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胡搞吧)最新章节列表

    

这个院落是陆离他们租的。

        

观澜府寸土寸丹,无比珍贵,想在府城中获得这样一处三进院落的产权太难了。

        

府城中的宅地早被‘百族’瓜分了。

        

所谓的‘百族’是排名进了前一百位的大氏族。

        

在‘帝皇天域’范围内,万城诸府都在七宗之一‘帝皇天宫’的治下。

        

也可以说七大宗就是这块巨陆上的七大帝国、七大巨势。

        

但他们也仅仅是瓜分了这世界总域的十分之一吧。

        

在‘七域大陆’之外还有更广阔的世界和生灵民族,强者都不知有多少。

        

‘观澜府’是帝皇天域中十二府城之一。

        

十二巨府撑起一个‘帝皇天宫’,天域诸民皆能仰望到这神迹的存在。

        

陆离观察了‘帝皇天宫’好些日子了,他发现‘帝皇天宫’是一件‘诸天道器’,而且是品质不低的一件‘诸天道器’。

        

那么,由此推之,七宗皆以‘诸天道器’镇宗,估计品质都不差太多。

        

当然,陆离也相信自己已经收获的‘镇狱天碑’必然也是一件镇压万界的诸天道器,但是论品质的话,怕是不及‘帝皇天宫’,他能够感应到‘帝皇天宫’的强大。

        

不过,论‘法限’的话,似乎‘镇狱天碑’的法限更强,只是镇狱天碑的‘器质’不及帝皇天宫吧。

        

器的‘质’是可以换的,就如一把剑,它可以是木质,或石质,甚质钢质。

        

陆离也琢磨过给镇狱天碑换‘质’,但眼下这个想法不切实际,这个工程有多庞大现今都无从估测,因为陆离也不知道‘镇狱天碑’到底有多大,他催动不了它多少的。

        

为镇狱天碑换‘质’起码也要他晋升七阶‘天极上帝’才能去琢磨。

        

现在,他才刚刚晋升了四阶‘乾坤威相’。

        

是的,陆离现在已经是‘乾坤威相’中期境了,他永远不会在初期的巩固阶段停留,因为他的底蕴积累太强大,新境界之初是从来都不需要‘巩固’的,直接就灌满。

        

来到‘观澜府’快一百日了,他就做了两件事,一是晋升‘乾坤威相’,二是躺在榻上观察感应或以神念探测‘帝皇天宫’,嗯,这件事是非常重要的。

        

能租到这处院落也不意外,他出得起价呗。

        

陆离可不是穷的一丹不明的穷鬼,事实上他富有的很。

        

如今娘亲宋三娘和二侍婢巧儿琳儿都晋升了‘乾坤威相’,以他的手段培养几个乾坤威相又不难,他把冥法天道的几门神通传给她们,基本就水到渠成了,这些大神通可以说是天极上帝级的,秘蕴下边六阶的法则法奥,晋阶真不叫个难事。

        

关于子嗣不子嗣的,宋三娘也不好催促儿子,总不能现在就叫二婢养吧?

        

在观澜府中,他们四个组成的小家室,几乎是没有存在感的。

        

租屋住的人怎么能有存在感?

        

虽说租的房子也能享受到地核大元气的供给,但始终不是自己的,心里有落差。

        

这样的三进宅院,主家都是修造了元气法阵的,虽然这法阵在陆离眼里就如同一陀屎一样的垃圾,但他修行真的不是靠地核中的那点元气来维持。

        

他租屋不过是强调‘入世’真实感,还有娘亲和二婢在,不然有镇狱天碑,随时随处都可以享受安逸,天碑是和光同尘的玄妙存在方式,也可以象‘帝皇天宫’那样存在,只是陆离现在真催动不出它多少至威,大如天的显化形态都不知要运转多少法限中的秘阵,所以陆离现在不低调都不行。

        

晋升了‘乾坤威相’之后,他比之前何止强了万倍?

        

即便如此,他发现自己能够催动的天碑威力也就是万分之一的样子吧。

        

下一步陆离要做的是进入‘帝皇天宫’。

        

这是真正融入这个世界的方式。

        

既然自己一来到帝皇天域,那就说明自己的宿命隐隐与‘帝皇天宫’有些关系。

        

陆离最是了解宿命法缘,所以他也愿意接受宿命中悄然的安排。

        

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喜怒情绪而改变大的方向。

        

只要方向对,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最终都会落进自己的手里。

        

四阶‘乾坤威相’进入帝皇天宫也就是个‘入室弟子’。

        

大宗门的中三阶弟子有三种身份,四阶‘乾坤威相’对应‘入室’,五阶‘破穹圣界’对应‘登堂’,六阶‘天道法主’对应‘秘传’。

        

也就是‘入室弟子’‘登堂弟子’‘秘传弟子’这三种。

        

而且七阶以上的大人物会隔一段时间出来挑选他们能看中的弟子。

        

……

        

“爷,我打听到了,三日后天宫的大人物们会出来一批挑选资质奇绝的弟子,”

        

“怎么个选法?”

        

陆离仰在榻上,懒散的好象个世俗中的大少爷,光脚丫子一边一只搁在二婢的腿上让她们足疗,没办法,当爷的就是这么逍遥。

        

“爷,听闻会出来十尊‘天极上帝’境的帝者,想被他们相中的就去他们开设的考核殿中接受考核,不过听说哪怕考核过关的也未必能成为这些大人物的正式弟子,极其罕见的奇绝神才有可能被收入他们的正式弟子,否则能拿个记名弟子的身份就牛死,因为记名弟子在几年以后表现出色是可能转正式弟子的,那就相当于有了七阶大腿靠山呀。”

        

“哦,这样啊,爷选个女帝师尊去应考如何?”

        

“呃,爷,为什么是女帝啊?”

        

陆离哈哈一笑,“因为爷器大啊,万一被师尊一眼相中呢?”

        

“呸,爷好不要脸。”

        

“呸呸……”

        

二婢红着脸一齐啐他。

        

不过,她们知道爷的器是真大,真好使,她们都有亲身体验的。

        

“哈哈……”

        

这样写意的日子就快结束了。

        

器是本源真质,不是化形伪质,所以大的就是大的,小的就是小的,谁也看得出来。

        

你以为神通无量,变个天大的器出来也没用,人家只会撇嘴,笑你是个傻叉。

        

“爷,那你要不要先入帝皇天宫?”

        

“嗯,明儿个爷就去。”

        

“以爷的修为,入宫只是小事,就看能不能傍一条天极上帝的大腿了。”

        

琳儿激动的道。

        

巧儿也道:“爷不会真的找个女帝为师吧?”

        

“呃,有什么不妥吗?”

        

“说不上来,巧儿就是觉得,爷找女师尊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哈哈,我家巧儿果然聪慧。”

        

“爷果然不是好人啊,是不是某一天把师尊变成‘娘子’?”

        

“这世道,这么做的还少呀?无非都是为了修行往上走,契合双益的事谁也抿绝不了的,关键还是看你是否能达到人家师尊满意那个标准,你还真以为是器大器小的事?”

        

巧儿嘻嘻笑说,“琳儿就喜欢大器的,她跟我说的啊。”

        

“死蹄子,我何时说过,我掐死你。”

        

二婢顿时就撕扭成了一团儿。

        

“哎呀,琳奶奶,我不敢了,是我说的,是我说的成不成?”

        

“我饶你才怪,爷,我摁住她,你从后边来……恁不死她。”

        

“好啊……”

        

这种好事陆离是不会拒绝的。

        

……

        

次日,帝皇天宫的入门考核,对陆离正是没一点悬念。

        

他是乾坤威相中期境,考核完他就拿到了‘青铜腰牌’,也换上了帝皇天宫的道袍。

        

要知道这件道袍和这块腰块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并不是每一尊对应境界的修士都能通过‘帝皇天宫’的考核,一百尊同一境界的被考核者,能有一个通过帝皇天宫的考核就不错了。

        

他们主要挑选的是能越境战胜更强者的奇才,而不是正正规规的那种。

        

比如考核中期境的考官,肯定是后期境的修为,一百个参与考核的都出不了一个能越境打败主考官的,偶尔能与考官战个平手就是惊世之才了,能扛住考官十记大术神通猛砸而不伤的就有了自傲的资本。

        

可想进入帝皇天宫就是这么难,庸才根本连混入的机会也没有,一般的正才都不行。

        

但是奇才也真是不少的,因为主考官不是奇绝之才,他被低一个境界的奇才打败也不能说有多么的意外吧。

        

基本上二百个参与考核的群体中就能冒出一个奇才来。

        

每日来帝皇观澜分宫闯考核一关的修士数以万计,概因帝皇天宫的分宫只有十二个,分设在十二巨府,这也是唯一开给世修们的入宫窗口,在帝皇天域不知有多亿亿万的修士,没把十二分宫考核殿挤塌就不错了。

        

陆离颇受瞩目,因为他仅一招就击败了‘乾坤威相’后期境的主考官。

        

而他确实是乾坤威相中期境,真的不能再真那种。

        

一招就击败主考官的,真的罕见。

        

……

        

每年一次的‘上帝选徒’是十二个分宫都要过一遍的,每宫一日。

        

十尊来自‘帝皇天宫’总宫的‘天极上帝’俱为巅峰境。

        

他们分别设一殿开考,以帝者名设考殿,公示设殿者的境界、修为、职务、甚至成名秘技神通等信息,供新入宫的弟子选择,看你想拜哪位帝者为师,就去他设的考殿。

        

想成为巅峰境天极上帝之‘弟子’的人太多了,但是每年一期的考核只针对四阶‘乾坤威相’境,五阶‘破穹圣界’弟子是五年一期,六阶‘天道法主’弟子是十年一期。

        

因为越往上修行进度就越慢,三个境界分别设一五十年的考核是正常的,乾坤威相弟子可能修行一年就有变化,但五阶破穹弟子至少五年一变,六阶天道法主是十年一变。

        

修行变化之速超出这个常规年份,那你就是奇才、甚至奇才中的奇才。

        

黄昏前,所有参考弟子最终决出前十名,入殿参与最后的终考,在终考殿中天极上帝会亲自坐镇,人家也只是在最强的十位中挑选能看中的弟子吧,不会跟着全程考核的。

        

直到正午前,陆离才细细看完了十份关于‘帝者’生平的详介公示。

        

果然这个高度的女帝很少。

        

这次来的十尊‘天极上帝’,只有两尊是女帝。

        

在她们的详介信息中,陆离最关注的是‘道侣’一栏的备注,是有还是无?

        

还好,其中一位是‘有’,另一位是‘无’。

        

有道侣的代表没‘贞丹’了,没道侣也不说明其还保留着‘阴元贞丹’,或许未晋七阶之前就破了身呢?只不过现在没了道侣而已。

        

但总的来说,没道侣的保留贞丹的可能性还有,但有道侣的百分之百不会有贞丹了。

        

有没有贞丹那是两个概念,七阶天极上帝的‘贞丹’那得有多珍贵?它能赋于七阶强者五成晋升八阶的希望啊,而且这枚贞丹是道侣两人共享的,一齐增加五成晋升八阶的把握,这是何等逆天的至珍奇资?

        

再换一个说法,能把贞丹保留到七阶天极上帝境的,亿中无一,那是神才中的神才,亿古都难遇的那种修行神才之王。

        

陆离现在虽说无比强大,又有镇狱天碑做大底蕴,但在‘天极上帝’面前还是只蚂蚁一般渺小的存在,一个小脚趾头就能压得你永世不能翻身。

        

上三阶才是这个世界中真正的主宰高层。

        

不入七阶‘天极上帝’之境,皆为蜉蝣蝼蚁。

        

那些在世间耀武扬威的五阶‘破穹’老祖或六阶‘天道’老祖,在天极上帝面前只有跪齐了撅着屁股磕头的份儿,而且一定要额头触地,屁屁朝天才算是恭敬。

        

那么四阶‘乾坤威相’境的又算什么呢?

        

只不过对于收徒来讲,四阶‘乾坤威相’境的弟子潜力会更大,培养的越早,能挖掘出来的潜力越大,所以呢,天极上帝们更愿意收四阶‘乾坤威相’境的弟子。

        

弟子关系到他们的‘道基’,这个非常重要的,有了浑厚的道基,他们收获的信愿之力才会更宏巨,更磅礴,更浩瀚,更威能,直接挂勾他们的本身实力,谁能不注重?

        

陆离选中的这位,号‘天澜珏帝’,添为帝皇天宫‘法监殿’副殿君,可以说手握生死予夺之重权,因为一般来说,正殿君会分权给几位副君,他只掌握大决策权,肯定不会过问琐碎细项事务,而且殿设的诸司、司下又设的诸监有诸多专执之人,根本不须要他过问什么,不然还不活活累死?

        

这位天澜珏帝的成名秘技更对陆离的胃口,竟是冥法天道中一门叫‘大冥莲无极造化天澜术’,好吧,陆离至少对这门神通是充满了一些幻想的,何况他对冥法天道有着极深刻的认识啊。

        

至于‘天澜珏帝’如何得到了这门大神通那是人家的奇缘际遇,谁也管不着。

        

参与这场大考的陆离,也发现另一个情况,就是‘诸天道器’之下有‘小道器’,可以说它就是用来填补皇器与诸天道器之间的空白的。

        

也可以直接叫‘道器’吧,它和‘诸天道器’是有分别的,但是比皇器强太多了。

        

陆离动了心思,想去‘观澜府’的宝行看看有没有‘道器’的出售。

        

不过这东西估计是天价,而且极可能走拍卖程式。

        

过往的‘皇器’基本可以扫进历史垃圾蒌了。

        

陆离决定了去‘天澜考殿’,哪知一过来发现自己想的有点左了。

        

居然是一片的绝姿美女师姐们,除了自己,没第二个男修。

        

顿时,陆离的俊脸红了。

        

但入了天澜考殿,他又不出跑掉吧?

        

那一瞬间弄的很尴尬。

        

然后迎接他的是诸美师姊们的轰堂大笑。

        

陆离是十八岁俊秀美少年的外相,顺眼又好看,加上脸一红,更俊秀了不知多少。

        

好吧,跌进花的海洋了。

        

“你没走错,进来吧。”

        

“哈,你放心,就师弟你这小模样,我想师尊大人一定会‘疼’你的……”

        

“哈哈……”

        

“笑死了,笑死了……”

        

“……”

        

“不错不错,真是俊死了,师弟啊,你器大小?”

        

“哈……这么俊的人儿,器并不小……”

        

“……”

        

这就是花洋中诸花们在一起的放姿,就和群狼们在一起撩一个M的意思差不多吧。

        

陆离都有一种要挟着腿跑掉的念头了。

        

“小师弟,你是不是真的认为珏帝大人的‘大冥莲无极造化天澜术’适合你修练?莲啊,你懂不懂?哈哈哈……”

        

莲……好吧,我懂,我也常常品莲的嘛。

        

陆离在这里没优势,因为他发现他是境界最低的,这里数十乾坤威相女修皆在后期境以上,而且有的正在陆续的离开,为什么呢?原来争最后的前十名,才不管你是中期或后期呢,你的竞争对手可能是巅峰境甚至半步破穹。

        

你想占个前十的名额,先数一下这里有多‘半步破穹’和威相巅峰境吧。

        

数够了十个,你自己扭头走吧,肯定没你啥事。

        

陆离就好象是来搞笑的一样。

        

虽被一堆美女师姐们取笑了,但陆离最怕的就是女人们,也就很快适应了这环境。

        

其中一个奶好大的巅峰境美师姐亲切的对陆离道:“你真没走错吧?”

        

陆离露出丝不好意思的笑,“没有。”

        

“哦,我明白了,你真是来赌器的吧?哈哈……”

        

“不知珏帝大人会不会将你直接吸入莲宫加以培养,那姐姐可以羡慕你了啊。”

        

“噗……”

        

“哈……”

        

“也不怕给淹死啊?那可是天澜啊,泡里面了都,哈。”

        

哦,对,是天澜,这时候陆离更有点明白‘天澜’的隐意是什么了。

        

又是一顿取笑,陆离都不知说什么好呢。

        

这时候,只剩下十六七个美女师姐了,都是留下来要争前十的,她们没有一个低于巅峰境,可以说她们不认为陆离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

        

但至少五六个美师姐围着陆离,没让他有离开的机会。

        

那个奶大师姐长的也漂亮呢,胸前道袍撑起的最高峰隐现颗粒,其实诸女都一样,但她的是最明显的,要大一些吧。

        

陆离也不能怀疑人家是不是奶过娃什么的,那个就可能更大,她的也不象。

        

但不排除道侣的作用是不是?

        

不过呢,陆离能看出来,这位奶大师姐还保留着阴元贞丹的。

        

其它的大略扫了一眼,已失贞丹的居然占了半数,那么可以理解为她们现在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和她们自己已失贞丹是分不开的,当境界无法突破时,她们会不择手段的想法子去突破,包括把贞丹这最后的珍藏拿出来,其实也等于挖掘尽了自己的潜质。

        

虽说陆离在这里给她们解闷儿,也不耽搁她们的比拼。

        

很快,前十就决逐出来了。

        

陆离算是第十一位。

        

这时陆离扫了一眼,十位中有三个半步破穹、七个巅峰境,其中有四个已失贞丹的,三位半步破穹居然没有一个保留着贞丹的,可见她们的潜能已尽。

        

这三位半步破穹若得不到其它的奇遇,可能这辈子也就是这个高度了吧?

        

七个巅峰境中有一个失贞者,其余六个还是完丹珍壁大阴元。

        

陆离就知道,这六位中可能产生天澜珏帝的弟子,绝不会在其它几位中。

        

“小弟想说一句话……”

        

陆离终于开声了,大家都在停最后的黄昏到来,好进入最后的终考环节。

        

她们见陆离没走,还心存诧异。

        

他还有任何机会?真以为‘天澜珏帝’缺个小宠宝?

        

不过,这种事还真说不准。

        

但也得十女中谁给他让个位置才行啊。

        

陆离此时开口,怕不就是想谋一位?

        

只见陆离对三位‘半步破穹’稽首一礼,“三位师姊可否听小弟一言。”

        

三姐面面相觑,没想到小俊人儿求到她们头上了。

        

但是,位置怎么可能让出来?

        

“你要讲什么?”

        

其中一个问陆离。

        

“哦,小弟想问一句,三位师姊谁现在有道侣?”

        

“呃,你什么意思?”

        

“是啊,你要讲什么?”

        

“……”

        

其中一个似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她道:“小师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天极上帝的法缘,师姊我不可能错过的,无论如何我都要见一面上帝至尊,这可能不是我最大的收获,看到上帝至尊的真形,对一个七阶以下的弟子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陆离微微一笑,“可以理解,其它,也没有什么的。”

        

他淡淡的说话,让十女都为之一愕。

        

那位失丹的巅峰境美女突然开了口,“小师弟名姓可否见告?”

        

“小弟陆离、字道羲。”

        

“陆离陆道羲,好,你问的意思,我也能明白,这样吧,师姐将位置让给你,但是,有一个条件。”

        

巅峰境美女盯着陆离。

        

陆离颌首,“小弟恭聆之。”

        

“我并不道侣,但我失丹另有其因,失去了那颗丹,也就等于用尽了自己的潜能,若无其它际遇法缘,我这一生可能都晋阶不了‘破穹圣界’,珏帝也不会选我为弟子,只是见珏帝一面,可能会有一些收获感悟,但是,我更愿意押宝在师弟你身上赌一把。”

        

原来她是这样的想法,而她也琢磨透了陆离的想法,因为他们想的一样。

        

说穿了就是陆离看好自己,这位看好陆离,他们都押宝在‘陆离’。

        

“师姊有宿慧,虽失丹,却未失心失志,不知师姊会否嫌弃小弟境界低微啊?”

        

“自然不会,不然我岂会赌你?”

        

“那小弟愿与师姊结为道侣,不知师姊会否应允?”

        

啊?

        

其它九女皆是一惊,不想小小俊秀师弟会语出惊人。

        

他之前问三位‘半步破穹’也是抱着这样的念头?谁没有道侣,他就……

        

“自然应允。”

        

那巅峰境女子也是极为爽利的个性,直接颌首,美眸更是亮起光泽。

        

如此俊秀英秀的小郎,谁不愿意亲近呢?

        

“等下……”

        

奶大师姊上前一步,“姐姐贞丹还在,若也愿意与小郎你结为道侣呢?”

        

呃?

        

其它诸女都有点凌乱了,至于吗?

        

这小郎是叫人动心,可是,修行一途毕竟才是最重要的,岂能贪恋彼此颜色?

        

“姐姐厚爱,敢不应允,小弟自然是愿意的。”

        

陆离回应了奶大师姊,又环视其它诸女,稽首道:“还有哪位姐姐愿结小弟为侣,小弟无不应允,就今日此时此刻,过时不候啊,诸位师姊抓紧决断啊,机会难得。”

        

噗。

        

你站这卖你自己呢?

        

说实话,陆离有他的一些优势,但是诸女看到的不仅仅只是他俊秀的表相,她们心目听道侣,肯定是要比她们本身更强大的才会考虑,如果‘天极上帝’肯纳她们为侍姬,她们只怕立即跪舔都没有问题,上帝至尊的‘侍姬’足以让她们收益无穷。

        

但她们都知道那是一种奢望,‘天极上帝’才不会要四阶‘乾坤威相’的侍姬,六阶至巅‘半步天极’的女修排着队等上帝至尊挑呢,能轮到她们吗?梦着去吧。

        

这边一个满脸睿智的美女轻轻挽住奶大师姊,“师姐,莫受外表所惑啊。”

        

她是在劝慰奶大女子。

        

她觉得师姐是真的看上陆离郎俊之姿了,脸俊器大又怎么样?能给你提升境界吗?

        

“你不会认为师姐我真的奶大无脑吧?”

        

奶大美女反问睿智师妹。

        

“师姐,慎决。”

        

“我自然心里有数,不论是心动、还是意动、又或情动,总之这次动的很强烈,所以师姐我也准备搏一铺,就算搏输了,我还不是落个俏郎在手?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姐这颗贞丹也就撑到五阶‘破穹圣界’顶塌天了,如今机缘出现,又岂能放过?”

        

睿智师妹又看了一眼陆离,对师姐道:“难道师姊真看好他会被珏帝点中?”

        

“万一呢?我们六个未贞丹者,姐排最后,机会远比你们小的多,一个人的机会岂能比两个人更大?你也可以如此啊,毕竟和另四位比起来,师妹你排第五吧?”

        

睿智师妹心里一抖,感觉自己真被师姐的说法给打动了,她回头又瞥了一眼陆离,上前两步至他身侧,附在其耳畔道:“你和姐姐说,你这只鸟靠得住吗?”

        

虽是悄悄话,但她知道谁也能听见,她就是以这种姿态告诉别人‘我也搏一铺’。

        

能如此快的下了决心,可见也不是拖泥带水的性子。

        

陆离顺势就敢箍住她的纤腰,拥美入怀,将唇附在她秀耳上说,“姐,靠得住,而且后劲无穷,你就放心吧。”

        

在场的都没有一个听不到的,一个个‘噗哧噗哧’都笑了。

        

陆离一抬手,把失丹那位师姊的手牵住,人拉到自己身侧,双美挟簇,更有些得意了起来,“还有吗?小弟再问一句?”

        

“哎呀,一开始咋没看出来,你脸皮这么厚?我这走眼了吧?”

        

奶大师姊嗔眸啐道。

        

十女一起轰笑。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