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一块生姜放菊花里(老赵和林清清)最新章节列表

彼岸沉默了一会儿去推孟辉,直到孟辉那双死鱼眼渐渐有了焦点然后怒气冲天的看向他时,他才牙花一龇:“我饿了!”

        

这人还真敢毫无防备的在离自己这么近的距离睡熟过去啊!

        

孟辉坐起来瞪着他;“你有病啊!你是不是有病?!饿了不会自己去冰箱里翻!”

        

“我想吃蛋糕,冰箱里面没有。”

        

“大晚上的吃什么蛋糕?你们组织里都把杀手当少爷养?!”

        

彼岸收起笑容很严肃的重复:“我要吃蛋糕,不然咱们都别睡了。”

        

孟辉气结,他能怎么办?把对面这个身手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屁孩打一顿还是骂一顿?

        

前者可能不仅会把林旭、欧阳洛吵醒最重要的是家具可能不保,他现在正愁钱的事儿,这里的家具又都不是便宜货,要真拆家了……那岂不是火上浇油?

        

骂的话,根本没用;如果真正激怒了这个喜怒无常的小子恐怕到时候还是得拆家。无视?……算了吧,这小子简直就是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

        

孟辉梗了半天终于拿起电话让餐厅随便送个蛋糕上来,还好酒店里的餐厅是24小时营业,否则这事儿就没法完了。

        

没过一会儿蛋糕被人送来,是很小的一块,但彼岸却把它一分为二还递给孟辉一半:“你一半我一半。” 

        

孟辉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这人,不知道这小子哪根筋又搭错了;最后一把推开:“自己吃去别烦我!”

        

说罢躺下背对着彼岸继续休息;彼岸想了想将灯一关;自己抬着两半蛋糕到屋内的梳妆镜前,自己吃了一半将另一半递到镜子边上。

        

“还有一半,你吃吧!”

        

声音极小,双目则在黑暗中盯着镜子里隐约的人形……

        

第二日,各人按照计划行事。

        

林旭由彼岸陪同去了赌场,欧阳洛和孟辉却不知又到哪儿晃荡了。

        

等从早上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林旭这才拖着一身的疲惫、眼神涣散的回到酒店,一到酒店他是倒头就睡。

        

欧阳洛和孟辉没过多久也回来了,几人看看林旭状态,欧阳洛问的是——他吃东西了没?就这样空腹睡觉不好。而孟辉则问——多少?

        

这“多少”肯定问的是林旭赚了多少钱回来;彼岸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反应各异的两人,他选择了孟辉的问题。

        

“嗯……还差四万多块。”

        

那孟辉听罢也不生气,好像是早料到了;他抱手看向彼岸:“那差着的四万呢?”

        

彼岸一呲牙递给孟辉一张卡:“我抢了六万。”

        

孟辉点点头,很淡然的接过卡来,另一边的欧阳洛则惊呼:“什么?你还真去抢了?!”

        

“不然呢?我又没杀人。”彼岸理直气壮。

        

“重点是这个吗?!”

        

彼岸打量了欧阳洛几眼冷哼一声:“我知道你们要去参加拳赛,不够十五万就没有进场资格,除非你们在一天的时间内说服别人给你们投资,让你们两个打手有十五万的身价。”

        

“你有没有想过被你抢的人可能会回不去……”

        

“你还真会为别人考虑,但我很讨厌你这种人!”彼岸皱着眉:“装什么纯真!”

        

“行了行了都别闹了。”孟辉打住两个火药味不断上升的人:“他不这么做我们就得被困在这里,大不了咱们赚了钱再让彼岸还回去。”

        

欧阳洛听罢不再言语,说了句——我去看看林旭怎么样了;于是没再理会二人。

        

后面的事林旭就没再参与了,就跟彼岸说的一样,欧阳洛和孟辉去参加拳赛;在起初的时候一个当选手一个当支助人进行投注;到后来,干脆变成彼岸和林旭分别成为支助人分别支助孟辉和欧阳洛,互相当做不认识。

        

这个时候他们最喜闻乐见的就是恰巧欧阳洛和孟辉的对决、事先关注好两人的押注情况,然后再让欧阳洛和孟辉看着情况办。

        

而他俩的放水手法也挺高超,往往就是一个让人察觉不到的情况下输半招,再让那个赔率最高的人赢。

        

至于如果他们“两家”没有碰巧遇到,那便偶尔爆发否则小赚即可。

        

即,要么觉得对手对付起来太费事的就不论赔率、也不去过分注重输赢只看谁赢的几率高就买谁;要么见对手还能不过于费力就搞定的,则使出真本事直接买自己这边赢。

        

这么折腾了几天,虽说没有赚个满盆但靠着几次“巧遇”和平时的“求稳”纯粹的一百多万已经到手。

        

接下来就得考虑怎么回去了。

        

现在他们显然不在T国地界的下方,而如果要回T国就得涉及到以各种证件为凭证搭坐的各种交通工具。

        

按照孟辉的说法,他丢不起这个“出去玩一圈就成黑户”的脸,更不想让媒体往这方面调查、报道,以避免后面可能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所以在引路蜂的建议下,众人无奈的选择了——偷渡。

        

买完各种高昂的必需品,在这个宰人的地方购物果然一通下来几十万没了。

        

彼岸再把压在这儿的证件取回来后各人再次跟着引路蜂出去;跟之前一样,他们就像一串葡萄一样被蒙着眼然后牵着绳往出口走。

        

等到目的地他们蒙眼的布才被取下来,众人放开绳结看着眼前的景象——荒草丛生的不远处有一个破旧的码头。

        

引路蜂指了指前面几艘破船的其中一艘:“前面的那艘船就是,一人五万就可以带你们去T国了。剩下的我就不送了。”

        

说罢很礼貌的向众人行了一礼后带着另一个牵绳的引路蜂离开。

        

“哇……不是吧!这也忒破了!”

        

欧阳洛看着那个不知道已经在水面上飘了多长时间的船。

        

红色的漆基本掉光了露出底下锈迹斑斑的铁皮,而且那艘船的夹板上还堆了很多捕上来的水产品;估计坐在那个小船舱里面不仅会被晃得够呛还要被熏得够呛。

        

“不行……我,我晕船!”欧阳洛哭丧着脸,他向孟辉看去有股子央求的意味:“要不咱们再想想办法?我估计,我估计林旭也晕船!”

        

林旭一愣,看向欧阳洛;然后深沉的点了个头。

        

“还有什么办法?”孟辉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说实话他有某些方面的洁癖;连欧阳洛这种不讲究的人都觉得不好,那对他而言更不用多说了。

        

就彼岸在旁边看好戏,一副“反正我无所谓,就看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人怎么办”的架势。

        

众人僵持了许久,就在孟辉艰难的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欧阳洛突然拦住了他:“等会儿等会儿,你别急,我想到办法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