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温暖的小嘴(女狗奴)最新章节列表

贵女归辞

        

山匪们面对箭雨也不慌,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都带了盾牌来,闻风一面挡箭一面夺过一个受伤官兵的刀,奋力一甩,直接朝对面的颜冲甩过去。

        

他的力气很大,一把刀从前一排的弓箭手的头顶穿过,刺向坐在马上的人。

        

颜冲倾力一挡,刀划过手背擦伤了厚厚一层皮,随即疼痛感袭来,又有一把刀带着疾风劈来,他一个侧身从马上跌落。

        

“将军!”有人走进扶他,颜冲狼狈地起身,一脸怒容。

        

闻风见状哈哈笑了,指着他说道:“你对自己太有信心了吧,以为能挡住我的刀?我这么些年的武功可不是白练的。”

        

颜冲从没被人如此嘲笑,他觉得特别羞耻,立马瞪眼,声音从牙齿里发出来:“今日,我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确定?”闻风一脸地轻松自在,“你没觉得伤口很痛吗?流血了吧?”

        

颜冲一怔,觉得他话中有话,赶紧查看手背,见被刀划过的地方鲜血直流,原先那道口子还不起眼,可流了血,口子看上去就越来越大,他看到流的血红中泛黑,心头一惊:“刀上有毒!”

        

闻风瞥他一眼,得意地笑了:“还是赶紧回去治治吧,不然,你这只手就别想要了!”

        

“真是奸诈!”颜冲恨恨地咬着牙。 

        

他旁边的手下慌忙劝他:“大人,不然属下送您先回去?这儿有张副将在,不会有事的。”

        

一听这话,一个同样穿着盔甲骑在马上的男子下意识地挺起胸膛,他长得强壮,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张副将正想说话,一块飞刀劈过来,掠过他的马砍在后面的树桩上,落了一地的叶子。

        

马儿受到惊讶猛地抬起前蹄,把张副将从马背上狠狠地甩了下来,张副将痛呼一声,抱着膝盖面露痛苦之色。

        

“……”手下慌忙闭了嘴。

        

张副将力气大,射功了得,但人很笨重,脑子一般。颜冲一直不放心他带弓箭队,如今见他如此不靠谱,更是窝火,心想回去定要让郑大人撤了他的职。

        

“先回去!”颜冲说道,“贼人阴险,兄弟们莫要被他的阴招伤到,待本将军回去解毒疗伤,再来与他们决一死战!”

        

这番话极大地鼓舞了士气,颜冲的部下皆沉着嗓子应是,声音气壮山河,若他们不是打道回府的话,会很震慑人心。

        

闻风冷眼看着他们离开,尤其是那个颜冲,跑得比谁都快,把一堆部下甩在身后,绝尘而去。

        

“真是怕死的胆小鬼!”他撇嘴,一脸不屑。

        

“那刀上真有毒吗?”涂大人看着周围的人,一阵恍惚,没等闻风回答,他虚弱地捂着肩膀走向躺在地上的下属,小骆悲愤地跟在他旁边,垂目不语。

        

山匪们陆续把活着的人扛回山寨,原地只留下涂大人和小骆两人。

        

闻风这时候才回答他:“有,怎么,你是要替他抱不平吗?你们府衙的将军,竟然要杀你们,你是不是在怪我心机深重,把你们害到这个地步?”

        

他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人,手指敲打着刚捡回来的刀。

        

涂大人被小骆扶着靠在大石头人,也就是闻风脚下,他一抬头,就能看到闻风无所谓的表情。

        

“这怪不得你们。”涂大人咳嗽一声,“是他想让我死。”

        

“为何如此?”小骆忍不住问,“颜将军和大人您不是……”

        

“不是什么?同仁?算不上,我和你们待久了,竟忘了,以前和他是对手。”涂大人眼里一阵阴霾。

        

他参加过弓箭队的选拔,那时候很得崇大人看重,只不过他败给了颜冲,所以崇大人只让他带一队兵。他和颜冲见面次数都不多,但每次都不会给自己好脸色,原先他以为是颜冲不近人情,如今才发现,颜冲是厌恶他,恨不得他死。

        

当然,涂大人知道,这是郑大人的授意,对于郑大人来说,他们无用,无用之人,无需在意他们的死活。

        

所以刚才,颜冲才能那么肆无忌惮地直接放箭。

        

可悲可悲啊。

        

涂大人眼里湿润,一闭眼,一颗晶莹的泪珠滴落下来,他撇过头,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狼狈。

        

“走不走?”闻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了,他皱眉有些不耐烦,“不走我就走了。”

        

说罢他抬步离开。

        

小骆犹豫了一下,把涂大人扶起来,两人晃晃荡荡地往山寨走去。

        

……

        

……

        

闽州城尤家。

        

尤老爷心情沉重地听着下人禀报。

        

“老爷,府衙的人说了,就是那座山上的匪徒干的!他们下了山,埋伏在城外的林子里,等老爷一过来,就抢了钱财。这次郑知府被刺伤,也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尤老爷看了他一眼:“抓到人了没有?”

        

“……没有。”

        

尤老爷翻了个白眼:“人都没抓到,自己反而受伤,一个知府大人,呵,说出去别让人笑话!。”

        

尤老爷家大业大,脾气也大,管对方是谁,惹他不高兴他就要骂人。

        

下人知道自己老爷的脾气,不敢说什么,只装作没听见。

        

“爹。”一个年轻女子款款走上前施礼,这是尤老爷的小女儿尤晴。

        

尤老爷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很宠的,神色立马缓和下来,让她坐下。

        

“爹。”尤晴鬼鬼祟祟地瞄了眼周围,确定四处无人,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小纸条,“这是女儿在路上捡的。”

        

尤老爷看都不看就直接板起脸说:“路上捡的?捡一张破纸做什么?是你爹没钱给你买吗?你爹被别人抢了钱,照样有钱!”

        

“爹!”尤晴才知道她爹误会了,十分无奈地拉长声调,“您说什么呢,这上面有东西!”

        

“有什么东西?”尤老爷接过纸条扫了几眼,坐直身体,神情变得肃然,“在哪捡的?是有人故意为之吧?”

        

尤晴点点头:“女儿出家门去买胭脂,被人撞了一下,胭脂掉在地上,女儿想去捡,就发现了这张纸。”

        

纸上面的内容是说,董家少爷与打劫尤老爷的山匪有勾结,希望尤老爷不要被欺骗。

        

尤晴看了眼尤老爷,试探地说道:“爹,您觉得这事是真的吗?”

        

“爹哪里知道。”尤老爷皱着眉说道,“是有人看到了?”

        

尤晴摇头道不知,想了想,她问:“爹,您可知,那群打劫您的匪徒什么模样?”

        

一提到这个尤老爷就咬牙切齿:“都蒙着面呢,谁知道他们长什么鸟样!”

        

“……”

        

尤小姐决定放弃从她爹口中得到什么消息。

        

她撇着嘴,说道:“爹,女儿不管,您一定要让人好好查查。那董家少爷调戏女儿……您那时候不在,您不知道,女儿,女儿快要被他气死了!”

        

“这爹自然是记得的。”尤老爷哼声,“放心吧,晴儿,若是这件事是真,爹一定让那董家的小儿吃不了兜着走!”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