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玩同学的漂亮麻麻(纯肉腐文高H)最新章节列表

中井久端着饭盘,正在食堂的末尾排着队。

        

因为昨天的事情,他无颜面对莉莉和华子,更不用说鄙视三人组,静音,米莎和手冢琳。

        

上午的课程一结束,他就逃一般来到了学校食堂。

        

死死盯住自己的脚面,机械式的跟着人群移动,中井久越来越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的事实。

        

自从患病开始,在医院里最开始的那一段时间中,学校每天都会组织同学来看望他。

        

可好景不长。

        

这种作秀般的探望很快就越来越少,老师和同学们一开始还会和他嘘寒问暖,可最后,也都一个个不再来往。

        

其中,包括有他的好友,暗恋的对象。

        

他们一个个都不再来看望他。

        

只有父母每周还会抽时间例行公事。

        

但只能躺在病床上,性格越来越敏锐的他逐渐发现。

        

唯一仅剩下还会来看望自己的父母,他们有时候看自己的眼中会闪过…失望。

        

没错,是失望…..

        

中井久紧闭双眼,握铁质托盘的手用力的传来痛意。

        

他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起他们那偶尔间闪过的眼神。

        

但却记得越来越深。

        

为什么。

        

快乐的事情在记忆中消逝的那么快。

        

留下来的悲痛却仿佛刻在脑子里一样。

        

砰!

        

肩膀上被重重拍了一下。

        

中井久吓了一跳。

        

回过头,他看到了两仪观。

        

而这次,她的脸上不仅又添新伤,还挂起了恶劣笑容。

        

“让开,这个位置是我的,你排到后面去。”

        

中井久愣了愣,他看向前方的队伍,距离打饭的窗口不过三米,他足足排队十分钟才抵达这里。

        

而对方,不花任何代价就想要走它。

        

‘看我好欺负吗?’

        

中井久感觉胸口一股怒火涌了上来,但很快就被心脏的绞痛压了下去。

        

疼痛让他认清现实,心中只剩下苦涩。

        

现在的他,连发怒的资格都没有。

        

他默默向后退了一步,让开了一人份的空位,身后排队的人瞟了一眼两仪观,什么也没说。

        

显然,他们也知道她的厉害。

        

可两仪观并没有走进去。

        

她揪住中井久的衣服,将他狠狠往外一拉。

        

中井久没有防备,被踉跄着拉出队伍。

        

“你什么意思!”

        

中井久大怒,指着两仪观怒喝出声。

        

可随后,他注意到了别人看过来的目光,声音一下子小了八度。

        

这让这句狠话显得很滑稽。

        

两仪观吹着口哨,耸了耸肩。

        

“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去后面排队,字面上的意思你没听懂罢了。”

        

中井久浑身一僵,如坠冰谷。

        

他原本还以为对方只是想省下排队时间,现在看来,对方是刻意在羞辱他。

        

他捏紧拳头,将餐盘砸在地上,怒视着两仪观。

        

而两仪观对于他的愤怒也有表示。

        

“要打架吗?来啊来啊!”

        

她兴奋的活动肩膀关节,伸展着唯一的一只胳膊,原地用两条义肢假腿小跳着,然后打出轻快迅速的刺拳。

        

难以想象。

        

中井久咽了口唾沫。

        

一个四肢只剩下一条胳膊的..女人,会在一个身体健全的男性面前主动亮出肌肉。

        

可没人敢笑她,没人敢于取笑。

        

因为笑出声的人都被揍过了。

        

中井久见到她的拳头,脑中立刻闪过了痛苦回忆。

        

他被一拳干爬的事。

        

其实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

        

但要是他在这里被干爬,那全校就都知道了。

        

他缓缓低下头,用余光看着越来越兴奋,似乎随时会冲上来的两仪观,默默的捡起地上的餐盘,一言不发向后走去。

        

见状,还以为有架要打,准备看好戏的一众学员齐齐切了一声。

        

“还以为是什么呢,能不能像样点。”

        

“是我我就上了,真怂。”

        

“怕她干什么,她就一只拳头,打我一拳我可以打她两拳。”

        

“可我记得你一拳就倒了…”

        

“…..”

        

学员们的话语传入中井久的耳朵。

        

尽管没有太多嘲笑的意思,毕竟他们大都被打败过。

        

但是有人议论着自己不好的地方,中井久心中还是传来一股窝囊和抑郁。

        

他知道这样不好,不对,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去想。

        

越是想,他越是自卑。

        

他无能,他懦弱,他连一个女孩子的挑衅都不敢接,对方还是个重度残疾。

        

而他,现在也是个残废。

        

不光是身体上的。

        

他心理上也是个废人。

        

现在的他,现在的他对于父母,对于社会,对于朋友,还剩下什么价值?!

        

他这样的人,什么都做不了,受伤了只有逃,被打败了也站不起来,他现在…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废人。

        

…………

        

两天后,他坐在操场的木凳上。

        

现在是下午三点钟,虽然今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但是他没有地方可以去。

        

没有加入的社团,他也无颜去面对那些结交不久的朋友,面对她们时,他总是觉得自责和自卑。

        

他已经是个废物了,没有帮助别人的价值,就算关系再好他也帮不上任何忙。

        

意识到这点的他开始主动脱离人群。

        

所以他只能一个人来到这里,拖着废物的身体,了无生趣的看着足球社的训练。

        

这曾经是他最喜欢的运动。

        

看着那些踢球的身影,一个个畅快的跑位和射门,球员们一同的欢呼,他痛苦的抱住了脑袋。

        

两天前食堂里发生的那件事,让中井久一直郁郁寡欢。

        

为什么他会这么失败,为什么倒霉的人是他。

        

为什么患上了心脏病的不是别人?

        

尽管他知道这很阴暗厌世,但他时常控制不住这么想。

        

正在这时,一阵风挂过,太过突然,把他惊醒。

        

他抬起头。

        

操场的跑道上,一位女子飓风般袭过。

        

“笑美!你好慢啊,能再快点吗?!”

        

是两仪观。

        

她黑发飞舞,向一头猎豹,极高的速度下,她任然轻快的开口对身后追赶的女子说着话。

        

两条弯曲的义肢假腿每一次在地上弹起,都能把她向后推出一大截距离。

        

没错,是向后。

        

她是倒着跑的。

        

中井久瞪大双眼。

        

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看清了一切,却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正常人想要倒跑都不可能维持在那种速度,何况一个残疾人。

        

“两仪!等等..等等我!”

        

笑美拼命向前追赶,作为旁观者的中井久完全看得出,两仪观还留有余力。

        

她能够甩脱对方,但却没有这么做。

        

而是脸上带着笑容,像是玩耍,又似乎再鼓励,期待着对方追上来。

        

她甚至还在催促着,鞭策着对方。

        

“不够!不够!你还能更快!”

        

就这样,在一个领头,一个追赶的过程中,她们在操场跑道上跑了一圈又一圈。

        

中井久惊呆了,他心脏有问题,视力却不差,通过他的仔细观察,他发现两人的义肢假腿是一个型号的,外观上没有任何区别。

        

可凭什么,两仪观就能跑的这么快!

        

她还少条胳膊来着!

        

没了一条胳膊,她的平衡性要比双手健全的笑美更差,按理来说她们俩应该反着来才对。

        

但事实就是,两仪观倒着跑,一条胳膊维持平衡都比笑美快。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