感动。 

        

这个傻乎乎的姑娘,匆匆出门,竟然还带了几块巧克力。

        

“我不吃,你吃吧。”

        

郝乐扭过头,脸上有些发烫。

        

“我来推车。这个虽然不顶饿,但可以补充能量。体育课的时候我们经吃一块。”春春声音甜甜的,带着一股温柔的坚定。

        

郝乐还是不想接。

        

他不爱吃巧克力。最重要的,总感觉吃女孩子给的巧克力怪怪的。好像有点暧昧。

        

但春春攥着巧克力伸出来的手很坚持。

        

这种温柔的坚持让人根本没有抵抗力。

        

郝乐不得不接过来,把车交给对方推。

        

拆了一块来吃,还是原装配方那种甜得发腻的味道,不过夹带着坚果碎粒。

        

陈果乐戴着口罩的样子一直在脑子里晃。

        

跟眼前的这位温婉漂亮的美女不一样。陈果乐单眼皮,小眼睛,皮肤有点黑。活泼开朗,很爱笑。

        

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几乎看不见。不笑时,眼睛闪闪发亮,像夜空里的星星。跟今晚的崩溃不同,平日里似乎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子感染人的乐观和活力。

        

她应该喜欢吃巧克力吧。广东人,好像都爱吃点甜的。这几天连轴转,那么辛苦。这巧克力正好可以应急用,补充体力。

        

郝乐把剩下的两块揣进兜里。想起陈果乐时,嘴角挂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傻笑。

        

顺手把电动车接过来。

        

两个人肩并肩一起往前走,步调一致。看起来像平日里压马路你侬我侬的小情侣。

        

实际上,两个人各怀心事。

        

郝乐心里的念头乱七八糟,姐姐的事,家里的事,陈果乐的事,司马谦的事……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不想说话。

        

春春虽然不算内向,但也不善于跟陌生人打交道。加上心情因为爷爷的去世很低落,也不想说话。

        

沉默的两个人突然又同时说起话来,还都是想着同一个人。

        

“司马谦……”

        

两个人尴尬地笑了笑。

        

“你先说……”

        

“你先……”

        

这个时候作为男人就要勇于担当,不要说什么“女士优先”的屁话。女孩子多数脸皮薄,担心的太多,一般不想先暴露想法。只有你自己先说,对方才能判断要不要说,怎么说,说什么。

        

所以郝乐又恢复了平日里活泼开朗,“那就我先说。”

        

春春点点头,同意了提议。

        

“司马谦有没有跟你说,他爸爸的事情后来怎么样了。”

        

春春想了想,“他没有说。但听他打电话,好像已经住院抢救了。应该没事,因为他,他好像看起来还好……”

        

春春咬了咬嘴唇,剩下的话没说。

        

如果父亲真的……那他应该会很崩溃很难过吧。应该不会跟大爷爷去阳台上抽烟聊天,又趴在桌上睡着了吧。

        

“唉。”郝乐脸色一变,“怎么感觉坏事一桩接一桩。好倒霉……”

        

一天里发生多少倒霉事。豆豆开始咳嗽发烧,司马谦爸爸出车祸,三爷爷毛建军去世,车子莫名其妙爆胎。

        

还有陈果乐的外婆和妈妈都得了绝症,住院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好事从来难成双,坏事却往往一桩接一桩。

        

就像一个机器坏了,每个零件都嘎嘣嘎嘣地往下掉。

        

人在意外面前实在太渺小,太脆弱。

        

“莫要太难过,”春春两手绞在一起,怯怯柔声安慰道,“也许这些都是偶然凑在一起的。不过也许不算太倒霉。就像我爷爷他遇到了好人,司马谦爸爸也遇到了好人,嗯,相信你家人也会遇到好人。医生还有你们志愿者都是好人。”

        

春春说到这里,抬手轻轻拍了拍郝乐的肩膀,又快速地拿开,揣进口袋里,“一定都会好的。好人有好报。”

        

又疑惑地看向郝乐,小声地问,“你家里?你怎么不回家?”

        

郝乐低下头,感觉突然有什么从鼻子里掉进了嘴里,咸咸的。

        

“我姐感染了,爸妈不知道是不是也感染了,昨天开始发烧。”

        

郝乐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只是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异常陌生,异常空洞,毫无生气,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冰冷得没有温度。

        

他只想立刻马上回家,陪伴在亲人身边。

        

“所以,你爸妈不让你回去?”春春接下了郝乐没说完的话。

        

“嗯。”郝乐吸住鼻涕,尴尬地接过来春春递过来的卫生纸,给自己的情绪找了个借口,“有点伤风流鼻涕。”

        

春春作为女孩子更加细腻,更能体会到父母宁可自己受苦,也不想苦孩子的这份心意。

        

她单纯地相信了郝乐的话,以为他真感冒了。毕竟他没有穿羽绒服,穿得夹层的冲锋衣,看起来很单薄。

        

“回去给你找感冒药。喝点热板蓝根。”春春关切地看着郝乐,“把自己照顾好,家里人才会放心。”

        

“谢谢。”说完,郝乐绷著脸,沉默着。

        

他感觉如果再继续聊下去,比如再问姐姐感染的细节什么的,恐怕在这大马路上都要直接崩溃,像陈果乐样失声痛哭。

        

亲人遭遇不幸而自己无能为力的痛苦,远超于自己遭遇不幸。

        

郝乐更加理解陈果乐今晚情绪上的崩溃。各方面压力实在太大。

        

如今,司马谦的车子坏了,自己家车子昨天停在父母小区外面。陈果乐她们要去医院上班没人接送怎么办?

        

还有答应爸爸给姐姐送营养餐怎么办?

        

郝乐自责地想锤头。

        

“其实我挺佩服你和……他的,”春春突然开口说道,“你们这样做志愿者好勇敢……我……”

        

她还想说,她是有三年党龄的党员,很想加入他们志愿者服务。可有些胆怯和犹豫。

        

“大概是一股没脑子的冲动。”

        

郝乐有些颓废,没有一点壮志豪情,顿了顿,“或者说是逃避。”

        

他望了望微微发白的远方,“我一点都不勇敢,司马才是。我只是有个很傻又很勇敢的姐姐。做志愿者,过自己心理这一关其实不难,最难得是过亲人那关。如果亲人为了你好,坚决反对,你是没法做志愿者的。”

        

我姐姐她不仅仅是我姐姐,人们常说的别人家的孩子,还是我从小到大崇拜的“偶像”。

        

“哦。”

        

春春无意中被说破了自己的小心思。有些窘迫,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两人到家时,司马谦刚刚跟老太太聊完,正在吃饺子面。既不热一热,也不倒开水,就直接抱着碗吃,又冷又坨,还吃得有滋有味。

        

看得屋子里的其他几个长辈心疼得不行。这孩子该多少天没吃个正经饭了。对司马谦的印象不知不觉改观了不少。

        

看得猫都饿了,溜回老太太屋里嘎嘣嘎嘣吃猫粮去。

        

进屋时,春春正好对上司马谦意味不明的眼神,瞬间垂下眼眸,羞红了脸,假装换鞋。郝乐也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对着身上喷来喷去消毒。

        

春春去厨房热面和菜。司马谦和郝乐就坐在餐桌旁聊天。

        

司马谦依然玩世不恭地瞎扯着,就像没父亲车祸这回事。嘲笑着郝乐车技太烂,嘲笑他连备胎都不会换。

        

跟在学习成绩方面的渣渣不一样,他在玩车和维修方面十分在行,是他的几大爱好之一,可以开汽修厂那种。

        

最后贱兮兮地告诉郝乐,已经确认,陈果乐喜欢他!

        

郝乐听到这个消息当场石化,说不清的各种情绪,惊讶,开心,担忧,自责……

        

司马谦报以贱兮兮的笑意,眼底藏着深深的痛苦。

        

“加油啊,郝乐。我去抽根烟。你慢慢吃。”

        

司马谦大大咧咧地拿过桌子上的手机,独自去了阳台。手机上似乎还残留有春春的体温和若有若无的香味。

        

他这类人就这样,越痛苦看起来越无所谓,越在乎往往看起来越不在意。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